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不是第一(6

鎮定鎮定,不過就是歌名罷了,不要過度反應。巫懿哲這時候有些懊惱為什麼自己不善交際,如果自己能夠比現在更有經驗的話,是不是這時候就會表現得更鎮定了?

更懊惱的是,他仍是不記得任何有關運動會的事情,但就是因為那段的記憶模糊,他連反駁的立足點都沒有……不對,這時候就算否認也等於是間接承認,他得要更小心點回答,更小心點……

「嘿……這是首老歌呢,很好聽。我也滿喜歡的。」嗯,這是個安全的回答吧。

看著他的反應,李洵意只是持續微微笑著,心裡對這件事有了個底但沒打算繼續逼下去--剛剛他的表情一整個有趣,強壓著慌張的鎮定表情,全都因為微抖的手給洩底了。他還想看見這樣的表情,所以……這話題今天就到此為止好了。

於是他沒再在歌的話題上打轉,笑著說「你喜歡就好。」後跟Jerry要了杯螺絲起子。

見話題似乎被打上了一個句點,巫懿哲鬆了口氣,在看到李洵意喝調酒時他疑惑的問出口:「你喝調酒?業務不是都拿著酒瓶喝酒的嗎?」

他印象中的業務不管是啤酒或是高粱或是應該要細細品嚐的紅酒,喝的單位計量都是以「瓶」為單位。很少看到或是聽到業務喝調酒的--畢竟以「量」來說,調酒通常都不是能夠「豪飲」的。

「親愛的會計大人,我現在不是在工作啊。不工作為什麼要那樣狂飲?」拿起杯子,輕輕的碰了巫懿哲的。「你很少應酬嗎?」

巫懿哲點了點頭,他不喜歡應酬也是公司內有名的。有時候不一定是應酬,就算只是以慶功宴或是慰勞宴為名行大吃美食狂喝酒之實的他也不出席。

「除了必要的場合外我不出席,我不喜歡那些場合,有時候好吃的東西也會變難吃。」更不用說被狂飲的酒們,就算要價上千元,在那之下也會變得沒有價值。

李洵意帶著苦笑喝著螺絲起子,「那是討厭的應酬文化,雖然我的日本客戶也是這類型的。雖然不怎麼願意這樣說,我也習慣這種文化了。我還挺喜歡跟歐洲客戶應酬,他們就真的是吃美食喝好酒,只可惜那邊不是我的業務範圍。」放下杯子他伸了個懶腰,「我也不喜歡應酬啊,沒人規定業務就一定要喜歡應酬吧,還好避酒是有方法的。」

「不過你的確看起來挺喜歡喝酒的。身體應該不會有問題吧?」

一開始就是在喝酒中見面,後來也主動找自己喝酒,然後今天的安排最後也還是來酒吧。巫懿哲不討厭喝酒,在家裡他也是常備著一兩瓶喜愛的紅酒跟清酒,但也只喜歡自己在家小酌。

在外喝酒常常都是因為心情不好,或是別有目的……像這樣單純為了聊天而來喝酒的次數真的是少之又少。

「我喜歡美食美酒,還有美……好的朋友。」落了一個曖昧的語尾,還有一個曖昧的微笑。

什麼美好的朋友?這句話未免也太矯情了。巫懿哲喝下杯中的最後一口酒,「時間也差不多了,今天我過得很愉快,那就到……」

「欸?現在時間還早,才十點耶……你該不會是擔心太晚會發生甚麼事情吧?」李洵意拉著已經站起的巫懿哲衣角,小心翼翼的問著。「我保證,今天絕對不會發生像上次那樣的事情,別這麼早離開再多聊一點嘛!」

「聊什麼?」說真的巫懿哲不知道到底朋友間的聊天是怎樣的。他比較有來往的那些朋友,總是一場餐宴之後就道別說再見。雖然剛剛聊天的內容已經超過他預想的很多很多了,他不知道再留下來李洵意還會丟出什麼話題來。

跟李洵意聊天其實很輕鬆,除了之前那幾乎是每天來的邀請有些煩人外,他開朗的個性跟天馬行空的話題都很吸引人。如果只是當朋友的話,那他其實會很愉快接受他的邀請的,但李洵意一開始就說是要追求……

