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不是第一(8)

「請問,這一餐有讓您滿意嗎?」這句話其實根本不用問出口,巫懿哲滿意的表情就是最好的回答。

「嗯……可以開店了。」厚蛋燒軟硬適中,在嘴中漾開的鮮美高湯味道讓他回味無窮。如果李洵意真的開店,他應該會為了這道菜每天去捧場吧。

「謝主隆恩。」李洵意嘻皮笑臉的胡說了一通後,把桌上的碗盤都收去洗碗槽準備動手洗乾淨。眼角瞥到巫懿哲打算站起來,他連忙阻止:「欸欸欸欸,受傷的人別動,坐好坐好。」

「……不過就是裂開而已。」雖然不甘心的反駁,但巫懿哲還是乖乖的坐著看他洗碗。

很奇異的感覺,在自己的地盤上,看著別人做著主人該做的事情,而自己卻像個客人般只待在一旁。很特別,但他卻覺得不討厭。

「那就是骨折。只是沒斷而已,但還是算骨折。」嘆了口氣,手上沒停下洗碗的動作繼續道:「你這樣星期一能上班嗎?」

「為什麼不行?不過就是裂開……」在李洵意不贊同的眼神下巫懿哲只好改口,「……好吧,只是小小的『骨折』,又不是不能動了。」

「行動不方便吧,需要來接送你上下班嗎?」將碗盤洗好,熟門熟路的擦乾後放到碗盤架上。這一串流利的動作讓巫懿哲很想問他是不是其實早就潛近這裡摸熟了?

「不用……」

拒絕的話才說一半就被打斷了。

「不用跟我客氣喔,反正業務不用打卡,我最近剛談成生意也不用開會,所以上下班時間很自由唷!」想像中眨眼睛這動作應該不適合李洵意這樣的大男人,但巫懿哲意外的發現出現在他臉上時沒有什麼違和感。「考慮考慮吧!?」

「我們素昧平生……」

「不過上了兩次床,第一次還『上』了兩天,然後吃了兩次飯,一次還是我煮給你吃的『素昧平生』?」

……可惡,能不能叫他不要這麼會反駁?一時之間他真的不知道要用什麼理由拒絕他。越相處他就越害怕,害怕自己這樣下去會喜歡上對方。他的生活應該就該像以往般清清淡淡的,李洵意的攪局讓他會開始煩躁。但他也沒辦法否認,他的確是期待了被他攪亂之後的生活。

「你知道我公司在哪兒嗎?」見李洵意搖了搖頭,他回答:「在內湖。」

「呃,在我家那邊?那你幹嘛住這邊?」

「那你又為什麼住內湖?你公司不是在這附近嗎?」

「因為在內湖的是我老家啊。」

「這間房子也是我爸媽留給我的啊,把這邊丟著去住內湖?那是不可能的。」巫懿哲搖了搖頭。「這樣完全是反方向,怕你麻煩還是不……」

「一點也不麻煩,我想到了個好點子。」

聽著李洵意興奮的聲音,跟一臉期待的表情,巫懿哲有預感這個點子應該會把他的生活掀起風浪。但他竟然不排斥,真是糟糕了。

 

昨天李洵意在一杯茶的休息時間之後就離開了,爽快得讓巫懿哲有些錯愕……他還以為李洵意會要他住去他家。

他搖了搖頭,甩去這有些可笑的想法。這麼一想,不就表示心裡有那麼一咪咪這樣期待過嗎?沒有沒有,他只是模擬李洵意的想法,藉此他可以找出應對之道……

是的,找出應對之道後,他就可以挑出李洵意的缺點,找到缺點之後他就更有理由可以叫自己別喜歡上……欸,為什麼導到這個結論了?他有些喪氣的坐在沙發上無意識的轉著遙控器。

晚餐的時候,他嘗試回憶昨天李洵意的手順挑戰了厚蛋燒,卻發現出來的成果並不如想像。他很不甘心,自己也很常下廚,沒道理做不成功。

然後晚餐過後沒多久,李洵意就出現了。帶來了他覺得不怎麼樣的『建議』。

預感成真,他覺得這真的不是個好點子。

「你說什麼?」

「沒聽清楚我剛剛說的嗎?那我再說明一次,你現在跟我一起回家,這樣明天你就可以輕鬆簡單的上班了。」

「為什麼我要去住你家?!」昨天不是才說這邊就是自己的家,根本就沒需要為了公司的所在地而搬家。

「因為你不需要在內湖住長期,你只需要在行動不便的這些天圖個方便就好了。而我就住在內湖,當然就是最好的選擇不是嗎?啊,如果你擔心的是房租的問題的話,這個我有想好該怎麼折抵了所以不用擔心。」

關於「怎麼折抵」雖然李洵意並沒有說出口,但巫懿哲覺得那應該也不是太好過的方法。

「其實真的不用這樣,從長春東路這邊到內湖也沒有真的很遠……」

「欸你想想,你現在骨折走路比平常要慢,上下階梯也很不方便。別說公車,就連捷運搭乘起來也不方便吧?又不是要你就這樣跟我住在一起不分離,你在擔心什麼?」李洵意掛著笑容,一一的將巫懿哲努力提出的反駁給拍扁。

