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不是第一 番外 – 求婚?

「所以我們來去結婚吧!」

巫懿哲張大眼睛瞪著忽然開門衝進自己房間,大喊了那句沒有前因後果的話之後就開始傻笑的李洵意,「結婚?」

「對啊!台灣沒承認沒關係,儀式我們自己舉辦就好,我想我家人會很樂意去弄這些事情……喔喔!也要跟伯母講一下,看我們這樣是不是還要看日子。然後至於收養關係這個……」

「等等等等等一下!」巫懿哲連忙打斷李洵意興奮得說著如連珠炮的句子,他不過只是重複了一句詞,怎麼像是開啟了李洵意身上的哪個按鈕似的,「從頭來!結婚是怎麼一回事?」

「就結婚啊!」李洵意的興奮完全沒有任何降溫的跡象,他擠到巫懿哲的身邊,「我們都在一起那麼久了,也是該結婚了啊!」

巫懿哲失笑,「我們都在一起這麼久了,那有沒有結婚又有什麼差別?再說台灣又沒有承認,自己辦了儀式之後,跟沒有辦之前不是都一樣嗎?」

「不一樣!心情不一樣!」

看著李洵意興奮的表情,巫懿哲稍微有些訝異。平時李洵意雖然愛玩愛鬧,講話喜歡誇大個幾成,但該說什麼該拿捏的分寸,或是有些該爭有些就當沒看見的地方他一向游刃有餘。「結婚」這件事情並不是沒有談過,剛開始同住李洵意就曾經半哄著他要去弄婚禮,那時候兩個人認真的討論了一個晚上──基本上都是他在打消李洵意的意念──之後,這件事情就沒再提起。

就算跑到國外承認同性結婚的地方,對他來說生活上沒有任何改變,在台灣他的身分證上的配偶依舊是空白,報稅仍舊是用單身的身分。實質上來說完全沒有改變,有或沒有對他來說沒有任何差別。

「心情?」巫懿哲偏著頭,表情嚴肅的問:「不結婚的話你就會不愛我嗎?」

「嗚啊──」李洵意急急張手抱住巫懿哲,「不是這樣!不是這樣啦!」

難得看見李洵意手足無措的樣子,巫懿哲忍不住笑了,他拍拍李洵意安撫著,「既然這樣,那為什麼要結婚呢?」

他記得上次討論也是這樣,李洵意很興奮的提出每一個結婚的好處,卻都被他反駁回來,最後雖然是說出了不結婚也一樣好的句子,卻是毫不隱藏的氣餒。雖然有些不忍心,但既然結婚是兩個人都需要同意的事情,李洵意要跟他結婚,就必須要說服他才行。

「我想要跟別人炫耀嘛!」

「炫耀?炫耀什麼?」結婚這件事情有值得炫耀的地方嗎?

「我想要跟別人聊天的時候可以說我家那一半如何如何,還可以跟別人炫耀你有多可愛,我想直接把手上的這個戒指變成事實嘛!」

巫懿哲記得眼前這個人跟他一樣歲數,今年也該是三十有五了,嘟著嘴皺著眉的表情究竟是怎樣的勇氣才做的出來呢?……喔他忘了,眼前這個人像是桃樂絲身邊那隻後來得到勇氣的獅子,只是得到了太多,勇氣多得可以做成彈珠玩。

「我記得……你好像就已經是這樣在炫耀了不是嗎?」

「呃,你怎麼知道?」

巫懿哲偏頭笑著看他,卻什麼話也沒說。

他也只是偶然一次幫李洵意送資料過去,在等待的時候就聽到一旁的兩個總機小姐在竊竊私語,本來他不以為意,只是不小心聽到了「Jay」這個關鍵字,就讓他聽到了小小的對話。

