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不是第一(19)

李洵意想起初戀的時候,為了告白他總共醞釀了三天才終於有勇氣站到那個人面前,結果結結巴巴告白的話講了還不到三分鐘,那對象丟了句噁心就跑走,留下他呆張著嘴愣愣的將沒說完的告白話語吞回肚子中。

人家說人生如戲,戲如人生。

那人走了五分鐘後他還在原地哀嘆自己說不出口的告白,天空卻突然下起滂沱大雨。被大雨淋個全濕之後,他想起了「人家說」的那句話,他只覺得自己的遭遇也未免太像小說--還是三流的那種。

本來他還想掉些眼淚哀悼一下夭折的初戀,被大雨打痛之後他笑了。因為整個過程太過於愚蠢,他反而感覺不到哀傷了。

儘管他身體健康而且還是夏天,但淋了整整半小時的大雨,回家後他仍是發了高燒。在退燒之後他沒想太多就跟家人坦白了自己的性向,被驚嚇的家人一直以為他燒壞了腦袋。

一點關連也沒有,但他擁著巫懿哲的時候就忽然想起了這段往事。

那個所謂的初戀距離現在已經是十五年前的事了,他也早就不是十幾歲會為了「告白」而緊張興奮的年紀。

但他剛剛卻有一股懷念的感覺,那種興奮的緊張感。好久沒有過這樣的感覺了。

以前沒有察覺到,他現在才發現真的是「很久」沒有這樣的感覺了。他一直覺得自己對每個戀愛的對象都是一樣的,每一次他都很認真的想要維護培養戀情,每一次都認真的付出跟照顧戀人。他以為這樣就是專注在愛情中,卻忘了注意到自己是不是還有這樣的緊張感。

他做了很多,卻忘了最根本也最重要的那一點。

他以為那是因為長大了,感情不會再像以前那樣劇烈的起伏,卻沒想過那或許只是因為沒遇到他要的人。

每一次感情結束他總是會問自己,是不是哪裡做得不夠好?是不是哪裡不夠溫柔?他總是覺得一定是自己出了問題,否則為什麼都會是對方提出分手,而理由都是覺得自己根本就不是真的愛他。

他一直都很認真哪,一直都很努力。每一個情人也都說自己很溫柔是個很優質的男朋友,但他不懂為什麼卻還是會拋下自己呢?

一直到追求巫懿哲的這一刻,他忽然明白了。感情不像是課堂作業,努力了就會有好的結果。如果沒有真正戀愛的感覺,那所有的付出就只變成交作業般的公式。

「……怎麼辦?我忽然覺得我是個大爛人。」

正幫李洵意重新調整手上繃帶的巫懿哲聽到這句低語,好奇的反問:「什麼大爛人?」

李洵意輕輕的哼笑:「我一直覺得自己對每個過去的情人都很公平,所以對於快速的進入感情從來沒有罪惡感,也因為這樣覺得那些說我的流言都是錯的。結果我現在才忽然發現,其實我不過就是沒有真正的投入,沒有那樣的感覺但還是與人交往,但是不是真心都稱不上了還說公平……」

巫懿哲聽了這段話有些驚訝,有關李洵意的流言大概也只有他每一段戀情接續得很快,也幾乎來者不拒,但除此之外,並沒有有關他負心的流言啊。

「並沒有不利你的流言啊……」

「大概是因為我的殷勤努力所以沒人抱怨吧?但也就是因為這些殷勤,每個離開我的人都說我不夠愛他們。應該就是這樣吧,我覺得應該這樣對待情人所以就做了。但我沒想到,其實戀愛並不是這些事情就夠了。」

不是很懂李洵意想說些甚麼,但他也沒有繼續問下去。「怎麼會忽然想到這些?」

李洵意眼神放柔,看著坐在沙發前小椅子上的巫懿哲,「因為你。」

「我?」

「因為我發現這次不一樣,我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緊張過,沒有像這樣光只是看著對方就心跳加速,沒有像這樣只因為對方出奇不意的出現,我就開心得像十七八歲的小夥子。」李洵意盯著巫懿哲漸漸染上顏色的耳根,暖暖的笑著:「也不像現在因為對方變紅的耳根就覺得心溫暖得好酸,所以我才發現,雖然不能說我不愛以前的那些戀人,但我知道像現在這樣喜歡一個人在意一個人的感覺,已經好久沒有過了。」

李洵意常常說甜言蜜語,以前因為還沒意識到「喜歡」這回事,所以巫懿哲一直都不怎麼在意。但現在不一樣,這時他只覺得自己臉上的溫度不斷的升高,而眼前都快出現冒煙的幻覺。

「我喜歡你,真的真的,真的喜歡你。」李洵意握著巫懿哲的手,不斷的重複著喜歡兩個字。每在嘴中重複一次,他就覺得自己的心越踏實。啊,他是真的喜歡這個人哪!「還好我沒有放棄追求你,還好你願意喜歡上我。」

不然他不會再度發現原來這才是喜歡上一個人的感覺,也不會發現原來自己是真的喜歡上一個人。不會去發現,喜歡一個人該有的緊張興奮感,不會去體會到,喜歡一個人所得到的酸甜回饋。

仍舊不懂為什麼李洵意要說這些話,但巫懿哲因為李洵意突如其來的重複告白,整個人腦袋也是一片空白。欸,冷靜的自己跑哪兒去了?怎麼才一天而已就消失殆盡了?

