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xxxHOLiC] 聖誕夜(上)

  市中心道路的兩旁樹上,裝飾著數不清的燈泡,閃爍著多彩的顏色,一閃一閃的在黑夜中顯得特別燦爛;路旁的商家全掛上的應景的擺設,紅紅綠綠的繽紛色彩,處處都流洩著一樣的節慶歌曲;儘管這國家並不是完全信奉天主,但因為節慶而開心的人們,互相祝福的話仍是:「聖誕快樂。」

  他從同樣熱鬧的大學內走出來,整了整身上的圍巾。身後遠遠的校園中央,燃著大大的火堆,附近圍著一大群學生。搞不懂這到底是營火晚會還是聖誕晚會,他在心裡這樣想著。

  「百目鬼同學,你要回去了嗎?」從背後傳來呼叫自己名字的聲音,轉頭一看,原來是班上的女同學,她正小跑步的朝他跑來,「真的不一起去參加晚會嗎?」

  「不了,我要回去。」頓了一下,像是解釋似的補上一句:「有人還在等我。」

  還喘著的女同學聽見後愣了下,露出有些慌忙的表情,「啊、啊是這、這樣的啊……那……」

  百目鬼站在原地耐心地等著突然開始猶豫的女同學發出問題,但沒有主動接話的打算。腦中的思緒則飄得好遠,直想著等等要去哪家店完成他交代的購物。

  「百目鬼同學從高中開始就有女朋友的消息是真的嗎?」發語詞講了老半天的女同學終於結結巴巴的把問題問出口。

  「我沒有女朋友。」女同學驚喜的臉維持不到兩秒鐘,就被百目鬼下一句話轉變成疑問:「但是我有在一起的人了。」

  百目鬼站在原地等了幾分鐘,確定支支吾吾的女同學不再發出問題,他沒有猶豫的轉頭就走。這問題他不是第一次被問,也不是第一次這樣回答。但令他訝異的是,這樣的回答竟然沒有傳成謠言。

  照理說說了「沒有女朋友」又說了「但是有在一起的人」,這樣的回答很容易令人開始猜想,那對象是不是男生、百目鬼原來是同性戀啊等等的流言。但事實上卻完全沒有,不是他沒聽到,而是真的都沒有。

  邊覺得不可思議邊移動腳步轉進了超市,照著放在口袋已久的紙條開始採買上面指定的物品。這樣的事情他做了三年,四月一日熟悉或是愛用的牌子他也摸清楚了。在超市內轉了轉,目光定在某一樣商品上,他思考了會就伸出手將那樣物品放進購物車中。

  提著大袋的食材,走進再熟悉也不過的巷道。從熱鬧轉到寂靜,他偶爾會有自己就這樣從正常走到異世界的錯覺。

  再轉個巷子,一道深色的牆壁在眼前伸展開來。對這種高價位的區段來說,這道牆真是太長也太晦暗了。偶爾他走在這牆旁邊時,會想起他第一次踏進這房子的場景跟心情--血紅色的雙手跟慌到幾乎停了心跳。

  「百目鬼歡迎~」

  「百目鬼來了!」兩個長相可愛的女孩子,像孩子似的圍繞在他身旁。經過了這麼多年,她們的長相還是完全沒變,儘管知道這是異界還是會令她不習慣。

  「他呢?」輕輕撫摸了其中一個的頭頂,將手上的其中一個袋子交給另一個。

  「四月一日在睡覺喔!」

  「他昨天跟摩可拿喝酒喝到睡著喔!」兩個女孩子壓低聲音偷偷的告狀著。

  微皺了眉,四月一日不是還受著傷,怎麼又跟著摩可拿喝起酒了?他點點頭表示知道,輕步的移動到起居室,小心的拉開拉門後發現四月一日果然沒回到臥室,身上的衣服也沒換掉就直接在躺椅上睡著了。

  顏色跟質料上等而且花樣華麗的浴衣,因為四月一日沒有外出而顯得蒼白的肌膚而襯得更加豔麗,隨意的躺臥姿勢扯動了浴衣讓四月一日呈現著衣衫不整的狀態,並且露出了大塊的肌膚。

  「呀!好害羞喔!」

  「對啊好害羞啊!」兩個女孩子跟著百目鬼進來之後,小小聲的騷動起來。隨即笑著摀臉跑開。

  對於兩人的舉動百目鬼有些失笑,他將手上的提包放下,走上前將放在一旁的薄毯拿起,想要輕輕的覆蓋在四月一日的裸肩上,但這動作在看到他肩膀上細微的傷痕的時候停住了。

  百目鬼的動作沒有停頓太久,忍下了想要輕撫傷口的衝動,將毯子披在四月一日身上。除了稍微因為被打擾而動了動手臂外,四月一日仍是處於熟睡狀態。

  「唷!你來啦?」摩可拿從一旁跳了進來。

  「唷!」舉起手打了招呼,「昨晚喝酒?」

  「嗯,四月一日說心情不好,我就陪他喝了。」接受到百目鬼責難的眼神,「別這樣看我~我有偷偷在他酒中放安眠藥,讓他喝不到一杯就睡到現在了。」

  難怪平時一向淺眠的四月一日,到目前都還沒有清醒的現象。

  「傷的狀況呢?」他只聽說這次四月一日因為收取了過少的代價,因而要以身體受傷做為補償。

  他明白「要求什麼,就要付出同等代價」的意義,但他不懂的為什麼當收的過少的時候,卻是要以「傷害收取代價的人的身體」為補償呢?這已經不是為了公平或是平等,這幾乎已經是處罰了。

