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長頸鹿與暴力兔(6)

手機才剛開始震動就被曾遊豫接起。

「喂?」

  『小、小豫?你們還在太平山上吧?』

曾遊豫抬起頭看了看牆上的時鐘,早上六點十分。而昨晚發簡訊的時間大約是八點多,經過的時間還沒有半天,算合格吧?

「嗯。」

因為曾聖賢不想看日出,所以現在兩個人還在山莊的房間內。曾聖賢仍窩在床上睡著,沒有任何醒來的跡象,而他因為打算七點時出門去賞鳥所以已經起床做準備了。

『喔,那、那小賢呢?』

「還在睡。」

『嗯……我在大廳,可以來帶我嗎?』稍微頓了一下才又繼續說:『別吵醒小賢。』

切斷通話,曾遊豫看了眼還睡著的曾聖賢。幾乎半張臉都被棉被包裹著,熟睡的側面看起來就像個小孩子般。他走過去站在床邊,低下身子輕吻上沒有動靜的側臉--一如過去無數個早起的清晨。

也一如那些日子一樣,現在熟睡的人依舊沒有發覺他的舉動。

這個人總說自己有嚴重的起床氣,但他卻沒發現那是為了要看他寵溺的說著:「真拿你沒辦法。」然後在一旁哄著他起床的表情。

他的這個小小幸福,還是會持續下去吧。

曾遊豫站起身,背起攝影裝備開門走出房間。沿著山莊內種滿槭樹的步道往下走,途中對是不是要停下腳步拍這微紅的樹葉時猶豫了一下,但隨即就放棄的繼續向下走。才準備轉進山莊的接待大廳就看到門外有個人正搓手呵著氣。

「啊,小豫!」林紀全舉起手向曾遊豫揮了揮,看見曾遊豫身上的背包他疑惑的問:「你要去哪?」

「賞鳥。」然後指了指相機,「拍照。」

「那小賢……?」他問不出口是不是真的被吃了。

「在睡覺,你要找他?」

「呃……嗯。」不找他的話也不需要這樣奔來太平山了。

昨晚曾遊豫掛了他的電話之後,他收到從曾聖賢的手機發的簡訊:「我要被吃了,你還是無所謂嗎?」

收到訊息的時候他腦袋一片空白,馬上抓起外套跟錢包就往外衝,直到搭上往宜蘭的夜車之後他才開始冷靜下來,認真的思考過後就覺得這根本不可能是曾聖賢會發的簡訊。

依照曾聖賢的個性,應該是直接撥電話過來大喊,根本不可能還花時間按簡訊。這封簡訊一定是曾遊豫發的,目的大概也是為了要激自己……自己沒做什麼思考就這樣衝了出來,或許這就是最單純的心情吧?

到達宜蘭的時候已經是半夜,他招不到任何願意帶他上太平山的車,只好隨意的在市區找了間旅社住下,而一整晚翻來覆去腦中轉的都是曾聖賢的事情。天還沒亮他就叫了車衝上了山,打給曾遊豫之後其時他仍是不知道該對曾聖賢說些甚麼。

「你想清楚了嗎?」看著林紀全猶豫的神情,他再補上了一句:「我先說在前頭,昨天說的事情我很認真,我也很有耐心,在他身邊等待對我來說不是難事。」

「呃……」曾遊豫直直看來的眼神讓他覺得很難受,他雖然有些不確定但還是點了點頭,「嗯。」

「那我去拍鳥了。」向林紀全說了房號指了小木屋的方向之後,曾遊豫就準備往遊客中心走去,還沒踏出一步自己的背包就被拉住,他回頭用疑問的表情看著林紀全。

「一、一個人會危險……」

「我跟著旅館的接駁車,不會有事的。」

「這、這樣會找不到你。」看到曾遊豫亮了亮手上的手機,林紀全遲疑的再開口:「……一個人真的沒、沒問題?」

曾遊豫看著林紀全的表情,忽然笑了起來,「有問題的是你吧?」然後對著一臉『被說中了』表情的林紀全再揮了揮手,「我不會走太遠的。」

看著曾遊豫走遠的背影,林紀全呆站了一會兒才轉身前往有曾聖賢在的房間。用曾遊豫給他的鑰匙小心翼翼的打開門,腳步聲跟關門的聲音都放到最輕,中途他緊張得被地毯絆住腳差點跌倒,蹲在床邊的時候連呼吸都想暫停。

上一次看到曾聖賢的睡顏是什麼時候?好像也才經過幾天而已,他卻感覺似乎過了很久。好像很久很久,沒看到這麼安靜的曾聖賢了,他腦中有關於他的印象,全被哭泣跟不甘心的表情給佔滿了。

「安靜的表情明明就很可愛……」這話才冒出口,他就馬上反駁了自己:「……不,醒著時候生動的表情更可愛。」

即使知道曾聖賢最討厭別人說他可愛,他還是覺得只有這個詞最能夠形容他內心的感受。表情如此豐富,動作也很多,就算常常動手打人他還是覺得就是「可愛」兩個字。

他知道自己一直很在意曾聖賢,被說「喜歡」也沒有甚麼反感,但他不知道自己對曾聖賢的那種「感覺」是不是跟曾聖賢對他說的「喜歡」是一樣的?如果不一樣,那他該怎麼回應曾聖賢?

