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長頸鹿與暴力兔 (7)

「咦?」話語的尾音還沒有結束,林紀全發現自己被拉上床,眼前的視界快速的旋轉,停下來的時候他發現曾聖賢又跟上次一樣,跨坐在他身上。「小、小賢?」

「你喜歡我嗎?」

  「喜歡。」

這個回答他倒是沒有猶豫,如果不喜歡他不會這麼容易就被曾遊豫用那麼粗糙的激將法成功逼來這裡,這幾天他唯一想通的,大概就是這件事情吧。

想通的時候已經過了幾天,他忽然不知道該怎麼開口回答曾聖賢了,而那一天如果激動的做出那些事情的曾聖賢卻也變得不再提起,於是他也就跟著沉默,雖然他不懂為什麼曾聖賢的心情一天比一天糟,卻也無計可施。

林紀全看著曾聖賢在聽到他這句回應之後明顯開心的變化,才發現原來他原來只是想要這個答案……

「那吻我。」

「呃?」他看著在他上方的曾聖賢,明顯開心的表情讓眼睛微微的瞇起,「這、這……」

微嘆了口氣,雖然林紀全的反應不致於打壞好心情,但還是有些懊惱於他的遲鈍。「那你跟著我念,好嗎?」

「咦?喔,好、好。」雖然不知道要跟著念什麼,林紀全還是點了頭。

「吻我。」

咦?跟著念這個?林紀全疑惑的蹙眉,但沒有發出聲音。

「跟、著、念。」曾聖賢用不容被拒絕表情,一個字一個字的清清楚楚地發出聲音:「吻、我。」

雖然仍是疑惑仍是不明白曾聖賢想做什麼,林紀全乖乖的跟著念出口,「吻……我?」

跟著念之後看到曾聖賢像是做壞事得逞的表情,他才發現自己上當了。但曾聖賢不等他將後悔說出口,低下頭主動的吻住了林紀全。

雖然還是驚訝,但已經沒有第一次那麼的強烈了。比自己想像中還要柔軟的觸覺,比自己想像中還要舒服的感覺,比自己想像中……

比自己想像中還要……?自己曾經這樣想像過?

這樣的想法讓他一整個驚慌,急忙的將曾聖賢推開。

「怎麼了?」

「還問我怎麼了……小賢,我……」

「這樣吻你你會覺得噁心嗎?」曾聖賢打斷林紀全的話,他不想要再聽林紀全腦袋打結的結論。

「咦?完全不會啊。」不但不覺得噁心,也不覺得怪異,他反而有種鬆一口氣的感覺,是什麼呢?

「那就好。」說完曾聖賢再低下頭輕啄著林紀全的吻。上次他太心急結果反而嚇到了林紀全,這次他非要林紀全主動抱住他不可。

不管怎麼講,他不相信林紀全會對他毫無反應,上次那樣的狀況要說是男人的悲哀也罷,林紀全確確實實的勃起了,他不相信他逮到這次機會林紀全還能無動於衷。

尤其逼著他承認喜歡自己,還在徬徨猶豫的心情,跟真正意識到喜歡的心情絕對不一樣。

曾聖賢的輕啄帶來的感覺跟剛剛的緊緊接觸是完全不一樣的,這樣有一下沒一下的觸碰反而讓他更難耐。

林紀全沒有任何抵抗的反應反而讓曾聖賢有些疑惑,他停下了動作,才發現林紀全呆呆著看著自己,「怎麼了?小全?」

總不會打擊過大人傻了吧?他試著輕拍著林紀全的臉。

「呃,沒有,我只是……」稍微回過神的林紀全有些遲緩的說出口,「只是發現……我早就該知道的答案。」

「我知道,就是喜歡我嘛!」

林紀全突然笑了起來,讓曾聖賢看得傻眼。

「有甚麼好笑的?」不明白林紀全為什麼笑,讓他有點不爽,曾聖賢於是伸出手毫不留情的捏著林紀全的臉。

林紀全沒有因為曾聖賢的動作就停止笑容,任曾聖賢因為他的笑容越捏越生氣,到最後根本是在扭轉他臉上的肌肉。最後他伸出手抓住曾聖賢的,在驚訝的眼神中將曾聖賢的手放到唇邊輕吻。