  處罰因為心軟常常少收了代價的四月一日。

  「前天好不容易才能夠下床走,昨天就說想喝酒,所以我才放了安眠藥啊。」摩可拿攤了攤手,無可奈何的說著。就算他努力的在一旁提點了,四月一日少收代價的狀況還是一直發生,真不知道是四月一日還拿捏不到訣竅還是故意的。

  「……他還有多久會醒?」

  「大概不用一小時吧?」摩可拿看著百目鬼將四月一日打橫抱起,「要帶他回寢室?」

  「在這裡睡會著涼。」說完抱著四月一日就離開。

  「……都已經睡了這麼久了,而且這店裡根本就不冷……」頓了一會他才想到百目鬼好像話中有話,「等等!你是怪我沒有將四月一日帶回床上去囉?他那麼大隻我哪拖得走啊!」

  輕輕的將四月一日放在床上,雖然看起來安穩但有些顯得蒼白的臉色讓他有些心疼。彷彿只要稍微用點力,就會在上面留下痕跡的肌膚,白得有時侯他會忍不住懷疑其實四月一日真的不是……

  他搖了搖頭,這樣的懷疑一點意義也沒有。手指撫過沈睡中的人蒼白的臉,他觸碰得到他,感覺得到他,甚至能擁抱著他,這樣就夠了。很久以前他就這樣告訴自己,沒什麼需要再動搖了。

  「……嗯?你來了?」剛剛在起居室還沉睡著的人,一移到臥室的床上卻反而沒多久就醒了。

  「嗯。」

  簡短的回答完之後,兩人同時靜默了。

  四月一日喜歡這樣的靜默。這不是兩人間無話可說,也不是相處的氣氛尷尬,反之是因為覺得不說話也沒關係所以就沉默了。儘管他們不在是同學,相處的時間也沒有以前那麼久,但他很開心這一點沒有變。

  令人感到舒服的沉默不語。他這樣想著再度闔上了眼。

  但闔上沒有多久就被輕輕的搖晃跟觸碰吵醒,再睜開眼就發現剛剛的震動是百目鬼坐上了他的床所引起的。

  「你坐上來幹嘛?」

  「今天是聖誕夜。」

  「咦?是這樣嗎?」四月一日稍微揉了下眼角,「嗯?那你怎麼沒參加大學的耶誕晚會?你今天有說要過來嗎?」

  百目鬼剛上大學的那年耶誕節,在四月一日的堅持下去參加了學校所舉辦的耶誕晚會。他以為百目鬼會玩通宵,結果還沒到深夜,他跟摩可拿才喝完一巡,百目鬼就出現了。什麼也沒說的坐下,開口就是討酒喝。問他晚會如何,百目鬼也只點了點頭,說了聲「還好。」就結束感想了,就算摩可拿跟小多小全吵著要聽詳情也得不到任何一個字。靜靜的陪著四月一日喝酒,然後過夜。隔年開始不管四月一日怎麼說,百目鬼再也沒去參加任何地方的晚會或是聚會,時間一到就會出現在店內,重覆陪著喝酒、過夜,這種「一如往常」的行程。

  「沒興趣。所以我過來了。」換了角度,百目鬼兩手撐在四月一日身體的兩邊,從上方看著四月一日,「你喝酒了。」

  「嗯?有什麼不對嗎?」四月一日皺眉疑惑的反問,雖然是這一兩年才開始喝酒,但他從來也不豪飲--比起摩可拿跟百目鬼,他只能算是小酌--也不會讓自己喝到醉,偶爾喝酒有甚麼不好?而且喝酒能讓他想起侑子小姐……

  「你的傷還沒好。」

  邊說著話百目鬼的臉邊向下沉,逼近了四月一日的。四月一日沒有回應這句他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的問句,但百目鬼的呼吸就吹在他的臉上,這一點更讓他難受,百目鬼知道他們之間已經有多久沒靠這麼近了嗎?四月一日有些怯怯的說:「別靠這麼近。」