『欸欸,那個就是Jay的那個對吧?』『Jay的哪個?』『就那個啊!他幾乎每天都要掛在嘴邊,說他家的那個有多可愛多讓人心癢啊!』

他站在一旁臉上禮貌性的微笑差點掛不下去。一旁的總機小姐們好像發現他有聽到對話,趕緊掩著嘴笑,把聲音壓得更低,但笑聲仍是一陣一陣的傳近巫懿哲的耳中。

李洵意開心的下樓找他的時候,他臉上還是掛著笑將東西交給他,不過接下來那一星期,李洵意發現自己沒有理由──事實上是一堆理由──的被巫懿哲拒絕睡在同一張床上。

「所以是要炫耀什麼?」

李洵意看著巫懿哲的微笑吐了一口氣,「好吧,」他聳聳肩,「我只是想大聲說你是我的。」

巫懿哲忍不住笑了,「你不是一直都在說嗎?」

「這不一樣嘛!結婚耶!我可以在活動上拿著大聲公說你是我的耶!」

「李洵意小朋友,你三十五歲了。裝可愛並沒有什麼太大用處。」

李洵意誇張的扁起嘴,一臉委屈的坐到巫懿哲身邊,「真的沒用嗎?」

「我以為不管有沒有『結婚』這兩個字,你都會一直跟我在一起。」看起來李洵意很沮喪,他拍拍李洵意的頭。

「嗯,不管怎樣我一定會一直跟你在一起。」

「那為什麼堅持要做這件事情呢?說來奇怪,我很少看到你這麼堅持某件事情呢!」

「哪有,」李洵意將額頭靠向巫懿哲的,「你就見識到我到目前為止最堅持的一件事啊。」

「欸,是我嗎?」巫懿哲笑了,李洵意對自己的堅持的確非比尋常。

李洵意撥開巫懿哲眼前桌面上的東西,從口袋中拿出一個盒子放在桌上。「只要是有關你的事情,我就會很堅持。」

這的確是。巫懿哲見識過李洵意對他執著的那一面──所以他現在身邊有了一個名字叫做「李洵意」的戀人,然後在他的努力堅持不懈下他們住在一起。而現在,他想堅持這件事情嗎?巫懿哲好奇的打開了李洵意放的盒子。

那是一枚戒指,沒有什麼太多花樣,單純的鋼與金的材質交錯纏繞成一個環。但他們兩個手上都已經有互送的戒指了──這也是他一直不覺得有一定要那張「紙」的必要性,除了儀式跟那張紙,究竟還有哪裡不一樣?──為什麼還要再來一個戒指呢?代表求婚?

「我覺得這個是有必要的。」

必要?哪個?結婚或是這一枚戒指?

「都有。」

巫懿哲挑眉,他可不記得剛剛他有說出口。「什麼都有?」

「不管結婚或是這枚戒指都有必要。」

「……我剛剛什麼都沒有說唷……」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他伸手拿起巫懿哲沒拿的那枚戒指,「這枚戒指只有一枚,我們共同擁有的。是要鑲在那張證書上面,然後裱起來的。」

……原來這只是拿來做裝飾的東西?這也太浪費錢了!巫懿哲務實的個性讓他忍不住嘖出聲,第一個念頭就想叫李洵意拿去賣掉。

「等等!不要想叫我去退喔,這戒指不是我買的,我想退還得要徵詢送的人的意見。」

「這戒指不是你買的?」

李洵意搖搖頭,「我知道你覺得有沒有『結婚』這兩個字都無所謂,我們還是在一起過日子,然後還是擁有自己彼此的空間,彼此都知道不會離開對方。」就像這間專屬於巫懿哲的寢室一般,李洵意也有自己的,而如果想共枕則兩個人就商量要去誰的房間。日子就如同他們沒有同居在一起的時候一樣,只是他們不再需要開車才能到達另一個人的身邊。「但是這個,」李洵意指了指戒指,「是我爸媽所希望的。」

「欸?」這倒是令巫懿哲意外的答案,那麼他該怎麼理解這份『禮物』?一時之間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解讀。

「懿哲,我很早就出櫃了,所以我爸媽早就看開了。或許他們只是覺得遺憾,但卻又想幫我慶祝,說穿了就只是想要熱鬧一場罷了。」

「……是嗎?」他看著李洵意微笑著聳聳肩,想起家裡也只有自己一個兒子,而他並沒有正式的向家人出櫃。

正確來說,是他還沒認真思考要怎麼出櫃的時候,他就因為跟老師的事情而直接公諸於世了。其實那次的事情並沒有鬧得很大,他只是翹了一天課在車站等了一整天,直到半夜他被父親帶回家才知道老師的太太有到家裡,卻是幫老師轉達他不會跟自己私奔的訊息。

