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xxxHOLiC][百四] 寂夢(5) 完

從夢境被排斥出去,當然就是回到現實,百目鬼從短暫的黑暗中再度睜開眼睛。睜開的那瞬間他還有些恍惚,分辨不出究竟自己還在夢境,或是又跌入了夢境中的夢境。

直到摩可拿擔心的喊著「百目鬼你沒事吧!」跟伴隨而來巨大的衝撞力道,他才有回到「現實」的實感。

先把摩可拿拎離開自己身上,百目鬼看向一旁仍閉著眼的四月一日。被夢境排斥於是回到現實,如果以這個理論來說,四月一日應該比他更早回到現實才是,但實際上卻沒有,四月一日仍是緊閉著眼,沒有任何動靜。

「剛剛啊、剛剛啊!」摩可拿再度跳回百目鬼身上,大聲述說著剛剛發生的事情,「我本來等得很無聊,都快打起盹了,結果忽然答答的聲音,你們兩個坐的椅子自己震動了起來。我還在猶豫要不要把你們搖醒,就看到四月一日把手舉高之後甩開你的,同時之間震動也停了,你也慢慢醒了。可是四月一日還沒醒!為什麼?」

四月一日甩開自己的手?所以不是夢境排斥他,而是「四月一日」嗎?百目鬼說了聲「我也不知道」之後牽起四月一日的手。手還是暖暖的,雖然緊閉著雙眼不過雙頰還透著紅潤,身體狀況沒問題,出問題的是精神嗎?

百目鬼思索了腦中可以幫忙的人,結果想了半天浮不出人名來。侑子小姐已經消失,他的爺爺他見不到,自己的教授只是個民俗癡,對這個根本是束手無策。他知道這就是他的無力,不過他還是不想放棄。

忽然握著的手動了一下,百目鬼盯著四月一日緩緩張開眼睛,一開始像是有些疑惑為什麼自己會在他眼前,然後再想通般的笑了。「啊,我回來了。」

第一個撲上去的當然是摩可拿,他蹭著四月一日的臉頰不斷的說著「你回來了我好擔心喔!!」的字句。而百目鬼放心之後,回給四月一日淺淺的微笑,跟小聲的一句:「你回來了。」

「好好好,別黏著我蹭,」四月一日拉開摩可拿,拿起身邊的手巾擦拭臉上摩可拿留下不知道是口水還是淚水的液體,「我沒事,而且我知道了那個客人是誰,要找的是甚麼東西,同時也收到報酬了。」

「客人是誰?你不是有親自接待客人嗎?怎麼會不知道是誰?」摩可拿疑惑地發問。

「接待客人的那瞬間還很清楚,可是隔了兩天就完全消失在記憶中了。剛剛在夢境中還完全想不出任何相關的訊息。」四月一日伸手準備要揉自己太陽穴附近微疼的部份,才剛動作就感覺到另一個人接手,用暖暖的手指輕輕的揉著。這樣極其自然的相處,是他現在最溫暖的來源。「等到我找到那個『要找的東西』之後,就全部一起想起來了。客人、要找的東西、還有報酬,全部都是『我』。」

「『你』?四月一日?」百目鬼發出疑惑的問句。在夢境中他並沒有看到那男孩長得什麼模樣,並不確定那是否真的是四月一日。

拍了拍百目鬼的手臂讓他放手,給了他一個感激的微笑,四月一日再度拎開衝上來又吼著「四月一日我不要你死!你不能死!」的摩可拿,無奈的說:「我沒死我沒死,不要這樣老是衝撞上來!」

「可是可是!大家不是都說要是同時看到三個跟自己長一樣的人,那個人就會死掉嗎?四月一日你可是一次看到四個耶!」

「先姑且不論你奇妙的算數錯誤,我看到的全是我自己,並不是別人,才不會因為這樣就死掉啦!」看到客人算一個,看到躲起來哭泣的小男生算一個,加上自己總共也才三個,摩可拿的『四個』到底是從哪兒來的?這讓四月一日感到啼笑皆非。「而且,現在『我』只剩下我一個了。」

百目鬼跟摩可拿都沒有接話,靜靜的等著四月一日即將要說的後續。

「委託我的是『潛意識』的自己,要尋找的是『我的寂寞』,而報酬,就是將那份寂寞歸還到我身上。」

「……好玄呢。」

聽到摩可拿講的這句話,四月一日笑了起來,「你不是早該習慣了嗎?」

「……也是呢。這是這間店一直以來的風格呢。」

「這間店的空間太特殊了,它會出現連店主本人都掌控不了的狀況……嗯也或許是我的能力還不夠吧……」四月一日像是自嘲般的笑了,「如果侑子小姐還在的話……」

「你就是你,四月一日就是四月一日,每個人都是獨特的,不需要去跟別人一樣,也不用刻意去跟別人比較。你怎麼還沒學會呢?」誇張的搖頭嘆氣,摩可拿難得的嚴肅正經,讓在場的令外兩個人相當的驚訝。但這份正經沒有持續太久,摩可拿打了個大大的呵欠,揉著眼睛用著充滿睡意的聲音,「不過我累了,你們兩個沒事就好,我很久沒有這麼正經的『工作』了,我累了先去睡了,你們兩個就隨意吧。」說完就蹦跳的離開了起居間。

