[自創][BL] 不是第一 番外 – 纏膩

有時候他真的很害怕「商人」,從古至今,只要是被商人策劃出來的節日或活動都會變成令人害怕的存在。明明就是個賞月品酒、在月光下談天說地的節日,在某個廣告之後變成全民烤肉運動般的存在,現在只要時間一到,逢人問候的句子不是:「想吃怎樣的月餅?」而是:「要去哪邊烤肉?」

 

……不,他不是要抱怨中秋節。嚴格說起來,中秋節也就那麼一天,商人用盡全力侵害的就是那天,但他眼前的這堆「蜜月旅行一定要去的景點!」、「不去這裡你一定會後悔!」等等的雜誌,影響的天數就不是只有一天能解決的了。

 

在他強烈的要求下,「讓李洵意拿大聲公發表獨佔宣言」的儀式比李洵意所構想的縮小了許多,不張揚但小小熱鬧的在一個月前舉辦了。似乎是「盧」他盧出了心得,興頭上的李洵意還堅持要去蜜月旅行,不過因為巫懿哲的工作讓他根本抽不出那麼長的時間──在李洵意的構想中是一個月──加上馬上就到來的報稅季節,李洵意的興奮只被他一句「我沒空。」就澆熄了。

 

「想一起旅行的念頭我接受,但就不必需要『蜜月旅行』這四個字了啊!」

 

他記得那時候自己是這樣安慰李洵意,而李洵意嘟著嘴回了他一句:「問題是蜜月旅行就有正大光明的理由可以一直做啊!」讓他忍不住捏了李洵意的臉頰十分鐘以上。他可從來不記得李洵意找他上床有用過任何理由啊!

 

他看了下眼前的資料傳單忍不住笑,除了那些一看就知道那些有著大大標題的是旅行社的傳單外,還有好幾個可能是從網路上列印下來的國家資料;荷蘭、挪威、瑞典、冰島、德國、法國,還有幾個是美國華盛頓州跟康乃狄克州的資料,一看就知道李洵意的意圖是什麼。

 

「這些國家是……?」

 

「欸!歐洲現在免簽證,正是去玩的好時機啊!」他將自己找到的資料照片推給巫懿哲看,「你看,這些景點很漂亮啊!還有還有!你看這些教堂!」

 

「喔喔……這些教堂真漂亮,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嗎?教堂有名的不就梵蒂岡那附近的嗎?」他對國外其實並沒有太多認識,只是看電視上介紹教堂的時候好像都是以這邊為主。另外他會問這個只是想看看眼前這個興奮的人,會不會太興奮了就說溜嘴。

 

「有沒有名不是重點啊!重點是這些地方教堂都有在辦婚禮!」

 

「辦什麼婚禮?」巫懿哲臉上漾起笑容,這個笑容內含的危險度只有自己知道。

 

巫懿哲的笑容實在是太可愛,讓李洵意不自覺的看傻,楞楞地仍是沒發現他已經說出了應該要保密的部分,「辦我們兩個的婚禮啊!」

 

「……你還在堅持這件事情啊?」巫懿哲笑著搖頭,「我們不是才剛辦過嗎?」

 

「不一樣!去那邊會有一張紙,我可以拿來裱框!」

 

「李洵意……」巫懿哲伸手捏著李洵意的雙頰,「你為什麼這時候就像個小孩子一樣答非所問?你的業務成績是真的嗎?還是是灌水來的?」

 

李洵意不在乎被捏疼的臉頰,依舊嬉皮笑臉的回覆:「我人老珠黃了,當然就只能靠耍賴來爭取業績啊。欸,你會不會介意收到像我這樣的貨?」

 

又是不正經的回答,巫懿哲笑著鬆開手,「說的也是呢……我有點想要退貨了……不僅人老珠黃,還老是會跟我唱反調然後賴皮,不好不好,你說我該去哪退貨好呢?」

 

巫懿哲故作沉思的樣子,想要看看李洵意會不會因此而慌張。但李洵意就只是繼續笑著,一付老神在在的感覺。雖然這也是在他的料想之中,但總令人覺得有些不甘心。

 

「……你真的不怕我去退貨?」

 

「討厭老爺,怎麼可以驗貨之後又退貨,貨物開封之後恕不退還哪!」李洵意笑著逼近巫懿哲,「而且老爺,我這個貨……真的有那麼差嗎?」

 