父親帶他回家的時候並沒有太多的表情,只是冷靜的跟他說隔天已經幫他請假,要他待在家裡別亂跑。他忘了那一天白天他做了什麼,忘了有沒有哭,或許什麼都沒做。他只記得那天晚上,父親很晚回家,卻直接告訴他已經幫他辦好轉學手續,還有父親申請調職所以他們要搬家。

一下子湧進一堆事情,他原本打算認真跟父親討論自己性向的機會在忙碌中喪失了第一時間。等到一切就定位之後,他卻反而不知道該怎麼開口,而不知道是因為開始新工作還是逃避這個話題,父親絕口不提搬家的原因,就像是從沒有發生這件事情一般。

搬家之後他跟姊姊通了電話,報告了他跟父親的近況還有新住址之後,姊姊支支吾吾的問了他跟老師準備私奔的事情,這反而讓他鬆了口氣。

他跟姊姊聊了兩個小時的電話,他不知道姊姊有沒有向母親轉告,但他確實且慎重地跟姊姊出櫃了。姊姊的反應不在他意料之內,她沒有生氣,沒有對他大吼,只是不斷的重複問他。問他這樣好嗎?而他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

就是這樣了,沒什麼好或不好的,也沒什麼能改變了。他記得他想了一陣子後這樣回答。姊姊沈默了一陣子,才聽到她像是自問自答般的說了「是嗎」兩個字。

之後姊姊沒再說什麼,只是要他知道,有困難一定要讓她知道,不管是怎樣的困難。然後有關於他的性向這個話題,從此不再出現。知道自己一直沒有固定對象的姊姊則是偶爾找他聊聊,要他開心就好。

從來沒有催他結婚的母親,不知道是不是偶爾也覺得遺憾?但遺憾歸遺憾,兒子跟男人結婚這件事情,不知道對母親來說是不是一種打擊。

看著李洵意愉快的神情,聽著他說他的父母想要如何的幫他們辦婚禮,閔凌雖然耍性子不開心但是聽到可以當花僮卻開心的開始挑衣服等等的內容。雖然他也覺得自己的家人很棒,但偶爾就會沒有理由地羨慕起李洵意。這家人真的是美好得不像真的。

李洵意愉快的比手畫腳說了好久之後才注意到巫懿哲異常的沈默,他停下讓自己終於覺得口渴的話題,「怎麼了?」

巫懿哲回過神笑著搖搖頭,如果「結婚」這件事情對李洵意及他的家人來說是那麼有意義的話,一直覺得無關緊要的他其實答應也無妨,之前一直拒絕除了覺得沒必要外也只是想看看李洵意沮喪但可愛的表情罷了。只是這麼一做,一定得要去面對自己的家人吧……

「在猶豫?」

「嗯。」人越長大越膽小,經歷越多就越怕痛。

「吼!你一直覺得結婚都沒有什麼益處的話,那你說結婚有什麼壞處?你又沒有婆媳問題,啊好痛!」李洵意揉了揉被捏的側腰,無辜的說:「我只是要說我一定站在你這邊……你竟然狠心捏我!連我爸媽都不曾捏我的耶!」

「我是替天行道,別裝可愛了。」

「總之,你不說出結婚的壞處的話,你就要跟我去結婚。」

巫懿哲瞠目結舌,這是幾歲小孩子的發言啊?「你這次怎麼這麼堅持啊!」他笑著搖頭,認識的時間越長,這個人還真的越來越摸清該如何說服自己。

「嘿嘿!因為我這次有靠山!」李洵意亮了亮拿著的那枚戒指,「好不好嘛!結一下又不會怎樣!會麻煩的事情都我來處理嘛!」

「這可是你說的唷。」

是動物都有天敵,而我的天敵八成……不,十成是你吧。巫懿哲笑著又捏了李洵意開心過度而呆笑的臉。

取標題無能
總之業務要去見公婆了(咦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