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不是第一 番外 – 求婚? 2

李洵意仔細想,他好像還沒有正式的跟巫懿哲的家人見過面。雖然並沒有刻意迴避,但巫懿哲很少談到自己家人。在那一天──後來他想想感覺好像自己被陷害般──求婚成功後,他才知道連巫懿哲自己都不確定自己的母親是否清楚自己的性向。

「呃。」該不會他到這把年紀了才要第一次見識到家庭革命這類的畫面吧?「我會不會被趕出來?」

「趕?我想應該不會。我的母親並沒有很嚴肅,雖然也並不是太活潑,但不會令人懼怕的。」巫懿哲坐在沙發上看著對面李洵意緊張的表情忍不住笑,「你為什麼會這麼緊張?該緊張的是我吧?長這麼大活到現在才想到要跟家人認真出櫃,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應該是我吧?」

更何況他們還沒到他家去呢!難得看到李洵意緊張的表情,巫懿哲開玩笑的問:「你會不會因為太緊張了就放棄結婚這件事情了?」

「才不會!這點緊張沒問題的!」話剛講完,李洵意又緊張得搓著手,「啊,怎麼辦,要是令堂不喜歡我不答應怎麼辦?」

「那就不要結啊。」巫懿哲一派輕鬆的喝著一旁的果汁。

「不行!!!這樣我怎麼對我爸我媽我姊我姊夫還有凌凌交代?」李洵意皺眉垮著肩,「我媽說,今天要是不順利的話第一個先剝我的皮。」

「為什麼?」

「她說千錯萬錯一定都是我的錯。哪有這種護外的母親啊……」

他們現在正在台中的某飯店大廳中等著與李洵意的家人們會合,等人到齊了再一起到巫懿哲母親住的地方。原本並沒有打算要如此「聲勢浩大」,但李洵意才跟家人報告準備要去拜訪巫懿哲的母親時,每一個人紛紛舉手說也要跟著去。

『幹嘛弄得這麼多人一起去?這是要恐嚇人家把兒子交出來嗎?』李洵意翻翻白眼,他一個人去已經夠緊張了,這群人根本只是想看好戲而已吧?

『我是去監督不肖兒子講話得不得體。』李家戶長冷靜的提出了自己的任務。

『我是去照顧戶長免得被不肖兒子氣到。』

曾幾何時,「最自傲的兒子」現在一下子就變成「不肖兒子」了。李洵意哭笑不得的看向一旁也跟著舉手的閔凌,『那你呢?你去幹嘛?』

『我是要去挑撥離間,要阿哲叔叔選我!』

李洵意伸出手捏住小情敵的臉頰,『你~是~來~亂~的~嗎~?』他抬頭看向小情敵的爸媽,並不期待會聽到什麼太合理的理由。

『欸?幹嘛這樣看我,我當然是去支援我兒子的啊!』

『我……』姊夫拍了拍李洵意的肩膀,臉上帶著同情的苦笑,『你保重,他們只是想湊熱鬧而已。』

他回給姊夫一個感激的微笑,姊夫是無辜的他懂,這群人只是去湊熱鬧的他也懂,他只希望不會因為這群愛湊熱鬧的人而影響他的正事就好。醉翁之意雖然不在酒,可是喝醉會做什麼事情更難掌握。

他回去跟巫懿哲提了這件事情,巫懿哲果然瞪大了眼睛,馬上脫口而出:『還是不要結好了。』讓他急急安撫耍賴撒嬌了好一陣子才沒有真的取消。

巫懿哲打電話通知母親的時候,母親在電話的那頭沈默了好一陣子,才要求他也打電話通知姊姊。而姊姊一接到電話聽到消息,沒有猶豫的就說那她也要出席。

於是就變成兩方都是全體出動,雖然人數有點懸殊。

李洵意一方面不安自家人會做出什麼事情,一方面擔心起原本並沒有擔心的拜訪。這比他去拜訪大客戶還要緊張,這次他推銷的商品是自己,想要得到的是對方的兒子,這難度真的是極高啊。

