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長頸鹿與暴力兔(5)

  「……蛤?」一向自豪自己是唯一能跟得上曾遊豫思考的人,但他真的聽不懂這句話的意思。「甚麼你要我?」
  這次換曾遊豫深深的嘆了口氣,「你們兩個真的都一樣。」

  「他聽不懂很正常吧……」再怎麼說,跟小豫最親的人是自己啊!曾聖賢有些不滿的想。
  「不,這次他有聽懂。」所以說兩個人都一樣,跟對方相關的一下子就能理解,與自己有關的講得再怎麼明白也聽不懂。
  「所以你到底要我甚麼?」為什麼笨蛋全聽得懂而自己卻聽不懂?而小豫儘管仍是沒有甚麼表情,但聲音卻比往常還要認真。
  「曾聖賢,我喜歡你。」
  因為不同於以往的氣氛讓曾聖賢緊張的情緒,聽到這句回答之後鬆懈了下來,雖然覺得弟弟叫自己的全名聽起來很怪異,「我也喜歡你啊,你可是我唯一的弟……」
  「我喜歡你就如同你喜歡他一樣。」本來定在遠方的焦距現在移過來盯著因為這句話而頓住的曾聖賢。
  啊,果然是不懂呢。曾遊豫輕輕的笑了。不過若是懂了,說不定也就不是自己喜歡的人了。
  「可、可是你是我弟……」他有漏掉甚麼嗎?他可是確確實實的看著媽媽的肚子漸漸變大,每天期待著自己有個弟弟,然後在那一聲嚎啕大哭下他可是跑得比爸爸還要快,衝去看他等了好久的弟弟……
  「我是你親弟弟沒錯。」
  沒有甚麼小說情節發生--比如說其實沒有血緣關係之類的--他們是親兄弟沒錯。不管是血緣上或是戶籍上,這一點沒有值得懷疑的地方。
  他曾經以為自己對曾聖賢的喜歡只是孺慕之情,畢竟最疼他的是哥哥,最懂他的也是哥哥,從小一起睡覺一起洗澡的都是這個人。也以為他對林紀全的嫉妒只是不甘心最疼自己的哥哥被搶走。
  但後來發現不是這麼一回事,他想完全獨占曾聖賢的心情不單單只是孺慕,而他對林紀全的嫉妒也沒有那麼的單純。
  現在想想也覺得很不可思議的是,他幾乎沒甚麼掙扎就接受了這樣的感情。沒甚麼掙扎的就接受了自己對曾聖賢想擁抱想親吻,甚至想做更多事情的心情。
  「但……」曾聖賢現在覺得自己腦袋像一桶糨糊,不攪動就不能使用,但是越攪動就越黏成一塊。「我……我喜歡的是……」
  「我知道。」他一直都知道,說明白點,認識這兩個人的應該都很清楚知道。
  有時候他很感謝自己是曾聖賢的弟弟,甚麼都不用做就可以得到他完全的疼愛,也能毫無顧忌的撒嬌。雖然他現在已經高一了,但相信就算再過十年,只要一通電話曾聖賢仍會飛奔過來。
  就算不能真正擁抱,不能真的擁有,但他能有的是林紀全所不能擁有的。
  所以他並不是選擇退讓,而是站在沒人能取代的位子上等著。
  「我、我……」如果向自己告白的人是其他人,那他可以直接了當的拒絕,一點也不會覺得有甚麼罪惡感。但現在這個人是自己最親愛的弟弟,他腦袋慌得不知道要說甚麼,也不知道自己想說甚麼。
  他的小豫一直以來都不說謊話,不開玩笑,所以現在這句話這個感覺也一定都是認真的。他該怎麼應對才好?該怎麼應對?
  慌亂的逃避了曾遊豫認真的眼神,遠方的一片漆黑卻也給不了他一絲平靜。
  「哥,所以我不是對你說。」接近溫暖而慌張的人,曾遊豫輕輕緩緩的擁抱著曾聖賢,一如以往撒嬌的時候一樣。「我是在對他示威。」
  他能做的,也只有這個。
  「示威……」小豫的確不是直接對自己告白,但結果也是不會改變。他有些遲疑的將手環著曾遊豫的腰,卻止不住微微的顫抖。「他怎麼說?」
  「他甚麼都沒說。」
  原本止不住的顫抖,在這句話之後停止了。
  「哥,」在床上閉著眼睛的人聽到這聲叫喚馬上就睜開了,「換你洗澡了。」
  「嗯,好。」曾聖賢爬起身,稍微遲疑了一下才從一旁的行李拿出換洗衣物進去浴室。
  看樣子沒有睡著。曾遊豫停下擦乾頭髮的動作看著浴室的門想著。
  在山路邊的擁抱沒有持續太久,曾聖賢就拉拉他的手要他回車上去。就如同曾聖賢查看地圖的結果,在往上轉了幾個彎道之後,太平山莊的告示牌就在眼前。
  接著停車、入住、進房的一路上,曾聖賢雖然並不是一直沉默,但卻比往常要話少。一進門就叫他先去洗澡,他自己開車累了想睡一下,等兩人都洗完之後再出去覓食跟觀星。
  但剛剛那迅速睜開的眼睛說明了曾聖賢完全沒有睡著。
  應該被他在山路旁的那一大段話弄亂了思考吧?
