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遊德(1)

  他拿起鉛筆,沙沙沙沙的在有些粗糙的再生紙上寫了些字後停手,抬起頭咬著筆桿看著天花板想了一陣子,又再低頭沙沙的寫了些字。

  講台上的教授正講解著難懂的代數,底下的學生不是趴在桌子上睡覺,就是跟同學小聲聊天,像他這樣還做筆記的人已經不多了……


  只是他脾氣一向很不好,上這種需要動腦的課了還要被打擾實在是……

  他將注意力調向教室後方的角落,瞇起眼睛仔細看就發現那邊有個灰色的人影,正規律的做著一連串的動作:向左走了五步,嘆了口氣搖搖頭,低著頭看自己的手,然後再向右邊走了五步,再嘆口氣搖搖頭,抬頭看看天花板,然後再向左走五步,接著重複下去。

  就是那個嘆息聲!!擾得他心中的一把火無名的冒起,代數中虛擬的N度空間對應已經夠讓他精神緊繃了,那個又長又清楚的嘆息卻一再的打斷他努力理解的思緒。

  就在他又聽到第四十五次嘆息的時候,他終於忍不住,抓起桌子上的鉛筆盒就往教室後方摔去,落點當然是那個人影身上。只是鐵製的鉛筆盒什麼「人」也沒砸到,大聲的在牆壁上製造出聲響之後,伴著裡面的長長短短的鉛筆散落在地上。

  「發、發生甚麼事情?」

  教室中不管有睡著沒睡著的人,都被這一個巨大聲響給嚇到跳起來了。他坐在椅子上保持鎮靜的看著台上的教授在黑板上畫出的拋物線,原本睡著的同學幾乎跳到了桌子上,而原本在交談或是跟他一樣在抄筆記的全都跟身旁的人討論著。

  在一片混亂中他緩緩的舉起手:「老師,對不起,我剛看到了大老鼠所以……」

  這一句話引發了班上的女生群的尖叫,而他在連說了三次對不起之後起身去撿起已經支離破碎的鉛筆盒,邊小聲的對著也被他的舉動而嚇呆在一旁不敢動的灰色人影說:「你走來走去就算了,我往前坐就看不到你,但是你再嘆氣,小心我讓你連自己的手都看不到。」

  灰色的人影像是呆住般沒有反應,他也沒有理會,撿完自己的東西之後就走回位子,在一片喧噪之中再度舉起了手,「老師,可以繼續上課了嗎?老鼠已經不見了。」

  「喔、喔……那我們繼續來看這個N度空間的對應……」

  隨著台上的教授再度開始課程的進行,原本浮躁喧鬧的教室也漸漸的回到了躁動之前的狀態。眼角餘光沒再見到那灰色人影,也沒聽到嘆息聲,他鬆了口氣。

  剛剛放話放得那麼狠,但其實他什麼也不會。

  他只不過是偶爾會看到,偶爾能聽到,偶爾能對談,偶爾被找上,但他卻沒有因為這樣被帶去跟高人學藝,也沒有什麼得道高僧忽然出現要他當弟子,所以他什麼都不會,唯一會的就跟其他人一樣,把護身符帶在身上,然後定期去廟裡給師姐打(收驚)。

  要是那人影比他還兇,他也只能……逃走了。不過還好對方被唬住了,還好還好。

  他才想抬起手拍拍自己胸部,慶幸自己沒被這樣對待的時候,在他耳邊忽然爆出大聲的尖叫:「啊-----!」

  被嚇到的他第一反應是跳了起來跟著大叫了:「幹----!」

  當他叫完,耳邊的聲音也同時停止,教授講課的聲音也停止,班上同學的動作也是。他知道那聲音跟剛剛嘆氣的一模一樣,恨恨的轉頭在教室內四周環顧,別說是灰色人影了,連灰色小蜘蛛也看不到。

  「同學……這次又是什麼了?」

  他有些尷尬的看向台上的教授,這次再說看到老鼠不知道還能不能呼攏過去?

  將包包隨意的丟在一旁的桌上,不理會裡面已經支離破碎的鉛筆盒發岀的哀嚎聲,他按下電腦的開關將系統接上網路,手指熟練的在鍵盤上敲打著。

  「怎麼了?東西丟得那麼大聲?又有人惹你了?」實驗室中坐在一旁的同學好奇的問著,雖然這不是什麼太稀奇的情況,而他也只是因為要等實驗數據出來很無聊所以順口問的。「對了,蘇毅德你數據報告做出來了嗎?」

  蘇毅德擺了擺手,眼睛沒有離開過螢幕:「還沒咧,我剛去上重修的課,現在要回來趕進度。」手仍舊在鍵盤上飛快的打著,但畫面卻不是該有的數據畫面,而是跟某個人的通訊對話窗。

    在教室的中心大喊幹~ 說:
      請看我的暱稱……Orz

    戰爭永遠都是戰爭 說:
      所以你這次是在教室中看到?

