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xxxHOLiC][百四] 寂夢(1)

  「你,了解自己嗎?」

  聽到這個問題時他愣了下,張口想回答但卻不知道自己該回答什麼。

  在他眼前的是來委託找尋東西的客人,那人優雅地拿起紅茶喝了一口,微笑的表情像是他剛剛說的只是個普通的問題。

  他完全不了解自己,應該說他想了解也抓不住線索。怎樣是「了解自己」?光連這個他都無法確實的掌握住了,更不用說更具體的內容……

  於是他這樣回答了,「我不了解自己。」臉上掛著淺淺的苦笑。

  「明白這一點的人,才有機會真的了解自己。」客人像是預言般的留下「代價等您找到之後會『同時』交付給您的。」這句話之後起身離去。

  「了解自己……嗎?」四月一日重複著這句聽起來像是傳教的開頭語。

  「然後?」

  「……什麼然後?」斟酒的動作停了下來,戴著眼鏡的店主疑惑的抬起頭,看向對面悠哉喝著酒的男人。

  「你要找的是什麼東西?」

  他淺淺地笑著搖頭,「不知道,這也是委託的一部份。知道他想找東西並且找到,這時候代價才會支付給我。」他想起先前幫百目鬼的老師調查案子意外收得的代價,忍不住心跳加速了起來。這次……會不會也是這樣呢?

  「……這是委託還是當偵探啊?」

  四月一日只笑著將酒瓶放到一旁溫著,拿起擱在一旁的煙斗緩緩的吸了口,吐出一口煙,「都有吧。而且我還只能用夢去找呢。」

  百目鬼聽到這句話之後皺起眉頭,他不是很喜歡四月一日接受這類型的委託。侑子小姐可以自由的進出這間店,需要解決委託的時候就實際到現場去,但四月一日跟侑子小姐不一樣,他只能在這間店裡,用短暫的夢境去到他能到的地方。

  但這也意味著,在夢境中就只有四月一日自己孤軍奮戰,他進不去,別人也沒辦法,四月一日甚至連防身的用具都帶不上幾個,而因為這是他的能力之一,只要他在夢裡面受到傷害,也會馬上反應到現實生活中來。

  他不喜歡四月一日到他碰不到的世界去,就算他待在現實中的四月一日身旁,也只能無力的看著傷口自己冒出來。然後等著這個人醒來,看著他即便身體受了傷而虛弱,也硬擠出笑容跟他說他沒問題。

  「拒絕不了嗎?」其實百目鬼也知道這句問句問了也是白問,會進到這個店裡面進行委託的人,都不是「偶然」才進來的,既然不是偶然,那就是不管怎樣都必須要接受這個委託,然後完成他。

  他知道的,只是還是忍不住說出口。就像明知道明天不一定比較美好,大家還是都會告訴自己明天一定會更好。那不過就只是一種心理慰藉罷了。

  所以當四月一日笑著搖頭時他一點也不意外,但下一句話就讓他驚訝了。

  「那你要一起入夢嗎?」

  進到別人的夢當中是一件多詭異的事情,但百目鬼也不是第一次了。之前侑子小姐還在的時候,有次就讓他牽著絲線進到沉睡的四月一日夢中將他帶回到現實。之後雖然常聽到四月一日說起在夢中遇見爺爺,但那不是自己,在夢中的任何事情,他都只是「聽來」的。

  隔了這麼久他再度被告知可以進到夢裡,但侑子小姐已經不在了。他不是不相信四月一日的能力,這十年來他看著四月一日身上的能力越來越強,照著侑子小姐留下的資料跟爺爺在夢中的幫忙,四月一日也不再是當初只是單方面被攻擊的那一方。

