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遊德(4)

  曾遊豫驚訝的看著眼前的蘇毅德,他剛剛不過只是在心中想了這些句子,竟然對方就能夠回答出來。是讀心術還是這是一般人遇到疑惑的時候常問的問題?

  「欸,沒有人會常問這種問題啦。」蘇毅德瞇起好看的大眼睛笑著,「不過我的能力不大,可以請你幫我傳個話嗎?」

  曾遊豫沒有回應,他仍是用很懷疑的眼光看著蘇毅德。有了剛剛的教訓,他也不敢在心裡想太多,就只是專注的看蘇毅德想要做甚麼。

  「欸,怎麼這麼警戒?我只是要你幫我傳話給他,他沒有說錯,我的確是他的守護神。但是我的能力並不夠幫助他躲掉那些他命定的厄運,雖然是守護神不過也就只是跟他關係比較重的一個靈魂而已。」蘇毅德露出苦笑。

  他笑起來很可愛,儘管只是苦笑而已。雖然明知到場合不大適宜,曾遊豫在腦中還是忍不住這樣想了。

  「你也這樣認為齁!我也覺得阿德很適合笑,他也夠樂觀,只可惜現在沒女孩子欣賞,不然應該可以交個很好的女朋友的!而且他之前發生那樣的事情也沒有放棄對人類的信心,真的很值得讚賞耶!」

  「事情?」在兩個月虛擬的網路對談上,雖然交談的內容並沒有深入到哪裡去,大多就是交換生活上趣事或是有關相關課業的互相請教--雖然少之又少,一個是企管系一個是應數系,能有交集的就是那少之又少的數學課。

  高中的時候就接觸了網路,但真正拿來當社交用途卻是上大學之後,之前則是在自家哥哥嚴格控管下只能當資料庫使用。他僅記著哥哥叮嚀他的「在網路上交朋友可以,交心就要慎重,交情要拿捏」的準則,他跟網路上認識的朋友們,都是關心對方卻保持著明顯的距離。有的人覺得他冷漠,但他倒是無所謂,畢竟到目前為止也還沒有他想要到交心交情地步的人出現。

  所以他自然的不大會跟對方聊到自己的家庭狀態,頂多就是說自己有個哥哥,而既然自己都不說了,也不會去貿然的詢問對方。所以到這個時候他才發現,他連蘇毅德名字怎麼寫都不知道,更何況是他的「事情」。

  想到這一點之後,他就沉默了。眼前的蘇毅德不是蘇毅德本人,從這個人口中聽到蘇毅德本人不知道是否願意公開的事情到底是好或壞?他也不知道這「事情」的重要性到哪,就這樣擅自踏到別人的生活裡好嗎?

  「……欸,你想法好複雜,這件事情他沒有忌諱去提到,只是跟你的交談內容都扯不上罷了。所以沒有甚麼罪惡感之類的啦。事情也很簡單,不過就是他被認識的十年的好朋友給背叛,不只精神上,連身體都受了傷,所以對人產生了些恐懼。」不知道是這個守護神的習慣或是蘇毅德的,曾遊豫看到蘇毅德撫摸著自己的手背,這才看到那邊似乎有道傷痕。「但這孩子都這樣了還努力想要去信任人類,多矛盾啊,既害怕卻又想信賴。」

  被背叛這件事情可重可淺,只有當事人才知道重要性吧……他有點後悔聽這個來路不明的守護神說這件事情了。

  「嘖,你這小子真沒禮貌……好歹我也是跟他有些關係的人,才不是甚麼來路不明咧。我的能力不足但已經儘量的幫他了,我當他的守護神也才兩三年,能讓他少看些就很厲害了。」似乎是有些疲累,蘇毅德的額上冒著薄薄的汗,「不行,不熟悉的事情真的不能做,我得離開了。請你就把這些話幫我轉告他,順便跟他說今年後半年他要小心,我擋不了也不能透露什麼,總之要他小心為上。」

  曾遊豫遲疑了。他總有種答應了就會被牽扯進去的感覺,但在這個節骨眼上要他拒絕又很奇怪--對方不過是要他傳話而已。但看到對方忍著冒汗的難受似乎就等著他答應的眼神,只好緩緩的點頭,「……嗯。」

  蘇毅德像放下千斤重擔般的吐了口氣,接著忽然軟了身子滑下座椅,呼吸明顯急促了起來,「啊,被我這樣一附身,會傷他身體也會傷我……你有空先幫他買瓶牛奶吧,他喜歡喝蘋果口味的,幫他買那個吧。」說著露出了懷念的微笑後緩緩的閉上眼睛,「呼,好累,我下次絕對不這樣做……了……」

