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不是第一(3)

真不該相信一杯酒不會發生甚麼事情。巫懿哲在隔天清醒之後,非常後悔的想著。

一杯酒或許真的不會發生甚麼事情,不過喝這酒的環境如果有床的話,就很容易發生事情。

昨天因為太累,雖然說喝酒可以放鬆心情,可是酒吧的煙味會令他眼睛更不舒服,兩個人決定放棄酒吧這個選擇--應該說是巫懿哲拒絕了李洵意的提議。本來李洵意還提議乾脆去賓館喝,但他覺得有些危險,最後決定去便利商店買酒,到巫懿哲的住處喝。

於是原本說的「一杯酒」到最後變成了「一打啤酒」。然後「喝酒聊天」最終還是變成「上床做愛」。

巫懿哲抱著自己的頭,想把自己縮進棉被裡,卻被箝住自己腰的手給限制住。唉,是怎麼會變成這樣?他一開始真的沒有要再跟他上床,只是看著他不斷打噴嚏,然後想到這是為了等自己而著涼……

……這樣不行,自己真的太容易被別人影響了。這樣不行。

他早就決定不再讓人牽動他的情緒,也不再希望去影響別人了。一旦被牽動,世界就容易崩壞,一旦能影響別人,往往結局都不是美好的。

這不是一個好的開始,他太容易心軟,本來就不適合跟誰有太多深入的交往。昨晚的事情算是敲他一記警鐘,他只是心軟於李洵意因為自己而著涼,只是想在他有些醉意坐攤的時候扶正他,結果就被他撲上,想推開他時卻又因為的一聲咳嗽就手軟了。

他太容易心軟,雖然對誰都是這樣。

他拎開壓在他腰間的手,移動身體下了床。時間已經是午後一點,而他的頭跟身體一點也都不輕鬆。

什麼喝酒聊天可以放鬆啊?之後做愛還不是耗費了大量的體力?不過他不得不承認,李洵意做愛的時候的確很溫柔,放空自己別想太多的話,真的會覺得自己被愛著。

也難怪他的傳言一直都不算好,但卻沒有任何跟他交往過的人說他的壞話。有本錢哪,難怪。

梳洗過後,他拿了冰水浸濕了毛巾然後丟在李洵意熟睡的臉上,整張臉蒙著。不到半秒鐘,李洵意就從床上驚跳了起來。

「哇、哇哇!這什麼東西!」李洵意驚恐的喘著氣,過了一陣子才看到在床的另一邊好整以暇看著自己驚跳的巫懿哲。「這、這你弄的?」

「夠清醒了嗎?」

「夠……很夠……」十二月天被冷毛巾敷臉的感覺怎麼可能會不清醒。

「那你想起你做了甚麼事了嗎?」

「欸……」他抓了抓頭髮,「你生氣了?」

他不否認自己是有預謀的,不否認自己有點藉酒意撲人。更不想否認,其實他很喜歡巫懿哲現在生氣卻又壓抑的表情。

他不否認,他想追求他,有一半是因為他覺得會很有趣。

「我只氣自己。但是也因為氣自己,所以很抱歉,可以請你現在就離開嗎?」

 

「Jay,最近好像常看到你在公司裡耶。日本客戶那邊OK了?」

「是啊,下星期二簽約。老總你要一起去嗎?」吸菸室是公司內部八卦的集散地,有時候連長官詢問下屬進度,也習慣都在這兒--這樣比較不會給人壓力感,上頭的人說的。

「好啊,等等你再跟我說在哪。這一季有這個單子就更漂亮了。幹得好啊!辛苦了!」黃總經理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鼓勵之後,又轉向在一旁來不及逃走的同仁們詢問進度。「嘿!Jessie你幹嘛看到我就跑?上次那個南部的客戶你搞定了嗎?」

李洵意咬著煙笑著看被總經理追著跑的Jessie。腦袋裡卻全是另一個人的身影。

從被巫懿哲趕出門的那一天之後到今天,已經過了一個多星期了。他也從那一天後就沒有再去打擾他。

其實被趕出來他並不覺得難過--他是預謀撲人,被趕出來也在預想之內--甚至還因為看到巫懿哲生氣的表情覺得很開心。沒再去找他是因為日本客戶這個案子需要收尾,他努力的拼了一星期讓客戶點頭同意,也替自己賺了兩個月薪水的獎金。