  他完全是有預謀的,知道他提出這個旅遊邀請曾聖賢一定不會拒絕,所以他就去找了林紀全。林紀全無語之後的反應他也沒有理會就回來了,反正他刺激的目的達到了。
  雖然事情的走向最終不會是他很樂見的,但過程之中他也不希望林紀全好過。
  以曾聖賢的個性來看,剛剛表現出來的冷靜在他眼中只像是即將沸騰的水,如果這時候回答出「心平氣和」這樣的答案絕對只是假象。
  浴室中傳出嘩啦嘩啦的水聲同時,曾聖賢置放在小桌子上的手機發出了來電鈴聲。曾遊豫拿起一看發現是林紀全打來的,馬上就打消了要叫喚曾聖賢的打算,而是直接按下了通話鍵。
  「喂?」
  聽到是他接起的,電話那端的聲音遲疑了一下才傳來回應。『咦?你是……小豫?小賢呢?』
  「我吃掉了。」
  『什、什麼?小、小豫我記得你不開玩笑的對吧……』
  「所以他在洗澡。」
  『……平常不開玩笑的人要是開起玩笑會讓人覺得很恐怖啊……吃掉是甚麼意思啊。』
  「就是那個意思。」
  『……你是認真的?』
  這是表示有威脅到?曾遊豫挑起眉毛,「你在意?」
  『我?我當然在意啊,因為你們都是我重要的……』
  還是一樣。曾遊豫不客氣的重重嘆了口氣打斷了林紀全的話,「那我真的要吃了。」
  然後也不管電話那端林紀全疑惑的繼續問就切斷了通話。正好曾聖賢從浴室踏出來,見弟弟拿著自己的手機,疑惑的問:「誰打的?」
  「林紀全。」
  「咦?」表情明顯的愣住,「……打來幹嘛?」唔,這語氣好像在抱怨也好像不希望他打來,但其實他……
  「我不知道。」事實上剛剛的對話也沒機會讓林紀全說出來意,所以他不知道為什麼他要打來也是事實。
  「喔,那我……」曾聖賢拿回手機正準備回電,就又被曾遊豫拿走手機,「小豫?」
  「不要回。」
  「為什麼?」曾聖賢納悶的回看著自己的弟弟。欸,小豫真的好可愛又好帥,真不愧是他的小豫。想著想著,曾聖賢忍不住用手抓亂曾遊豫還沒有擦乾的頭髮,「欸!你頭髮怎麼沒吹乾?坐好坐好我來幫你吹乾。」
  曾遊豫微微勾起嘴角,乖乖的在曾聖賢前面坐好,等著讓曾聖賢幫他吹乾頭髮。
  「不吹乾等等出去看星星就會頭痛。」拿著吹風機,曾聖賢熟練的幫曾遊豫吹乾。這種事情他常常幫曾遊豫做,從小開始,到曾遊豫不需要為止,應該還可以做很多年吧?「小豫……」
  「嗯?」
  「那個……我們……」
  曾遊豫悄悄的嘆了氣,他的哥哥對自己的事情有些遲鈍,但不表示不知道自己要的是甚麼。他能夠造成的混亂,也就只能是那樣的程度吧?
  「我們會一直都是兄弟的。」
  他沒有自己失戀的感覺,因為他得到的疼愛一直以來都是在戀人之上。以後或許會變,但他想他的位置不會有人能取代的。
  更何況他可不認為那個笨蛋全能那麼順利將哥哥拐到遠遠的地方去,只要曾聖賢還住在家裡,那他獨占的時間也就更長。
  「嗯,謝謝。」關掉吹風機,曾聖賢從曾遊豫背後向前擁抱了一下。「走吧,來去看星星。」
  他一直想要的只有一個人,所以弟弟對自己的感情沒有讓他動搖過。雖然有些訝異,但也覺得沒甚麼好排斥的,他本來就很愛自己的弟弟,也知道弟弟很黏自己。
  只是這不是自己想要的。他想要的就只有那個人。
  「走吧走吧!把外套帶著,外面正冷呢。」拎著外套回頭一看,發現曾遊豫拿著他的手機不知道在按些甚麼。「你在幹嘛?」
  「哥。」曾遊豫抬頭,對著他微微笑,「從台北直奔太平山不知道要多久喔?」
宜蘭是個好地方wwww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2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
1 討論串
1 回應
0 Followers
 
最多反應留言
最火熱留言串
0 已回應的訪客
魚ㄦ殘間(青小葉 最近回覆的訪客
最新 最舊 最多投票
殘間(青小葉
訪客

弟弟似乎是攻於心計的傢伙XDDDD
如果弟弟不是弟弟的話
說不一定關係會更複雜呢~

魚ㄦ
訪客
魚ㄦ

XDDD 沒有啦,小豫沒有工於心計XDDD
不過我想以小豫的個性,就算不是親弟弟應該也是差不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