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不是第一(17)

「醫院?」巫懿哲發現自己的心跳加快,呼吸急促。「生、生病了嗎?」

「馬麻說那叫檢修,不叫生病。」

「啊?」檢修?又不是機器哪來的檢修?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進廠維修。只是這次稍微檢查出了一些毛病,就趁機維修一下而已,請巫先生別太緊張了。」女人的聲音從巫懿哲的後方傳來,他轉頭一看發現是李洵意的姊姊。

「什麼毛病?」會有什麼毛病需要住院兩三個星期的嗎?

「嗯,我想想……」李珣儀彎下腰將飛奔而來兒子的衣服拉好,她常常覺得納悶,為什麼只是去學鋼琴,這孩子的衣服還是有辦法弄得那麼亂,每次來接他的時候都看得她想皺眉。是該找機會去問問鋼琴老師了。

整理好後抬頭才發現巫懿哲一直等著答案,她不好意思的抬起手開始回憶:「右手骨折,胃輕微潰瘍,輕微腸躁症。嗯,肝那邊好像也有掃描出東西。」

「……」這麼多是怎麼回事?而且除了骨折外,其餘看起來都不像是突然發生的。「原本就是要去檢查身體的嗎?」

「不是!叔叔我跟你說,」閔淩掙開母親的手再度往坐在長椅上的巫懿哲跑去:「舅舅是要去醫院照顧我外公的,然後舅舅就說要順便檢查身體,然後結果在走廊上跑,然後就摔下樓梯了。然後啊,舅舅的手就包成一大包了。」

怎麼會有這麼多『然後』?不過他從一堆然後當中聽出了重點,嗯哼,受傷的理由還挺遜的。「這樣要住院這麼久?」

「嗯……算他倒楣吧,馬上就趕流行得到H1N1,當場就隔離起來住院了。」

「新流感!?嚴重嗎?」

「嚴重我就不會在這邊跟你話家常而是帶你去見他最後一面了。」剛說出口發覺巫懿哲的臉發白,李珣儀才發現玩笑似乎開過頭了,「發了幾天燒,不過沒有其他併發症,前天退燒之後昨天就回家休養了。」

巫懿哲吐出一口氣,「所以他現在好了都沒事了?」肺有些痛痛的,他剛剛閉著呼吸了嗎?

「他就在樓上呀,不去看他嗎?」

 

一開始聽到李洵意出了事情時很想要趕快見到他的面,想確定他是不是安然無恙,但被李珣儀邀請去李洵意家中探望的時候他又怯步了--他不知道該對他說些什麼。

不善交際的他有來往的朋友自然很少,在認識的這些年中也沒聽說什麼生病或是意外的事情,他唯一的探病、或者說是看護行為,只有自己爸爸生病的時候。

但親人與正在交往的人是不一樣的吧?對自己的男朋友探病該說些什麼呢?他在李洵意的房門外猶豫了好久都沒法轉開門把。

他覺得現在自己的心情好奇妙,明明來之前還在想該怎麼抱怨他無故消失,但也有打算跟他討論自己是不是對他太不公平了。在知道他受傷又生病之後,卻慌得那些情緒都不見了。然後知道沒什麼大礙的現在腦袋一片空白。

該怎麼辦才好?該怎麼說才好?表情又該怎樣呢?

正在煩惱到底該怎麼辦的時候,巫懿哲眼前的那道門忽然開了,讓他嚇了一跳。不過嚇到的不只是他,開門打算去喝水的李洵意也嚇了一跳。

「欸……?你怎麼會在這裡?」李洵意揉了揉眼睛,「嗚啊……我不是退燒了嗎?怎麼出現幻覺了?」

突然面對面讓巫懿哲瞬間緊張了起來,但聽到李洵意這句話跟看到李洵意有些孩子氣的動作,他忍不住笑了出來。「噗,我才不是幻覺,是你姐姐讓我進來的。燒都退了嗎?起來喝水嗎?」

大概是因為生病在家沒打算出門的緣故,李洵意下巴佈滿了鬍渣,頭髮也亂亂的,跟以往整齊形象的感覺差很多。並不會討厭,只覺得很新鮮。在床上的時候倒是顧不得那麼多,下次應該要好好注意一下,說不定是另一種感覺。

巫懿哲還注意到李洵意的黑眼圈,這是因為生病吧?他沒有想太多抬起手輕輕的按壓著李洵意的眼睛周圍。在問出了會痛嗎的問句後,看到李洵意一臉驚訝的表情他才發現自己做了什麼事情,手也不知道該不該收,就這樣停在李洵意的臉上。

「……哇……這不是幻覺就是作夢吧。」連眨了好幾次,李洵意很努力的分辨眼前的人是幻覺還是真實的。巫懿哲不管什麼時候從來沒有主動觸碰過自己,除了在床上的時候。從一開始主動的就是他,巫懿哲沒有主動觸碰過他這一點他也覺得沒什麼不好,他沒推開過他就很夠了,根本沒有料想過,當巫懿哲主動觸碰自己──儘管只是臉而已──會是這麼的令人感到舒服。

