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xxxHOLiC][百四] 寂夢(3)

  「……所以你一樣也握著這個絲帶就可以跟著我一起……幹嘛這種表情?有什麼不滿嗎?啊,你就算把不滿講出來我也不受理喔。」

  四月一日從夢境回來的隔日,百目鬼強硬的表示第二次他一定要參與,這次四月一日倒沒有太過抗拒,在要求百目鬼穿上弓道服後--侑子小姐曾經說過,正裝是一種戰鬥服裝,不只是外表更是內心的一個盔甲--兩人一隻正在起居間中拿著絲帶講解著規則。

  「四月一日,百目鬼什麼都沒說啊。」在一旁拉著第三條絲帶的摩可拿用著怪異的笑容說著。

  「他不用說話光看他的臉我就……」忽然意識到自己講了什麼,四月一日噤聲,轉過頭去有些結巴的碎念著:「欸、欸誰理他有什麼不滿啊!」

  在四月一日的背後百目鬼跟摩可拿悄悄的擊掌。

  「不能直接牽手嗎?」

  「蛤?」四月一日轉過頭,看著百目鬼放下絲線將他的手牢牢握住。「我、牽我的手幹嘛?」

  「絲帶是個媒介,既然最終是跟你的手相連,那直接牽你的手不是更好嗎?」

  四月一日直盯著緊握的手,再看了眼被丟棄在地上的絲帶。其實當然是直接牽手的效果會比較好,也可以確實並直接的連結百目鬼跟四月一日,拿著絲帶的風險則是只要在現實中絲帶斷了或是掉落,在夢中的連結就會直接中斷。

  而這卻是四月一日要百目鬼拿著絲帶的原因。一旦有危險的事情逼近,四月一日打算讓拿著另一條絲帶的摩可拿動手打掉百目鬼的手,這樣百目鬼就可以在那瞬間脫離夢境,不會跟著他一起受到傷害。

  想到這裡,四月一日忽然明白了,「……你發現了……」

  「你剛剛是怎麼說的?『不用說話光看臉就…?』這句話這時候也可以用吧。」百目鬼將手收得更緊,「你不用說話我也知道你在做甚麼打算。這手,我一直都沒有打算放開。過去沒放過,現在不可能放,未來也是。」

  四月一日說不出話來。雖然也不是第一次聽到這類似的內容,但他很無用的每次聽到都無所適從。

  他究竟是何德何能,讓他的身邊有百目鬼存在。

  「唔……我眼睛好痛我耳朵好癢我喉嚨好乾啊----」煞風景的摩可拿在這時候故意大叫,「不好意思打擾你們測試探照型大小的閃光燈,但是我拉著這條絲帶,是表示我也會一起入夢嗎?」

  「……你皺著眉頭是甚麼意思?這麼厭惡嗎?」四月一日哭笑不得的看著摩可拿的皺眉,另外發現百目鬼也同時皺眉,「那你皺眉又是什麼原因?」

  「我不希望他一起去。」

  「我也不想去啊!」

  「咳,摩可拿是保險用的,雖然現在似乎也無所謂了……」互牽著手的他跟百目鬼,就算現實中摩可拿想硬掰開兩人也沒辦法了。「不過還是當個保險吧,畢竟摩可拿很神奇嘛!」

  身為魔法道具的摩可拿輕哼了一聲,「不入夢是最好啦,不過要答應我回來之後要讓我喝酒!為了今天我已經三天沒喝酒了很痛苦哪!」他不懂為什麼明明沒有要入夢他卻得禁酒。

  「只要你認真的達成任務,就讓你喝他帶來的酒吧。」

  「本大爺每次都是認真的!你這個魔鬼媳婦!」

  四月一日瞪了眼在一旁張牙舞爪的摩可拿,說了聲準備開始了之後牽著百目鬼到沙發上坐下。

  「沒問題的。」

  四月一日淺淺的笑了,他什麼也沒說,甚至眉頭也沒皺,但百目鬼竟就直接說了他最想聽的一句話。欸,這十年,似乎也不是甚麼都沒改變。

  摩可拿看著兩個人藉著術頭靠著頭緩緩睡去,他無聊得把玩著絲帶,「欸,這樣我就得一直拿著這個絲帶了……咦!早知道就叫四月一日先幫我準備好吃的!現在我怎麼辦?我是不是不能離開了?這絲帶有多長啊……小多~小全~妳們在附近嗎~?」

