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不是第一(23)

經過了一番爭論之後,閔凌還是敗下陣只得乖乖的回到樓上的家中。臨去之前還不斷的要討巫懿哲的保證。

「阿哲叔叔,明天在飛機上要跟我一起坐喔!」

  「你放心,另一邊一定是我坐。」

「吼!舅舅你很愛跟耶!你是大人了可不可以不要那麼任性啊!我不管,我要跟阿哲叔叔坐。」

「你趕快回去啦!不然你把拔等等就哭著說你都不理他。」

「對吼!吼唷!你們大人都很麻煩耶!」閔凌一邊皺眉抱怨,一邊快步的往樓上走。李洵意雖然抱怨著閔凌的『搶人行為』,他還是確認了閔凌進入家門之後才轉回自己的屋內。

「發生了甚麼事情?」巫懿哲坐在沙發上,對著正關上門的李洵意背影問著。他從以前就不愛出風頭,唯一的那一段戀愛又得極度的低調,這還是他第一次覺得自己這麼的『受歡迎』。

雖然有些不習慣,但不討厭。尤其看見李洵意為了自己跟閔凌認真的表情,他竟覺得很可愛,而且他漸漸習慣讓自己去期盼這樣的表情出現。

欸,戀愛這件事情,最先改變的是人的認知觀感吧?

「我姊姊在背後鼓吹的,說甚麼不管甚麼年紀或是怎樣的認知下產生,感情就是感情,都要認真的對待。所以我也就認真的接受他的挑戰囉。喔對了,」像是想起什麼似的,他快步的走向廚房,從冰箱拿出盒狀物。「這是藏起來沒給閔凌知道的,過年時我作了不少布丁,料想你應該會喜歡留了幾個起來。嚐嚐看吧。」

為了藏這幾個布丁可是費了他一番功夫。從一開始做的時候就是特別分開,不然早就被愛吃布丁的閔凌給搜刮光了。

「這算是……你的攻勢之一?」

「啊呀?被發現了?」除了防閔凌偷吃外,小天使也很防他會用食物誘惑巫懿哲這點。「投你所好本來就是一種獻殷勤討好你的方法,這沒甚麼不對啊。要搶你當然要拿出自己最拿手的,既然要認真就不能不全力以赴啊!」

「就算對手只是小孩子?」

李洵意點點頭,「因為凌凌是認真的,我當然也要認真。」

真是良好的教育方式,凌凌是幸福的。巫懿哲笑著拿起布丁端看,這真的是投他所好,在明白自己被李洵意吸引之前,他早就敗倒在他的料理上了。

先喜歡上他的手藝而不是先喜歡上他這個人,這樣的順序是正確的嗎?先交往了才認真明白喜歡上對方這一點是不是也不是很正常?

只是喜歡就是喜歡上了。最終都是指向同一個終點,到底過程中的順序是不是重要的?

「如果我喜歡你的手藝比較多呢?」巫懿哲嘗試問出口,他實在不確定這樣的問法會不會傷害到對方。

李洵意聽見問題後笑了起來,坐在巫懿哲身旁同時用手揉亂巫懿哲的頭髮:「這一點我很早以前就知道了。」順手再壓了壓巫懿哲的眉間:「不喜歡擔心那麼多的話,就不用擔心那麼多。不用勉強自己去顧慮太多事情,我就如你所見的誠實也很直接。你不用因為跟我在一起就需要刻意低調,你用你覺得最舒服的方式跟我在一起就好了。」

最舒服的方式。

這幾個字出了口,李洵意才想起這也是他最想要的愛情相處方式。以前的對象他都沒有想過這些,他用了他最擅長的方法去追求,用他自以為最好的方式去交往。但卻沒有在乎自己是不是覺得在愛情中最舒服,當然也沒有去考慮到對方。

戀愛總是會讓人迷失了自己,可能更衝動又或是看不清自己的立場。但喜歡上巫懿哲,卻讓他發現了自己最適合愛情的方式。

當他在愛情中感覺到舒服了,相信對方也會有相同的感覺。那巫懿哲的「不想成為別人的第一影響別人,也不想因為別人而硬自己傷神」的想法,自然而然的就會轉成另一種模式了。

成為彼此的第一,並不是要讓對方不安,而是能讓對方感到幸福。

「最舒服的方式嗎……」巫懿哲仍是半懂的思考中。

李洵意也不催促。這種事情如果不是他自己想通,那就一點意義也沒有了。只是……「哪,所以你喜歡我嗎?」

巫懿哲微愣了下,「不是要認真的跟閔凌對決嗎?這麼快就拉下幕,就怕閔凌不接受唷。」

欸,又是個沒有正面回答的回答。李洵意苦笑著說:「要等你這句話沒想到這麼難哪。」

舅甥兩人的爭奪戰,從出發的那一天就不斷的上演著。

從飛機上座位的安排,到吃的餐點內容。下了飛機之後閔凌也不顧自家父親在一旁淚眼汪汪的抱怨,在到達爺爺家的電車上搶著巫懿哲身邊的位子就是要坐。到了閔凌的爺爺家之後,閔凌的情況仍是沒有衰減的持續進攻中。

