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不是第一 番外 – 冷戰

「欸,Mayky,我可以問妳一個問題嗎?」

Mayky動筷夾蘿蔔的動作頓了下,心裡碎念著忽然出現親手做的料理果然有問題,但想完了還是繼續動作,既然人家送上門,也看來就是想打擾自己,那自己也不用太客氣了,「什麼問題?」

「欸,就是……就是那個……那個……」

Mayky緩緩地瞪大了眼睛,跟巫懿哲同事這麼久,她還是第一次看到他結結巴巴說不出話來的樣子,平常巫懿哲雖然不是非常擅長聊天說話,但也不至於像這樣結巴像是不會說話般的。看樣子是很嚴重的事情,莫非……「你、你要離婚了?」

「蛤?離婚?」這次換巫懿哲瞪大了眼睛,「誰結婚了?」

Mayky指了指巫懿哲左手手指上樸實但保持著乾淨光亮的戒指。巫懿哲從來不遮掩那只戒指,但也從不說是誰送的。當同事打趣他有關李洵意的話題時,他也只是鎮定地平穩笑著,順著同事的話隨意應答。

Mayky知道他跟李洵意的關係,是一個很意外的狀態下知道的--在酒吧不期而遇喝醉的巫懿哲跟清醒抱著人耳鬢廝磨的李洵意--她雖然有些嫉妒巫懿哲的能力,不過她本來就不齒道人長短,所以她沒刻意讓巫懿哲知道她已經知道了,當然也沒有去當播放器。

所以其實她不覺得巫懿哲會找她談這個,她單純就只是好玩順便虧虧巫懿哲,反正四下無人,虧虧人也不損皮肉。

「不,這不是婚戒。」巫懿哲習慣性的撫上戒指,不自覺得漾著笑容,「這只是個心意的證明罷了。」

「意思還不是一樣……」雖然很訝異巫懿哲竟然在她面前露出這樣的表情,但她還是覺得這種笑容看起來很礙眼。「所以到底是甚麼問題?如果不是要離婚,我也猜不出你會需要問我甚麼問題。」雖然就算真的要離婚,問她也沒啥用處。

「就……什麼情況下妳男朋友會跟妳冷戰?」

「蛤?」Mayky再度頓住了動作,她開始覺得這頓飯可能沒辦法吃得很順利了。「冷戰?冷戰要不是心灰意冷不想原諒你,就只是想要你先道歉吧?」

「但我不記得我有做了甚麼需要道歉的事情啊?」應該說兩個人的相處模式沒有改變,也沒有什麼明顯的徵兆。更正確來說,李洵意跟他相處的部分沒有任何的改變,所以與其說冷戰不如說是……「呃,說冷戰好像嚴重了些,應該是某些方面變得冷淡了?」

「你丟給我疑問句我也沒辦法回答你啊……」冷淡?她可不認為上次看到的那個畫面是含有冷淡的意味在。「你覺得哪些部份冷淡了?不噓寒問暖?不打電話給你?不跟你上床?」

最後一個問題讓巫懿哲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他咳了幾下清清喉嚨,「這……最後的問題是沒有啦……只是……眼神會閃開?」

「咳。」她問那句仍舊只是為了虧他,結果得到巫懿哲特別回答讓她完全後悔了。「眼神閃爍通常是說謊的徵兆之一,你要不要注意這邊?」

她不否認她這句話有些故意,雖然吃人嘴軟但無意間被閃到的精神損失可沒人會賠償她啊!

「帳款有時候很複雜,搭配上盤點的話就像是二度空間上忽然疊了四度空間一樣,根本摸不著方向。」

「嗯。」

晚餐後李洵意坐在沙發上翻著報紙,一邊聽著巫懿哲忽然對他進行的『會計講座』。巫懿哲表情非常認真,而且眼神直盯著他看,感覺這並不只是普通的聊天,讓他報紙翻得很緩慢,最後他放棄報紙,正襟危坐的聽巫懿哲說話,就差沒拿出筆記本記錄重點,當個徹底的好學生。