他下意識的想避開任何可能……會被李洵意吸引的場合。不要對他釋出太多好意,就淡淡的當朋友,偶爾喝個酒偶爾連絡一下,對他來說這是最輕鬆的一種相處方式。

「什麼都可以聊啊,只要你願意,我連宇宙的形成都可以跟你報告一下。」

這句話讓巫懿哲噗嗤笑了出來。他越來越能夠明白,為什麼除了繪聲繪影的說李洵意濫情外,沒有人真的確實的說有關他的不好--他什麼都很好,是自己不能接受罷了。

「謝謝你這麼偉大的題目,不過我今天買了很多家具,它們還在家裡等著我去擺設。我還是早點回去休息,明後兩天才能處理完。」

「需要幫忙嗎?我想我的臂力還滿能期待的。」邊說還邊拍了拍自己的手臂,做出大力水手的招牌姿勢。李洵意沒有硬要求巫懿哲留著,吃飯時的聊天讓他知道了巫懿哲對於感情有恐懼,儘管就那麼一次戀愛而已。

他想他應該放慢腳步,既然他喜歡朋友般的相處,那就從朋友開始吧。

「如果需要你的話,我會請你過來的。」付了酒錢,巫懿哲客氣的笑著:「謝謝你今天的邀請,接下來就請進行你的活動吧。」

等到巫懿哲離開了酒吧,李洵意才忽然懂了巫懿哲所謂的「活動」是指什麼--指的是他找尋床伴的動作吧?

「欸,Jerry,我是不是太素行不良了?」竟然會被人這樣認為,到底外面的傳言是將他怎樣的妖魔化了?他並不是每天都需要性愛才能過活啊!

Jerry放下手上擦拭的杯子,用奇妙的表情看著問出問題的他,直到李洵意被看到不好意思反問:「怎、怎麼了?」

「你現在『改邪歸正』還來得及唷!」

「……我到底是被傳成什麼大魔王啊?」

 

不過李洵意沒想到隔天傍晚就接到了巫懿哲的電話。他原本還打算隔個一星期再約看看的,看到來電顯示是巫懿哲名字的時候他著實吃了一驚。

「怎麼了?需要我了嗎?」

「是的。」微嘆了口氣,巫懿哲忽略掉不知為什麼有些曖昧的問法,給了個肯定的答案。

「咦?」巫懿哲如此乾脆的給了阿沙力的答案也讓李洵意呆住,「怎麼了嗎?出了什麼事情?」如果乾脆應該就是真的需要他吧?

「搬東西上樓的時候踩空了樓梯摔了下來。」唉,巫懿哲又嘆了口氣。他實在是不想要打電話給李洵意,但實在是逞強的去看了趟醫生回來後,對屋內的混亂完全沒辦法移動,這時候李洵意的臉竟然第一個跳入自己腦中。

唉。

「咦?摔下來?你還好吧?能夠站嗎?」

「還好,我已經去看過醫生了。小擦傷跟扭傷了手腳而已。」扭傷的是左腳-踩空的那腳-跟右手-摔到地面上撐著自己的那邊。所幸跟著掉下來的櫃子並沒壓在自己身上,不然他實在不知道自己還有沒有辦法打這通電話。

「其它都沒事嗎?欸,我看我還是過去一趟吧,屆時你要叫我幫你做什麼也比較方便。」

「麻煩你了。」

「別客氣,就把我當萬能小精靈吧!」聽見巫懿哲認真的語氣,李洵意忍不住開點玩笑想讓氣氛輕鬆點。

掛上電話李洵意才想起,巫懿哲根本就沒問他是否還記得他家在哪兒。是太相信他的記憶力,或是已經慌亂到沒顧到這層面了?李洵意撈起自己的鑰匙,走出家門往車庫走,邊走邊想還好不管是哪一邊他的答案都沒甚麼好猶豫的。