盯著曾聖賢的睡臉,林紀全腦袋仍混亂成一片的時候,曾聖賢眉頭微皺,眼皮動了動,發出了微微的聲音,「……嗯……嗯?」

「早安。」看著曾聖賢緩緩的睜開了眼睛,林紀全緊張的打了招呼。過度緊張的結果,只是短短兩個字,他的聲音卻顯得乾啞。

曾聖賢沒有甚麼反應,原本只是半睜開的眼睛,在看到林紀全時,疑惑的皺起眉,然後忽然睜大直盯著林紀全看。這一連串的表情變化讓林紀全看了忍不住笑了出來,才打算開口說什麼時,就被臉上突來的痛覺跟響亮的聲音給嚇到了,他也瞪圓著眼睛回看曾聖賢。

「……好痛。」講這句話的不是被打的人,而是伸出手打了林紀全一巴掌的曾聖賢。

「為什麼要打我?」雖然其實並不是很痛,主要是被嚇到了。曾聖賢很容易動手打人,但卻幾乎沒對他動手過,這算是第一次對他動手吧?

「……我以為這是夢。」聲音帶著鼻音,聽起來還不甚清醒的咬字。「為了確認這不是夢所以我……」

「所以就伸手打我?」林紀全有點哭笑不得的感覺。要說曾遊豫有起床氣,眼前的這個人起床之後有一段時間是迷糊狀態其實更令人心驚膽跳的吧?

一般來說要確認是不是在做夢不是都會捏自己嗎?他沒想到竟然是打他……

「對啊,手好痛,所以這不是夢。」仍躺在床上的曾聖賢疑惑的看著林紀全,「但這不是夢的話,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林紀全伸出手整理了下曾聖賢睡得亂翹的頭髮,「嗯,我來了。」

手順完頭髮後,他忽然覺得不想抽回手,看著曾聖賢仍舊不清明的雙眼,他輕輕的捏了捏曾聖賢的耳朵,然後用大拇指摩擦著曾聖賢的臉頰。

這只是股突來的衝動,卻讓他一點也不想收回。他一直問著自己究竟該怎麼辦,但什麼答案也沒有浮出來。他喜歡曾聖賢,這一點無庸置疑,但是不是想擁抱……他不知道為什麼總有些恐懼,但是恐懼些什麼他也不清楚。

他喜歡像這樣觸摸著曾聖賢,但平常卻對曾聖賢的主動靠近有些不習慣,為什麼呢?林紀全沒有停止手的動作,看著曾聖賢的臉就這樣發起呆來。

一小段時間之後他才回過神來,同時也發現曾聖賢的眼神已經清醒了,但曾聖賢卻仍是維持側躺的姿勢看著他,沒有揮開他的手,也沒有出聲音打斷他的發呆,只是睜眼看著他。

「……清醒了?」林紀全反而被看得有些不自在。曾聖賢對他總是直來直往,有什麼想說的想做的都很直接,連看著他也都是這樣直直的看著,反而是自己總是在閃躲。

「嗯。」

林紀全點了點頭,正要將手抽回來卻發現曾聖賢比他快一步的將他的手壓住。「呃,小、小賢?」

「為什麼要抽回去?」

「咦?」難不成要自己把手一直黏在你身邊嗎?「你……還沒睡醒嗎?」林紀全沒有強將手抽回,任由曾聖賢將手壓在自己臉上。

「沒睡醒的話比較好嗎?」

「啊?你怎麼跟小豫一樣講話開始令人聽不懂了?」

「因為我不知道你為什麼會在這啊,小豫對你說的時候,你不是甚麼反正都沒有,我的一切你都無所謂嗎?」

「不!我不是無所謂!」急著想要解釋的林紀全在喊出來之後才發現聲音太大了,趕忙把聲音壓地,「無所謂的話我就不會過來了,只是……」

曾聖賢稍微握緊了些林紀全的手,「只是?」

「只是我不知道我是不是……」

曾聖賢嘆了口氣,「那你為什麼要過來?」過了這麼久讓他裝傻逃避了那麼多天,結果仍是一點答案都沒有出來嗎?林紀全的身體反應或許還比較快……

「哪,吻我吧?」

會卡文都是長頸鹿害的!(牽拖)

 

guest
2 Comments
最舊
最新 最多投票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殘間

曾遊豫真的是個好哥哥(淚目)(喂!!!!!)

魚ㄦ

小豫是弟弟XDD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