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不是第一 番外2

他睡得很不安穩,頭不僅很暈他還覺得很冷,不斷的翻身時睡時醒的讓他做了很多夢,有的是黑白沒有畫面的,有的就是過去的片段。

他夢到以前全家都還在一起的時候,那時候他不知道父母親其實因為太愛對方而一直互相忍耐,只不斷重複的看到同一個畫面--

那時是吃完晚餐的傍晚,父母親手牽著手準備離開家門,問他們要去哪,父親回頭對著他跟姐姐笑了笑,說了聲要去散步。

勾著父親的手,母親顯得很開心,臉上的笑容沒有中斷過。他記得他就靠在家門口看著兩個人離去,馬路邊父親細心的走在外側,護著不斷跟他講悄悄話的母親。

他忘了那時候他幾歲,也忘了那時候他們在哪個家。他只記得那天的天色還很亮,該有的橘紅天空還是亮晃晃的,然後還記得父母親慢慢走但是愉快的步伐。

「爸真的很愛媽呢。」他記得那時候他這樣跟姐姐說。

姐姐複雜的看了他一眼,嗯了一聲,甚麼也沒說的收拾餐桌上的碗盤。他轉回身前又看了眼快看不見人影的父母,只覺得眼前的父母親真好。

這一幕反反覆覆的在他腦海中出現太多次,他知道自己在做夢,卻因為發燒的不舒服感,無法讓自己醒來或乾脆沉睡下去。

直到雙溫熱的手安撫的拍在他手上,幾個吻落在他的臉上,還有熟悉的氣味靠近身旁,他雖然覺得有些疑惑但因為很舒服,慢慢的他擺脫了夢境,深深的沉入睡眠。

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是覺得睡夠了就睜開眼。已經不是剛入睡時的天色,他睡了多久?

「醒了?睡得好嗎?」

聽見李洵意的聲音,他緩緩的從棉被中抬起頭。李洵意坐在他的床邊,而因為床邊大裝飾燈燈源的關係,巫懿哲看過去的角度有些逆光,但他知道李洵意一定正對著自己笑。

他動了動嘴想發出聲音,卻乾燥得連個單音都發不出來,瞧見一旁的水杯想伸手去拿,才發現他的手一直被李洵意握著。

注意到了他的動靜,他笑著放開了他的手:「想喝水嗎?」

巫懿哲點了點頭,然後看著李洵意舉起杯子喝了口水,湊過來餵給他。他張口接了他的「好心」,唇舌糾纏了一陣子之後才分開。

「……好討厭的喝水法。」巫懿哲舔了舔自己的唇,皺著眉頭小聲說。

「是嗎?」李洵意笑著,將他身上的棉被再仔細蓋好,然後自己的手伸進棉被中握著巫懿哲的,「再睡一會兒?嗯?」

「現在幾點?」問到一半他才想到一件事--今天是星期六,而這裡是他家裡,李洵意怎麼會出現?他明明就是因為不想將自己的重感冒傳染給他,所以才沒有去他那邊的,怎麼……「你怎麼在這裡?啊!你等等快去漱口然後喝溫水,免得被我傳染感冒了……」快速的講完這些後,他有些缺氧的頭暈,閉上眼忍下不適,關心的手馬上貼上自己的臉,輕輕的安撫著。

「別急別急,你休息比較要緊。早上你不是打電話跟我說你重感冒,不想傳染給我所以不過去了嗎?我本來想馬上來看你但又怕你生氣,結果中午時我又接到了你的電話。」

「……中午?」他一點印象都沒有,他只記得早上打了那通電話後,因為沒甚麼食慾他也沒吃甚麼東西就倒在床上,撐著用棉被將自己裹好後就陷入了睡跟醒的拉鋸戰,完全沒有又打了一通電話給李洵意的印象。

「我就知道你沒印象了。」李洵意笑得很心疼的樣子,「因為你只說了你好冷,好寂寞就掛斷了,我一緊張就飛車趕過來了。」

交往到現在也一年多了,他們其實都有彼此房子的備份鑰匙,只是如果對方不希望被打擾的話,就不會貿然的玩什麼驚喜遊戲。

不過也還好手上有備份鑰匙。李洵意掛下電話沒多久就匆忙的踏進這裡,結果發現巫懿哲躺在床上不斷夢囈,睡得很不安穩。他回想巫懿哲早上邊咳邊講電話的聲音,只感覺心疼得不得了。

即使都這樣子了,還是不願意對自己多撒撒嬌嗎?

