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不是第一(4)

這一次拒絕之後,李洵意又消失了蹤影。巫懿哲覺得鬆了一口氣,但微微皺起的眉心卻鬆不開,心裡像是被甚麼壓住的感覺。

有一點點失落感,但也只是一點點。

剩下的查帳部分都已經交接給義茂的會計部,整個流程時間比預定的還快,所以他跟Mayky討論之後也決定提前在星期四結束這邊的工作。那晚在義茂辦的慰勞宴上他沒看到李洵意,他一方面覺得輕鬆,一方面也覺得訝異。

應該是對他失去了興趣所以就不出現了吧?畢竟他都拒絕了那麼多次。這樣也好,相信以李洵意的個性,應該很快就能找到下一個目標吧?只要不是被他傷害到了就好。這樣就好。

因為這樣而放鬆心情的巫懿哲,星期五向公司請了一天特休假。他已經很久沒有休假了,這次還是難得請到的三連休。星期四晚上參加完聚餐,他心情愉快的站在自己的客廳裡,盤算著可以利用這次的假期,來幫家裡改頭換面一次--每做完一階段的工作,他總是習慣將自己的房間或是客廳換個模樣。

但是星期五一早,他正準備出門時接到了一通電話。本來他是不接的--那是他不知道的電話號碼--不過因為心情好,所以他順手接了起來。

『為什麼你們提前結束了!?』

巫懿哲稍稍愣了下,才想起這是李洵意的聲音。他差點都忘了李洵意有自己的電話號碼,「因為工作結束了。」

『欸咦?那為什麼不通知我?我出差到昨晚上才回台灣哪!一回來今天就打算要去找你的,結果你們竟然都搬空了……』

「因為工作結束了呀。」巫懿哲耐心的重覆這句話。

『那你今天跟我去吃飯喝酒。』

「為什麼?」工作結束之後,他就不用到義茂去了,除非有特別約定,否則兩人應該也不會再見面了吧?……喔,除非再跟上次一樣,在常去的酒吧中偶遇。

但他想找人上床時的酒吧不是那一間,那是朋友的朋友開的酒吧,他喜歡那邊的悠閒氣氛,喜歡酒保的手藝,喜歡那邊能讓他悠哉度過想要一個人,卻又不想要獨自在家中的夜晚。

所以當他從酒保的口中得知李洵意都是在那兒尋找自己的對象時,他真的覺得自己的地方被侵犯到--這也是他跟李洵意「第二次見面」時的厭惡感。

但那天不知怎地,大概是之前在KTV他莫名起的怒氣讓他看到李洵意東張西望的時候更加火大,於是就做出他後悔到現在的舉動。

那時後他以為一切都很安全的,跟「這樣的人」接觸,應該就是上床之後就不會再連絡,應該就是很安全的。誰知道……

「為什麼我該跟你去吃飯喝酒?」

『因為昨天我沒有參加到。所以你今天一定要跟我去吃飯喝酒!更何況你今天還休假,一定有空的這個我查過了。』

你是小孩子嗎?巫懿哲扁了嘴。「但為什麼我……」

『因為我在追你啊!』

巫懿哲忽然有了怒氣。因為你在追我所以我要乖乖答應嗎?雖然他沒有被人追求過但要是每個人都這樣講那他不就得被隨CALL隨到?

「……」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短暫的沉默讓李洵意察覺到不對勁,他放低了音量的問著:『不行嗎?』

「……你想不想追我或是要不要追我都是你的自由,但你沒有權利我也沒有那個義務要答應你所有的請求。」

『……嗯。』

「所以你不該每次都這樣強硬的要求我要同意你的邀請。」

『嗯。』

忽然察覺到李洵意情緒忽然放低的回應,巫懿哲愣了一下。「……你明白了就好,沒事的話那我……」

『所以晚上跟我吃飯,好嗎?』

「你……」

『請跟我一起吃飯喝酒,可以嗎?』

……語氣的確是不強硬,語尾也還有請求的意味。巫懿哲揉了揉接了這通電話才開始發痛的太陽穴,「……為什麼是我?」

『因為我想追求你。另外我覺得,如果要把追求你的原因用電話說明的話,對你來說是很不禮貌的事情。』

忽然禮貌起來的語氣,像是要表明自己認真態度的內容,讓巫懿哲腦中忽然空白。「只是吃飯而已吧?」

『不然還會有甚麼呢?』

有些裝可愛的不解語氣聽起來相當可惡。

「那就好,不過你今天要上班,我也要去採買東西。快傍晚再連絡吧。」

一直到掛上電話,巫懿哲開著車往大賣場前進,他仍在苦惱著自己是否太過好說話了。大部分的人都因為他冷淡的回應的表情而退縮,他很少遇到這類型的人,在對應上很容易就跟著對方的步調走了。真棘手,他看著紅綠燈碎念了一句。

 

他們約在一間在巷子裡的日式料理店一起吃飯。巫懿哲聽到店名的時候有些訝異,那是他很喜歡的一間店,一間躲在小巷子裡的美味料理--他很喜歡利用假日去發掘這類型的小店,是樂趣也常有驚喜。

他想不出來李洵意可以透過什麼管道去得知他喜歡吃這樣的料理,或是怎麼會知道這是他很喜歡的店--他從沒有跟誰一起到這間店去,也沒有跟誰聊天時有這類似的話題。

跟著李洵意到訂好的位子上坐定後忍不住問出口:「這間店……?」

「嗯?這間店很不起眼對吧?可是料理很美味,連日本客戶也說料理的味道很道地,價格又不貴,」將服務生遞上的簡陋價目表遞給巫懿哲:「因為不知道你喜歡吃什麼,不過這邊除了一般日式家常料理外,也有很新鮮的生魚片。」

所以真的是巧合?

