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不是第一(14)

巫懿哲拆石膏的那天,李洵意陪了全程。

「欸,我又不是小孩子,幹嘛陪我。」坐在醫院的候診椅上等著被叫號的巫懿哲,忍不住對坐在一旁的李洵意說:「何況今天又不是周末假日。」

「沒關係,我有很多假,請個一天是沒問題的。」他很少請假,所以只要他開口要請,沒有人會為難他。

問題是工作不是休假的問題啊。巫懿哲嘆了口氣。他想起有件重要的事情該說出口,才一出聲他發現自己的聲音好乾,活像是掙扎了許久才說出口:「呃……既然我的傷好了,下周開始我的工作也要開始了。所以我想……」

……我也該回去我自己住的地方了。但他忽然就是說不出口,明明就只是簡單的幾個字罷了。而他還沒思考為什麼自己會忽然卡住說不出口時,李洵意就笑著這樣說了。

「那今天晚上吃豐盛一點吧,想吃什麼?」

「……明天開始我就回我住處去住。」在李洵意的笑容中,他還是把話說完了。

巫懿哲一臉疑惑的看著李洵意,照理說李洵意應該明白自己想要說什麼才對,為什麼……不,首先『覺得李洵意會懂自己想說什麼』這件事情本身就很怪異了……為什麼他覺得李洵意該知道?

「所以晚上要吃豐盛一點啊,想吃什麼?」李洵意笑著耐心的又問了一次。

不知道為什麼,巫懿哲一直把這句話跟「最後」這兩個字連結在一起,他呆望著李洵意的笑臉一會兒後,在護士的叫號聲下小聲的回答:「蛋包飯。」

他的石膏順利的拆了下來,骨頭的復原情況也非常良好。拆了之後他也沒什麼不適應的狀況,只是忽然兩手不需要拐杖讓他總覺得不知道該把手放在哪。

晚餐時李洵意做了很棒的蛋包飯,跟市面上幾乎像是蛋皮包炒飯的廉價品不同:滑嫩鬆軟而且中間還是半熟的厚蛋皮,完美的包裹著加了洋蔥末、口味簡單的奶油炒飯,在蛋皮上淋的不是番茄醬,而是牛肉燴洋蔥的醬汁,這幾乎可以當成餐廳主菜的料理,看得巫懿哲簡直傻了眼。

「怎麼了?雖然這看起來很簡單,可是花了我很多時間呢,吃吧。」『貼心』的家人今晚又跑出去遊玩了,正好讓他專心的只做了這道料理,另外搭著料多味美的玉米濃湯。沒有其他太多餘的味道去分散注意力,連他預備的飲料都只是冷開水。

嗯的一聲算是回覆了李洵意,巫懿哲仍是看著這料理發呆。

這次他沒有全程做筆記,只是呆愣的站在一旁看著李洵意「表演」廚藝。跟之前一樣他都是在斜後方看著,也跟之前一樣幾乎都只是看著李洵意的背影,但他總覺得這一次不一樣。只是他說不上來是哪裡不一樣。

因為是「最後」嗎?當初以那樣的理由住進這裡,傷好之後當然這理由也就不見了,屋主既然沒有開口要他留下來,那他當然也就沒辦法繼續……他是希望李洵意開口要他留下來嗎?也不是,就算開口了他還是會回到自己的住處,但……

忽然發現自己只是很想要李洵意開口留他,就算只是客套話,但是能讓他覺得自己對李洵意而言是特別的就好。這個發現讓他不自覺的脹紅了整張臉,在李洵意不斷詢問怎麼了的聲音當中,巫懿哲享用完這個色香味皆有的蛋包飯。

然後很自然的上床,接著隔天醒來之後上班、回自己家。然後第一次坐在睽違了快一個月的家裡卻覺得好冷清。

並不是沒有長時間離家外宿的經驗,但這樣覺得「冷清」的感覺倒是從來沒有過。為什麼?

其實他知道為什麼,他知道為什麼他會覺得家裡很冷清,也知道為什麼他會忽然很想念李洵意家客房浴室中的拼貼壁畫。

從他開始說了我們交往吧之後,他仍住在客房中並沒有與李洵意同床,而李洵意也沒有要求--除了最後一夜他們上床之外。一開始他還覺得這樣很不錯,儘管是在同一個屋簷下,但仍是有自己的空間自己的時間,不想被打擾就自己一個人,想見見對方就走出房門。

這樣也不錯。他那時候還真的有想過要是真的被要求同居,這樣沒有同床也很不錯。但那個最後一晚--其實也就昨晚而已--他卻有種「竟然到最後一晚才上床」的可惜感覺。

欸。他不想繼續想下去了,總覺得自己心裡的那條線開始鬆動了。

回到家中的第一晚,他難得早早的上床睡覺,但卻無眠到天亮。

 

原以為他回搬住處之後,一向積極的李洵意會每天來找他,但卻沒有。雖然每天都固定打電話給他,內容卻也都只隨口問問過的如何工作順不順利之類的話。與其說這是戀人間的對話,不如說是好朋友的隨意聊天。

他變得不滿足了嗎?他一直以為淡淡的才是戀愛長久之道,所以他一開始就拒絕別人,希望能真的找到符合他理想的人。原以為李洵意是適合沒有負擔的一夜,所以他找他上床。但稍微認識之後卻發現這個人很纏人,所以他開始拒絕他。然後小小的意外下他們開始更進一步聊天,他再度覺得李洵意應該是個好對象,所以他也很乾脆的提出了交往。

果然是寂寞了啊,在距離上一場戀愛十三年後的現在,他緩緩的踏出一步,卻發現他一直以為他想要的方式,呈現出來的結果好像無法滿足自己。

吃飯七、八分飽是對身體最沒有負擔的,那麼愛情呢?到底該幾分才是「剛好」的?

