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不是第一 番外 – 幸運中的幸運(中)

「在想……我被你寵壞了。」

李洵意楞了下,隨即笑出聲音,「可惡,我現在雙手濕濕的不能抱你!」看了看皺眉的巫懿哲,「你過來點,過來點嘛!」在乖乖湊近的巫懿哲臉上親了好幾下。

「李洵意你!」

「別說你被我寵壞了,我還覺得不夠呢!我想把你寵到沒有我就不行,沒有我就活不下去……嗚啊好痛,別捏我臉啊!」雙手正在處理蔬菜的李洵意對伸手捏他的巫懿哲一點反抗的能力都沒有──雖然他也沒有什麼想要反抗的意圖。

「寵我你有什麼好處?」

「咦?你一輩子離不開我,這就是最大的好處啊。」李洵意將手上的蔬菜瀝乾,倒進大鍋子中作燉菜,「其實你不用想我是不是付出太多而你太少,價值這種東西每個人都不一樣的,對我來說,你給我的才多呢。」

「我?」

蓋上鍋蓋,將火候調小,李洵意終於能夠將手擦乾,他笑著將因為他的話而疑惑的巫懿哲抱入懷中,「你會對著我笑,會在我身邊,在我晚歸的時候留著燈跟隨時可以熱來吃的食物,星期日我不想早起的時候你就算覺得不好也會笑著陪我在床上胡鬧,以前從來沒碰過,卻願意為了我去吸收並沒有太多用處的星座知識。但這些並不是我求來,我也沒有刻意作什麼,你就給我了。相較之下,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有心機的。」

「這些不是很普通嗎?」工作性質需要應酬的關係,李洵意晚歸的日子其實比他還多,而他很多也都只是順便作的。

「就是你覺得普通才了不起啊!我每次討好你可是都有目的的!呵呵。」側頭在巫懿哲的頸邊大力咬了一下,「而且說真的,不寵你我能寵誰啊?」

李洵意執拗的亂咬巫懿哲的脖子,讓情緒本來就處於感動的巫懿哲差點招架不住,要不是壓力鍋發出的警笛聲提醒他們還在廚房中,或許兩個人可能就會讓廚房更加凌亂。

在巫懿哲佯裝生氣的堅持下,兩個人終於開始享用簡單但處處充滿李洵意用心的晚餐。繼在煮食時開始的甜蜜氣氛,用餐時仍舊是充滿著李洵意式油腔滑調的愛,巫懿哲一邊笑著要他別噁心了,一邊其實覺得很安心。

他熟悉的李洵意,他熟悉的溫度,他熟悉的愛。李洵意的願望,早就實現了也不一定。

他一直覺得,他跟李洵意是截然不同的兩人,別說個性不同,生活習慣上就差不少。習慣是可以靠時間來磨合,但個性上再怎麼磨合,兩個人是不可能變成一樣的,一起生活就會看出這之間的懸殊。

但也就是一起生活了,他發現雖然執行的方式不一樣,但他們兩個某些地方又很相似。用自己的方式寵對方,卻又覺得對方太寵自己。

他忘了從哪聽來的,能一起長久走下去的,絕對不是相像的兩人,自己與自己在一起,只是怕寂寞而已。

所以他們兩個,能走很久很久吧?

「扣扣」

巫懿哲因為這兩聲回過神來,卻看到李洵意帶著滿臉笑意看著自己。

「……幹嘛?」本來以為李洵意要他專心吃飯──就像前幾天他做過的事情一樣,但掛在情人臉上的笑容,怎麼想都覺得不是這種意思。

「嗯哼,」李洵意用奇異的聲音哼笑了一聲,「你一定不知道你剛剛臉上的笑容有多棒!我每次都到這時候才覺得智慧型手機有多棒,可以馬上拿起來就錄影這件事情一定會是我去買的唯一誘因。」

「笑容?」他不覺得自己在笑,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臉。剛剛在想的事情甚至是有些嚴肅的,而他竟然在笑?還因為這件事情楞著,就被偷偷湊近的李洵意在唇上偷了個吻。

「欸。」他小小的抱怨了一下,李洵意吻了他之後並沒有離開,抵著他的額頭眼睛直視著自己。「欸欸。」

「剛剛在想我?」

說話的氣息撲在自己的唇上,有些癢癢的,讓他有些想更靠近李洵意。

「……你人就在我眼前為什麼我要想你?」雖然他剛剛是在想他沒錯。

「那我人不在你面前的話你會想我嗎?」忍不住又輕啄了一下巫懿哲的唇。

「你人不在我面前的話又何必在意我有沒有想你?」索性推開已經吃完的碗盤,認真的跟李洵意對視,加入這個沒有營養的對話。

「那你不在意我有沒有想你嗎?」對於巫懿哲的舉動李洵意開心得乾脆兩手捧著巫懿哲的臉頰。「不會去想我有沒有想你嗎?不會想知道我會不會在意你有沒有想我這件事情?」

「如果我有想這些事情的話不就在想你了嗎?」他忍不住好笑,李洵意的油腔滑調其實他不排斥,他知道那只是李洵意拼了命的想要他說出「我愛你」三個字罷了。他抓下臉頰邊的手,「我只要知道你愛我就夠了,我不希望你因為想我而耽誤工作甚至犯下錯誤,我不是第一沒關係的……應該說我還是不想當第一。」