「嗯……是不夠好,不過堪用。」

 

「堪、堪用?」這一類的詞彙很少出現在自己身上,李洵意稍微楞了下,「欸老爺,這詞會不會太嚴苛了?給小的我一個平反的機會啊!」

 

於是,在李洵意設想中「可以正大光明做愛」跟「趁機辦張結婚證書回來裱框」的蜜月旅行真正成行之前,他還得先證明自己是「好用品」而不是「堪用品」。

 

而要怎麼證明自己「好用」呢?他想直接用身體「告訴」巫懿哲的主意,一開始就被打了回票,最直接表達自己「好用」的方法沒辦法執行,李洵意只好開始「重操舊業」。

 

 

 

 

 

 

 

 

 

「……今天是什麼日子嗎?」巫懿哲轉頭看了下牆上電子時鐘的日期,接著在腦中東翻西找,但卻完全沒有跟這數字有任何關聯的紀念日或是生日。就算轉成農曆看也沒有什麼太特別的日子。

 

但他眼前的餐桌上卻是一大桌的好菜;泛著油亮光澤的醬燒板豆腐、表皮烤得酥脆的鴨肉、最能夠證明這是家常菜的燙波菜、還有看起來清爽的蘿蔔排骨湯及灑著芝麻的炸豆腐。

 

自從一起生活之後,如果在正常時間下班,他們通常──不管同時或是只有其中一人正常時間下班──會與李家父母還有姊姊一家人一起用餐,煮飯做菜的不全部都是李洵意,雖然沒有特別指定輪流,但倒是默默的就每家都有人輪流。

 

偶爾兩個人都晚歸的時候就自己在住處吃飯,但也因為只有兩個人,餐桌上大抵只有兩菜一湯,很少像今天一樣擺上四菜一湯的。

 

「嘿嘿,沒有啊,今天的日子很普通啊。」見巫懿哲正要脫下大衣,李洵意快步的上前接過,拍整了大衣後掛在玄關旁的衣架上,然後像是討好般的跑回餐桌旁幫巫懿哲拉好椅子。

 

看著李洵意過分的殷勤巫懿哲這才想起前陣子的對話。這就是李洵意要展現的「有用」嗎?嗯……巫懿哲邊恍然大悟的笑著邊坐下,這的確是對他來說最「有用」的點呢。

 

嚴格說起來,他真的是一開始就被李洵意用食物騙到手的呢!

 

「可是現在都要十點了,這些菜不會太多嗎?」他們兩人的食量雖然不小,但為了健康著想,如果不是在正常時間內用餐,他們食用的量都會比一般吃的要少上一半。

 

「不會啊!剩下的是我們明天中午的午餐便當!」李洵易用手指了備在一旁的便當用餐具。「不過燙青菜這個不能裝便當,明天我早點起來再炒個青菜就好了!」

 

「……這樣便當的量太多了。」不過吃個午餐,就弄個四菜一湯會不會太過分哪?

 

巫懿哲拿起筷子夾了塊板豆腐,雖然煎過但夾起來不顯得太硬也不會太軟而破碎,醬料在豆腐上閃著油亮的光芒,但入口卻覺得不膩,而且甜鹹度適中,搭著散著微微芋香的米飯,讓原先不甚餓的巫懿哲食慾大開,連著夾了好幾塊豆腐進碗裡。

 

「哪會!」看巫懿哲吃得滿足的笑容,李洵意開心的笑著,「我們兩個人的便當分一分其實就沒有多少量了。搭著這些吃的話,等等水果吃蓮霧好不好?」

 

連水果吃什麼都問他?這麼獻殷勤?他不禁覺得好笑。「你也太認真了,害我有點反省說你只是『堪用』是不是太過分了。」

 

「本來就很過分!我可是『特優品』耶!被說成『堪用』怎麼能忍下這口氣!」捧著飯碗在巫懿哲身旁撒嬌要他夾菜給自己吃的李洵意擺出忿忿不平的樣子,「你等著瞧唷!我的『優質』可不只這些!」

 

「話全部都讓你說完了。」巫懿哲笑著從善如流地夾了塊炸豆腐,無視於李洵意張大的嘴,直接放進了碗中。「不過真難得,你不是很介意均衡度?怎麼今天會出現兩道豆腐?」

 

「嗚,你竟然不餵我吃……」發現假哭沒效,李洵意只好無趣的吃著自己碗中的菜,「因為那一道作失敗了。」

 