他搖了搖頭拿起鑰匙,在回到家的第五個晚上,出發去常去的酒吧。

並不是想尋歡,單純就只是不想要「一個人」。但在熟悉的位置旁看到前不久才熟悉起來的人時,他竟發現自己有點心虛。

「嗨,終於遇見你了。」李洵意笑著舉起杯子向他示意。

「……你在等我?」猶豫了一會兒,他還是在李洵意身旁的位子坐下。

李洵意笑著拿出個小盒子放在巫懿哲面前。「是在等你,不過因為沒跟你有約,所以我只是在猜想你哪一天會來這邊。」

喔,還好不是以為我是要來尋歡。他儘管習慣自己一個人,但真正跟人立了『約定』,他就會做到那個身分該做的事情,就算只是口頭約定。像『交往』這種。

「這是什麼?給我的?」向Jerry點了酒之後,他看向剛剛就放在自己眼前的小盒子。看起來是個餐點紙盒,裡面會是什麼呢?

「嗯,前幾天在試著把料理做真空包裝,這是做來試驗的,不知道合不合你口味所以就帶著了。」李洵意看著巫懿哲打開之後疑惑看著包裝物的表情,笑著解釋:「這是東坡肉。第一次用這種真空包裝法,所以很醜看起來很怪,不過味道很不錯喔。你只要回去拆開用微波爐加熱一下就好了。」

「謝謝,不過怎麼會想要做真空包裝?你要遠行?」李洵意一直都是習慣做給自己家人吃,而且也崇尚東西要現做現吃,怎麼會想做這種可以保存的包裝?

「因為如果你吃得慣這樣的味道,那就可以幫你準備不少啦。」巫懿哲微愣還有些發紅的臉讓他很滿意,「你今天還能來這邊表示還沒開始忙碌,等到一忙起來,以你的個性會連吃飯都忘了吧?那我先幫你做些料理你回到家或是在公司就可以熱來吃啦。」

「……我可以吃外食。」雖然自己飲食習慣養生為主,但並不代表他無法接受外面的食物啊。以前加班也常常把披薩當三餐在啃的呀……

「要吃外食不如就吃我做的吧。反正也算是『外食』啊。」看巫懿哲不再回話,他繼續愉快的說著:「你這兩天吃吃看,記得把感想跟我說。可惜青菜還是要現煮才好吃,不然我就幫你配一整桌料理讓你帶走。」

巫懿哲不知道自己該說些甚麼,再說了兩次謝謝之後將餐盒放置一邊,接過Jerry遞來的酒一飲而盡。

不要求跟自己同居--他一直以為這是戀人間很正常普遍的要求--卻照顧起自己的飲食來。他沒有遮掩過自己喜歡李洵意的料理,他知道李洵意一定也看得很清楚。儘管做料理給他是種討好的行為,可是他發現自己對這一套沒轍。

同時也對在料理背後的心意沒轍。

「……該怎麼回應才好呢?」喝了幾杯酒之後,他喃喃自語般的問出口。

「你一口氣喝這麼多杯,明天不用上班嗎?」忘了先問巫懿哲用餐了沒,看他這種喝法要是沒東西墊胃會很傷身體的。

他知道自己喜歡照顧人,但會對自己追求的對象這麼照顧還是第一次。知道巫懿哲喜歡保有自己的空間,所以沒要求過住在一起;知道巫懿哲喜歡自己的料理,所以費盡心思讓他嚐到。他一直自豪於自己對每段感情每個對象都同樣認真,但現在看來,似乎還是有所差別。

但他喜歡這個差別,儘管他知道要讓巫懿哲倒向他這邊還有路要走。

「明天客戶公司休假,我跟著放。不過星期日要去補進度。」不然他也不會到這裡來了。

「你還是別喝太多得好。」跟Jerry點了些輕食,收走他眼前快空了的杯子改遞上水。

「你說我應該要怎麼回應你?我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作……」

聽到這個問題李洵意有些驚訝又有些開心。剛剛他還以為巫懿哲只是吐出些沒什麼意義的句子,沒想到是這個……欸,他要撤回前言,看樣子他快能到佔到巫懿哲「第一」的位子了。

「那,你說故事給我聽吧?」看到巫懿哲有些疑惑的茫然表情,「有關你的上一段感情。」

也是巫懿哲唯一的戀愛,他說過。其實他介意好久了,只是找不到時機問。

 

嗯欸欸欸欸~隔了好久得更新~(因為中間跑去日本一趟XD;;)
guest
4 Comments
最舊
最新 最多投票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緋夜紅

我想吃滑嫩鬆軟的蛋包飯O_O/

魚ㄦ

我也想啊XD 有業務的話我每天三餐就靠他了!!

草柳。 迎夜

我也想吃~
魚ㄦ去叫業務出來做給大家吃>”<

魚ㄦ

XDDD 我也想啊,那是我在日本吃到的ˊˇ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