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不是第一(24)

巫懿哲將自己拋進柔軟的床舖,全身的酸痛在接觸床舖後終於獲得些許的紓解,舒服得令他嘆出聲音。

「怎麼了?很累?」李洵意跟在後頭進了房門,手上還提著一大袋物品,外袋上有著色彩豔麗的卡通圖案老鼠正對著自己笑。巫懿哲看到那圖案就有些頭暈。

  「很累。」含糊不清的咕噥後,翻了個身把自己埋在棉被中,想起這一天的經過就感到一陣累。

他記不起上一次到遊樂園已經是幾年前了,父母離異之後他就再也沒去過了吧?大學時同學邀約過,但為了要打工他沒有應邀。有能力自己出國之後,為了能看更多的風景他也當然不會選擇去遊樂園。

他一直覺得遊樂園是給小孩子玩的,而且一個大男人去遊樂園非常的怪異。

這次為了要帶閔凌去好好享受迪士尼,還安排了一連兩天--今天去SEA、明天去LAND。他本來想,進去逛逛就好,他們想玩遊樂器材就幫忙看顧隨身物品。雖然有點無趣,不過感覺會比較自在。

但他忘了有兩個人正在明爭暗鬥的爭奪他。

一時心軟的答應了陪閔凌去坐有小美人魚的咖啡杯,下一刻就被李洵意拉去看海底兩萬哩。既然有一有二當然就會有三,SEA的遊樂設施雖然不多也以水為主,在寒冷的天氣中會想去玩的並不多,但因為李洵意跟閔凌的關係,他幾乎每一項都玩了兩次以上--有人吵著要公平,所以另一個有玩過的一定也要跟他坐一次。

閔凌纏著巫懿哲,得利的當然是他的父母,樂得輕鬆的去過著兩人世界,完全不管這邊的三人行「戰況」有多激烈。

把閔凌認真的當作對手的同時,巫懿哲發現李洵意面對閔凌極有耐心。儘管兩人偶爾有小小鬥嘴,但只要閔凌的要求李洵意還沒有拒絕過--除了把巫懿哲給他之外。

於是他覺得他今天一天,就把他過去三十年該花在遊樂園上的力氣都花光了。他以前接觸過沒接觸過的遊樂設施全玩到了,看過的沒看過的迪士尼人物今天也一口氣接觸到了。還被閔凌硬推到偶然遇到的米老鼠人偶前要簽名,但卻被大老鼠徹底的無視。

說老實話很累,玩遊戲很累,在遊樂園中被拉得東奔西跑很累,每個項目的排隊更累。但很愉快,真的。

「明天還有啊……」只是想到明天要去遊樂設施更多的LAND,巫懿哲就覺得自己的體力又要受到考驗。原先還自認體力不錯的他,今天一天被東拉西跑在最後的米老鼠雷射秀時還是敗下陣,在遠遠的地方休息等著搶在最前頭觀看的其他人。

「已經承受不了了嗎?親愛的會計大人。」笑著看幾乎整個人埋在棉被中的巫懿哲,李洵意將手上的「戰利品」放好之後走至床邊將巫懿哲拉起,「不是有旅行的習慣嗎?怎麼這麼快就不行了?」感覺真的很累哪,李洵意輕揉著巫懿哲的太陽穴。

「……自己一個人旅行不會去遊樂園的。」閉眼享受著李洵意的疼愛,他發現旅行中李洵意對他完全的寵溺。被人寵愛的感覺真不錯,讓他更容易懶洋洋的。

「那我們明天脫隊吧!」

「去哪?」雖然他可以想像到閔凌會怎樣的抗議,但現在只要不是遊樂園的地點對他來說都有極大的吸引力。

「去公園散步如何?順便去逛逛博物館。」完全不反抗的巫懿哲真有趣,李洵意揉著揉著跟前幾天一樣將他擁入懷中。

已經習慣李洵意這舉動的巫懿哲也任他抱著拍著,自己在他肩頭找了個舒適的位子繼續閉眼休息。好舒服,他覺得自己就快睡著了。

明明才剛交往三四個月,但是兩個人的相處模式,穩定得就像是老夫老妻。他偶爾會有錯覺,以為已經跟這個人在一起很久很久了。

「欸,為什麼你家甚至於是親人都能夠這麼簡單的就接受我們的關係?」

他一直都覺得很不可思議,他在李家受到的待遇真的很特別,完全不同於自家逃避自己性向的態度。就連到了日本,閔凌的爺爺也只在一開始驚訝得瞪大了眼睛,跟他對上眼神就馬上避開外,對他的態度就跟對待李洵意一樣,熱情又自然,眼神對上也不再避開了。

「不知道,我們家的人神經都很粗吧。大概我出櫃得早,十幾年下來發現改變不了我,迫於無奈所以就只好接受我了吧?閔凌這邊我就不知道了,其實我懷疑是不是我姐的威嚴……說不定有欺負公公……」

