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不是第一(18)

「你為什麼不在房間裡面好好躺著?」巫懿哲邊將袖子挽起邊看向乖乖端坐在餐桌旁的李洵意。

「因為我沒看過你下廚啊,而且……我想確認一下你真的不是幻覺?還是姐姐叫誰來偽裝的?」

「……你會跟隨便一個偽裝我的人接吻?」雖然知道這不過就是一句隨口說說的玩笑話,他心裡還是很不舒服。

「呃……當然不會當然不會。」

怎麼辦?眼前這個人究竟是誰?如果這不是他的幻覺,那眼前這個「巫懿哲」的表情為什麼這麼多?剛剛這個……是「吃醋」吧?哇哇哇哇怎麼他生個病就風雲變色?如果他早點生病是不是就可以早點看到這樣的巫懿哲?

李洵意看著開始動手洗米的巫懿哲,耳根的地方有些紅紅的,那是自覺到吃醋的情緒而害羞的嗎?嘴抿著卻掩飾不了嘴角上揚的弧度,是在開心嗎?

他一直想要看到巫懿哲更多其他的表情,也曾經在腦中想像過那會是怎樣的感覺,但再怎麼模擬想像,都沒實際看到時那樣的可愛。

太可愛了。怎麼辦。

「為什麼你不穿圍裙?」

「為什麼要?我又沒有要作什麼煎炒炸的料理不會有油煙啊。」巫懿哲疑惑的反問,手上慢慢的攪拌著雞蛋碎肉粥。接著到一旁切著蔥末備用,拍開蒜頭將已經挑過的瘦肉塊跟滷包一起丟進壓力鍋。

「那是男人的浪漫啊……」在巫懿哲殺人的瞪視下,李洵意摸摸鼻子自己轉了話題:「你拿可樂要幹嘛?」他看著巫懿哲將可樂倒進壓力鍋中。

「滷肉啊,這是姊姊教我的,肉會很嫩又不會澀,還不錯吃唷。時間不夠只好用壓力鍋速成了,味道應該不會差到哪兒去……嗯、嗯……」他若有所思的算了算爐上正在煮的東西,「再弄個蒸蛋跟地瓜葉就夠了。既然吃粥就不需要湯了……」

巫懿哲才轉身就看到李洵意滿臉笑意,不只嘴角上揚著,眼睛眉毛,連頭髮他都覺得好像也在笑。「笑什麼?」

「看著情人為自己在廚房裡忙碌著感覺真的好好。我終於知道為什麼我的家人們每次都在大喊很幸福了。」

「……那、那幫我把蛋打好。」沒有對李洵意的話作出回應,巫懿哲塞了蛋跟碗過來後,馬上轉身過去處理第三個爐子上正燙著的地瓜葉。

李洵意愉快的欣賞著巫懿哲紅通通的耳朵,不靈活的用左手打著蛋。打到一半巫懿哲轉過伸來搶走東西接手打勻的工作:「……我也是。」

「啊?是什麼?」李洵意正抽著紙巾擦拭桌上濺出的蛋汁,一時不理解巫懿哲話中的意思。

「我也很幸福,在、在吃你的料理的時候。」

終於聽到巫懿哲的「我也是」代表的意思,李洵意頓住手上擦拭的動作,沒一會兒倒在餐桌上。

「怎、怎麼了?又發燒了嗎?」匆匆的將蛋汁放入電鍋後,巫懿哲匆忙的靠了過來,發現李洵意不只是躺在桌上,還發出了些奇怪的呻吟聲讓他更覺得疑惑。「你、你在幹嘛?」

「……就算你是幻覺也好,替身也好,我好想把你推倒啊。」嗚嗚為什麼他現在右手骨折而且感冒未癒呢?「人總是在這種時候才體會到健康的重要啊---」

「……這句話你用錯地方了吧。」巫懿哲決定不理會某人轉身逕自去處理地瓜葉。

 

「謝謝招待,我吃飽了。」放下筷子,李洵意滿足的說著。

「我怕會太刺激耶,你吃地瓜葉應該沒關係吧?」臨時決定下廚房,他也只能做些簡單的料理。簡單的滷肉、簡單的雞蛋碎肉粥,簡單的蒸蛋跟簡單的燙地瓜葉。除了地瓜葉外,都是他記得適合給腸胃不舒服的人吃的料理,但也就是怕這個他唯一的不確定形成敗筆。

「應該沒問題啦,我也只是輕微的潰瘍,而且我有止痛藥。」輕輕的拍了拍自己的肚子,「更何況是你親手做的料理,怎麼講我都不想錯過啊。」

「……好吃嗎?」巫懿哲問得有些戰戰兢兢,畢竟他是按自己的習慣去做調味,爸爸以前沒有說過不喜歡他也就這樣延續了下來。

這可是他第一次煮給外人吃呢,老實說被盯著看料理的過程還真是緊張,這樣一頓飯下來,他因為緊張而流的汗比做飯的熱氣蒸出來的要多。

「好吃啊,是我吃過最好吃的料理!」

巫懿哲的料理都很簡單,味道也不是特別突出,為了養生因素淡了些。但是哪,是因為有愛吧?他竟然覺得這些料理的味道是他吃過最好吃的,比任何五星級大飯店、什麼米其林大賞的料理還要好吃──雖然比自己做的略遜一籌啦。