「所以有時候講『算帳』並沒有那麼嚴重,就只是要釐清到底帳款的責任歸屬罷了,不然帳務不清,到最後公司跟會計師兩方都會人仰馬翻,不得安寧。」巫懿哲深呼吸後將氣緩緩的吐出來,很自然地接著下去:「所以我現在要跟你算帳。」

「啊?」李洵意驚訝得只能發出單音,「算帳?我?」看見巫懿哲認真的點點頭,認真的向著他說話,他愣愣的問出口:「我?我做了甚麼?」

「欸、我有說那並不是那麼嚴重,只是要釐清而已。我想了一週想不出原因來,所以還是直接來找你問比較快。」悶在心裡實在不是他的個性,花了一週揣測李洵意在想什麼對他來說已經是破天荒的悶了。「你最近為什麼無視我?」

李洵意嘴巴再度張大,「我無視你?我?」天知道他隨時隨地都想把這個人繫在腰邊帶著到處走,自覺就算看著巫懿哲一整天他都不會膩,這樣的他會無視巫懿哲嗎?他裝模作樣的摀著自己的心,語氣裝得沉重:「大人冤枉啊,我恨不得把你當衣服穿在身上怎麼可能會無視你啊!你看我的心都只會噗通噗通跳了!」

「……不然心臟要怎麼跳?」

「咦?大人!心臟當然要嘭呲嘭呲跳啊!難道你不是這樣跳嗎?」李洵意裝著驚訝的表情伸手探進巫懿哲的衣內,像是故意般的慢慢摸索到心臟的位置。

「……喂。」

「咦,大人……」李洵意驚訝的提高音調,讓巫懿哲疑惑的看著他,感受他的手不安份的在衣服內遊走,「大人的心跳就是嘭呲嘭呲的耶!」

「什、什麼嘭呲……」他的心跳隨著李洵意游移的手不斷加速,什麼嘭呲的聲音都是這手害的吧!他伸出手壓住李洵意的,制止所有不安份的舉動,「我、我是要跟你算帳,不是要跟你調情!」

「我也沒有調情,我只是在伸冤哪。」本來還想嬉笑下去的李洵意,看著巫懿哲認真的表情,「咳,可是我真的是想表達,我沒有任何無視你的舉動跟打算,我做了什麼讓你這樣覺得?」

「咦……」其實那也只是感覺,如果是旁人看來,十個人一定有十個人覺得李洵意一點也沒有冷落他,甚至他覺得的眼神閃開也一定會被認為是錯覺。「……就只是有這樣的感覺……這樣的理由不行嗎?」

會被說是無理取鬧吧?已經被這樣細心呵護了竟然還不滿足。

李洵意看著巫懿哲為難的表情笑開了嘴,也不管自己的手還在巫懿哲的衣服內,突然大動作的擁抱著巫懿哲,讓巫懿哲不知道要先掙開李洵意的擁抱還是先拯救自己的衣服,就聽見李洵意開心的說著:「當然可以!絕對歡迎!儘管來吧!」

巫懿哲無奈的看著李洵意蹭著自己的模樣,要找他算帳竟然回應儘管來?「喂,認真點,我很認真的在跟你討論這件事情。」

「我也是很認真的啊,」李洵意抓著巫懿哲的手貼在自己臉上,「不管你覺得被冷落或是我太纏人,我都很歡迎你這樣來找我反應,有理由也好,因為心情煩躁沒理由的也好,我都接受的!」

「為什麼?不覺得沒有理由的話感覺很無理取鬧嗎?」

「怎麼會!其實我是相信這世界上沒有真的『沒有理由』的,突然沒有理由討厭我,也一定是因為忽然看到我什麼舉動,或是我說了哪句話讓你產生反感啊!所以你因為感覺到這樣的情緒而來找我,反而是提醒我去檢視看看自己的態度或是行為,也沒什麼不好啊!」

「……你還真是當業務的料。」既然抽不回自己的手,巫懿哲也就任由他抓著作取暖的動作。「但是事事都遷就我,你不怕被人說沒主見或是太隨便了嗎?」

就像當年的自己一樣,為了愛隱藏自己,隱藏到最後連他自己都迷惘了,尤其最後他什麼都沒有得到的時候,雖然沒有怨卻也覺得自己好像少了什麼。

「我可沒有遷就你唷!」李洵意笑了起來,「我願意改變的部份我會無條件配合,但其它的我可不讓步。只是這個願意改變的部分範圍很大而已,更何況對你我可是幾乎開到了無限大!」忍不住又探頭去蹭了蹭巫懿哲的。「我才不會讓自己消失,對你我可是很不安的,怕你遇到另外一個牛皮糖被黏走怎麼辦?所以我要無時無刻都在你眼中,你心中,你全身中!」

