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長頸鹿與暴力兔(2)

「你好慢,我都快吃完一碗飯了。」曾聖賢一邊幫曾遊豫夾菜一邊對著正坐下的林紀全說。

「是你吃太快了⋯⋯」林紀全看著曾聖賢的動作,想起了剛剛曾遊豫的那句話。腦中好像閃過了甚麼,又抓不大住。搖了搖頭,他知道自己的腦袋不夠靈光,放棄的決定是自己跟曾遊豫的電波再度對不上。

  「搖什麼頭啊?」曾聖賢邊問邊幫曾遊豫舀湯。

林紀全沒料到小小的搖頭動作竟然會被發現,有些訝異的回:「沒甚麼。」

應該已經看慣的相處方式,現在竟然覺得有些怪怪的。以前不覺得怎樣,現在卻覺得曾遊豫的眼神看著他像是在防備些甚麼。

是甚麼呢?

林紀全食不知味的將晚餐吃完,洗碗的時候還呆得摔破了兩個碗,被自己母親轟出廚房。他沒在客廳看到曾家兄弟以為他們已經回家,打開自己房間門看到窩在他床上的兩人時他呆愣了一會兒。

「唷!剛剛林媽媽那麼生氣,你摔破幾個碗啦?」坐在他床上的曾聖賢手拿著傍晚看的漫畫,抬起頭對他笑著。似乎仍有些不舒服的曾遊豫挨著他躺在一旁,閉著眼似乎在睡覺。

他沒有回答曾聖賢的取笑,指了指曾遊豫,體貼的放低聲音,「還是不舒服?」

「嗯,好像還有點燒。」

「那怎麼不回去休息?」林紀全拉了拉一旁的薄毯,要曾聖賢幫忙蓋上。

「我也不知道,我要他回去休息,然後我說要在這邊看漫畫他就堅持不走了。」曾聖賢無奈的笑著,他不能理解為什麼弟弟就算不舒服也堅持要像這樣躺在一旁。

「嗯⋯⋯那你怎麼不就這樣陪他回去休息?你知道他很黏你的。」

曾聖賢看著林紀全一會兒,就像剛剛曾遊豫的反應一樣,對他像是放棄般的搖頭後,揚了揚手上的漫畫,「我想看漫畫。」

「是嗎?」見他似乎沒有要再回話的意願,他也沒有自討沒趣再繼續聊下去。拉開自己的椅子開始整理重點。

他的成績不上也不下,讀書沒有什麼方法,他也就只會念個好幾次,硬將書上的內容背起來罷了。雖然拼不到獎學金的資格,但也不致於有被當掉的危機。

他知道自己並不聰明,就算拼命念書也只有這樣的程度而已,他唯一很驕傲的就是自己的專心程度。只要他決定專心,他就能夠不被其他事物影響,就算在他身邊開宴會也不會吵著他。

所以當他覺得自己肩膀僵硬準備伸懶腰時,才發現時間已經近十一點了。因為除了直接拍他,否則他一專心起來完全不會注意時間,所以當他發現時間已晚,而房間仍是一片安靜的時候,他想應該是兄弟倆沒打擾他就悄悄回去了。

於是在一轉頭看到盯著他看的曾遊豫時他扎實得嚇了一大跳。

「⋯⋯我還以為你們回去了。」曾遊豫的臉色看起來好多了,「還燒著嗎?」

沒有反應。

林紀全也習慣了他的沒回應,趴在椅背上看著在他身旁熟睡的曾聖賢嘆了口氣。「我的床有魔力嗎?你們兩個每次來都很喜歡窩在那張床上。」

依舊沒有反應。

「不將他推醒你們兩個一起回去睡覺嗎?時間也晚了。」雖然距離只有十步路,要能發生事情這城市的治安也太敗壞了。

講到有關曾聖賢,一直沉默的人終於有了反應。曾遊豫小小的晃頭,「⋯⋯他在睡。」

所以不想吵醒?「你們真的感情一直很好,哪,問一下,你很討厭我嗎?」

聽到這個問題,曾遊豫也沒有太多反應,只是眉毛挑動了一下,眼睛繼續盯著林紀全看。

「我記得小時候我們感情也很好的,不知道甚麼時候開始,你就不跟我說話啦?」

對獨生子的他來說,小時候的曾遊豫對他來說就像是弟弟一樣,他也跟曾聖賢一樣很疼愛曾遊豫,也很喜歡被曾遊豫依賴,一直到他開始被莫名忽視開始,他一直很習慣三個人在一起的感覺。

