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不是第一(22)

「日本?」巫懿哲停下洗盤子的動作,疑惑的問著一旁靠在自己身上的李洵意。「去玩嗎?」

李洵意點了點頭:「姐姐說要去玩兼探親。本來是他們全家去玩不干我的事,不過姐夫因為工作關係要提前回台,不放心只有她們兩個人在日本,所以我就奉命當伴遊了……」

「所以找我一起去?」巫懿哲關起水將手擦乾:「但是我也說了我工作正忙……」

「當然不是現在,是下個月在過完年之後。所以還要問問你過年的計畫,你家的過年是怎樣的?你應該是會回媽媽那邊過年吧?」

「至少要跟我媽聚個三天,陪我媽回外婆家之後才能空閒。可是那時候就要開工了……」

「過年後就馬上開始忙碌了嗎?不能請個假休閒一下?」等他的假期結束之後,說不定以後就沒有這樣難得兩個人都有機會空閒的時間了,李洵意很希望這一次就能成行。

巫懿哲歪著頭思考起來。手上案子最忙的部分已經過去了,剩下的是繁鎖的收尾跟報告,如果趕一下說不定在過年前就夠結束。想想自己也幾乎一年多沒出門旅行了,平常沒提倒不覺得有什麼,被提起來就開始覺得身體哪地方開始癢了起來。

一起旅行嗎?一直以來都是他自己一個人到處走,現在要跟一群人一起旅行反而讓他有些遲疑。只要有兩個人就會有磨擦,更不用說是兩人以上。他自認自己的合群度只有尚可而已,實在是不確定自己還適不適合團體旅行。但他的確是很想去旅行一下,也順便想藉著旅行途中的相處可以知道李洵意更多的「原貌」:以他正與李洵意磨合彼此個性的現況來說,這是一個快速的好方法。

而從李洵意開口邀請他旅行開始,他的心情就一直處於興奮又開心的狀態。

對自己坦承喜歡上了李洵意後,那些一直以來他以為會很痛苦的事情--隨著想念對方一次就變化一次的情緒--卻意外的讓他覺得很舒服。或許只是還不到痛苦的地方。他也這樣對自己說過,但他現在卻覺得或許真的到來的時候也不會有痛苦的感覺。

「……跟團嗎?」

聽到巫懿哲的這個問句,李洵意知道巫懿哲幾乎是同意八成了,只要自己再加把勁就好了。「不,我們沒有要跟團。姐夫的爸媽都住在日本,所以連住的地方也有了,我們只要準備來回機票跟自己的花費就可以了。」

巫懿哲挑眉,這麼好康?「好,我去。下星期可以給我行程規劃跟時間表嗎?我好去準備請假。」

李洵意因為巫懿哲說的內容失笑,「那要不要準備企畫書給你?還可以特地為了你做簡報唷!」做簡報可是他最拿手的,「對了,你比較喜歡唐老鴨還是米老鼠?」

「蛤?」話題似乎跳得很快,怎麼會扯上這兩個非人類?

「因為我們要去幫凌凌要他們的簽名。」

 

在要一起旅行之前還有個重要的節日要過--過年。兩個人的老家都在台北,不用跟著人潮塞在高速公路上,出國的日期是訂在初四,不能見面的日子也只有幾天而已。

「舅舅,為什麼今天阿哲叔叔沒有過來跟我們一起吃飯?」

除夕的下午,一家子全擠在廚房裡忙東忙西,李洵意跟媽媽忙著調理年菜的味道,而其他家人也圍在餐桌上幫忙處理青菜跟一些火鍋的準備。閔凌的這句問句忽然響起,也引起了其他人發問。

