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不是第一(7)

整理這些東西花的時間沒有很多,但照著巫懿哲的指示跟要求擺好傢俱卻花了一倍以上。

李洵意發現巫懿哲指示的位置非常精確,沒有出現混亂的指示,那樣準確且沒有遲疑的說明,不只像是設計圖就在他腦中,更像是直接攤在他眼前似的--但巫懿哲的手上完全沒有設計圖或是粗略的概念圖樣。

一開始他還疑惑光用「看」的指揮他,會不會到最後淪為沒有效率只是白忙一場--他遇過太多只是空有理想到最後現實中卻只有空轉的人。但巫懿哲卻出乎意料讓他頻頻挑眉,不僅僅是指揮得井然有序,房間最後呈現的結果也相當令人讚嘆。

在拆封的時候原以為只是不起眼的立燈,在巫懿哲的指示下拆換了另一個燈罩,放置在客廳的單人沙發旁,如果關掉其它燈源,那一塊空間就的氣氛就相當的獨特,但也與原先的擺設不起衝突。

而原先在沙發旁的造型桌燈,移到了二樓床鋪旁的矮書櫃上。巫懿哲的床板並不高,床的高度幾乎都是價值不斐的床墊,這有些大的造型桌燈不只給了空間光源,擺放起來也跟周遭的色系一致。

趁著休息的空閒他環顧了整個房子,以木頭材質為基調,帶著舒服溫暖的氛圍中,家具卻是以簡潔的黑藍深色系,而裝飾則以淺色的籐編為多數。看起來相當不搭嘎的物品們,經過適當的擺設卻完全不會感覺突兀,反而顯得極具個人特色。

很有巫懿哲給人的感覺,李洵意心想。處處都是看起來像是衝突的顏色擺設,但把距離拉遠卻又非常和諧。真有趣,連擺設都對映出這個人的個性。

「怎麼了嗎?」注意到李洵意在休息時環顧整個房子的愉快表情,還有當他拆著所有箱子拿出裡面物品的驚訝,巫懿哲在一跛一跛給他遞上茶水跟毛巾得時候問出口。

「欸,受傷的人動什麼動。」連忙接過巫懿哲手上的東西,小心卻又快速的將他扶到仍放在客廳入口的沙發上坐好。「你說什麼我就動什麼,你沒什麼需要站立就別站了,都骨折了。」

「只是骨頭有裂開……」

「那就叫做骨折。」李洵意對巫懿哲堅持自己只是骨頭裂傷這點相當無奈。骨折的感覺就會比較弱嗎?為什麼在詞句上這麼在意?「還是你對我不放心?」

巫懿哲搖了搖頭。「沒,你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好用。」

說來心虛,如果不是手機裡少少的記錄中只有這個人在台北,他決計不會對這個號碼按下通話鍵。都已經決定要避開了,哪會還隔不到一天就主動連絡上。

「好用嗎?那也不錯。」李洵意爽快的笑了幾聲,坐在已經擺設好的單人沙發上。這沙發在客廳的最末端,靠近採光最佳的大落地窗前,房子是南北向所以這地方不會太熱,向內又是恰好可以看見樓中樓格局的位置。「這些傢俱都是你自己挑的嗎?」

他注意到客廳的擺設中,沙發主體是這個單人座的,而巫懿哲現在坐著的則是一樣系列,椅面也跟沙發一樣材質但是屬於沒靠背的凳子類。這種容易搬動的組合,加上只有單人沙發座,顯示主人沒有什麼客人--因為沒有什麼需要太多椅子的場合。

這也跟巫懿哲的個性沒什麼兩樣--生活上以自己為主,朋友是極少數的存在。

「是啊,怎麼了?」

「所以這些室內設計也是你自己弄的囉?」

「自己的房子當然是自己弄,怎麼了?」連續兩個問題都令巫懿哲摸不清李洵意想說什麼。「有什麼不對嗎?這全部都以我自己看得舒適為原則,沒有什麼太多設計原則在。」他沒學過什麼設計課程,單純就是以自己喜好擺設。

「一段時間就換?」

巫懿哲點了點頭。從爸媽還在世的時候就這樣玩,只要想換個心情,或是工作了一個段落,他就會開始增添更換傢俱。

「……真是厲害呢,我很喜歡你這樣搭配起來的感覺。」李洵意再環顧了室內一圈,真心且愉快的笑著道。

「那我就把這個當成讚美收下了。」除了自己家人外,沒有人這樣直接的讚美他--雖然說也沒有什麼朋友來過他這邊。

「什麼『當成』,本來就是讚美啊。」李洵意起身將巫懿哲從門口扶到剛剛的單人沙發上,再把門口的沙發凳放至一旁,就完成了最後的動作。他指著在巫懿哲指示下堆到角落置換下來的傢俱們,「那這些呢?」

「明天我姊姊會過來帶走它們。」發現到李洵意疑惑的眼神,他補上了說明:「我每次更換傢俱的時候,我姊姊會來跟我『交換』。不然就是拿到她經營的二手傢俱店去改造後賣掉。」

「交換?」聽起來有點像是跳蚤市場?

