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長頸鹿與暴力兔(4)

  雖然說了要他想通,但曾聖賢沒打算給他太多時間,時間太長林紀全就會想太多,然後思考的方向也會完全相反。
  他其實很想在那天睡醒之後就衝過去找林紀全,但卻被不知道為什麼知情的曾遊豫拉住。

  問弟弟為什麼要拉住他,曾遊豫以一貫的無表情對他搖頭,接著只簡短的說了「讓他等」三個字。
  其實是他不想等,而不是他不想讓林紀全等,但是從小腦筋就動得比他快的弟弟這麼說了……讓林紀全等一定不會有壞處,他也只好乖乖忍耐了。
  而且從小開始的觀察,林紀全對他很執著,每天都非要來跟他打個招呼不可。他也是因為這樣才開始注意到眼前這個人,這個人對自己的感情,進而發現了自己的感情。
  而在他都已經將這種感情深深滲透進自己的身體,就等著林紀全來擁抱自己的時候,這個人竟然卻是回給他這樣的答案!這叫他怎麼能耐得住性子?
  「為什麼這麼做?」
  「……不為什麼,就氣瘋頭了。」曾聖賢趴在曾遊豫的床上,將頭埋在枕頭裡悶悶的回答著。
  「為什麼不說?」
  稍微愣了一下,曾聖賢才明白曾遊豫是在問「為什麼以前不說?」。他嘆了口氣,「你啊,講話越來越簡短,這樣以後除了我誰聽得懂你說甚麼啊?」
  「你懂就好。」
  「我?我又不會跟你一輩子。」想了想還是加了句話,「不過你還是我最可愛的小豫。」
  埋著頭的曾聖賢沒有發現曾遊豫直盯著他,聽了這句話之後淺淺的嘆口氣小聲的說了句:「都一樣。」跟那個林紀全一樣。
  「啊?你說甚麼?」曾聖賢抬起頭問著,但曾遊豫沒有給他任何反應,「……算了。以前不說是因為……他、他先喜歡我的耶!為什麼是我要先去告白?」
  面對曾聖賢的時候,曾遊豫的表情比較多了些。他有些驚訝的看著自己的哥哥,明明就是那麼衝動的人,怎麼會在意是誰先告白?
  「欸,不、不行嗎?」被曾遊豫明顯驚訝的表情瞪著,他自己有些不自在了起來。
  「那為什麼又說了?」
  「因為他竟然有可能接受別人……所以……」怎麼可能怎麼可能!--這幾個字就不斷的在他的腦中繞著,於是就……「就這樣了嘛!」
  「他喜歡你。」
  「……我知道。」本來因為自己太過衝動而忍不住激動起來的曾聖賢,聽到這句曾遊豫用冷淡的聲音說出的話,不自覺的就冷靜了下來。「我一直都知道……」
  「所以你矛盾。」
  既然知道林紀全喜歡自己,但卻又擔心林紀全去接受別人。明明就清楚林紀全的遲鈍,卻又硬要林紀全馬上承認喜歡自己。
  「鴨子不是長頸鹿。」
  要求長頸鹿去水裡游泳是不正確的,要求鴨子像長頸鹿一樣長腳也是強人所難。要林紀全那麼快的開竅,可能砍掉重練比較快。
  「……雖然我聽得懂你說甚麼,但是你的比喻真的越來越遠了。」看見曾遊豫回了他一個「反正你懂」的表情,他忍不住笑了。「就說我一時氣瘋了嘛!」
  「不怕他跑?」
  「不怕,因為我會追上去。」更何況,林紀全根本捨不得自己勞累,就算逃了,只要他追上去,沒多久林紀全一定會停下來等他追上。「我只怕……他當做甚麼都沒發生過。」
  如果只是逃避,那他只要追上去就好。若是當做甚麼都沒發生過,那他能做甚麼?甚麼也不能做。零不能當除數,當成被除數也永遠只能得到零。
  但現實就如同「莫非定律」中所說到的,越是擔心的事情,它就越容易發生。
  林紀全沒有逃,他依舊是每天來找曾聖賢上學、等曾聖賢一起吃飯,沒有共同課的時候也跟以前一樣晚上到曾聖賢房裡閒聊。
  但就是絕口不提那個晚上發生的事情。
  曾聖賢原本還在忍耐並且等待著,但隨著林紀全越來越放鬆的表情,他就覺得越來越煩躁。就在他覺得自己又快要抓狂爆發的時候,曾遊豫提出了旅遊的邀約。
  「去太平山上?」見曾遊豫點頭,曾聖賢想起從小曾遊豫最愛的就是去看星星。「看星星嗎?好啊,我期中考再兩天就結束了,你也是這週考完對吧?那……這週末去?」
  趁著他還有理智不再去「襲擊」林紀全,去山上走走也能幫助平穩情緒吧?
  或許吧。說不定就看開了也不一定,說不定林紀全真的就是沒有他以為的那樣喜歡自己,如果他這麼努力的想要假裝甚麼都沒發生過,那說不定也就是這樣了。
  「……好!去年拿到的駕照這時候可以用了!」
  「咦?」曾遊豫正在網路搜尋旅行社行程的手忽然停住。
  「咦什麼?爸出國又沒把車子帶走,我也有駕照,自己開上去就好啦!不然你要怎麼上太平山?」
  「旅行社……」他指了指電腦螢幕上旅行社的行程介紹。