「失敗?真難得你會做失敗。」說起來認識到現在,除了上次那個味道太多的蒸蛋讓他歸類於失敗作外,幾乎是說得出口的料理,李洵意就會把那化成現實出來,巫懿哲偶爾覺得讓李洵意去當業務真的是太糟蹋天份了。「不過這算是失敗嗎?」吃起來味道就是一般的炸豆腐,中間保有原本豆腐的軟嫩,外皮則是薄薄的酥脆,咬入口不覺得兩者相差太大反而有一種口感的均衡。「很好吃呀!」

 

「嗯……因為我本來要做的豆腐不是這種的,皮要軟一點沒那麼脆,然後是有點像炸豆腐但又不是炸豆腐……但失敗了,所以我就乾脆丟去炸起來,再多做了一道醬燒板豆腐。啊!現在想想反正我都丟去炸了,另外一道做冬瓜盅就好了啊!啊呀!我被那道豆腐給弄混腦袋了!」李洵意很是懊悔,更懊悔的是他誠實的說了出來之後,原先他想要努力表現的『優點』忽然又被他搞得不怎麼樣了。

 

「不會啦,這豆腐也挺好吃的呀!我還蠻喜歡吃豆腐的,兩道的口感不同,所以並不會太多餘啦!」看著李洵意一瞬間失意下去,巫懿哲忽然覺得有些過意不去,反過來開始安慰李洵意。

 

「嗚啊竟然變成我要討好的人反過來安慰我了,完蛋了啦我……」趴下去假哭完的李洵意抬起頭,用可憐兮兮的語氣,「既然這樣我是不是優質品?」

 

「呃……?」巫懿哲一愣,話題是到哪去了?

 

「我是不是很棒?」抽抽鼻子。

 

欸?這是變成小孩子了嗎?「你很棒啊。」

 

李洵意小朋友似乎開心了點,「那你是不是最愛我?」

 

「呃……」

 

「嗚啊!!竟然還猶豫,我連一秒都不用猶豫一定說『是的沒錯,我最愛的人就是巫懿哲!』的啊!你竟然猶豫了!」

 

喂喂!現在是什麼情況?這是哪一齣八點檔的內容,還是哪一本小說的情節啊?巫懿哲哭笑不得的看著又把退化成小孩子當成武器的李洵意,「我的優質品可不會是小孩子。」

 

李洵意立刻拉平原先皺著的眉頭,把剛剛假哭硬擠出來的淚水擦掉,坐直身子整平衣服,優雅的伸出手問:「還要再來一碗飯嗎?」

 

一句話立刻見效,李洵意改變速度之快,讓巫懿哲忍不住笑出聲音。

 

「這樣你也笑我?都照著你說的做了呢!」

 

「你究竟是認真的還是在開玩笑我都分不清楚了。」

 

「當然是認真的啊。」知道巫懿哲已經吃飽,他接過空碗舀了湯再遞回去,「我無論如何都想成為你最重要的人!」

 

「我不希望……」

 

「我就知道你又會想到我是不是在勉強自己,我會不會又因為這樣患得患失。其實我對你有信心,你沒有我一定活不下去,就像我沒有你也不行一樣。」

 

「……那你幹嘛還非得要這些儀式,非得要我真的說出口才行?」

 

巫懿哲早就發現了,當初那些「不願意」,其實只是因為要保護不想受傷的自己罷了,而這些尖尖角角,也已經被李洵意給磨平了。他當然明白如果不是真的全心接受李洵意,自己是不可能願意接受這樣的改變,從他的生活習慣、平時舉動,晚上也已經習慣了身邊的體溫,甚至覺得魯著要他答應事情的李洵意很可愛。

 

他愛李洵意,這點他沒有懷疑過,也沒有退縮過。當初同意交往的想法現在早已經拋到宇宙去。但他偶爾還是覺得不安,他們的人生還很長,如果未來的路上沒有了他,自己該怎麼辦?當他有了這想法,他就明白自己愛慘了李洵意。

 

這不安就像個小刺,不會越來越大但偶爾會讓他感覺到。他知道這不會消失,也跟李洵意坦承過,李洵意卻說不在意,說他的不安就是因為愛他,消弭不掉也無所謂,將他的不安轉成別種形式就沒問題了。

 