李洵意見巫懿哲有些疑惑的看著價目表,他壓低聲音悄悄說著:「……如果你不喜歡的話,我們換個地方也可以。」

看樣子真的不是故弄玄虛。巫懿哲為自己的多疑感到好笑,但同時也對自己說這是沒辦法的,誰叫坐在對面的這個人是最會賣弄話語的業物呢。「不會,我很喜歡這種料理。」

兩個人點了尾烤秋刀魚,還有蘿蔔燉肉、和風炸雞塊、煎蛋捲這類的家常菜三樣,然後各自點了自己的主食。因為點的食物都是自己喜愛的,巫懿哲有些興奮。

「怎麼了?」

像是被發現自己的興奮,巫懿哲斂了一下表情,像是要壓抑心情般的緩緩說著:「沒、沒有,我是覺得你怎麼會發現這種巷子裡的好店,感覺上你都是……」

「我怎樣?」李洵意有趣的看著自己忽然停下而尷尬笑著的巫懿哲。「感覺應該整天出入聲色場所每天花天酒地,然後看對眼就上床隨便就說追求人嗎?」

「呃……」他沒這麼多意思……雖然也中了個七八分。

「你可能不會相信吧,但我每次要追求人都很認真,包含這次。」

這是間巷子的小店,店面並不大店內座位也不算太多。店內有個吧檯,可以坐在那邊看施夫俐落的刀工切著生魚片。店內的人並不多,大約有五成滿,在並不安靜卻也不吵雜的地方,看著一個人用認真的表情認真的語氣對自己說出這句話,感覺頗……怪異的。

「為什麼是我?」既然他都認真的說了,自己當然也要認真的回應。「我以為你應該很容易就找到願意跟你在一起的人才是,為什麼要找我?我從一開始就覺得你太麻煩,一連拒絕你那麼多次,為什麼你還這麼堅持?」

「因為我們明明第一次見面,你就沒有給我好臉色,可是在酒吧的第二次見面,你卻直接走過來問我要不要上床。」李洵意一邊幫他佈筷一邊笑著說:「你知道嗎?我一直到被你脫了衣服才知道你不是在耍我的。」

「我……」

「其實我一開始的確是抱著好玩的心態說要追求你,因為你明明要拒絕我,卻又會心軟答應我……」

「我有嗎?」巫懿哲不甘心的反駁。

李洵意接過服務生遞上的料理,細心的擺在距離巫懿哲近的地方。「……那天在賓館,你不是想要回去了嗎?為什麼又留了下來?」

「因為你說你想睡覺,還硬把我抱住不讓我走啊。」回答得有些心不在焉,因為他的注意力都被眼前的蘿蔔燉肉吸引走。他開心的拿起筷子夾了塊被湯汁煨得飽滿的蘿蔔放入口中,滿足的享用在口中充滿甜鹹誘人的味道。準備要夾取第二塊時,才發現李洵意不但沒繼續說話,也沒動筷吃食物,只是笑著看他。

他覺得自己就像是偷吃晚餐的小孩子,但想想這也是自己出錢的晚餐,為什麼要這樣看自己?「幹、幹嘛?」

因為你的表情太可愛了。但他知道他不能這樣講。「其實你那晚可以推開我的,我相信你有那樣的力氣,但是你沒有那樣作,反而陪著我睡了一晚。明明討厭我,卻主動找我上床;明明就不想留下來,卻因為我喊累而留了下來。我本來只是因為覺得你很有趣而想接近你,可是越是跟你接觸就越覺得……」

他不拒絕別人的接近,也不拒絕別人的邀請,因為他相信所有的愛情都需要一個「契機」,有些或許是一段話,有些或許是身體彼此的契合。他喜歡甜蜜的相處,所以他不拒絕任何機會,他也對於感情付出絕對的專一--儘管那些人總是因為他的那些行事而接近他,卻完全無視於他的專一而離開他。

他一開始的確是想挑戰巫懿哲的極限,但卻在他拒絕他卻又怕傷害他的眼神中,心情慢慢轉變成真的想要知道他其他的面貌。

這對他而言是新鮮的--以相處為開始的交往--但他絕對是認真的,也希望巫懿哲能知道。

「越覺得我是真的想要追求你。」

 

龜……….囧興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4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
2 討論串
2 回應
0 Followers
 
最多反應留言
最火熱留言串
0 已回應的訪客
黑魚ㄦ中島 / 草柳。 最近回覆的訪客
最新 最舊 最多投票
中島 / 草柳。
訪客

不龜不龜
情人在相處的時候
都會巴不得時間停在那一瞬間的XD

魚ㄦ
訪客
魚ㄦ

也是啦XD 多一秒都好 XDDD

黑
訪客

龜?我覺得很正常…(同意樓上的大大

兩個再一起的時候,有講不完的垃圾話(爆
連路燈跟路人甲都可以抓近來聊..

話說我居然不是頭香 冏

魚ㄦ
訪客
魚ㄦ

XDDDD
搶頭香好玩嗎?XDDDDDDDDDDDD

那我就繼續龜下去了(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