  「浪費錢。我們自己上去,自己訂太平山莊,這樣也比較方便。」曾聖賢馬上否決提案,湊過去曾遊豫身邊搜尋訂房資訊,「這樣甚麼時候上去甚麼時候下山都是我們自己決定,不是比較自由嗎?」
  「……喔。」但是他擔心的不是這個……
  「雖然我開車還沒上過山路就是了。」
  「……旅行社吧。」再把滑鼠搶回將網頁回到上一頁,錢跟生命比起來,當然是生命比較重要!
  「……哥。」
  「嗯?」緊抓著方向盤專心看著路況的曾聖賢稍微分神回應了坐在一旁的曾遊豫。兄弟倆討論爭執了半天,最後還是決定自己開車上山--因為曾聖賢堅持要「悠悠哉哉」的在山上晃。
  「迷路了嗎?」曾遊豫手上拿著地圖,東轉西轉就是轉不出目前的所在位置,衛星導航系統則因為被曾聖賢嫌設定太複雜而閒置在一旁。
  曾聖賢沒有回應,他依舊專心的操作著方向盤,這一段山路幾乎都是髮夾彎,加以忽然起霧的天氣,讓他精神緊繃。
  「……哥?」他以為曾聖賢是沒有聽到他的問題,所以又問了聲。
  「哇!不要提到那兩個字!!」曾聖賢忽然大叫出聲,嚇到了在一旁的曾遊豫。「在山下的時候或許真的迷路了,不過上山之後我確定沒有迷路,只是為什麼這麼久了還沒到我也不知道……」
  尤其他們真的挑了個人少的非假日,加上因為在平地找入山口的時候迷路花了些時間,上山的時候是在傍晚。入山的時候夕陽在山的另一邊照著他們,不一會兒就只剩下路燈跟霧氣了。
  前後連一輛車都沒有。
  晚夏的溫度因為山上的霧氣一整個拉低了氣溫,一開始上山夕陽伴著霧氣產生的美景,現在忽然變得有些詭譎了起來。
  「山裡好安靜。」
  「嗯。」的確,連一點蟲鳴的聲音都沒有。「可惜沒有星星可以看,不然我們就先停車了。」
  霧氣大到在轉角處才因為風的流動散去些,一回到坡路霧氣就像是潮水一般又覆了上來。努力的利用車燈跟中央線反射的光來辨認路線就已經很困難了,更不用說抬頭向上,連天空都看不到了。
  「……霧好大,先停車等一下好了?」
  曾聖賢想想也好,霧這麼大開車不僅累也很危險。他小心翼翼的將車子駛向路邊,開著閃黃燈,兩人就這樣下了車
  還是一點聲音也沒有,除了車燈跟一閃一閃的黃燈,還有路旁被霧氣折射顯得模糊的路燈外,山下一片漆黑,抬頭往山上看也是一片漆黑。
  「……應該快到了。再三四個彎應該就可以看到入口了。」拿著手電筒認真的靠著印象比對地圖,曾聖賢鬆了口氣的說著。還好就快到了,不然這種天氣這種環境……「一整個就是靈異故事的場……啊。」
  在野外只要提到就會聚集過來。這是所有靈異故事中不斷強調的事情。
  「……笨蛋。」
  「沒夜景可以看很容易就……」曾聖賢伸了伸懶腰,深呼吸一口氣,「雖然是大霧,不過空氣還是好棒……」
  對觀星他並沒有太大興趣,不過他喜歡山裡面充滿著芬多精的味道。那味道對他來說就像吸毒一般,能夠讓他腦袋放空,忘掉所有煩惱的事情。
  雖然還沒到達目的地,但夜晚的空氣已經讓曾聖賢感到滿足。
  看著他滿足得閉上眼睛的表情,曾遊豫也笑了。「你又在吸毒了。」
  「嘿嘿。」
  看著曾聖賢的笑容,曾遊豫將眼神定在遠方,「來之前我去找過他了。」
  嘴角上揚的弧度凍住,不用花一秒鐘他就知道曾遊豫在說誰。「……我是真的來吸毒的,我是來忘記這件事情的……」
  曾遊豫不可能不知道這件事情,這些天的煩躁他也首當其衝,但為什麼要在這時候又提起呢?
  說完這句話後就再也沒聲音了。曾遊豫沉默著,曾聖賢也是。他知道曾遊豫是在等他沉不住氣,而他只是賭氣甚麼都不想問。只是沒多久曾聖賢就嘆了口氣,從個性上他就輸了吧,明明是小三歲的弟弟,卻比他這個哥哥還要沉穩。
  「你說了甚麼?」
  「我說我要你。」曾遊豫冷靜的聲音,在充滿霧氣的空氣中響著。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2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
1 討論串
1 回應
0 Followers
 
最多反應留言
最火熱留言串
0 已回應的訪客
魚ㄦ殘間(青小葉 最近回覆的訪客
最新 最舊 最多投票
殘間(青小葉
訪客

我現在是完全大吃一驚的狀態

弟、弟弟好直接
讓我的心有狠狠被撞一下的感覺
其實,這弟弟應該才是真正的哥哥吧XD

魚ㄦ
訪客
魚ㄦ

小豫是兄控,小白兔是弟控咩XDDDD
小豫就是這樣的孩子嘛!W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