巫懿哲住的地點並不難找,路線也很單純,李洵意並沒有刻意記住只稍微繞了點路就到了。反倒是找停車位的時間花的比較多。

看見按了門鈴很久之後才來開門的巫懿哲,李洵意驚訝的問:「……你不是說只是扭傷嗎?扭傷應該不需要上石膏吧?」

「唔……不巧骨頭上有了些裂痕罷了。」

「……那就叫做骨折。」

不熟練的使用臨時借來的拐杖,巫懿哲苦笑:「真的只是裂傷加上些扭傷。」走到移到客廳入口的沙發上坐下,他指著一室的混亂:「這些要請您幫忙了。」

大約十二坪大的活動空間,現在除了原有的家具外,還有更多新家具跟紙箱們堆在各處。通往樓中樓二樓的樓梯下,躺著一個床頭櫃。光看著拆了箱的新餐桌、新椅子,還有捲在一旁的羊毛地毯,以及兩三個沒拆箱的書櫃包裝,要不是上次就已經來過,李洵意會以為巫懿哲是剛搬進來這間房子。

看著被撥開一條道路的雜物們,李洵意心想這應該是巫懿哲摔下來之後掙扎出門去看醫生的路線吧。

摔到骨頭都出現了裂痕應該很痛吧。李洵意觀察完整屋子內容之後盯著屋子的主人看。但這個人臉上一點痛楚也沒有,只有微皺的眉毛透露出些許資訊。欸,連受傷都要逞強嗎?

「怎麼了?」注意到李洵意捲起袖子之後就盯著自己看,他不自在的問著。他這時候才發現李洵意的外套下穿的是一套運動服,看樣子是真的要來幫忙自己的,他沒注意到自己淺淺的笑了。

「看到這種狀況我很想知道你昨天是睡在哪裡?」

「這些當然是今天才拆箱啊,而且我的臥室在二樓,幹嘛一定要睡在這一堆東西中啊。」巫懿哲一臉奇怪的看向問話的李洵意,卻對上他回笑的臉讓他有些呆愣。

「那就麻煩你的指示我來幫忙把這些東西歸位吧。」沒有移開視線,李洵意看向巫懿哲的表情仍是帶著笑意。

 

我發現我真的很老梗……..
不過我喜歡老梗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8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
4 討論串
4 回應
0 Followers
 
最多反應留言
最火熱留言串
0 已回應的訪客
來福草柳。 迎夜黑魚ㄦ蚊子 最近回覆的訪客
最新 最舊 最多投票
蚊子
訪客
蚊子

我對樓梯有著深深地恐懼……(發抖)
上樓踩空竟然只是骨折而已……真是命大……

魚ㄦ
訪客
魚ㄦ

嗯嗯,還好命大O_O
而且其實樓中樓的樓梯都會有點陡說ˊˇˋ

黑
訪客

『什麼都可以聊啊,只要你願意,我連宇宙的形成都可以跟你報告一下。』

看到這句~我笑了!

下次找個人來用(?

魚ㄦ
訪客
魚ㄦ

哦?那告訴我有沒有人聽到這句留下來聽?XDDDD

草柳。 迎夜
訪客

這篇讓人發現到這兩個傢伙的可愛之處>////< 頂級業務為了愛人 除了不擇賴皮手段的邀約之外 連耍嘴皮也愛裝可愛 真不知道他在談生意的時候 是不是也是這樣子談成功的呢? 會計師大人也太堅強了吧 樓梯踩空的嚴重傷勢也可以如此輕描淡寫 那很痛的好不好… 雖然骨頭沒啥神經 但,骨頭裂掉還是會讓肉肉很痛的 而且還是自己去看醫生!? 該不會是用毛毛蟲式爬出去的吧?

魚ㄦ
訪客
魚ㄦ

>///< 我真的覺得這兩個都很可愛啊>////< 關於爬出去.........是差不多XDDDDDDDDDDD

來福
訪客
來福

李洵意真是越看越討喜<3
這麼為對方著想真的是!
啊巫懿哲真好
可是又好想知道他的過去:^O

魚ㄦ
訪客
魚ㄦ

欸>///< 我本來就是要讓他討喜的啊XDDDDD 巫懿哲過去後面會揭曉~XD 不過也很老梗普通就是了(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