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遊德(5)

  儘管蘇毅德說了那樣的話,他並沒有因此就刻意不再與曾遊豫聯絡。雖然可惜這麼早就見到面,讓他少了些「不用顧忌」的機會,但他並不想放棄這兩個月來相當愉快的相處模式,所以他仍是會在想抱怨的時候敲敲幾乎是一整天都在MSN上的曾遊豫,也仍舊會推掉曾遊豫偶爾的邀約。

  除了互相知道名字,也知道了對方的長相,兩個人對對方的認識也只多了這兩樣。一切都跟這兩個月之間一樣,沒有甚麼不同。

  只除了一件事情除外,而這件事情卻令蘇毅德非常苦惱。

    戰爭永遠都是戰爭 說:
      有空嗎?

  咬著筆正煩惱著如何將算式套進程式中的蘇毅德,雖然有注意到螢幕上的視窗閃爍了下,但因為不想打斷自己還在思考的思緒於是選擇了無視。

  等到他蹲坐在電腦椅上,終於把程式解決後他才點開了視窗看到了內容,但時間已經是兩個小時之後了。雖然視窗上顯示曾遊豫已經不在線上,他還是回了「現在有空了」這樣的訊息。這是要證明他不是刻意忽視,而是真的在忙嘛!蘇毅德拿起已經涼透的咖啡邊喝邊這樣想著。

  「你終於有空了。」

  蘇毅德正要起身將咖啡杯拿去清洗,在應該空無一人的實驗室中忽然出現這聲音,讓蘇毅德嚇了一跳,差點將手中的咖啡杯給摔了出去,而幫他穩住咖啡杯的人面無表情的站在他眼前。

  蘇毅德忽然想到自稱是他守護神出現那天的經過,差點因為這突然出現的人影而心跳暫停,等到他停頓了一下終於看清站在眼前的是曾遊豫後,他將吞在口中的髒話罵出口。

  「幹,你為什麼出現?」

  曾遊豫聳聳肩,拎起手上的保溫提鍋。

  蘇毅德看著那個保溫鍋,跟飄散出來的藥草味道,忍不住小小的呻吟了聲。這就是他頭痛的那件事。

  在守護神那件事之後,曾遊豫開始會像現在這樣,不定時的帶著不知道哪來的草藥煮出來的藥汁,出現在他面前或是要他喝下,或是拿這湯汁洗臉洗澡。

  蘇毅德一臉驚訝的看著曾遊豫,還沒將為什麼這三個字問出口,曾遊豫就解釋了這是他哥哥的「好心」。

  原來那天曾遊豫回到家之後稍微跟他哥提起這件事情經過--其實只是要解釋為什麼突然出門還在外待了幾乎一整夜。結果「好心」的哥哥--曾聖賢從那天之後,聽到某些「有幫助」的偏方,就會提供給曾遊豫,要他拿去給蘇毅德「試試」。

  「這次是喝的嗎?」看著曾遊豫點了點頭,蘇毅德馬上苦了一張臉,「我可不可以不要喝?」本來就不愛喝中藥的蘇毅德,面對這種不知道從哪來也不知道是什麼的草藥煎熬出來的藥汁,就算只喝一口也都是煎熬。

  曾遊豫搖了搖頭,向前走到了他身邊的桌旁將保溫提鍋往上一擺。基本上他並不喜歡強迫別人做什麼,他也不喜歡看到別人痛苦的的表現,但偏偏這是自己哥哥所吩咐的,而他最不希望看到曾聖賢失望或是難過的表情。

  「有需要這麼認真嗎?我甚麼都沒做也是活到了二十歲了啊……」打開鍋蓋,濃濃的草藥味撲鼻而來,讓蘇毅德眉頭皺得都開始疼了。他偷偷的觀察曾遊豫的表情邊試探的問:「可不可以就只處理一半其它的倒掉啊?」

  「不行。」曾遊豫知道就算全部倒掉曾聖賢也不會知道,有幾次他也幾乎都要決定這麼做了,但在最後關頭他還是沒辦法。就算萬分之一的機會他都不希望有任何可能會讓曾聖賢露出難過的表情。「不行。」

  「……不行就不行,幹嘛說兩次……」探頭看了裡面的容量,大概就是碗蓋兩杯的量吧?「那你幫我喝掉一半吧。」少一半是一半,他聞著這些味道自己都快暈倒了。

  他其實可以直接拒絕的,畢竟是自己最討厭的藥草,而且他跟曾遊豫的哥哥一點交情也沒有,說更白一點,他跟曾遊豫不過也只是網友的關係罷了--雖然現在見了面,究竟還算不算網友他也不清楚。