但很突然的,忽然就只有他跟曾聖賢,或是曾家兄弟在一起,一直都是兩個人兩個人的狀態。

「因為他喜歡你。」

「啊?我也喜歡小賢,小豫我也很喜歡呀。可是我問的不是這個。」

「⋯⋯因為他喜歡你。」曾遊豫又重複了一次,然後不等呆愣的林紀全有任何反應,他推了推在一旁睡得很熟的曾聖賢。「哥,醒來。」

「⋯⋯嗯?」一陣子之後,仍是愛睏的聲音從被毯中傳來。「要回家了?」

「嗯。」曾遊豫邊說話邊將人拉起,拖著還揉著眼睛的曾聖賢往房外走。

「掰掰。」充滿鼻音的聲音來自被拖著走的人,林紀全雖然可惜沒看到他的臉,不過也沒有出聲音留人。

走出林紀全的家門,曾遊豫就開口了,「我想吃冰。」

「蛤?你燒還沒退吃甚麼冰!」

「我想吃冰。」簡單的重複了四個字,表情也沒有太多變化就是直盯著自己的哥哥。

被盯的人沒有堅持太久,換了個方向遠離家門口。

「你剛剛是故意的。」走了幾分鐘,曾聖賢突然冒出這句話,他沒有看向話中指明的對象,也很清楚那人不會對這句有甚麼回應。「你是故意的。」又重複了一次肯定的語氣。

「⋯⋯因為他很笨。」便利商店響亮的叮咚聲幾乎掩蓋掉曾遊豫這句話。

但曾聖賢沒有漏掉,他直接走像冰櫃,沒有詢問的拿了枝冰棒就走去結帳。塞給曾遊豫的時候,「他不是笨,只是遲鈍了點。」看著曾遊豫的身高又補上一句:「因為長太高了。」

撕開冰棒的包裝,果然是自己最喜歡的抹茶口味。舔著冰棒跟在哥哥身後走了幾步,「如果他一直都沒察覺呢?」

前方的人停下腳步不過沒有回頭,遲疑了一小段時間,「⋯⋯我會讓他察覺的。」擺在身側的手不自覺握成拳頭。

咬了一大口冰棒,曾遊豫看著眼前比他矮的哥哥,忍不住伸手往前牽住曾聖賢的,讓曾聖賢稍微下了一跳。

「⋯⋯呵,都幾歲了,還牽手?」

曾遊豫沒有回應,就只是看著他。曾聖賢笑了起來,大力的回握住曾遊豫的手,「真拿你沒辦法,就這樣回家吧。」

手上傳來的力道讓曾遊豫的臉上浮起了少見的微笑,他看著晴朗的夜空,悄聲的說著,「⋯⋯希望啊。」

幾天後的晚上,林紀全才剛跟曾聖賢分手回到自己的房間,房間燈剛打開,身上的背包都還沒放下,就聽到有人大力跑步上樓的聲音,林紀全還在疑惑是誰的時候,伴著開門的響聲,曾聖賢闖進他的房間中。

「⋯⋯小、小賢,跑這麼重是怎、怎麼了?」而且一臉有嚴重事情發生,感覺似乎還有點生氣?「發生了甚麼事情嗎?」

林紀全探頭看了看門外,「我媽呢?」

「幫我開完門之後就說要出去約會了。」邊喘著說完邊將林紀全拉回房間內。

「喔,對喔,她有說要跟我爸去約會。」轉頭一看曾聖賢還扯著自己的衣領,「到、到底怎麼了?」

「告白了!?」

「啊?」林紀全被曾聖賢的氣勢震得愣住,才想起他指的是隔壁商學院,今天跑來個女孩子跟自己告白的事情,咦?「你、你怎麼知道?」

「你答應了?」

「咦?」他還沒回應,就發現自己被用力往下拉,曾聖賢的臉一下子靠得很近。「小、小賢,你好、好近⋯⋯」

從來沒有這麼近看過對方,林紀全看著眼前比平常放大好幾倍的臉跟大眼,他忽然覺得有很特殊的感覺,就跟前幾天他抓不住的那種很像。

「你答應了?」

「沒、沒有⋯⋯」

「那就是拒絕了?」

「也沒、沒有,我說我要考慮⋯⋯」曾聖賢不只表情認真,連聲音也沒有了平時那種開朗感,隨著他回答的內容,曾聖賢的眼神也越來越有殺氣,「小、小賢?你在生氣?」為什麼?

「考慮?」

「欸,畢竟被女孩子告白還是很開心啊,直接就拒絕不是也很不給對方面子嗎?所以⋯⋯我就這樣說⋯⋯了⋯⋯小賢,你的表情越來越可怕⋯⋯」

「我以為⋯⋯你只是遲鈍了點,但並不是都不知道。結果⋯⋯」

曾遊豫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

『如果他一直都沒察覺呢?』

他記得他那時候回答了。因為他真的以為林紀全並不是都不知道,只是遲鈍而已,只是遲鈍而已⋯⋯

但是事實上,卻不是這樣!

「我會讓你察覺的。」他咬了咬牙,想起他那時候是這麼回答的。

「啊?」聽不懂曾聖賢話的意思,才發出了個疑問的單音,就發現曾聖賢的臉越來越近,近到他感覺得到對方呼吸的氣息,唇也感覺到個溫熱的東西印了上來。

那是他從未碰過的,曾聖賢的唇。

努力努力+_+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2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
1 討論串
1 回應
0 Followers
 
最多反應留言
最火熱留言串
0 已回應的訪客
魚ㄦ青小葉 最近回覆的訪客
最新 最舊 最多投票
青小葉
訪客

看完這篇之後,我真的覺得小豫是喜歡哥哥的
因為喜歡,所以不喜歡搶走哥哥的人
就算那個人是哥哥喜歡的人(繞口令啊~)
 
不過,笨蛋全就是笨蛋啊XD
 
好期待下一回
就算爆掉也沒關係的

魚ㄦ
訪客
魚ㄦ

嗯啊,他很喜歡哥哥的www

下一回真的很笨蛋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