「……笨蛋。」噁心吧啦的內容透露出的佔有慾,讓巫懿哲覺得甜甜的。完蛋了,連這樣都覺得甜想必自己病很重。「不過別躲!既然這樣說,那你就好好檢視一下你是不是真的有在閃躲我!」

「嗯…………」

蹭著自己的頭發出了拉長音的聲音,然後又重複了一次。巫懿哲瞇起了眼,李洵意不是這麼愛故弄玄虛的人,儘管臉上笑笑的偶爾看不出情緒,但對待他的時候,是就會說是,不是也不會硬要改變說法,所以現在這種猶豫的表現……「果然是有吧?」

「欸,我是在思考為什麼我不能對你撒個小謊。」

「你敢對我說謊?」巫懿哲盯著就在眼前的耳朵,盤算著咬下去可以讓這個人跳多高。

「才不敢哪大人!」笑著加重擁抱的力量,「就是不敢才煩惱啊!哎呀哎呀……」邊哎呀哎呀的說著邊用手捏著巫懿哲的腰邊。

被李洵意這麼一捏,巫懿哲忽然想起了上週他隨口說的一句話……

「……胖很多?」巫懿哲遲疑的問出口。

「嗯……重量是沒什麼問題,你再怎樣我可以把你拋高高……唉唷不要打我……你上週說你好像胖了的時候我就有偷偷地捏過了,」李洵意在巫懿哲頸間磨蹭,「其實軟軟暖暖的很好捏耶……」

「……這是你閃躲我的原因?」

「其實不是閃躲你,只是我在自省這是我的錯。」誇張的嘆了一口氣,「誰叫我煮東西太好吃了,你只是因為太愛我了所以都把我做的東西吃光光。」

巫懿哲想起以前自己的七分飽規則,從兩個人同居開始似乎就蕩然無存了。一開始他還會告訴自己要克制,為了身體健康哪些東西不能吃哪些東西要少碰,但每次一看到李洵意期待看到他吃料理的表情,就狠不下心來說哪些他不吃哪些他得少碰。一次接著一次之後,吃東西只吃幾分飽的規則就被他拋到宇宙去了。

但這明明就是他自己克制力不夠的問題,眼前這個人幹嘛因為這樣就閃躲他?莫非這幾天忽然宣布開始健康飲食週也是因為這原因?巫懿哲忍不住好笑,原來他閃躲的不是自己,而是上週脫口而出的那句話。

果然還是要直接問出口比較好,悶在自己心裡一週真是虧大了。

「笑什麼?」李洵意轉頭看著巫懿哲笑著的側臉,這角度看上去好想咬下巴一口。

他從來就不介意巫懿哲有沒有變胖,但顯然當事人介意,而變胖的原因似乎是他的手藝,這令他相當過意不去。若是別人他或許就覺得那不干他的事,飲食的控制本來就該是各人該自我控制的。但巫懿哲是巫懿哲,巫懿哲介意的,就是他該注意的。

所以他轉而去研究美味又健康的飲食,雖然這兩個是完全相反的走向,不過他相信自己還是有辦法可以兩者兼顧的,最重要的是要滿足愛美食的巫懿哲。

巫懿哲笑著搖搖頭,也側著頭看向李洵意,輕聲的說:「我今天有沒有說過我愛你?」

李洵意也跟著笑了,先深深的吻了巫懿哲後,用著燦爛笑容說:「還沒有,不過我不介意你從現在開始說,我有一輩子可以聽。」

還在衣服裡的手當然也繼續開始游移,而心跳聲自然就是嘭呲嘭呲了。

這其實也是逃坑的產物….(ˊ艸ˋ) 可是寫得好開心…..
奇怪我怎麼這麼喜歡寫這種劇情…..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