「對啊,怎麼不請人家來家裡一起過年?我們人多過年也熱鬧啊!反正都要一起旅遊了。」在一旁的爸爸也跟著搭腔。

「啊,說不定是洵意早就被人甩了!」

「有可能喔!這兩天都沒見阿哲來耶!」

怎麼連姊夫也叫他阿哲?邊翻炒著花生的李洵意不禁笑了出來。「拜託一下!他也需要回家過年好嗎!?」

「……所以你沒被甩啊?」

「為什麼我要被甩?」李洵意大笑出聲,「他昨天就陪他媽媽回南部去,後天才會來跟我們會合。」

「我差點忘了阿哲也是有家人的……我是真的一直奇怪為什麼都除夕夜了怎麼他還不來……」爸爸抓抓自己的臉,不好意思的再頂了頂老花眼鏡。

這就太過分了點!不過這也是家人都很喜歡巫懿哲的證據吧?說不定都比自己這個正牌兒子都要受寵了。

「那舅舅甚麼時候才要娶阿哲叔叔?」小天使又一臉正經的發問了。正經的表情讓李洵意有些發笑的納悶。

「怎麼這幾天都在問這個問題?」這幾天的閔凌就像要得到甚麼保證似的,不斷的在李洵意的身邊打轉,問的問題很多,但最後一定會是這個問句。

「因為我想娶阿哲叔叔啊!可是馬麻說除非你不娶叔叔,不然我就不能娶阿哲叔叔。可是你都不跟我說你到底要不要娶!趕快決定嘛!!!」

「……姐?」李洵意眼神飄向那個只站在餐桌旁看著大家挑菜而不動手的姊姊,被盯住的那人也不客氣的回笑。

「我很好心了,我沒叫凌凌直接從你手中搶走,而是教他跟你宣戰呢!先禮後兵之餘還趁機教育了一番,你看我這母親當得真好。」

是真好,教自己兒子搶舅舅的情人,而且重點也太開放了點。「我怎麼記得,我剛出櫃的時候反應最激烈的人是妳哪?」雖然後來變成他最大的支持。

「欸,人類最大的課題是要去學習愛人與被愛,不管真愛或是一時情緒或是年幼無知,都是一種不應該被忽視的感情不是嗎?」

「……妳那時候跟我講的好像不是這樣子的……姐夫,你真的不後悔娶了這個女人?」姐夫低著頭猛挑四季豆莢,在這時候聰明的選擇了沉默不表態。李洵意搖了搖頭,將炒好的花生裝入另一個鍋子中放涼,低下身子對仍是滿眼晶亮看著他的閔凌說著:「凌凌,你不能娶……阿哲叔叔。」

「為什麼不行?」

「因為他是你舅舅我的。」這個答案似乎太過惡霸了,但是總不會真的教他去跟自家姪子爭人吧!?

「喂喂!哪有這麼惡霸的答案啊!?我家凌凌有甚麼不好你說?憑甚麼只有你能娶我家凌凌不行?」李徇儀在一旁發出不平之鳴。

「因為他喜歡的人是我!光這一點就只有我能娶。你絕對不能夠去勉強一個不喜歡你的人嫁給你。」

「阿哲叔叔有這樣跟你說過?」閔凌睜大著眼睛看向李洵意。

這問題讓李洵意一時之間愣住了,他想起巫懿哲那句帶著問號的『喜歡』……這應該就算是了吧!?「……有、有啊!當然有!」

不過那一瞬間的猶豫已經給了太多的訊息,李徇儀大笑著抱住自己兒子:「哈哈!你舅舅心虛了!!我家凌凌有機會了!!」

面對這樣只欺負自己弟弟的姐姐,李洵意選擇默默的在心裡腹誹。另外怎麼都沒人跟閔凌解釋一下男人沒辦法娶男人啊,至少在台灣現在還不行。另外他也很訝異閔凌的堅持程度,這話題就這樣一路燒到了巫懿哲過來準備出發的前一晚。

為了方便一同到機場,巫懿哲剛回到台北就帶著旅行的行李到李洵意住處。門鈴才剛按就聽到裡面一大一小的聲音邊嬉鬧邊走過接近門口。

「……不要我要開啦!舅舅你幹嘛跟我搶這個啦!!」

難得聽到閔凌這樣激動的叫著,巫懿哲接著聽到了另一個熟悉的聲音一樣從門內傳來。

「為什麼要讓你開!這裡是我家不是你家耶!」

「你很小氣耶!你的姊姊不就是我馬麻嗎?幹嘛一定要分你家我家?就是這樣阿哲叔叔才不說喜歡你啦!」

……呃?甚麼話題?巫懿哲原本還上揚的嘴角忽地僵住,還在納悶是甚麼話題會扯到自己時,門刷的一聲就拉開了。

「阿哲叔叔歡迎!」小天使漾著笑容甜甜的對巫懿哲喊著。

被搶走了第一個迎接位子的人,則是笑著搖頭將巫懿哲身邊的行李箱拖入屋內。「冷嗎?先進來吧。」

閔凌拉著巫懿哲的手往內拉:「阿哲叔叔晚上跟凌凌睡好不好?」

「咦?」

「閔凌!要睡回家去睡!」

「不要!我要跟阿哲叔叔睡!馬麻答應我了!」

「那是你馬麻答應,我沒有答應!」

一大一小就這樣站在巫懿哲兩旁鬧著,讓巫懿哲有些傻眼。甚麼時候自己變得這麼搶手?讓這兩個人上演這樣沒甚麼內容的對話。

「怎麼了?你們兩個發生甚麼事情?我怎麼不知道自己甚麼時候變得這麼搶手了?」他現在左手被閔凌拉著,右手被李洵意握著,但是感受不到甚麼『左擁右抱』或是『左右逢源』,倒是有種牽著兩個小朋友的感覺--雖然其中一個『有點』超齡。

「因為我要娶阿哲叔叔!所以要跟舅舅搶!」

「啊?」巫懿哲一臉疑惑的看向另一邊的李洵意。「什麼娶我?」

「……唔,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對上充滿問號的眼神,「哎唷,就是閔凌很喜歡你,他說我不娶你的話他要娶你。」

「嗯哼。」『娶』是吧?「那是用甚麼分別?」

「因為……」

「因為叔叔沒有說過喜歡舅舅,馬麻說那我就有機會可以娶叔叔!」閔凌愉快的發言,內容倒是令巫懿哲一愣。

看向一旁的李洵意,對方聳了聳肩苦笑著說:「就是這樣。」

 

我從上海回來了wwww
guest
2 Comments
最舊
最新 最多投票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草柳。 迎夜

歡迎回來~
 
這陣子一直沒上BBS
剛好還有這裡可以看發展XDD
 
啊啊,對了,那個業務大人啊
那個…門可以給你開、飯也可以給你煮
不過我也想娶會計大人…XD
 
另外,抓漏一下XD
 
在唐老鴨還是米老鼠的前面的『做剪報』
那應該是『做簡報』吧…

魚ㄦ

XDDDD
我改掉了!!謝謝!!!!XDDDDD

不過你應該還是娶不到會計…XDD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