他知道巫懿哲改變很多,面對他時的表情越來越多,也很努力的在他與工作之間取得平衡。去年那樣失常的大失誤不再發生,雖然時常被Mayky笑鬧有點困擾,但李洵意知道他想要維持對工作的熱忱,但也想要讓他知道他很重視他,所以巫懿哲一直很努力。

「我越來越貪心了呢……」在棉被下的手,安撫的撫摸著巫懿哲的。得到了他的人他的心還不夠,他還想要更多,更多的巫懿哲。

「什麼?」聽不懂李洵意在說什麼重點,他只聽到前一句。李洵意說自己打電話說很冷很寂寞,也不知道是因為感冒而體溫上升或是怎麼了,這句話讓他滿臉通紅。想到自己竟然就這樣無意識的打電話給李洵意,而且還是說出這樣像『求救』的內容,就讓他覺得很無措。

並不是還不信任李洵意,而是他真的不習慣這樣……

「我、我不記得……」

「嗯,沒關係,但是還好你打了,我剛過來的時候你一直在夢囈呢,身體的溫度高得嚇人,又翻來覆去的睡不好。」

巫懿哲把臉幾乎快埋在棉被裡,只露出了一對眼睛。李洵意邊說邊笑,將棉被往下拉了些,「你這樣不好呼吸,會感覺更不舒服吧?」

「……可是我不想要你感冒。」

「我沒關係的。上個月我才剛感冒過,然後上星期我也打完疫苗了啊!」看著仍是不放心的表情,他忽然覺得,或許這是巫懿哲的撒嬌方式?「不然我等等去洗個澡,將身體弄暖再灌杯熱水吞片維他命C預防?」

見巫懿哲滿意的點了點頭,他用另一隻手撥了撥散下來的瀏海,「想吃什麼?現在都快晚餐時間了呢。」

原來自己睡了一整個下午,他搖了搖頭,一點食慾都沒有,連起床的力氣也沒有。

「那想吃東西的時候跟我說,我幫你作病人可以入口的。」摸了摸巫懿哲的頭,「你再睡一會兒,晚一點起來洗個澡那時候再吃點東西好吃藥。」

見他點點頭,李洵意調整了坐姿,在他的床墊旁繼續看起了放置腿上的小說,另一手仍是在棉被中與他的相握。他沒有乖乖的閉上眼睛,就這樣看著李洵意好一會兒。

「……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

聽到這個問題李洵意稍微呆住了,他不知道巫懿哲是不是清楚他自己問了什麼。「不對你好我要對誰好?」

「你可以對凌凌好,也可以對你姐好啊。還有你們公司的Jessie啊Rale都可以啊……」

越說越小聲,李洵意聽著都快笑出聲了。這是變相的嫉妒嗎?

「但是,」不管從腿上滑落地板的小說,他傾身在巫懿哲的額頭落下一吻,「他們都不是你啊。」

渾身的溫度又上升了,巫懿哲想把棉被再往上拉,但馬上就被阻止了。「欸,就說你這樣會不好呼吸了,別往上拉。」

巫懿哲稍微沈默了會,確定臉的溫度沒那麼高之後,開始跟李洵意說起剛剛他做的那個夢。

怎麼聽都覺得這是個好夢,那為什麼巫懿哲卻會那樣的夢囈呢?「你在擔心什麼?」

「……我也不知道,我的夢只是重複著這些畫面,好像在提醒我:『你看,你現在就是這樣幸福喔,可是未來還不是那樣的結果。』我知道不需要這樣想的,但是我沒辦法控制不這樣想……」