「小全?」他完全沒有預料到會有這樣的進展,林紀全的這種反應也不在預想中--應該說想破頭也沒想過林紀全會有這樣的反應。

「嗯,我喜歡你。」用不一樣的心情說出口之後,林紀全覺得一整個輕鬆了起來。他有想過要是決定了,應該就不會像前陣子那樣矛盾的心情,只是沒想到卻是輕鬆得讓他想笑。

剛剛順著曾聖賢的問句回答的「喜歡」,有一半是真的順勢回答的。但是他現在的主動告白,意義就跟剛剛的那句「喜歡」不一樣。

主動跟被動的差別吧。偷偷的噗嗤笑了下,這時候想起英文的文法也太煞風景了。

「我喜歡你。」忍不住想再說一次,林紀全笑著發現剛剛還自信得說著「就是喜歡我嘛!」的人,現在反而滿臉通紅。「你的臉好紅!」

曾聖賢猛地抽回雙手,還大力的拍掉林紀全想要追上的手。「你要不要做!?」

「啊?」一開始林紀全還不懂他忽然接的這句話指的是甚麼,但向上望著曾聖賢還泛紅的臉,才想起兩人之間的姿勢有多曖昧……「欸……」

他沒有忽視兩人之間的氣氛,還有身上這個人的高體溫,當然身體的微微反應也是忽視不了,但是他擔心的是……

「欸什麼?既然我喜歡你你喜歡我,那你還在猶豫啥?」

「不是猶豫喜歡不喜歡的問題,而是……」

「我又不會懷孕。」

林紀全的眉毛都快打結在一起了,「不是這個!」

「齁!那到底是什麼?到底為什麼不能做啦!」

曾聖賢不耐煩低下頭打算直接吻上林紀全,反正他也說不出為什麼不行,那不如直接動作順著氣氛下去「煮飯」就好。但才碰上林紀全的唇,就被房間門開啟的聲音嚇到。

「咦?」

「唉……」

「……喂!」三個聲音同時在房間內響起,最後一聲是來自背著攝影器材正進門的曾遊豫。他看著屋內的風景愣了下,跨了兩三步就將曾聖賢從林紀全身上抓了下來護在身後。

雖然怎麼看就是曾聖賢「襲擊」林紀全,但曾遊豫還是惡狠狠的瞪著林紀全。

有沒有這麼護短啊?林紀全半撐著身體坐在床上,面對曾遊豫眼睛無言的「控訴」就忍不住在心裡抱怨。

「小豫,你回來啦?」他看著曾遊豫乾笑,這就是他擔心的狀況啊。雖然曾遊豫瞪得很用力,不過林紀全在心裡慶幸著剛剛在床上的「事情」,並沒有發展到會讓這個眼神直接殺人的地步。還好,還好。

「小豫?你剛出去啊?去哪?」看了看擋在他身前這個人身上的裝備,「去拍照嗎?怎麼沒有叫醒我?」

「……我出去很久了。」忽略掉心中那抹因為被曾聖賢忽視的哀傷,曾遊豫對著林紀全問:「你為什麼要讓我哥騎在你身上?」

其實他自己知道這句話一點邏輯道理都沒有,但感覺不利用這樣發洩一下,他沒辦法壓下一開門就看到這樣場景而瞬間血壓升高的感覺。反正,他心裡想,眼前的這個人也不敢對自己有什麼怨言。

「欸……那算是……意外?」這問題要他怎麼回答?他能不能就不要回答?話說回來,為什麼這個場景讓他有種在看偶像劇的感覺?而且還是很會拖戲的那種。「小、小豫,你有去拍到什麼嗎?」

「小豫!你剛剛那句話好怪,你怎麼用騎這個字?聽起來很難聽耶。」

說完這句話之後三個人都沉默了。

曾遊豫在那句脫口而出之後就後悔了,果然一時情緒失去控制是不好的,所以他選擇不繼續發言,尤其是那個「騎」字讓他有說錯話的感覺。而林紀全本來就打算閉嘴,儘管這個場景不是自己造成的,但……形勢比人強,他還是乖乖別說話比較好。而曾聖賢則是不清楚眼前這兩個人有些尷尬的表情是為何而來,自己的弟弟知道自己喜歡林紀全,而跟林紀全也是兩情相悅,所以……到底有什麼不可以?他很想問出口,不過總覺得氣氛不大對,於是只好也閉嘴。

但沉默下去沒有人有任何動作也不行,曾遊豫嘆了口氣,「吃飯嗎?我餓了。」

啊….(掩面)

歷史上的今天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