不帶情慾,就只是輕輕的觸摸著自己而已。

「嗚哇好痛!」李洵意還沉浸在舒服的氣氛中,臉上就傳來劇痛。「你為什麼要捏我的臉!?」

「證明我不是幻覺啊!」看著李洵意摀住臉頰的表情,巫懿哲忍不住笑了出來。這是孩子氣嗎?他想要藉機將自己的手收回來,卻被李洵意一把抓住,然後被緊緊擁抱住。

「……我好想你。」

「……嗯。」他輕輕的回抱著他,沒有推開。透過有些薄的睡衣傳來偏高的體溫讓他覺得好溫暖,無預期的聽到這句話也讓他覺得很溫暖。

「對不起,因為都在醫院所以也沒有聯絡你,後來因為都在發燒人都迷糊了……你不要生氣喔……」

為什麼一個大男人說這種像是撒嬌的低語可以一點障礙都沒有?他微嘆了口氣,他所有想要抱怨的,都讓李洵意搶在他說出口前道歉了,那他還有什麼可以說的呢?「我沒有生氣。」

「真的?」

像小孩子一樣要求保證的模樣,讓巫懿哲笑了。「真的。」應該說,他先前也不是生氣的情緒,只是對於沒有任何消息聯絡而不安著,後來知道是生病了也更沒有什麼生氣的理由。本來就沒有的東西,要他怎麼證明它「已經」不存在了呢?

巫懿哲想了想,輕吻了下李洵意的唇。原本是想要安撫一下李洵意的,結果吻完之後看到他詫異的表情才意會到自己做了什麼事情。啊呀,自己到底是怎麼了?最近的行為都不像自己了。連跟陌生人一夜情都敢了,怎麼這個小小的親吻讓他覺得特別害羞?

「……你果然還是幻覺吧?」

連續出現兩次一樣的問題,巫懿哲疑惑的笑問:「為什麼?」

「因為我的巫懿哲不會主動做這些事情。」

什麼你的?「那你要怎樣才相信我不是幻覺?」生病的人都很像小孩子,他耐心的問著李洵意。一邊覺得好笑一邊也覺得這樣的李洵意很可愛。

「嗯……再吻我多一點?」

李洵意當然知道眼前這個人不是幻覺,只是今天他的主動讓他嚇了一跳。當然他並沒有那麼自我感覺良好的以為是為了自己,只是他真的很好奇,而且也很想知道,巫懿哲還會不會有其他更讓他驚訝的表現。

他覺得以巫懿哲的個性,他不會照他剛剛說的去做,所以他只是小小的壞心一下而已。於是在巫懿哲真的吻住他,輕咬著他的唇,模仿他在床上常常對他深吻的方式時,他真的呆住了。在這個吻結束的時候,他覺得自己頭昏腦脹。

「這樣……可以嗎?」唇抵著李洵意的,巫懿哲呼吸不穩的問著。

「……可惡!我好想要推倒你啊!只是我現在頭好暈……」難得的大病一場,讓他一整個人病懨懨的,就算燒已經退了整天躺在床上就更覺得自己很虛弱。

「笨蛋,燒退了也不代表你已經痊癒了。快回床上躺著。」李洵意的話讓他記起了這個人的病人身分,連忙將他推回房間的床上,「想喝水嗎?我去拿一壺進來吧。」

看著巫懿哲匆忙的走了出去,再提著一壺水進來,李洵意還是忍不住揉了揉眼睛,敲了敲自己腦袋。巫懿哲進房門就看到這一幕,不禁莞爾:「你在幹嘛?還在懷疑我是幻影?」

「嗯。因為你很少講這麼多話,也很少這麼主動,更不用說我沒想過你會來探病……欸?你怎麼知道我生病的?」

「我本來是打算要來抱怨的,結果在樓下遇到你姐姐才知道你生病了。快中午了,你肚子餓了嗎?有想吃些什麼嗎?」

「你要作飯給我吃?」

「是啊,我自己一個人住當然會煮飯啊。簡單的我會,像你做的那些比較花俏的我就不會了。」在爸媽離婚他跟著爸爸之後,家事一直都是他跟爸爸兩個人分攤做,簡單的料理當然難不倒他。

「……你真的是幻覺吧!?」

「太失禮了!!」巫懿哲笑了出來,他今天表現得真的很不像他自己嗎?

因為同時在趕合本的文,所以這篇慢了m(_ _)m
合本的文過一陣子會貼上來(連同合本的資訊),有興趣的人也請多多指教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2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
1 討論串
1 回應
0 Followers
 
最多反應留言
最火熱留言串
0 已回應的訪客
魚ㄦ來福 最近回覆的訪客
最新 最舊 最多投票
來福
訪客
來福

呀啊啊啊啊啊(掩面)
這兩個人實在太可愛了受不了啊!
好開心喔xcDDDDDDD
哇噢太棒了噢耶
謝謝魚ㄦ:^D
還有中秋節快樂喔!

魚ㄦ
訪客
魚ㄦ

這一回兩個人真的超可愛>////< 我都怕寫的太過頭了囧 來福中秋節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