  看到這句話蘇毅德微微的笑了,他什麼事情都還沒說呢,這個人就知道他發生了甚麼事情。不用解釋的感覺真好!

    在教室的中心大喊幹~ 說:
      對!而且我還被他嚇到大喊了幹!
      所有人(包含老師)全部都在看我!
      幹!老師差點氣到把我退掉。

    戰爭永遠都是戰爭 說:
      這真是悲劇,請節哀。

    在教室的中心大喊幹~ 說:
      幹嘛說得這麼冷淡?=3= 很不夠意思耶!

    戰爭永遠都是戰爭 說:
      那我請你吃飯啊。

    在教室的中心大喊幹~ 說:
      不要

    戰爭永遠都是戰爭 說:
      你看,這是你不要的

    在教室的中心大喊幹~ 說:
      哈哈!我根本就忘了你是哪位,
      要是見面發現你是聯誼中我最討厭的那個人怎麼辦?
      還是就這樣吧知心好友~朦朧還是最美的~

  是的,他跟這個暱稱老是脫離不了「戰爭」的「知心好友」完全沒有見過面,甚至他們兩個會在MSN上搭上線也是個「意外」。

  兩個月前的某天晚上,他還待在實驗室裡等著數據結果時,向來沉默的MSN視窗忽然閃爍個不停,點開來一看卻是從沒見過的暱稱,通訊視窗上顯示的是:「再叫我幫你買保險套我就推倒你!」這樣的內容,而這句話差點讓他剛喝入口的奶茶噴上電腦螢幕。

  他猶豫了好幾分鐘,原本不想理會這個一看就知道是傳錯的訊息,但他自己的帳號是鎖起來的狀態,能丟他訊息的都是交換的人,如果那個傳訊息的人因此沒有推倒他想推的人,那他是不是有點罪過?所以他還是很好心的回覆了。

    我不在 說:
      呃,同學,你傳錯人了?
      我沒有拜託誰買套子……

  對方大概在確認郵件地址,過了幾分鐘才丟了訊息過來。

    十戰中我四勝 說:
      抱歉,我丟錯訊息了。
      不過我怎麼會有你的帳號?我們認識嗎?

  「這應該是我的台詞吧!?」蘇毅德在螢幕前大笑,本來看到這種不甚禮貌的回應他都會生氣,今天大概是因為前面那個誤傳的訊息讓他有被娛樂到的感覺,反而耐心的開始跟這個人追溯帳號的來源。

  花了快一小時拼湊,才終於從系級中發現他們兩個都參加了合辦的聯誼所以才交換了帳號。在短短的聊天過程中蘇毅德覺得這個人雖然傳的訊息都很短,但都把重點說清楚了,雖然他一直想不起來自己為什麼會把男人加在他的聯絡人清單中--誰去聯誼會把敵人當成朋友啊?

  也不知道是這個人神經少一條還是故意的,之後他仍是常常收到不小心丟錯的訊息--但已經沒有第一次丟錯的那種驚人內容了。因為這種意外兩個人無聊的攀談起來發現相當愉快,蘇毅德也就自然的將對方當成朋友,連自己偶爾看得到「好兄弟」這件事情也跟對方聊起來。大概是沒有興趣吧,對方也沒有跟一般人一樣追問他,就只是平淡的聽他抱怨而已。

  蘇毅德根本不知道對方是誰,名字不知道,長相當然也沒回想起來,唯一知道的只有對方的系級。不同於他連絡人清單上其它都是現實生活中的朋友,這樣的「虛擬朋友」,反而令他感到輕鬆。

  不用刻意的武裝或是裝飾自己,不用雕琢社交辭令,對方也沒有探究自己的個人隱私,除了偶爾對方會提出要不要一起吃飯的邀請外,他覺得有這個朋友真是太棒了!

    戰爭永遠都是戰爭 說:
      真的不一起吃飯?今天我家是我下廚喔!

    在教室的中心大喊幹~ 說:
      你竟然會下廚?太令人驚訝了!

    戰爭永遠都是戰爭 說:
      因為今天我哥回家,所以高麗菜料理是必須的。

  雖然不懂他哥回家跟高麗菜之間的關係,但他就是因為無關的兩句話而笑了。

其實這篇的前半篇我很久以前就寫好了…Orz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