他那時候還笑著李洵意說的太理想論,也笑著說李洵意的「不在乎」好假──愛一個人怎麼會不在乎這些小事,就是這些小事才累積成「愛」的。但李洵意就只是抱著巫懿哲,在他耳邊輕柔的說:「反正時間會證明一切。」

 

他不知道時間究竟能證明什麼,他只知道在那樣的聲音、那樣的擁抱下他相信了這句話。

 

「唉唷,人很矛盾的啊!我知道你愛我,你也知道我愛你。可是我就是想要聽你講出口,我也想要講給你聽呀!」

 

「為什麼?」

 

「因為我愛死了你聽完之後的表情。」

 

巫懿哲一愣,他從沒有料想過是這樣的理由。「表情?」

 

「因為我一講完你就會笑,但是好像又怕別人看到會馬上端正表情,但其實你連眼睛眉毛頭髮耳朵都在笑。我喜歡因為我的一句話就開心的你,我喜歡你靦腆的笑容,我喜歡你正經的個性,我喜歡你現在一邊聽我說話一邊不知所措的表情!」

 

聽到最後一句話,巫懿哲發現自己似乎又稍微被戲弄了。他想板起臉,但忽然想到剛剛李洵意說過的話,反而不知道該做怎樣的表情才好。看見眼前的李洵意因為他真的慌張了而笑出來,他不是很認真的瞪了李洵意一眼。

 

「哇!你瞪人也好可愛!完蛋了我怎麼這麼愛你!」

 

「……李洵意。」

 

連名帶姓叫了!李洵意咋舌,「唔……那換你說嘛!我保證不做誇張的反應,你看看我嘛!」

 

「說什麼?」

 

「說你愛我。」嗯?這個橋段好像在哪出現過?「啊,不對,是說我愛你!」

 

「在這種氣氛下說這句話會不會太奇怪了?」巫懿哲皺眉,剛剛他還瞪了李洵意一眼,馬上就要說『我愛你』?

 

「哪會!你愛我還有分時間的嗎?」

 

李洵意一臉興奮的等著,巫懿哲差點以為自己在他身後看到搖擺的尾巴。

 

這種狀況之下不說出口似乎也不行了。雖然不像李洵意愛掛在嘴邊,但他也沒有吝於對李洵意說愛啊──只是不習慣罷了。

 

「我愛你。」看著李洵意的嘴角漸漸拉高角度,巫懿哲又說了一次,「我愛你。」雖然形容起來有些誇張,但李洵意的眼神真的越來越閃閃發亮,讓巫懿哲忍不住想試試看再說一次,「我愛你。」

 

大概是連續說了好幾次的愛語,李洵意的厚臉皮竟然有微微的臉紅,然後巫懿哲覺得自己懂了李洵意的意思,看著對方表情的轉變,真的會讓人想再試試看,眼前這個人的表情還會有怎樣的轉變。

 

一直以來因為不好意思,說完了這句話他總是沒有好好的看著對方的表情,越是這樣做,就越覺得沒辦法好好的看著對方。現在才發現他浪費了好多可以好好看李洵意不同表情的機會,甚至最早的那個告白他還是讓李洵意背對著自己,現在想想真是太可惜了。

 

「我愛你。我愛你對我的好,我愛你對我的照顧,我愛你對我的寵溺,我愛你總是不遮攔的說愛我,我也終於明白你為什麼老愛對著我說我愛你了。」看著越來越激動的李洵意,巫懿哲滿足的笑了。

 

李洵意放下手中的空碗,站起身開心的傾身吻了笑得令他心癢的巫懿哲。「所以我們的蜜月旅行?」

 

……他真的被打敗了。李洵意不停啄吻他的臉頰並且重複著同一句話,讓巫懿哲停不住笑。雖然不想讓這樣的「魯人」形式變成他的弱點,但事實上,遇到李洵意,他不知道還有什麼方法能夠抵抗這樣的糾纏──甜蜜而不膩,細細的纏繞著他的心。

 

不知道他到哪一天會對這樣的方式感到厭煩,但在那一天到來之前,他想他是毫無招架之力。對這個人,對這他還看不到底的感情。現在也只能在還能抗拒的時候抵抗,別讓李洵意覺得容易得手了。

 

於是巫懿哲笑著伸手固定住李洵意的臉,「隨便你去辦了。」

 

然後在李洵意爆出歡呼之前吻上了他的唇。

 


喔夠了….真的是有夠甜的(不要自賣自瓜)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