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不是第一(13)

看著李洵意笑開懷的臉,巫懿哲尷尬得不知道該怎麼辦。本來空無一物的掌心,被李洵意這麼一說,好像有了重量,連那週遭的空氣都熱了起來。

想甩手,卻又怕就這麼直接傷害了眼前的這個人;保持目前的狀態不動的話他又覺得自己的情緒,一直被這看不見的「心」給牽引住。

於是他的手就僵著停在半空中,不知道該放下還是繼續維持著。

這應該是句很甜蜜的情話,但巫懿哲卻開心不起來。他不知道李洵意說這句話的用意是什麼,也不知道自己該怎麼應對。他說了不想當別人的第一,也不想把別人當成自己的第一。但李洵意說的是給了「心」,卻不是說第一。

就好像是自己下了個模糊的定義,而李洵意自己轉了個彎答了個非正常解答。

「李洵意!」他低聲的叫著還笑著的人的名字,聲音中帶了點怒氣。

「嗯?」李洵意停了笑聲,低沉的聲音從閉著但弧度往上揚的嘴角吐出,讓巫懿哲覺得自己被徹底的笑了。

「你這是做什麼?」

「沒什麼啊,只是把我的心交給你而已啊。」李洵意聳肩,看巫懿哲仍有些怒氣,他伸手拉過巫懿哲擁著。「欸,我是把心交給你,又不是把你當成第一,你在氣什麼?」

這是一種狡猾的說法他知道,而會想說出這句話也只是想知道他的反應。算是一種試驗吧,想要試驗其實巫懿哲並不像他自己形容的那麼不想要人愛,並不是像他自己形容的那樣對什麼都很淡然。

像他現在擁抱著巫懿哲的舉動,看起來唐突但從沒有被拒絕過。一如之前觀察到的矛盾性格,在他懷中巫懿哲儘管臉上仍是不開心的表情,但卻一次也沒有推開過他。

欸,他有時候都覺得自己太過壞心了點,面對如此「單純」的巫懿哲,他「久違」的良心都快冒出來指謫他了……

不過看他有些怒氣的表情,他真的止不住自己的笑。什麼原因會讓他有這樣的怒氣呢?會不會因為這樣的一句話,會開始做些改變?

才剛這樣想,他就發現手上傳來痛覺。

「欸,你咬我幹嘛?」看著搶救回來的手背上明顯的齒痕,這一咬真用力啊……

「……地瓜應該蒸好了。」盯著手上的手錶沒有道歉也沒有解釋的丟出了這句,發現李洵意沒有動作,他故意對著他假裝疑惑的問:「糖水應該也好了喔,大‧廚‧師!」

欸?最後那三個字的音有點咬牙切齒……李洵意只好摸摸鼻子過去將蒸籠裡的地瓜跟一旁的糖水做了處理,把大半冰凍起來,只留下一盤新鮮出爐的端到桌上。

濃郁的砂糖甜味伴著厚實的地瓜香氣,隨著李洵意移動的腳步從盤中一路撲到巫懿哲的鼻間。開始凝固的糖衣閃著澄黃色的色澤,趁還沒完全變硬前他用筷子從中切開,剛蒸好的地瓜鬆軟但又不會垮掉的觸感跟熱呼呼冒著煙的視覺,還有緩慢滴落的糖漿,都讓巫懿哲移不開眼光。

咬進嘴裡的時候外層的糖已經凝固了,口感有些薄脆但不黏牙,有著微微糖的焦味但沒有苦味,被糖包裹在其中的地瓜含在嘴裡甜而不膩,兩者都是甜味但又不互相衝突,各自保有自己的特色。

巫懿哲細細的吃完一塊之後,忽然好捨不得將剩下的吃完。這類的小點心其實大家做起來都差不多,材料一樣作法一樣,為什麼覺得李洵意做的就是比較好吃呢?這一兩個星期來他一直這樣覺得。

「因為愛的程度不同。」看著剛剛還感動美食的人呆愣了下後馬上又瞪了過來。「欸你真的很喜歡食物耶……每次看你吃東西就覺得好幸福,被你吃掉的食物也好幸福。你喜歡它一定大於我吧?」他指著那盤他料理出來的甜點。

能被那樣細細對待(吃掉?)真的也是一種幸福,他可就沒這福份啊。

「你把自己跟食物比較?」

「……你這種講法其實是要說我比不上食物吧?」

巫懿哲歪著頭看向李洵意,嘴角帶著笑卻不發一語。

「嘖,不否認也不承認,竟然就要用笑混過去。」但他接受了這種打混法,欸,真的不會膩呢。他摸了摸手上的齒痕,這還是第一次有人咬他。

又一個第一次呢。他浮起笑容,而這個笑容讓巫懿哲看得皺起眉頭。

「你的家人都知道?」他問了放在心裡很久的問題。雖然沒有把後續的問題問完,不過他卻覺得李洵意會聽懂。

李洵意笑著將盤子再推向前,他真的很喜歡看巫懿哲吃食物的表情。也是因為愛不同吧?不然他的家人也是一臉滿足的吃下他做的料理,怎麼他就沒有像現在這樣喜悅的感覺?