話才說到一半,門口傳來敲門的聲音。

「你們兩個,洗澡水已經好了喔,要洗澡就趁現在吧。」李珣儀的聲音伴著敲門聲從門外傳入。

巫懿哲看著李洵意像是被抓包的驚慌表情笑了起來,「好的,我們等等會去洗澡。」

「嗯?在笑什麼?要趕快去洗喔,天氣冷水涼得快。」穿著拖鞋的腳步聲遠離了門口幾步後又走了回來。「……我可沒有欺負公公喔!」

這句話讓李洵意整張臉垮了下來,嘴裡直念著「慘了慘了」,看得巫懿哲笑得更開心:「你糟糕了,講壞話被聽到了吧!?」

「你竟然還幸災樂禍?」李洵意撲上還笑不停的巫懿哲,將他壓在身下:「明明你才是罪魁禍首!」

「欸?是我嗎?別壓著我了,剛剛你姐都喊我們去洗澡了。」

「……晚一點洗好了!」說完吻上仍是笑不停的巫懿哲,吞下他還來不及出聲的抗議。

本來只是想要小小的報復,結果吻著吻著,兩個人都覺得周邊的溫度升高了不少。李洵意的手甚至已經伸入巫懿哲的衣服中,另一手來回撫著臉頰到頸子開始發燙的肌膚。

親密的交換對方口中的氣息,交纏的舌頭完全沒有分離的片刻。急促的呼吸毫不影響兩人動作的進行,李洵意攻略的目標也由唇跟臉開始往下移動。

事情就快要一發不可收拾時,巫懿哲用最後的理性推開了李洵意。被推得有些莫名的李洵意看著都還在喘息的彼此,用疑問的眼神看向推人的那方。

「……你姐剛剛叫我們去洗澡。」聲音還啞著,巫懿哲覺得自己的體溫好高。

「……不要理會就好。」才想要再度進攻的李洵意又被推了起來,「反正洗澡水不會跑。」

「這裡不是你家,太晚沒去的話會被說笑話吧。」

李洵意瞪著巫懿哲,再三的確認了他的表情是認真的之後,他喪氣的抱著巫懿哲帶點哭音的抱怨:「嗚嗚!氣氛這麼好耶!!!」

「你還在賭氣嗎?」站在電車月台上的巫懿哲,無奈的問著隔壁的大孩子。「我只是比你早睡而已啊。」

那之後鬧著不去洗澡的李洵意,在巫懿哲洗完之後還是被推著去洗了。去浴室之前還呼呼嚷嚷著要巫懿哲等他回來,聲音大到連閔凌都探進房內問舅舅怎麼了。但是身體暖呼呼的加上一天的疲累,在還沒等到李洵意回房他就趴在床上睡著了。得了一夜好眠醒來之後,卻看到他身邊的人生著悶氣。

「……沒事。」

才不單單只是這樣而已!他是想要『繼續』的呀!結果一回到房內他只能傻眼的瞪著睡得幸福的巫懿哲,幫他蓋好被子在他身邊睡下。難得氣氛這麼好,巫懿哲沒有拒絕他還完全的依賴著,竟然還是失敗了。

說是生悶氣也不太正確,沒甚麼好生氣的,就只是覺得可惜罷了。雖然這樣的情緒讓他很順利的脫隊--閔凌被嚇得不敢耍賴,只有姊姊掩著嘴在一旁偷笑--他也想要向巫懿哲說明自己並不是在賭氣,但一看到他的臉,李洵意就想起昨晚浪費的好氣氛,臉就不自覺得苦了起來。

結果就被誤會到了現在,反而要怎麼解釋都像在勉強自己了。

「洵意……」

「車進站了,小心點。」將站得太前面的巫懿哲輕輕往後拉,不著痕跡的扶著腰。「你想先去博物館還是先去公園?」

似乎是真的沒事了?巫懿哲仍是擔憂的看著李洵意的臉,雖然已經表現得很平常了但他還是很在意。畢竟李洵意幾乎沒在他面前有過這樣的表情,平時不是寵溺他就是帶著滿臉的笑容。

知道他不是在生自己的氣,但就是對他的情緒在意得不得了。

「先去公園吧?」走一走聊一聊,或許可以讓自己冷靜點更明白吧?

「嗯,這公園你一定會喜歡的。」出發前他曾旁敲側擊,確定了巫懿哲沒到過才將這公園排入行程中。雖然巫懿哲常常自己一個人旅行,但也因為這樣而較少造訪東京--他一直覺得這只是個方便購物的都市。

「不過如果不喜歡的話不要告訴我啊,我會傷心的。」

本來只是開玩笑似的補上這句,想藉此沖淡些有點緊繃的氣氛,結果巫懿哲聽了這句話,反而更鎖緊了眉頭。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歷史上的今天

分享這篇文章

2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
1 討論串
1 回應
0 Followers
 
最多反應留言
最火熱留言串
0 已回應的訪客
魚ㄦ草柳。 迎夜 最近回覆的訪客
最新 最舊 最多投票
草柳。 迎夜
訪客

哦~會計大人~~~
我也想跟你共蓋一條被子睡覺…

(被業務大人踢飛——)

魚ㄦ
訪客
魚ㄦ

會XD 你會被業務毆飛!真的XDD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