「累了嗎?」李洵意洗完澡之後才踏進房內,正好就聽見了巫懿哲的嘆氣。

小天使的攻勢都很可愛,但孩子就是孩子,精力過人這一點絕對不是而立之年的他們能夠完全負荷得了的。

「有點。每次遇到閔凌我就不得不承認自己老了。」搥了搥自己的肩,今天歪著肩膀讓閔凌拖著在原宿陪著逛了一整天的街,現在一整個痠痛。

李洵意走上前接手按摩的工作,「看你這樣,我就覺得沒被纏上真是太幸福了。」

「還說呢,你就是罪魁禍首啊!」李洵意按摩的手勁偏重,大概是習慣做料理的關係所以力氣習慣吧。

「冤枉啊大人,你才是那個紅顏禍水啊……」

「今天幾乎都是逛街,還真的是很累呢。」尤其是陪人逛街,還好中間李洵意找到了藉口,兩個人溜進了神宮御苑中,在森林中緩緩的散步。

他喜歡的旅遊是這種步調的。慢慢的、悠哉的。一個人旅行的時候,他總是習慣決定好一個目的地後就在那兒逛上一整天。或許是在眾多的巷道小路間迷路,也或許循著網路的推薦去尋覓美食。「逛街」其實一直都不在他的選項當中,往往都是等到最後一天,需要買些「土產」的時候才會進行。

原以為這次就是像跟團般觀光行程,沒想到也能有這樣悠哉的散步內容,真的令他很是驚訝。更驚訝的是他以為李洵意的個性應該不喜歡這麼安靜的散步,但今天下午他發現,李洵意比他還更享受。

在因為季節而沒什麼蟲鳴的森林中,身邊只響著腳下踩到枯枝而發出的聲響。那種明明處在極度熱鬧的都市中心,周遭卻靜得以為「這世界只剩下自己」的些微錯亂感。巫懿哲很喜歡這感覺,沒想到李洵意比他更享受這樣的感覺。

因為李洵意專心的享受著冷空氣中的寂靜感,而他的注意力卻在李洵意身上。

「明天應該就不會這樣了。好了!這樣舒服多了吧?」拍了拍巫懿哲的手臂,他偎著巫懿哲坐了下來。

巫懿哲以為李洵意就只是坐得靠他很近,沒想到沒多久李洵意忽然雙手一環就抱住了自己。

「……怎麼了?」這陣子密集的相處養成的習慣,他很自然的也張開手回應著李洵意。他本來就不是壓抑慾望的人,所以也從沒拒絕過李洵意的親密行為──當然包含親密到床上的事情。

之前李洵意手傷好了之後,戰戰兢兢的向巫懿哲「求愛」就令他很想發笑。而這次這樣的舉動又有什麼特別的意思嗎?

李洵意搖了搖頭沒有做什麼回應,就只是抱著。過了一陣子巫懿哲才發現他喃喃低語著一長串的句子,一開始模糊不清分辨不出他在說什麼,巫懿哲認真的聽了一會兒才終於聽懂。

那不是什麼長句子,李洵意只是不斷的重複一句話:「你喜歡我你喜歡我你喜歡我你會喜歡上我。」

巫懿哲不禁失笑:「你在說些什麼啊?這樣是在催眠我還是催眠你自己?」

「催眠我自己啊。」

雖然心中一直確信巫懿哲是喜歡自己的,但有些時候──僅是很少數時候就是了──他仍是有那麼一些些不安,害怕自己只是自信過度。他不想將這些表現出來讓巫懿哲困擾,卻又很希望他發現並能夠有對應的安撫。

他要的過多了嗎?雖然自己不這麼覺得,但又很在意巫懿哲的反應。閔凌的攻勢他其實一點都不放在心上,從沒有擔心也無所謂閔凌的「動作」,他只是想藉此再向巫懿哲要句話而已。

巫懿哲一時語塞。他以為李洵意一直是有自信的,沒料到會聽到這樣的話調。他不禁有些心軟:「笨蛋,我上次就認真說過我喜歡你了啊。」

李洵意一聽到這句話,立刻大大的笑了起來。「耶!終於聽到你說喜歡我,而且沒有帶任何的疑問詞,那這樣我就贏凌凌了!」

一愣,「你覺得閔凌會接受這種方式下說出的『喜歡』嗎?」欸,忽然覺得自己心軟得過快了。

沒有放開仍抱著巫懿哲的手,「我才不管他呢!你說喜歡我就是喜歡我!不管是不是被我騙出來的!」

離結局應該是倒數二….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歷史上的今天

分享這篇文章

2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
1 討論串
1 回應
0 Followers
 
最多反應留言
最火熱留言串
0 已回應的訪客
魚ㄦ草柳。 迎夜 最近回覆的訪客
最新 最舊 最多投票
草柳。 迎夜
訪客

任信的頂級業務孩子王
真想丟根棒棒糖過去XDDDD

魚ㄦ
訪客
魚ㄦ

丟棒棒糖叫他乖嗎?XDD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