  伸出手想要推開百目鬼,但還沒碰到手就被握住。百目鬼看向還包裹著繃帶的手,忍不住輕輕撫摸,「傷都還沒好呢……」

  百目鬼能明白四月一日為什麼想喝酒,但越明白這件事情,就越清楚自己有多無能為力。他什麼能力也沒有,原本在四月一日身邊可以為他除厄的「用處」,在四月一日不再能踏出這家店之後就毫無用武之地。因為如此,大學時候他刻意的選擇了民俗方面的系,捨棄掉他原本期望的道路。

  但他沒有後悔,也不覺得這是什麼不對的事情。不覺得遺憾,因為這條路才能讓他更能夠幫上四月一日的忙--這是他考慮了好幾天才下的結論。

  雖然他到現在為止,好像只有在「運貨」這方面上有幫上忙。

  四月一日聽到百目鬼這聲低語,像是無所謂的笑了,「好得差不多了。」

  「但是還沒完全好。」

  嘆了一口氣後四月一日笑了,「你現在是我的保母嗎?」

  「如果能的話我希望我是。」至少那個意義是能夠保護你的。百目鬼在心裡想,而且能時刻在四月一日身邊才是百目鬼最想要的。

  皺起了眉頭,「我才不要你這種保母呢。」但四月一日沒有抽回自己的手,視線也沒有對上百目鬼的,「你這兩個星期都不要往我這兒來吧。」

  「為什麼?」

  「因為……」接下來就是新年了啊,如果他不說這句話,百目鬼肯定會從今晚開始住下直到過年之後。百目鬼跟他不一樣,他還有家人有同學,還有自己現在所無法擁有的社交生活。能夠偶爾來陪他,對自己來說已經很夠了,自己並沒有想要奪取全部。

  因為他沒有等值的代價可以給百目鬼。

  百目鬼沒有等四月一日的掙扎結束,握著他的手,百目鬼直接就趴在四月一日身上,將頭靠在他的耳邊。沒握著的手稍微支撐自己的身體,避開了四月一日受傷的部位。無視於四月一日的抱怨,只是執著的靠在他的耳邊,不讓四月一日看見他的表情。

  「你……在幹什麼呀……」

  「我的聖誕禮物呢?」

  「啊?」為什麼話題會到這裡來?「我沒準備呀!我連你會不會過來都不知道。」

  百目鬼無表情的哼了一聲。除了進大學第一年他沒有下課之後就過來外,這兩年他幾乎都是在這邊待到過年後--除了家裡寺廟需要他出面的場合外,他幾乎都待在這邊。雖然他很意外家裡的人並沒有因為這一點而對他抱怨過,但他也沒有因此想要改變。

  「以前我曾經想過,如果可以的話,真想把你綁在我身邊或是關在房間裡不讓你出去。結果現在變成這樣子好像也是差不多的意思……」

  「……你這是犯罪的行為……」

  「是你引誘我犯罪的。」說完這句話,百目鬼抬起頭移動了方向,吻上他進房間之後就一直想要親吻的目標。

>////<
是說我儘量把這兩個人寫開心點了…..T^T

分享這篇文章

9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
5 討論串
4 回應
0 Followers
 
最多反應留言
最火熱留言串
0 已回應的訪客
再次路過的某喵antelope_chan葉風音魚ㄦ 最近回覆的訪客
最新 最舊 最多投票
某喵~
訪客
某喵~

總於有百四文了~等好久了~(灑花)

魚ㄦ
訪客
魚ㄦ

我也好久沒寫了!(揮汗)

風音
訪客

看得我好揪心啊QDQQQ
但是又很在意下文喔喔喔喔(心情複雜

「有在一起的人了」可能會被解釋成像「有未婚妻了」那種已經交往很久、比起情人倒不如說是結婚對象的人吧XD
「畢竟是寺廟的兒子啊。」「會是檀家的人嗎?」「肯定是的!近水樓台先得月不是嗎。」「嗚嗚、這下人家都沒希望了。」<喂

啊…第、第一次在這裡留言(飛汗

魚ㄦ
訪客
魚ㄦ

歡迎歡迎:D

喔喔喔XDDD
有未婚妻XDDD 我完全忘了這麼一個可能性了XDDDD
難怪都沒這種流言XDDDDDDDd

葉
訪客

可是我看了好揪心,一點也笑不出來>”< 接下來呢? 我好想看接下來的劇情呢~

魚ㄦ
訪客
魚ㄦ

欸….這樣也很揪嗎?(汗)

antelope_chan
訪客
antelope_chan

等好久了,快點出下篇吧!!!
那個…那個…(臉紅…臉紅個屁!!!)
他們會不會進行某運動?
上次巧克力那篇看得我噴鼻血…
等文…

魚ㄦ
訪客
魚ㄦ

欸,某運動嗎?我就卡在這上面Orz

我會快速帶過的!(咦)

因為在出差所以寫的速度瞬間下降Orz 請見諒T__T

再次路過的某喵
訪客
再次路過的某喵

快出下篇吧XD~等待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