「那孩子……是怎麼出現的?」百目鬼其實不大知道該用哪個稱呼,只好姑且稱為「孩子」。

「說是因為我忘了我自己的寂寞,所以從我身上脫離出去後產生的一個擬物。」四月一日低頭看著自己的手掌,「原來是我一直裝作我不寂寞,我一直無視於我的寂寞,我一直以為我告訴自己不寂寞的話就能夠成真,但它其實只是被我從身體裡趕了出去,卻就在我的身邊不斷的看著我無視他而已。

我不斷地趕出我身體裡的寂寞,所以它也累積得越來越多。最後因為它自己也覺得寂寞,於是就出現要我去尋找它,目的就是最後的那個報酬--回到我身上來。」

一口氣解釋完後,四月一日再度深呼吸了一口氣。「我連該觸摸自己哪一部分都不知道,到底寂寞,是在我身上的哪個部位?我該拿它怎麼辦?」

那個他以為他不需要的情緒,他以為可以順利讓自己以為不存在的情緒,就這樣回到了自己身上,而他現在就像是被反噬般的感到無所適從。

剛開始接店主的時候一切都太忙碌,要學的東西太多,要去適應的事情太雜,每天應付著突如其來的事情就已經讓他精疲力盡,根本無力於去處理自己的情緒。等他發現的時候,那些他從來不去觸碰的一口氣湧了上來,只要他一停下忙碌,寂寞就籠罩著他全身。

他覺得他不該感到寂寞,雖然不能離開店內,但他有小多小全,他有摩可拿,還有幾乎天天向這邊報到的百目鬼,連小羽也常常來探望自己,每年生日的時候還有千里迢迢一定會來報到的小葵。

他不該感到寂寞的,不是嗎?

但這份寂寞卻悄悄的越來越漲大,讓他無所適從。所以他只好無視它,甚至告訴自己遺忘它。

「不然我該怎麼繼續活下去?被這種無法反抗的情緒纏上,要怎麼排解?」四月一日眼睛直盯著地上,無奈的替自己做個總結。

身邊的人沒有聲響,沒有對他的話作出回應,但他感覺到一股溫暖的體溫圍繞過來,原來是百目鬼擁抱著自己。

他其實從來沒有跟百目鬼說過,就算他給了自己這樣的擁抱,自己還是覺得無止盡的寂寞。沒有減少,也無從消弭。

「……說些什麼呀……」他其實並不是非要聽到什麼話,只是不說些什麼讓他更覺得不安。

「歡迎回來。」

「……哈,你在說什……」

「歡迎回來。完整的四月一日。」又重複了一次之後,百目鬼將手收緊,確實的感覺到四月一日在自己懷中的體溫,他才算真正的放心下來,忍不住又重複了一句,「歡迎回來。」

四月一日聽清楚百目鬼說什麼之後,先是一愣,然後緩緩的笑了,他將環著自己的手拉起,輕輕的在那人的手心中印下一吻,小聲而有些顫抖的說:「……我回來了。」

自己從身體裡趕出去的,最後還是回到了自己身上。不管逃了多久,這些都還是會回到自己身上,不會有什麼僥倖,因為這就是命運。

但,四月一日現在覺得,只要有後面這個人的體溫,這樣溫柔包容的擁抱自己,那麼就算擁抱著寂寞很痛苦,也已經不全部都是負面的情緒了。

知道自己即使寂寞也仍有去處,也仍有汲取溫暖的地方,四月一日浮著笑容,對著那個曾說不會離開自己的人再輕輕的說:「我回來了。」

然後對著自己的寂寞說:「歡迎回來。」

終、終於寫完了(我也拖太久了(艸))
早就決定是這樣的結局了,結果在寫的時候卻發現很難好好描述Orz

 

我還是一直覺得,小四在那空間中,其實是真的很寂寞很寂寞的…T__T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6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
3 討論串
3 回應
0 Followers
 
最多反應留言
最火熱留言串
2 已回應的訪客
魚ㄦ小綠魚ㄦann... 最近回覆的訪客
最新 最舊 最多投票
ann...
訪客

那個客人果然是四月一日(的寂寞),那我算是猜對了!
看完之後我也覺得好寂寞啊!(啥?)不對嗎?雖然「寂寞」是回到小四身上,但小四自身還是好寂寞。這種寂寞感不會因為別人的存在而消失,就算有百目鬼的體溫也一樣;也不會因為有高興的事發生而不存在(侑子回來除外(´;ω;`))
就是知道寂寞是沒法消弭,所以我替小四感到難過(´∩`。)

魚ㄦ
訪客
魚ㄦ

我的確是設定即便有百目鬼在,那份寂寞還是不會消失。畢竟….那樣的情況下,小四寂寞的時間遠大於有人陪伴的幸福啊…….

這幾回都是想表現小四的寂寞不管怎樣都沒辦法消弭,不知道有沒有好好表現出來Q__Q

雖然小四的寂寞很令人心疼,不過我還滿喜歡這篇的(自戀!)

ann...
訪客

魚ㄦ當然有好好表現出來,所以我才說看了以後,我也覺得好寂寞QAQ
「裝作不寂寞」這種心情,會讓我覺得這孩子在逞強,然後一想到他多年獨自一人在店裡,真的令人好心疼QAQ

魚ㄦ
訪客
魚ㄦ

沒錯!!而且他也知道這寂寞就是沒辦法解決,最後選擇不說出口,真的超心疼的Q口Q

小綠
訪客
小綠

看了真的會讓人覺得寂寞
好心疼四月一日><
因為寂寞是不能被消除的
最終還是回到自己身上
幸好還有百目鬼&黑摩可拿和其他人在他身邊
不然會更無法忍受吧!
自己的存在該如何證明?君尋會不會這麼想?
衷心希望他能得到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