「嗯,她明天要帶幾幅畫給我,還有適合塞那個角落的書櫃給我。」他指向樓梯下方的三角空間,「是她工廠裡的師傅用幾個櫃子組合起來做給我的。」

他聽出他的語氣中充滿著期待,他看向那個角落,一整面的書牆看起來相當壯觀。「你的書很多,都是工作用的?」

巫懿哲搖了搖頭,「全是工作的書也未免太悲哀了。工作用的大約三分之一吧,剩下的都是自己的興趣。對了,謝謝你的幫忙,已經傍晚了,有想要吃什麼嗎?真抱歉我的腳這樣子,大概只能叫外送的餐點了。」

「你會自己下廚嗎?」房子內有個小廚房,看起來的確是有在使用的感覺。李洵意看著巫懿哲一臉「當然」的點頭,不禁笑了出來。真可愛。「那我特別下廚做飯給你吃吧。」

「欸?」這回答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哪有叫客人下廚的道理……」

「反正我也不是『普通』的客人呀別在意……不介意我去翻看看有什麼食材吧?」刻意忽略巫懿哲瞬間僵硬的表情,他走到冰箱附近沒有等待回覆就開始打量起來。

 

看起來阻止不了巫懿哲也就隨他去了,只是剛剛的那句話讓他忽然間清醒了。

雖然手跟腳都還隱隱作痛,但指揮著李洵意將自己的房子改頭換面仍是讓他心情愉快。尤其李洵意手腳俐落,也如他所自誇的搬起東西沒有什麼障礙,移動也很細心,不會東撞西撞的。而且全程帶著微笑,就像是很開心被他差遣似的,而他也的確在這當中得到了些樂趣。

於是就忘了,眼前在廚房裡忙來忙去的他,是自己應該要避開的人物。只是越相處就發現自己越難拒絕李洵意。他可以口頭上拒絕,但其實只要李洵意一堅持,他發現自己紙老虎的個性就會崩塌。

才幾天?見面才幾次?他就發現自己越來越無法應付這個人。以往他的對象總是被他拒絕個幾次之後就放棄了,他還是第一次遇見這種不怕拒絕的人。

越拒絕他也越疑惑,他是不是真的,該給他個機會?

 

「粗茶淡飯而已,不要介意。」花了大概四十分鐘,李洵意端出了一桌的菜,邊笑邊說著該是主人的客套話。

這算哪門子的粗茶淡飯?巫懿哲有些傻眼的在餐桌前坐了下來。淋著蔥油上面灑著柴魚片的涼拌韭菜,蔥油餅裹著豬肉煎得有些微焦,有些焦黃但看起來很飽滿的厚蛋燒,還有兩人眼前各一大碗的咖哩烏龍麵。

要不是他的確是坐在客廳看得到廚房的位置上,看著李洵意從自家冰箱中拿出材料,也看到他一直覺得複雜的厚蛋燒做法在他眼前演出,他真得會以為李洵意偷偷出門從外面買了一桌料理回來。

「兩個人我想就不用煮湯,所以直接煮湯麵了事。看你昨天很喜歡日式料理,所以選擇的是咖哩烏龍麵。因為煮的麵沒有肉,所以我弄了蔥油餅肉捲,還是第一次這樣弄,不知道好不好吃。」解釋起自己做這些『粗茶淡飯』的李洵意,像是想到什麼似的啊了一聲:「啊,這涼拌韭菜我只有汆燙過然後淋上醬汁,應該達得到你養生的標準吧?」

巫懿哲還發愣的盯著滿桌子菜,李洵意塞給他筷子他也還愣愣的舉起夾了一塊厚蛋燒,咬下的好滋味才讓他清醒過來:「……好吃。」

「嗯?我剛剛是不是聽到一句讚美?」好心情的笑容掛在李洵意臉上,他支著下巴看著巫懿哲吃到美食的幸福表情,不忘幫自己宣傳一下:「雖然我很少煮給外人吃,不過味道我可是保證的。」

「……你還有什麼不會的?」這世界上真的有這麼完美的人嗎?巫懿哲咬著筷子,稍稍不滿的想著。

體貼、活潑待人、工作能力強、外語能力也很強,看下午的勞動後現在也沒顯疲憊的臉,就知道平時應該固定都有在運動,雖然不是帥氣但也算是相當順眼的一張臉,能說善道但不讓人討厭,現在又加上有一手的好廚藝。

巫懿哲很想要挑剔找出些缺點--除了那濫情的傳言--但……可惡,這些料理也太好吃了!

第一次,巫懿哲覺得自己敗下陣了。雖然他不知道他輸了什麼。

 

肚子輸了ˊ口ˋ
半夜寫料理會餓(因為我會去翻食譜….)

的確是故意要讓業務很完美,反正這一篇本來就是我寫來玩的XDDDD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4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
2 討論串
2 回應
0 Followers
 
最多反應留言
最火熱留言串
0 已回應的訪客
蚊子魚ㄦ黑 最近回覆的訪客
最新 最舊 最多投票
黑
訪客

頭香!
哇哈哈哈哈…

魚ㄦ
訪客
魚ㄦ

賀XD (插香)

蚊子
訪客
蚊子

可惡雖然這種設定很犯規,可是我很愛XDDDDDDDD

魚ㄦ
訪客
魚ㄦ

欸>////< 這篇真的是我想寫甜文,所以李洵意真的是很犯規XD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