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xxxHOLiC][百四] 寂夢(4)

這時候仍是鴿子模樣的式神忽然就落了下來,直接從鴿子變幻成蝴蝶,緩緩的揮動蝶翅翩翩飛進一旁的住家。

眼角餘光發現這件事情的百目鬼,輕輕拍了拍四月一日的背要他注意蝴蝶,兩人這才發現他們竟然又跑回了店門口。

「咦?」四月一日不只驚訝的是回到原點這件事情--就算他們再怎麼專心一致,也不應該沒發現自己的路線又回到了店門口。另外就是這還是第一次看到式神變幻如此快速,並且竟然目標是最初的原點。「原點?」

四月一日離開百目鬼的懷中,緩緩的往店內踏進。百目鬼跟在四月一日的背後,也跟著上下觀察。

「這是原本的店?」

「是……不,我想……不……」四月一日難得的陷入困惑當中,雖然夢境中什麼都有可能,但因為這情況不在他的預想之中,「……我不知道。」

這是四月一日無法掌握的情況。明白這情況後的百目鬼馬上提高自己的注意力,稍微思考了下後,動了念力讓驅邪的弓實體化握在手上。

雖然這只是夢境,而他們的目標只是「搜尋」,理論上不會出現什麼危險的狀態,更何況是在他們習慣的屋子街道中。但現在就只有他跟四月一日兩人,沒有人能夠保證完全不會有危險。

看著百目鬼拿著弓護在自己前方的樣子,四月一日很想跟他說,雖然現在這個狀況讓他覺得很困惑,但他沒有感覺到有危險的氣氛在,可以不必要這麼警戒的。但……看著百目鬼的背影,就在夢境中也就在他的身邊,他竟然感覺到一絲絲喜悅。

偶爾讓他任性點沒關係吧?偶爾讓他奢侈點除了平常的陪伴外再讓他多要一些些應該沒關係吧?

「走吧。剛剛那隻蝴蝶飛哪去了?」

「那邊。」四月一日指了個方向,讓百目鬼在他前面走著。

只在夢境中就好,讓他任性一下吧。四月一日在心底這樣念著。

在屋子內轉了幾個彎之後才看到像是等在前方的蝴蝶式神,他們兩個走到定位之後馬上落下到四月一日的手中後回歸成手巾。

要找的東西就在這邊。兩個人都了解了這個狀況。而兩人眼前的房間是四月一日用來當臥室的空間。

雖然夢境不完全是現實,但既然客人要搜尋的東西被指到這邊來,那或許是現實生活中他們也會碰到的東西。百目鬼拉開拉門,走進兩個人都熟悉的地方。「在這裡?」

客人上門來請店主尋找藏在店內的東西?四月一日喃喃念著這句,覺得更加的疑惑。他站在門口看著室內,想不出這裡有什麼是他所疏漏是屬於那個客人的東西。

「有想法嗎?」百目鬼看四月一日搖了搖頭,「那,問答遊戲?」

你一句我一句一問一答之間釐清或是激發想要尋找或是正在尋找的問題在哪。這就是問答遊戲,最適合用在找不出方向的時候。或許也很適合現在吧,四月一日於是點點頭,要百目鬼開始發問。

「實體的東西?」

「應該不是,如果是實體的東西,應該不會用那種迂迴的方式要我先找出他想找的東西並且找到它。所以應該不是實際理論上的『東西』。」

「那,跟之前一樣跟妖怪有關?」

「嗯……」雖然不無可能但其實她這次並沒有感受到這樣的氣氛,「這先保留。」

「那……跟你有關?」

這其實是相當明顯的事情,不只在店內而且還是在四月一日的臥室中,要跟四月一日沒有關係太困難了。

「……應該是。」只是他不知道從何去找。「但,是我身邊的人事物有關,還是是跟我本身有關?」

「那換個方向,來委託的人是怎樣的人?」百目鬼從剛剛開始,持續著一邊發問一邊檢查房間內的各處,但所有的物品就跟現實中一樣,放在一樣的位置也沒有任何異樣。

「我忘了。」

「嗯?」百目鬼抬起頭來盯著四月一日。「忘了?」

四月一日皺著眉頭,怎麼也想不起來委託的人的長相。他的生活再怎麼悠閒,可還不到健忘的地步,更何況這才只是三天前的事情,但他現在竟然完全想不起來,只記得被委託的內容。

這部分太過異常,四月一日跟百目鬼同時皺起眉。這看來不是牽扯到四月一日身邊的人事物,而是「四月一日」本身。

「嗚嗚……」房間內忽然傳來小小的哭泣聲,剛剛明明沒有任何東西的窗邊角落,這時候出現了半個人身高大小的光圈。

百目鬼聽到聲音的第一瞬間就走回四月一日的身邊,手上的弓也開始泛著淡淡的光芒。兩個人看著光圈圍繞的物體慢慢的清晰。

「這個場景好像在哪見過?」似乎上一次這樣的場景也是夢中,也是哭泣聲開始,然後最終是帶著眼淚離開夢境。上次的「原因」的確是自己,以慣例來說的話這次也是?那這次的解決方法會不會跟上次一樣,上前給「它」一個擁抱就好?

光芒慢慢的散去,那個發出嗚嗚哭聲的物體也清楚的現出樣子了--那是一個小孩子的背影,穿著整齊乾淨襯衫,細細的吊帶繩在背後打了個「X」,牢牢的夾在深色的短褲上方,整體的裝扮就是小學生的樣子。

那個小孩子沒有轉過頭,就只是專心的蹲在一旁哭著。

百目鬼全身警戒著,用眼神詢問四月一日是否認識這孩子,卻發現四月一日完全沒有注意到他,他的注意力都在那個小孩子身上。

「怎麼了?」百目鬼發現四月一日雖然以狐疑的表情看著那個孩子,不過卻沒有覺得有危險的感覺,於是自己也跟著降低了警戒。「你知道他是誰?」

那孩子就只是低聲的嗚咽哭著,姿勢也維持著背對著他們兩人的狀態。

四月一日搖了搖頭,他沒有認識這年紀的孩子,連這年紀的妖怪也沒有。但他卻對這個背影有很大的熟悉感,像是在哪兒見過似的。

他向前走了幾步,停在那孩子的背後。百目鬼當然也跟在一旁,看著四月一日蹲在孩子的背後,「你為什麼哭?是哪裡受傷或是有什麼傷心的事情嗎?」

那孩子沒有回應四月一日的話,仍是專心的哭著。四月一日耐心的等著,然後再度開口:「哪,沒有甚麼傷心的事情嗎?那是不是覺得寂寞?」哭泣的聲音忽然有些停頓,四月一日繼續說下去:「沒有甚麼該害怕的事情,也不用感到寂寞喔,來,跟我……」

話還沒說完,那孩子停止了哭泣,忽然站起身來朝四月一日衝去,百目鬼來不及拉開他,驚訝的看著那孩子在即將撞上四月一日時,消失在四月一日的懷中。

而四月一日也在同時癱軟了下來,躺在地上毫無動靜。百目鬼立刻衝到他身邊,在伸手觸碰他的時候強烈的感覺到這個空間在排斥著自己,然後眼前一黑,整個世界失去了聲音。

還有最後一回,解答謎題(?)XD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