  說完除了平穩的呼吸聲外沒再說話了。

  見蘇毅德都快躺到地上去了,曾遊豫連忙上前將人扶好。接近他的身體的時候他特地聞了一下,並沒有聞到酒味,所以剛剛那並不是喝醉酒出現另一個人格?他並沒有完全相信所謂「守護神」這樣的理由,直到剛剛他都還在想這個可能。

  簡單的將椅子拼湊好讓蘇毅德躺在上面,還好看起來陷入沉睡的人不會掙扎所以不至於跌下去。本來想就在一旁坐下,但想了想還是快速的跑出去,在校園外頭的便利商店買了瓶牛奶--可惜蘋果口味的已經賣完了,他另外拎了瓶酒再快速的跑了回來。

  他不是不信鬼神,他一直秉持著眼見為憑,但就算沒看見也不要隨意冒犯的原則來看待這一類的事情。他從沒遇過,身邊的人也是,所有有關遇鬼啊或是附身啊他都只在電視上或是網路上看到聽到,要不是蘇毅德的確跟他提過他能看得見的事情,或許他會真的把眼前這個人當成精神分裂症的病人看待。

  「我下半年要特別小心?」蘇毅德聽完曾遊豫大概的經過描述後抓了抓自己的頭髮,「我平常就已經夠小心了,是還要怎麼加強啊……他有說怎樣可以叫他出來嗎?」

  曾遊豫忍不住噗哧了一聲,蘇毅德是當那個「守護神」是神燈精靈嗎?用叫的?倒不如說打個電話可以跟外星人接上線吧。

  「幹嘛這樣笑……顯得我很蠢似的……不過你也是,你怎麼相信我就是蘇毅德,怎麼相信他是我的守護神,如果其實只是我裝瘋賣傻呢?」

  曾遊豫再度比了比蘇毅德的螢幕,不急不徐的回答他的問題:「你上面的視窗還有跟我的對話窗存在,然後螢幕旁的錢包有你的證件。其實我沒有完全相信他是你的「守護神」,不過反正幫忙傳言也沒有甚麼壞處。但是你怎麼相信我不是隨便唬爛你的?」

  搔抓自己頭髮的動作一頓,蘇毅德瞪大眼睛,「……你幹嘛念什麼企管系,這麼有條裡來念理工的啦!」拿起杯子將剩下的牛奶喝完,「就跟你說得一樣,我也沒壞處啊,我失去意識是真的,之前也有人警告過我要小心被附身,說不定真的發生了也不一定啊。」

  果然真的很樂觀,跟某人有點點像。曾遊豫有些恍惚的想著。

  「不過你竟然出現了,真是可惜。」

  「可惜什麼?」

  「我本來想說你可以當我純粹的網友,我有甚麼事情或是苦水都可以找你說比較沒負擔啊!但是現在卻見面了。」蘇毅德又露出淺淺的苦笑。

  「見了面就不行?」這是誰定的規矩?雖然他沒有真的想要見到他所有的網友們,不過也從來沒有排斥過。所以如果有機會他倒是會順道邀一下蘇毅德,就算都沒有成功過也無所謂。

  蘇毅德搖了搖頭,「感覺會差很多,見了面就知道彼此的長相,以後在校園裡遇到就都知道彼此是誰了,如果我們聊了很私人的事情,那這種時候不就很容易感到尷尬嗎?」再搖了搖頭,用很可惜的語氣,「所以真的可惜了……」

  曾遊豫訝異得挑起了眉,「所以我們就不是朋友了?」

  「沒這麼誇張,只是……」蘇毅德一邊說一邊起身,但不知道怎地頭一暈差點沒跌倒,還好馬上扶住桌邊,「嘖……隨便被附身就是會這樣嗎?」

  「你怎麼確信那個人是你的守護神?如果是隨便不知道哪裡出現的好兄弟呢?」那個守護神也說不僅傷到了他也會傷到蘇毅德,如果是亂跑來的好兄弟,那應該會更傷吧?

  「我沒有不舒服就表示他沒問題……雖然以前那些讓我覺得不舒服的也沒對我做甚麼事情啦。至少對我有害得我身體會先反應出來,這點倒是很有用。只是……」蘇毅德回想了剛剛曾遊豫說的內容,「知道我喜歡蘋果口味的……這……」

  「怎麼了嗎?」曾遊豫看蘇毅德想著想著忽然臉色大變,像是不可置信剛剛自己想到的結果。

  「不,沒有……」蘇毅德搖了搖頭,扯著有些勉強的笑容,「折騰這一下,我想來去吃麻油雞補一下,你要不要一起來?」

兩個人終於見面了XD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