從台北趕下來會合的李洵意家人,在李洵意自尋緊張後半個小時到達飯店,一行七人稍作整理之後就出發去台中的郊區,拜訪為了養生而住在山區的「未來的親家母」。

但是七個人實在是太浩大了,當一大早就已經在母親家中幫忙準備招待客人事項的姊姊聽到門鈴聲開門,看到大小七人在門口對著她笑的時候有些傻眼。

她撐住笑容先讓客人進門,然後將巫懿哲拉到一旁,「來的人會不會太多了啊?你不是只是要回來報告事情,怎麼把場面弄得很像是要提親?」

巫懿哲不敢跟姊姊說其實李洵意的確有這樣的意圖,只好苦笑著裝傻說他也不知道,並且急忙說要趕快進門幫母親介紹客人然後逃掉了。

巫懿哲的母親她看著李洵意一行人走進客廳中,雖然相當驚訝這麼多人出現但沒有表現在臉上,她微笑的等著巫懿哲過來幫他介紹。巫懿哲急忙跑了過來,一個一個介紹完了之後他突然不知道要說什麼,全部人站著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辦的時候,巫懿哲的母親笑著請大家坐下。

「呃,媽,這次回家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跟妳說……」

一瞬間他忽然覺得他應該要私下跟母親告白,而不是在這麼多人的面前。不管是否大家都清楚他的性向,他的家人該由他自己來面對,而不是這樣……巫懿哲這時候才發現他是多麼的慌張,慌張到他竟然沒有想到這一點而同意這麼一大堆人跟他一起坐在這邊。他一時語塞,不知道該怎麼說下去。

巫懿哲的母親沒有發出聲音的嘆了口氣。「小哲,我知道你的性向,懿昀跟我說過。」平穩的語調讓所有人屏息,「不用擔心我,你開心就好了。」說完又嘆了一口氣。

巫懿哲沒有什麼反應,他雙手緊握低著頭不發一語。當年的事件究竟讓父母多傷心其實他現在仍舊是沒辦法想像,但母親的那兩個嘆氣卻讓他感受到了複雜的情緒。

他相信他的父母都是希望孩子們活的開心就好──所以他的父親從沒因為這個責罵過他,他的母親也未曾提過,雖然是逃避的作法但卻也給彼此保留了空間──但他們成長於傳統的家庭,雖然是活在不斷變化的新社會,但總是會覺得遺憾。這矛盾的情緒不知道扯了他們多久,才化成這樣的兩道嘆氣?

雖然沒有什麼對話但是氣氛明顯的低迷,連剛剛下車前還興奮得坐不住得閔凌現在像隻剛被責罵的小狗,乖巧的坐在旁邊完全不敢動。

「咳咳,」李洵意清了下喉嚨想化解目前的氣氛,卻在所有人視線都投射過來之後才忽然想到,他必須要為了讓他緊張的重要話題作個開端,「伯、伯母,其實今天我們是……」

他還在斟酌用詞,話還沒說完,巫懿哲的母親打斷了他難得的口吃:「只要小哲過的開心就好,他都這個年紀了,沒有什麼非得要我同意才能做的事情。」

「……呃,這個意思是……?」

「小哲還會想到要來向我報告就夠了,你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吧。」

呃?他原本在腦中預想了很多種狀況,也準備好了應付這些狀況們的說詞,剛剛在車上姊姊還要他做好被人抓起領子質問,或是突如其來甩耳光的心理準備──姊姊原本還打算先幫他打好預防針實際操演一次,還好先被姊夫阻止了──結果什麼都沒發生,就什麼都結束了。

他難得呆滯得嘴巴開開闔闔,腦袋比之前更加的混亂,好一陣子之後才擠出「謝謝」兩個字。巫懿哲也同樣的驚訝,他知道自己的母親並不會為難什麼,這麼簡單就結束卻也是在他的意料之外,但他轉頭看到李洵意呆滯的模樣,忍不住笑了出來。

「也是呢,孩子們都這麼大了,心裡想的早就跟我們這群老人不一樣了。」李洵意的母親看氣氛好一些了,就跟著嘆了口氣,「以前還會以我們為中心呵前護後的,遇到自己喜歡的就馬上換人了。不期盼他們自己過的開心就好的話,把自己憋著也沒人在意呢。」

李洵意有種現在拿杯水在這空氣下放一小段時間,喝的時候一定是酸的錯覺。他在心裡忍不住哀號,要欺負自己兒子不用現在吧?!他知道這時候自己絕對不能開口反駁,一反駁下場會更淒慘。