李洵意忽然放開他的手,他還來不及問為什麼,就發現李洵意將他連人帶被的稍微抱起,往雙人床墊的內部移動了些,將棉被密密的蓋住他之後,自己掀開棉被的一角也坐了進來。

「欸,你會感冒的……」

「就跟你說不會了。」他調整好姿勢,讓巫懿哲半躺在自己的身上,自己半坐著,「繼續說吧。」

雖然不明白為什麼李洵意要忽然坐進來,但他的體溫讓他覺得很溫暖,頭躺在李洵意胸前的關係,耳際隱約能夠感受到他的心跳聲,這讓他也很安心。他吞下腦中理智的要他離開的意見,稍微放縱自己的再往李洵意身邊偎去。

「我以前一直以為,幸福就像是我父母親一樣,兩個人不管什麼時候都像是熱戀一樣,沒有吵過架,只有偶爾鬥鬥嘴。但是後來他們兩個分開,給我很大的打擊……

「那時候父母親的解釋我默默的接受了,但其實我很想問,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明明就是相愛的啊,為什麼?難道因為相愛而在一起是錯的嗎?

「那時候跟老師在一起的時候感覺很好,但是接在父母分開之後,老師也離開我了。跟著父親調任轉了學之後,我一直在以為,果然還是不要在一起比較好,父親跟母親是那樣,我跟老師也是。

「所以那時候我拒絕了你,但是後來想或許不夠相愛就能在一起……」說到這裡,巫懿哲小心翼翼的抬起頭看著李洵意。

「嗯?我沒事,現在能這樣抱著你我就不會因為過去的事情感覺難過啦。」笑了笑,他低頭吻著巫懿哲的頭頂。

「但其實我一直介意……而且也在害怕。我本來以為戀愛的這種感覺,時間慢慢過去就會慢慢消磨了,那樣到時候就算分開了也不會太痛。啊、好痛。」李洵意抓起他的手咬了一下,他知道李洵意不喜歡他提什麼分開,「但是我錯了,交往到現在一年多,這感覺竟然沒有什麼消磨……於是我害怕了起來。

「這樣下去,我們是不是會跟我父母親一樣?會不會因為我流有我父親的血,所以我也會跟他一樣?但是我真的沒辦法想像,如果……如果我真的跟你分開了,我還能不能像當初跟老師分開一樣還能活下去。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像我父親一樣,忍到最後要死之前才見你……」

「唉,你啊……」他環抱著巫懿哲,深深的嘆了口氣。

或許是因為生病躺了整天,讓巫懿哲整個想法都走向悲觀,他也知道要巫懿哲腦中那幾乎根深蒂固的不安,不是他一整年,每天都在他耳邊說好幾次的我愛你就能夠消除的。

這不是一年兩年的事情,他需要很多耐心,把人放在身邊是最簡單的方法,但這一年下來,他每次都失敗,他也在思考是不是該想些其他的方法了?

「我說過了,就算你把我踢遠遠,我也會黏回來在你身上的。就算你擔心你會跟你父親一樣,但我不會跟你母親一樣啊。相愛哪來的對或錯?重要的不是那些,而是你真正的想法。」

「我的想法?」

李洵意疼惜的吻了下巫懿哲的臉頰,「是啊,你愛我嗎?」懷中的人點了點頭,「你會想跟我分開嗎?」這次遲疑了一會兒,頭緩緩的左右晃了晃,「我也是,我愛你而且我也不想跟你分開。」

懷中的人似乎沒有比較開心,他嘆了口氣。

「我知道你的習慣很難改變,但是只要一點點就好,讓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讓我陪著你一起煩惱,好嗎?」

沒有回答,也沒有任何動作,靜得他以為巫懿哲就這樣睡著了。他再將棉被仔細的蓋好,才準備伸手將一旁的小說拾起時,懷中的人忽然說話了。

「……其實我很羨慕我父母親。他們一直以來都是我對『幸福』的認知來源,所以當他們認真的跟我與姊姊解釋的時候,我真的沒有辦法理解。雖然知道不可能了,可是我一直希望他們能跟當初一樣。」

「嗯。」意識到巫懿哲正在跟他解釋自己的心情時,李洵意覺得好開心。他的巫懿哲真的好可愛,改變自己的習慣真的是一道難題,但巫懿哲願意去嘗試,光這一點就讓李洵意好感動。