「油腔滑調。」但老實說就算是奉承的話也很受用。巫懿哲伸手敲了李洵意的頭一下,笑著將桌上的空盤子收起,「欸,你別動,我收就好。」

「我又不是全殘了。」看著巫懿哲在自家廚房中熟門熟路的拿出流理台下的洗碗精,從正確位置拿出了清潔布,一切流暢的感覺就像是原本就在這兒生活似的。欸,感覺真好。

「我不是心疼你,是心疼盤子。要是摔破了怎麼辦?」

「……好新鮮的感覺喔。」巫懿哲在說笑呢。雖然以往巫懿哲也不是太嚴肅,但像今天這樣跟他一來一往的對話卻很少見,雖然不知道究竟在他不知道的時候裡發生了什麼事情,他決定繼續靜觀其變。

「什麼新鮮?有東西不新鮮嗎?」專心洗碗的巫懿哲聽到這句話,疑惑的問著忽然小聲笑起來的李洵意。

「沒有啊,你一直都很新鮮可口美味。」

「什麼新鮮可口美味啊?」皺著眉將碗盤放置晾乾的地方,邊擦著手邊坐回餐桌旁,巫懿哲看著李洵意手上的石膏。「真是令人懷念的東西哪……」邊說著還邊敲了幾下。

「要不要分你些讓你懷念一下?」巫懿哲的主動接近主動搭話都讓李洵意好驚喜,這樣的巫懿哲應該不是只有限定在他生病的時候才出現吧?

「才不要,而且聽說你這一摔的原因還挺蠢的?在醫院裡奔跑步不只是你危險,別人也很危險哪。」

「是是,所以我得到報應了嘛!連醫生幫我治療的時候也很不客氣耶!」明明骨折痛到不行,醫生仍是堅持說教完才願意幫他進行治療,他差點就要跪下來求醫生打暈他了。

「那其他的呢?怎麼一檢查起來這麼多毛病?」又是胃又是腸,還有肝也有問題,沒問題的部份幾乎快沒了嘛!

「以職業傷害來說,這樣的結果還算是好的了。」當業務這麼多年才這麼一點傷害,真虧他底子好,不然老早就倒下來了吧。「不過啊,還真的要服老了呢。」

「才幾歲而已啊。說什麼老?」

「業務一年,如同人間三年啊!」

「也就是說你比我老十二歲啊。」

李洵意聞言愣了下才明白巫懿哲說的這數字是啥意思,不禁苦笑著:「你反應也太快了,因為是會計所以對數字這麼敏感嗎?所以……你今天就只是單純來探望我而已嗎?」

身體飽足了,當然也要照顧一下精神層面。今天他一直驚喜於巫懿哲的舉動,這些舉動綜合起來他是不是可以期待一些事情?

「我一直自認自己很誠實面對自己的感情,也自認很誠實的面對自己,只是還不是很習慣這樣的轉變……不大清楚自己該怎麼辦?」

「怎樣的轉變?」李洵意覺得自己好緊張,又不是十七八歲的年輕小伙子了,他竟然對於巫懿哲要說出的內容感到緊張。

「你沒來找我的時候,我因為一直想著這件事情而在工作上犯了大錯。這責任本來就該我自己承擔,因為不管是什麼原因都不該有這樣的失誤。今天來看你也只是一時衝動,想向你抱怨因為你忽然沒出現讓我……結果沒想到聽見你生病還受傷的事情反而讓我嚇了一跳。」

看著巫懿哲說著因為自己而心神不寧的事情,讓李洵意更加心跳加速。在聽到自己受傷的事情讓巫懿哲驚嚇時,他苦笑著小聲說了句抱歉。

他並沒有真的要隱瞞這個消息,但他不否認除了一直在醫院被一大堆事情圍繞而讓他忘了這件事情外,後來當他想起時他還是沒打算連絡巫懿哲。他記得他的工作還沒結束,而「專心」是巫懿哲工作中最需要的,說他矯情或是自信也好,他不希望因為這樣而讓他煩心。

結果仍是擾亂了他嗎?這結果讓他又開心又心虛。開心的是原來自己在巫懿哲心中還有些份量,心虛的是結果還是干擾了他最重視的工作。

巫懿哲搖了搖頭,「我不是想聽你道歉才來見你的,在等著要探望你的時候我很猶豫,總覺得這次來見你之後,就會有什麼不一樣了。但在見到你的時候,我發現我鬆了一口氣。不只是因為看到你無恙而放鬆,也是因為確認了一件事情。」

「是什麼?」李洵意笑著靠近了巫懿哲,而巫懿哲也沒有任何閃躲,就讓李洵意圈在懷中,他要說出的事情對他來說比什麼都重要。

「你在我心中的位置超過了工作。所以說,這是真的喜歡上你了吧?」

為什麼還是疑問句?李洵意忍不住笑出聲。他輕輕的再度吻上巫懿哲不再拒絕他的唇,悄聲說:「你早該發現了。」

呼~CWTT4 無事結束了,謝謝大家m(_ _)m
我玩得很愉快XD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2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
1 討論串
1 回應
0 Followers
 
最多反應留言
最火熱留言串
0 已回應的訪客
魚ㄦ蚊子 最近回覆的訪客
最新 最舊 最多投票
蚊子
訪客
蚊子

一次追完累積的進度!
哈哈哈哈(傻笑中)
實在太甜了,我都要蛀牙了( ̄▽ ̄)|||

好期待接下來會不會有更甜的劇情啊啊啊(轉圈)

魚ㄦ
訪客
魚ㄦ

>/////< 我、我會努力.....吃糖的(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