  在夢中「醒來」之後,四月一日就放開了百目鬼的手。

  「這樣沒問題嗎?」

  「沒問題,重點不是在這裡的相連。」四月一日邊環顧著四周邊回答。第二次憑著念入夢,雖然仍是店內的場景,但他總覺得有哪裡不大對勁,天空有些暗,但又像是自己想太多。

  「怎麼了嗎?」注意到四月一日注意力微妙的停頓,百目鬼盯著他的眼睛問。

  說不出怪在哪裡,所以四月一日也只能搖搖頭,低聲說了沒有。

  百目鬼再觀察了四月一日一陣子,看不出個什麼問題之後他還顧了四週。真的就是店內的樣子,要不是身體的確感受到不一樣的壓力,他會以為四月一日的術沒有成功。

  夢境的空間感有些奇妙的氣壓存在,簡單來說就是「異空間」的感覺。但除此之外,周遭的景色房間的擺設,甚至於他剛剛放置在起居室的公事包也躺在那邊。

  百目鬼摸了下手上四月一日給的頂針環,確實的觸感讓他稍微心安一些。雖然不知道在夢境中他手上這個可以除邪的弓有多大作用,但至少有備無患。

  四月一日抽出身上的手巾,跟上次一樣再度低聲的詠起了咒文,但這次卻不是變化成梟,卻是較小的鴿子形狀,讓四月一日忍不住咦了一聲。

  出發的地點一樣,但術的式神指示的遠近距離卻不一樣?這代表什麼?四月一日抬頭看著盤旋在上方的式神,皺起眉不發一語。

  百目鬼也沒有打算四月一日的思緒,畢竟四月一日思考的很多部分是他所不懂的,就算鑽研民俗學也還是碰不到四月一日所遭遇到的全部。他在自己能轉頭就看到四月一日的範圍內四處察看,視線所及的店內沒有任何可疑的地方,那麼,果然還是在店外嗎?

  這時候四月一日開始往外走去,百目鬼不急不徐的就跟在他的背後。雖然已經從四月一日口中聽到他能夠在夢境中自由行動,但實際上看著他在街道上跟著前方帶路的鴿子四處走的時候仍是感到驚訝,原先還擔心四月一日的狀態,但現在看來相當自然似乎是沒問題了。

  才這樣想著,一直走在他前方追著式神的四月一日忽然停下腳步,他有些疑惑的也跟著停下腳步看著背對著他的四月一日。四月一日像是在猶豫些什麼,百目鬼才正想要開口詢問,卻看見他忽然轉過頭向自己走來,用不容拒絕的氣勢牽起自己的手,然後再沉默的轉過身去牽著百目鬼往前走。

  像剛剛這些動作不曾發生過般,四月一日繼續專心的追著式神,而百目鬼也沒多說甚麼。

  百目鬼感受著四月一日緊握自己手的力道,還有不是因為行走而帶來的顫抖。百目鬼明白,這是自尊心高的四月一日向自己的撒嬌的方式。

  儘管表情展現得多麼雲淡風輕,多麼的輕鬆自在,百目鬼明白四月一日仍是不安的。於是要自己告訴他一切都會沒問題,爽快的答應讓自己入夢,甚至主動牽著自己的手向前行。

  他大力的回握四月一日的手,並跨開更大的步伐走至四月一日的身邊。四月一日察覺到他的動作,轉頭向他看來。他投給四月一日安撫的微笑,說了句:「沒問題的。一切都會沒問題的。」

  他還抓不到四月一日在不安什麼,但他知道這樣的安撫會是四月一日想要的。

  四月一日停下腳步,難得的主動擁抱百目鬼,百目鬼自然回抱,而兩人什麼話都沒說。這樣的姿勢維持了一陣子,四月一日低聲的說了,「……謝謝你在我身邊。」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歷史上的今天

分享這篇文章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