「不、不客氣。」不知道該怎麼回應李洵意的『道謝』,他只好傻傻的這樣回答。

聽到巫懿哲這個回應李洵意大笑了起來,左手一拉就將不懂為什麼他開始大笑的巫懿哲拉入懷中,在巫懿哲急急忙忙詢問著右手有沒有拉扯到的聲音中持續大笑著。

 

那一晚巫懿哲在李洵意的家中過了夜,在李洵意的『堅持』下同睡了一張床,不過什麼也沒發生--不如說就算想『發生』什麼也『沒辦法』。

「什麼都不能發生好無聊。」『沒辦法』的人如是說。

「別忘了你受傷還是個病人,你是想發生什麼?」從李洵意的書櫃中抽了一本推理小說,巫懿哲笑著回答:「原來你喜歡看推理小說?真是意外。我還以為你的櫃子上會是一堆業務相關的書籍。」

「業務需要的是反應,不是課本上的教條。當然專業知識早就在我腦海啦!」

也未免太自大了,巫懿哲受不了的翻了翻白眼。

「別說我了,你自己的書櫃上有一堆漫畫,那不是更突兀嗎?親愛的會計大人?」

「……漫畫有什麼不好?很減壓啊。」

「那推理小說有什麼不對?很減壓啊。」李洵意拿同一句回應回去。

兩人不服氣的看了對方一會兒之後同時笑了出來。

「哈哈,好愚蠢的比較。」

「明明就是你先開始的。」李洵意湊過去看巫懿哲手上的書,「喔這本我挺推薦的喔,島田的作品都還挺精彩的。如果你喜歡日式推理的話,土屋隆夫的千草檢察官系列我也很推薦。不然就是……」

「你架上的書全部都看完了?」他望過去李洵意那整櫃的推理小說。每本都是厚厚一大本,堆疊在書桌旁的也還好幾座小山。

「沒有啊,怎麼可能。當然是先買起來有時間才看。」發現巫懿哲投過來眼神有些鄙視,他不服氣的反問:「那你架子上的全部的書都看完了?」

「當然,不然買來幹嘛?」不只立即回答還非常的理所當然。

因為巫懿哲太理所當然的回答讓李洵意一時之間啞口無言,只好低頭繼續湊過去看他手上的書。本來就已經很隨興的坐姿現在幾乎變成李洵意掛在巫懿哲身上。

「怎麼不坐好?這樣我很難看書。」李洵意的頭幾乎擋住他一半的視線,他身上的高體溫也不斷透過衣服傳過來。「好重……而且好熱。」

「咦?可是今天溫度只有十一度耶,我還以為你會冷。」李洵意乾脆單手抱住巫懿哲的手臂,「還是你討厭我這個抱枕?」

「……我不記得我有這種搞怪的抱枕。」

「欸!?都抱過人家這麼多次了竟然還嫌棄我?」

怪聲怪氣的叫聲讓巫懿哲噗嗤笑了出來。「這是演哪一齣?」

「因為什麼都不能做只好這樣囉。」

語氣相當的委屈。委屈到巫懿哲以為自己會看到李洵意嘟嘴,轉頭發現他的確嘟嘴了,還加上一臉怨婦的表情,讓他原本就挺愉快的心情更加開心。心境轉換了之後他覺得李洵意好可愛,想著想著他傾向前輕吻了下李洵意的唇。

「咦?」被巫懿哲的主動嚇了一跳,他對上耳根又紅起來的巫懿哲:「為什麼親我?」

「嗯……因為喜歡?」

為什麼又是疑問句?李洵意呵呵的笑著也嘟著嘴故意大聲的親了巫懿哲。

「為、為什麼親我?」耳根的顏色漸漸的染上臉頰。

「嗯……因為我喜歡你的喜歡。」忍不住再多吻一下,又一下,再一下,就像上癮般的他無法停止,直到他被巫懿哲推開時已經數不清多吻了幾下。

「等等等等,這、這樣下去會很糟糕……」他快覺得自己身體裡的火要被點燃了。

因為些許情慾氳染水氣的眼眸,因為他的偷襲而閃著水色的嘴唇,因為接吻而急促的呼吸心跳,因為接近而上升的溫度,李洵意再度為了自己的手傷而感到懊惱。

「哪,你要答應我喔?」

「答應什麼?」努力喘著氣的巫懿哲疑惑的反問。

「答應在我痊癒之前你要繼續喜歡我。」

「……笨蛋。」

尾音不意外的依舊是消失在緊密結合的唇邊。

 

努力至少一星期要生出一篇以上…..努力中TAT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