「可是我……你……」想不出來到底該怎麼嚴正拒絕,這時候又不能直接說我拒絕……咦?為什麼不行?直接說我拒絕就好了啊。「我拒--」

「欸別拒絕我,你想想,住在一起的這段時間,我可以每天為你下廚房喔!我還沒有把我的拿手好菜端上來呢。」

……可惡。巫懿哲想起昨天嚐到的美味,口中的唾液不由自主的開始增加。他是什麼時候被李珣意掌握到這個弱點?他對於美食的抵抗力真的很低……

「……我不要跟你睡同一張床。」他只能嘆氣。為自己被胃徹底控制的薄弱意志力感到無奈。

「當然不會,我家是有客房的。」看到巫懿哲態度軟化李洵意知道他壓對寶了。「啊,當然我想跟我同一張床也是可以睡得很舒服……」

「不用了謝謝。」

如此快速的回答,讓李洵意噗嗤笑了出來。「那麼大人,小的該去哪兒拿您的行李呢?」

嘻皮笑臉的,有時候根本無法分辨究竟什麼時候他是認真的,什麼時候又只是在開玩笑。或許這才是他一直被「拋棄」的主因吧?巫懿哲再嘆氣,在李洵意充滿期待的閃亮眼神中,起身去收拾了簡單的行李。

開車前往李洵意住處時,巫懿哲發現他似乎真的對自己答應而感到開心,沿路甚至還跟著廣播內的曲子小聲的哼哼唱唱。

有這麼開心?開心到毫無遮掩嗎?看著這樣的李洵意,巫懿哲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沒有被人這樣追求過的他,面對李洵意真的是毫無招架之力。

到達之後巫懿哲原本預期會在門後看到一個和諧快樂的家庭,而他也已經準備好與長輩們應對的詞句。結果進到客廳卻是冷冷清清,一個人也沒有。

「……我以為你是跟你家人一起住。」這充滿李洵意個性般繽紛色彩的擺設,怎麼看都沒有長輩們一起居住的痕跡--除非李洵意家的長輩們也是這麼的新潮奔放。

「啊,抱歉。我忘了說,我是跟我家人一起住沒錯,只是這棟公寓是我家蓋的,而我家跟親戚分住在每一層中。」雖然嘴上說著道歉的話,但臉上的笑容卻根本不是這回事。「這也是住在一起沒錯啊,他們就住在樓下。」

這是詐欺,欺得他有點想提起包包走人。難怪他剛剛就緊緊抓著自己的行李不放,原來是擔心知道真相的自己會馬上離開。

「欸,我想我要是一開始就說我自己一個人住,我想你一定不會答應的吧?」李洵意發現巫懿哲瞪人的眼神後連忙解釋。

「絕對不會。」他的確是想到李洵意說他住家裡是因為那是他家,所以他就覺得一定是跟家人一起住,有長輩在也就等於他可以很安全--已經在美食上意志力不堅定了,身體上不能也跟著沉淪啊!

現下最好的做法應該是搶回自己的行李,然後轉頭不管李洵意再說什麼。但偏偏他剛剛發現,這地方真的離他公司很近,對於仍在疼痛的腳傷來說,需要出力的距離越短復原的時程就越短。

「看吧。但我這樣也是跟家人一起住啊,我回家回得早的話,可是會到樓下去煮給我父母吃的呢。」李洵意換上討好的笑容,「欸,你有想要吃的嗎?我現在可以馬上做給你吃唷!」

「沒有!」他咬著牙從齒縫中吐出字來:「客房在哪裡?」

為了快速把傷養好,為了要趕快離開這裡,他決定要來徹底當個大爺。既然有人這麼想要服務他,那他也沒甚麼好客氣的了。

儘管巫懿哲的臉色稱不上友善,但李洵意仍是開心的提起行李,帶領著巫懿哲到接下來這幾天他將住宿的房間內。他想幫助他的心意是真的,但不可否認,若能藉由這樣的「同居」來增加些感情的增溫,對他是最好不過的了。

他對每一次的感情都是認真的,但這一次他卻覺得有些微的不同。不僅僅是跟以往的對象不一樣--他追求過的人幾乎沒有拒絕他的--巫懿哲也是到目前為止最引起他好奇心的一個對象。

他想再了解他,他想再看更多他開心的表情、不開心的表情、甚至是憤怒的表情都無妨。就像是一個他沒有歷經過的艱鉅任務,若是,他能夠慢慢的推倒他築起的牆,不知道牆後的他會是怎樣的?光是想像都令他無比興奮。

李洵意微笑看著拒絕他幫助在客房中忙著放置行李內衣物的巫懿哲,而後者則是不斷的怒眼相視。

就像是在水面下的浪潮,彼此都沒有察覺到的小小角力,正悄悄的展開。

 

越寫越長= =|||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2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
1 討論串
1 回應
0 Followers
 
最多反應留言
最火熱留言串
0 已回應的訪客
魚ㄦ暗夜 最近回覆的訪客
最新 最舊 最多投票
暗夜
訪客

真的是作品都不短,但文章本身很吸引人,很棒,不过等更新很抓狂[[小小的]]~~希望能看到更多的作品啦~~

魚ㄦ
訪客
魚ㄦ

QAQ 謝謝…..
其實這篇真的沒有要寫這麼長的….Orz 預想中是五回啊…T___T
果然我腦中跟寫出來的都差很遠….Orz

我會加油的QAQ/ 謝謝你的鼓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