「跟你在一起也是,我也很想每天都跟你在一起,但是我的恐懼太深,就怕真的每天面對面了,你才發現我們兩個不合適想要分開,那我怎麼辦?我……我覺得如果真的跟你分開,大概永遠都復原不了了吧……」

李洵意緊緊的擁抱著懷裡的人。他明白他的擔憂,也心疼他的煩惱,他這時才惱起自己的要求才是巫懿哲煩惱的真正原因。

「沒關係,不住在一起也沒關係,我們就這樣好了。」雖然知道自己不可能因此與巫懿哲分開,但他想還是別繼續逼下去,一切就順其自然好了。

巫懿哲搖了搖頭,「我們住在一起吧。」他側過頭看向驚訝的李洵意,「你說的對,就算我擔心會走上跟父親一樣的路,但你不是我母親,我們的最後絕對不會一樣的。所以我願意試看看,跟你一起試試看。」

李洵意感動的看著巫懿哲許久,低下頭不顧巫懿哲的閃躲吻上了他的唇。

「欸,你啊……」

「除了你之外,我想沒有人能讓我這麼心疼又無可自拔的愛下去了。」低下頭與巫懿哲的碰在一起,「怎麼辦,我好壞心喔。」

上句不接下句的,巫懿哲疑惑的問:「什麼壞心?」

「你只要一生病就很坦白,我開始期待你每一次生病的時候了。」

或許就是生病讓他胡思亂想,然後也比較說出心裡的話吧。但最主要的還是抱著他的這個人吧,如果不是因為李洵意,他想自己永遠也只會胡思亂想而已。

「……我想吃三杯雞、清蒸白鯧,還有冬瓜盅。」

「那有什麼問題。還有想吃什麼嗎?」

「……幫我買漫畫。」

李洵意皺起眉頭:「啊?又要買漫畫?」這一年來踏進漫畫店的次數,已經比過去三十幾年來的總和要多。他懷疑巫懿哲是故意的。

「反正你都跟店員很熟了啊,為什麼還會怕?」

「就、心理障礙嘛!」低聲咕噥了幾句,「好嘛!幫你買,晚點給我書單吧。」

巫懿哲低聲笑了起來,「以後就請你多多指教了。」

「幹嘛這麼客氣呀!是我該歡呼我終於成功了!」

 

第二篇番外也放出來了~
剩下的就是修文跟排版之旅了(遠目)
雖然我不知道我會不會又突然爆炸寫了甚麼放進去,不過最少這兩篇都會放。
就請大家多多指教>////<
雖然只是兩個無故放閃的傢伙……
0 0 vote
Article Rating
分享這篇文章
guest
5 Comments
最舊
最新 最多投票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貓咪
貓咪
10 年 前

非常喜歡這篇文
很溫馨
也很喜歡兩位主角邊相處邊學會如何愛對方的感覺
這樣子一點一滴累積的感情
讓人看人很喜歡也很羨慕啊
還是很想要繼續看下去

謝謝大大分享好文

題外話;
大大說到日本的地方我都有去過唷
感覺很有共鳴
我真愛日本啊

魚ㄦ
魚ㄦ
回應  貓咪
10 年 前

謝謝貓咪>///< (魚在跟貓咪道謝...這場景真有趣XD) 如果有他們的靈感故事我還是會寫的XD 謝謝你的喜歡喔Q///Q 因為這故事真的一開始只是自己想寫甜的閃文,所以寫的,沒甚麼起伏也沒甚麼難關,所以一直很擔心反應XD 日本我去的地方很少Q口Q 不過你這麼一提我發現我忘了把去年到日本的遊記貼上來了=w=;

草柳。 迎夜 = 青葉
草柳。 迎夜 = 青葉
10 年 前

好閃光啊>///< 這兩個人就一路甜下去 好想推開他們哦(被打)

魚ㄦ
魚ㄦ
回應  草柳。 迎夜 = 青葉
10 年 前

幹嘛要推開他們啦XDDDD

草柳。 迎夜 = 青葉
草柳。 迎夜 = 青葉
回應  草柳。 迎夜 = 青葉
10 年 前

因為太閃了,我眼珠子會受不了
所以潛意識會想推開他們XDD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