  但是……他邊努力思考著自己有沒有在實驗室放蜂蜜或是黑糖,邊對自己的好人性格感到沒轍。他的確有很多理由可以拒絕,也可以不需要理由就拒絕,但他就是做不到,一直以來被自家妹妹抱怨的沒耐性不知道為什麼這種時候總是不見蹤影。

  尤其知道這真的是別人的善意他就很難拒絕。

  為了小功小利而找他幫忙,他會視情況看自己能不能負荷,到目前為止他不喜歡的倒是很輕易的就說出了拒絕;大善大惡他覺得不管哪一個都太虛偽,但就這種純粹的小善他總是說不出那聲不。

  「……可以不要那麼多嗎?」看著蘇毅德不等他同意或拒絕就擅自倒了滿滿一碗黑漆漆的藥汁給他,曾遊豫忍不住開口這樣要求。

  當曾遊豫看見蘇毅德拿著不知道從哪翻出來的蜂蜜罐對他這句要求笑得不可開支,他有些後悔的嘖了聲,不給蘇毅德任何添加蜂蜜的機會就一口氣將那碗直接往嘴裡灌下,再用身體來不及反應的速度吞進肚子裡,然後被舌後一瞬間衝上的苦味逼得淚腺急速分泌。

  「欸,你有需要這麼小心眼讓我笑一下就惱羞成怒嗎?」看著曾猶豫因為苦味一口氣衝上來而皺緊眉頭的表情,蘇毅德笑得更開心,當著曾遊豫瞪大的眼神注視下,以一口蜂蜜一口藥汁的方式將他一直以來覺得是毒藥的東西喝光。

  「咦?難得我覺得這次沒那麼難喝耶!哈哈!」笑完還將最後只剩一些的蜂蜜全喝光。

  他認識曾遊豫到現在也不過兩個多月,實際見到面就這麼幾次,但他發現曾遊豫臉上的表情有些少,雖然不至於沒有喜怒哀樂,但總是微微的,很偶爾才能看到像他現在這樣「用力」的表情,而他總是覺得這樣很有趣,要是有機會總是想盡辦法要激曾遊豫。

  但,這樣就可以了,這樣就好了,再往前一些他就會沒辦法控制了。在笑鬧過後蘇毅德也總是這樣提醒著自己。凡事都要適可而止,守份際的處在自己該在的位置就好,是網友就當網友就好。

  「你最近還看得見嗎?」每次拿了甚麼東西過來給蘇毅德試用之後,曾聖賢都會問起這個問題,於是曾遊豫也不得不這樣發問。沒辦法,曾聖賢想知道的,他就會努力去找到答案。不管是這種小事,或是幾年前某個笨蛋的心意那種大事。

  蘇毅德遲疑了下後搖搖頭。不知道是不是這些怪偏方真的有效,或只是他進入了「休息期」,這些日子他真的沒再看到了。只是他的能力本來就不強,也不是天天都能夠看到好兄弟,所以他遲疑的是這樣的答案真的能證明有效嗎?

  他有跟曾遊豫解釋過他的狀況,本來像那種灰色人影或是守護神之類的他就不是常常看到了,偶然路過事故現場他其實也沒看到過甚麼東西,這種不穩定的「能力」無法證明那些偏方到底有沒有效,這樣的答案是否也就跟著無用了?

  曾遊豫倒是無所謂,不管是運氣好或是的確有效,總之目前的狀態有改變是事實,他只要把這樣的事實回報回去就可以了,其它的部分他想他的哥哥應該也沒有那麼的在乎。他沒跟蘇毅德說的是,他哥哥本來就只是因為有趣跟好奇所以才提供這些偏方的,雖然本質上是關心沒錯。

  「不過說起來你怎麼知道我在實驗室?」他在自己的租屋處也能上網,平常上課也幾乎都是帶著電腦,所以對於曾遊豫沒有確認就直接找到他感到相當驚訝,「還有,拜託不要這樣突然出聲音好嗎?我沒被那些好兄弟嚇死會先被你嚇死。」

  「直覺,反正也近。」他敲出那句話的時候,奇異的藥汁早就已經熬好了,從家裡騎摩托車到學校大概半小時,想想也不遠,所以在等了十分鐘發現蘇毅德都沒有回應的時候他就直接出門了。真的找不到人,他將這些要汁倒掉也不難交代。而對於後面那個責難他聳聳肩不做回應,一個人處於專心的狀態下,不管多小的聲音都會造成極大的驚嚇吧。

  「這些……」蘇毅德指了指曾遊豫收拾好的提鍋,「以後可不可以不要提給我了?嗯,請委婉的幫我婉拒一下吧!」

說真的好像沒啥BL的感覺XD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歷史上的今天

分享這篇文章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