巫懿哲的媽媽楞了下後笑了,「欸,我們也是要自己過的開心就好啊。何必去理這些年輕人呢!」

兩個媽媽相視而笑,氣氛連帶輕鬆了起來。雖然還沒說出口就得到了首肯,李洵意覺得還是不能只把話說一半,他想要確確實實的表達出來雖然沒有那張紙,沒有法律的保障,在台灣沒有什麼太大的差別,但他一定會牽著巫懿哲的手走完一輩子的決心。

「巫媽媽,雖然你已經答應了,可是我還是想把請求說完。我是真的很喜歡懿哲,雖然在台灣這樣的作法並沒有太多的實質益處,也知道就算不做這些事情我也一定會跟他走一輩子,但還是請你允許我們辦個儀式,讓我可以拿大聲公說他是我的!」

……最後面那一句是什麼?巫懿哲聽到自己姊姊的笑聲,覺得自己頭痛了起來。沒什麼章法的內容,巫懿哲確信李洵意是真的很緊張,聽到這些如果說感動那真的是矯情,但可以真切的感受到李洵意是真的很執著,並且很有勇氣。

雖然並沒有任何依戀,但他想如果當年他更有勇氣些,或是老師更有勇氣些,不知道會是怎樣的結果?「勇氣」這兩個字誰都說的出口,但卻不是每個人都擁有。有人終其一生都像桃樂絲的獅子一樣在追求勇氣,但最後得到的是真正的勇氣,或是只是罐虛假的藥水卻沒有人知道。

但他知道眼前的這個人得到的是真正的勇氣,因為有勇氣所以才有自信,有自信於是能堅持,所以不怕在一開始就給了他自己的心。欸,他得到了隻獅子王呢。

雖然內容講到最後沒那麼正式,巫懿哲的媽媽仍舊保持著微笑,「謝謝你這麼正式的來跟我報告這件事情,我仍舊是那個回應,只要小哲願意,他過得開心就好。」

「謝謝媽媽!」

巫懿哲才正翻著白眼想李洵意喊媽會不會喊太快,自己的母親倒是笑得很開心。氣氛一輕鬆了之後話題就容易開啟了,拜訪跟報告、還有討論儀式就簡單的進行完畢了。

 

 

「媽,謝謝妳。」要離去前巫懿哲私下找母親說話,「我應該要更早跟妳提的。」

「我什麼也沒做啊,謝我什麼?」母親輕輕的拍了下巫懿哲的頭,「等等我還要跟妳爸爸報告。他啊,最後在醫院的時候就偷偷跟我說過,他一直想跟你說你有想過的生活就去過,他只擔心你會因為我們的關係而不敢去愛人。但他太膽小了,不知道該怎麼對你說,結果就這樣離開了。」

「我也一直都沒跟他說……」

「沒關係,」巫懿哲的母親笑了,拍了拍他的手,「你就等著晚上說不定他就入夢去恭喜你。」

「其實也沒什麼好恭喜的,有沒有這個生活都不會有改變。」

「沒有改變才好呀,有找到想一起生活的人才是重要的。熱鬧一場也不錯,生活不就是這樣嗎?」

高中之後就不再與母親同住,雖然知道母親很明理,但他倒是現在才發現她的生活觀是他喜歡的哪種。他人生最初的愛情觀就是從父母那邊來的,雖然也因為父母而改變,但一直到現在他發現自己仍是處於被影響中。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在離開母親家門口走向李洵意身邊的時候,巫懿哲想起了這句話。然後想起了他對愛情最大的憧憬,一直是年幼時父母牽著手一起去散步的背影。

「怎麼了?」

他對著問他這句話的李洵意搖了搖頭,如果不是李洵意堅持要辦他沒有興趣的儀式,或許他也沒有這個機會跟自己的家人提這方面的話題,就更不用說想起他最初的憧憬。

「我開始覺得有這儀式也不錯了呢……」

「但重要的不是儀式,是一起的人,對吧?」

有些訝異的看向李洵意,他沒跟他提過的卻被他看破。他牽起李洵意的手,對著他開心的笑了。

不有趣的第二篇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歷史上的今天

分享這篇文章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