不同,不同。跟以前不同,跟他人不同。這是唯一,也是第一。

「嗯。」高中他就明白了自己的性向,同時他也就跟家人開誠佈公了。

「真是有勇氣。」

「那是衝動,沒什麼勇氣可言。」再推了推盤子,「不吃了嗎?還有四塊呢。剩下的那些都是凌凌的,他很愛這甜點不會分給你的喔。」

「……會胖。」

「沒關係我不介意。幹嘛這麼介意體重?你很標準啊。」巫懿哲目測只比自己矮一些些,應該也有個一七五,根據「實際摸索」過的觸感,他身上沒有甚麼多餘的部份,因為習慣飯後有些簡單的消化運動,雖然沒有肌肉但觸感頗緊實。

「我有些家族遺傳的高血壓,這種的不能吃太多。」所以八分飽就好。

「可是之前的菜單……」他明明記得有些料理其實也是不好的。

「……我放縱了。」眼神不由自主的飄離。他一個月也只敢放縱一次,但最近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對食物的慾望。「所以這些……也幫我冰起來吧?」

「冰起來會太硬就不好吃了。不然就這樣吧……」

巫懿哲還沒問要怎樣時,就被李洵意吻上。剛剛因為想要發問而微張的嘴現在被渡了個東西過來,很甜很鬆軟的觸感讓他馬上就知道是桌上的點心。

他應該要為這種唐突生氣的,但他卻沒這股怒氣。

只覺得無奈,卻沒有怒氣。

他應該要追究為什麼,但他發現自己只是嘆了口氣,雙手攀上李洵意的肩膀,主動加深自己的吻。

欸,最近真的放縱了。

 

儘管很困擾,但他終究是沒有將那個無形的心給甩掉。手上的重量卻一天比一天要沉,而他發現自己發呆看著自己手掌心的時間越來越長。

「你手中有什麼嗎?」Mayky忍不住問出口,她好幾次都看到巫懿哲看著自己的手掌心發呆。

「沒、沒什麼。」緩緩的握拳,他仍是覺得手心暖暖的。很奇妙的感覺,被別人交付「心」的感覺就是這樣嗎?

「是嗎?」沒事會像這樣開始微笑嗎?「你的腳還要多久拆石膏?」雖然手的扭傷已經好了,但腳受傷就是行動不方便,她其實是很想要「利用」一下這個目前閒置的優秀同事的。

「下星期三。」所以他住在李洵意的住處也只剩下四天。

但是他的工作從星期五開始,這樣她根本也不能夠利用到嘛!「欸欸欸欸,你最近都跟那個Jay住在一起?你們該不會……」

他不介意公開自己的性向,但他卻不喜歡這樣的臆測,有很不被尊重的感覺。聽著Mayky只是想知道八卦般的語氣,他微皺起眉。

「……我只是因為受傷暫住,別用這種語氣這樣說。」

「好吧,你排斥的話我就不亂猜囉。」Mayky摸摸鼻子,她一直都知道Warren一直都很正經,原來連玩笑也開不得。「不過你跟他感情還真的不錯,而且最近你真難得都準時下班呢。」

「我準時下班也是因為最近沒工作啊。」雖然最主要的原因是貪圖李洵意的料理,雖然就算加班李洵意也會替他留菜,甚至幫他重新料理。但他是寄人籬下,這樣總是太囂張了。

「欸,好想利用你。可是總經理說不准。我也好想要準時下班啊--」

「那是因為我忙起來就比妳更慘了。」

這倒是。Mayky點了點頭,她一邊說著保重一邊溜回自己的座位,找到了個未來可能比她慘的同事,她忽然覺得現在的工作內容看起來可愛多了。

Mayky離開之後,巫懿哲又打開了自己的手掌。那兒明明就沒有東西的,卻因為一句話做改變。他本來想對自己說那不過是個玩笑話,但是他的腦袋卻接受了。

欸,以為自己已經學到教訓,卻還是輕易的相信了嗎?因為覺得李洵意的「第一」是工作所以放鬆了自己的心志了嗎?

以他的原則,他應該越早離開越好吧?尤其以他現在一想到這件事情就想嘆氣的狀況來看,應該越早不要成為「第一」越好吧?

不想,不願意,不要。但他腦中卻充滿了這些否定字眼。

唉,他還是嘆了那口氣,盯著依舊空無一物的掌心。

誰說「心」就是那樣圓滑的形狀呢?李洵意的這個「心」根本就是手銬,銬住他的心讓他動彈不得。

 

欸,我真的覺得很老梗啊XDDDD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4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
2 討論串
2 回應
0 Followers
 
最多反應留言
最火熱留言串
0 已回應的訪客
來福魚ㄦ草柳。 迎夜 最近回覆的訪客
最新 最舊 最多投票
草柳。 迎夜
訪客

應該說,業務大人有在食物裡下咒
然後讓會計大人走進愛情胡同裡
永遠走不出業務的有機菜餚區

魚ㄦ
訪客
魚ㄦ

下咒就太可怕了啦XDDDDDD

來福
訪客
來福

唉好甜啊
我家熱得要死這小倆口也打得火熱
真好啊!!
而且晚上看都會好餓=w=

魚ㄦ
訪客
魚ㄦ

這篇想以甜為主咩!
希望我不要寫到忘形就亂甜了(!?)

餓……我已經很努力寫少了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