  他的能力從當年只能「看見」,到能夠簡單的保護自己,到現在甚至能夠保護別人。

  四月一日從不說他在學習這些術中遇到怎樣的困難,或是受到怎樣的苦,百目鬼也只能私下詢問摩可拿,或是觀察四月一日刻意隱藏起來的傷痕。既然四月一日從不喊苦,那百目鬼也從不問,他只能常常不顧四月一日的抗議,用力但溫柔的擁抱四月一日。

  也因為四月一日的力量越來越強,以前只要四月一日情緒一有波動,他們共用的右眼就能看到那些四月一日也看到的東西,現在卻只能在四月一日願意讓他看見的時候才能看見。他曾經稍微抗議過這一點,但對方只是輕輕的笑著,說不希望他擔心。

  如果真的能看不到就不擔心的話就好了。他記得當時他留下這句話後就直接離開店內,過了幾天等自己冷靜之後才再到店內。他不認為四月一日會因為這句話而改變,而四月一日也真的沒變,看到他出現也只是笑著說你來了。

  後來他就想通了,與其要等四月一日讓他幫忙,不如主動的想方法去幫助四月一日。所以在大學畢業,拿到學位之後,他接受了教授的邀請繼續留在學校做研究。不僅僅是可以一邊幫忙家中的事務,同時也有更多的時間可以去幫四月一日。

  「所以這次還不行?」

  百目鬼坐在起居室的一角,看著穿著正式服裝躺臥在椅子上的四月一日,就像中間有個無形的牆,眼前的人等等就要進到他碰觸不到的世界中了。

  「嗯……是啊,」四月一日一貫溫溫的笑著,「總是需要先探查一下嘛!」

  百目鬼記不得從甚麼時候開始,眼前的這個人就一直用這種笑容,帶過大大小小的問題,也帶過四月一日自己本身的情緒。

  四月一日從手邊抽出了條絲帶纏在手上,有些懷念的看了會之後對著百目鬼說,「要是這絲帶動得厲害,就用力扯它,直到我醒來為止。」

  百目鬼聽了之後皺眉,他不是第一次看四月一日進行這樣的術法,卻是第一次被交代這樣的事情。「這次很危險?」

  「買個保險哪。畢竟什麼都不知道,闖進一個未知的夢,總是需要有個後路不是嗎?畢竟我不是侑子小姐……」雖然不是禁句,但總是在講到這四個字的時候容易陷入短暫的沉默,「哪,不是很懷念嗎?繡球花那次的事件也是絲帶,而上次你也是用絲帶帶著我離開夢呢。」

  百目鬼默默的接過絲帶,「下次我一定要跟。」

  「好啊,下次讓你跟。」

  仍是溫溫的笑容。讓百目鬼看得很想把四月一日吃下肚。若說要藏起來,現在四月一日的處境已經像是被關在牢籠裡了,或許真的只剩下吃到肚子裡去,才能夠真的藏起來吧。

  百目鬼看著四月一日一邊笑著一邊闔上眼睛,進到他到不了的世界去。手撫上十年來沒改變過的容顏,忍不住輕輕嘆了氣。

  四月一日某方面來說不再改變,但另一方面來說他也不斷的前進。

  摩可拿拿著酒瓶從一旁跳了進來,「他開始了嗎?」

  百目鬼點了點頭,接過酒瓶拿起杯子替自己跟摩可拿斟了透明而味道濃郁的液體。這酒為了成為絕品級的好酒,從發酵就等了不短的時間最終才得到一個好結果。那自己跟四月一日呢?在等了這麼長一段時間後,能不能有好結果呢?

  百目鬼仰頭將酒一口飲盡,「欸,這酒,有點澀了呢。」

  摩可拿也跟著把酒喝乾後笑著反駁,「哪有,還是很好喝啊。澀的不是酒,而是人吧。」

  「或許吧……」

  回不到過去,只能往前走的自己,跟只能在過去,時間不再前進的四月一日,交纏出來的酒,是緩慢的發酵酒,還是過程濃烈的蒸餾酒呢?

我把第一回寫得這麼沉幹嘛….Orz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