「欸,你啊……」結果過了這麼多年,行為舉止上早就承認了對方是自己心中排名的第一了,只要一遇上工作,這個講法就又會出現。「我有自信我可以一邊想你一邊把工作做好!」反抓著巫懿哲的手,打算讓他沒辦法抵抗下深深的吻上他的唇。

不過才吻了兩秒鐘就被巫懿哲推開,李洵意看著他臉上泛起的紅暈,知道他並不是排斥自己這樣的舉動,甚至還有想配合的打算。那為什麼要推開自己呢?李洵意笑著等待微喘的巫懿哲的解釋。

「……我要看星象儀。」順了自己的氣息之後,他丟下這句話起身收拾起桌上的碗盤。

李洵意嘿嘿笑了幾聲,也起身協助餐桌的整理。雖然他覺得星象儀什麼時候看都可以,不過既然親愛的情人堅持要將今天的行程跑完,他也不介意這樣的發展,畢竟他可是有私心才買下這星象儀的!

「這是?」

奔波了好一陣子,拿著說明書研究調整了一段時間後,李洵意才終於回到坐在沙發上看著他東西忙碌巫懿哲身邊,「嗯?水瓶座的星座喔!」

「在哪?」看著客廳牆壁上滿滿的光點,他真的覺得能將滿天星斗中的幾顆星星,不僅用線連結起來,還賦予了神話故事情節真的很了不起,古時候的人究竟在想什麼呢?

「就是這……樣!」李洵意調整倍率,然後跳到牆壁旁搜尋了幾個較亮的光點,用手指一個一個連起來。「懂嗎?」回頭一看發現巫懿哲仍是一臉茫然,他笑著再回到情人身邊,「欸,其實沒差,又沒有要考試,大概知道在哪就好了。」

「看不出來……」看著李洵意把倍率縮小,牆面上又恢復成大大小小的光點,他想到了白天在天文館當中聽到的解說,「欸,水瓶座的神話是怎樣的?」解說說的是一月星空的星座神話,並沒有提到水瓶座的。

「嗯哼……神話嗎?我想一下……好像這星座圖樣其實是個宙斯身邊倒酒僮,然後啊,其實這個倒酒僮是宙斯一見鍾情然後擄來的王子唷!」

「咦?」不常接觸神話故事的巫懿哲,聽到「擄來的」三個字不禁咦出聲音,「我還以為神話都很美好教人向善的?」

「希臘神話裡的神就跟人一樣,會嫉妒會憤怒會恐懼會無理取鬧。我覺得是很棒的神話啊!跟『人』相似所以親近,雖然說是『神話』但充斥在人的生活中,跟人緊密結合,不過說到底,就是『人希望跟神一樣』吧?」

「跟神一樣?而不是崇拜祂們?」

「他們崇敬神的力量,但希望與神同在一塊土地上,這樣表示自己也有機會接近神,認識神,甚至有機會成為神吧!」李洵意笑著湊近巫懿哲身邊,「像我就很希望當那個王子被擄走。」

「幹嘛希望自己被擄走?」

「因為希望被你擄走啊!快點,快點對我一見鍾情然後擄走我,帶我離開這個無聊的世界。」李洵意做作的趴在巫懿哲大腿上,由下往上望著他,表情裝可愛的皺眉又帶著笑。

「……神經。」他笑著捏了李洵意的臉,「正經點,不是還要幫我做介紹嗎?」

「欸,不擄走我嗎?我這個人超有用的,會煮飯燒水還會幫你按摩暖床,最重要的是我的技巧……」

「喂喂喂!」要是不出聲制止,他不知道李洵意會扯到哪裡去。

「好吧,」摸摸鼻子,李洵意坐直身子,再把水瓶座的星座圖倍率放大,「我想讓你看這個,星座有主要的幾顆星星,我最喜歡水瓶座的這一顆──Sadalsuud,水瓶座β,你看,就在那邊。」

巫懿哲看向他指的方向,只是那方向是一堆光點,跟李洵意確認了好久才知道是水瓶座中最亮的一顆恆星。「喜歡是因為他最亮?」

「這也是原因之一,不過最喜歡的是因為他的名字。」

「Sadalsuud?語源是?」

「阿拉伯語,意思是『幸運中的幸運』。」

完蛋,越寫越長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