不知道他會怎麼想……吐出一口煙,李洵意想著巫懿哲可能會有的反應,嘴角拉扯出上揚的角度。

會想追他是因為覺得很有趣。第一次見面的印象是那樣,隔沒多久的第二次見面卻說可以陪自己上床。

那一星期每天去會議室報到,雖然他每次都被拒絕,但其實他還滿開心的。雖然巫懿哲每次都是瞬間就拒絕,但就是他說出拒絕話語的那瞬間的那個表情很可愛。

巫懿哲每次拒絕他的時候,總是直盯著他的眼睛,就算說完了拒絕的話,也還是看著。就像是在觀察他的反應,瞳孔總是跟著轉。

就像是……害怕他會被傷到,擔心他會難過。而且那成分一天比一天還重,儘管巫懿哲掩飾得很好。

所以星期五晚上他就賭了。賭巫懿哲會像那些細微的表現一樣心軟,而他也的確賭贏了。

這星期雖然都沒去找巫懿哲,不過他跟公司內的女職員聊天的時候反而得到一些他的資訊。原來他在會計事務所中人緣不算太好,雖然不惹人厭但也跟其他人沒什麼交集。總是一個人來往,也不懂得跟同事交際,更不用說太直的行事讓上司對他很頭痛。不過他的工作能力倒是都沒人質疑的好。

不擅長交際的人,卻是酒吧的常客。明明是拒絕的那一方,卻擔心著被拒絕那一方會不會受傷。總是瞬間就拒絕他,卻又會因為他的一些舉動而猶豫心軟。

好有趣的人。就像是強迫自己築起一道牆,想要隔絕自己與外人的接觸。卻又忍不住在別人接近那牆的同時,悄悄的打開最上方的那一個孔洞,偷偷的觀察。

所以他無法克制自己不去招惹他。他還想知道究竟這個「表裡不一」的人,還有怎樣的表情。

丟掉抽完的煙蒂,李洵意站起身整理了下自己身上的西裝。既然手上的工作已經忙完,那麼接下來的時間就可以讓他繼續招惹他了。李洵意帶著笑,跨開步伐,目的地只有一個。

 

他以為他那天已經表現得夠明顯,也夠無情了--前一晚還熱情纏在一起的人,在清醒之後馬上下了逐客令--而在那之後的一星期,這個人也沒再出現。

那時候他鬆了一口氣,如果李洵意再出現,或是問他為什麼生氣,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一旦有了接觸,就會產生或大或小的感情。他最怕的就是這個,也最不想要這個。所以他想找人上床的時後才去酒吧找,他只挑沒什麼會放感情的那種,也不會糾纏上自己的那種。到現在為止他都還挺相信自己的眼光,唯一的錯誤就是李洵意。

他的名聲一直被人傳著,說是濫情說是來者不拒去者不追。本來他是不想要找跟自己工作有所關連的,但李洵意外表也合他胃口,傳言中的個性也很適合他這種人,所以那晚他才……

結果完全不同嘛!

「Warren,今天可以陪我去喝酒了吧!」

巫懿哲訝異的看著頂著一樣笑容前來會議室的李洵意。那天那樣的趕他出門,為什麼他還可以這樣笑著來找自己?

「嘿!Jay你好久沒過來了呢!我還以為你放棄來邀Warren了。」Mayky在一旁似笑非笑的調侃著。

而巫懿哲沒有回應任何話,只是直盯著李洵意的眼睛。

「我去拿本年度的最大單啊,好讓我這個頂級業務地位不掉,帳面上數字看起來好看些,也不枉費妳們來查了一個月的帳哪。」

「那、那還真是辛苦你啦!不過我們也快查完了,下星期就不會佔據你們這間會議室,也不會給你們壓力,你也不用那麼辛苦的每天來找Warren了。」

「哦?下星期嗎……」李洵意忽然移動到Mayky的身邊,彎下腰小聲的對著Mayky說:「那,有查到什麼東西嗎?」

Mayky一瞬間紅了臉,「我、我怎麼可能告訴你!你、你們的帳款破綻很多,最好小心點,也最好趕快去找新的工作吧,免得以後失寵被解雇你就得擔心老年生活了!」說完拿著一疊資料就衝出會議室。

「真的查到了什麼嗎?」李洵意笑著看她衝出去後,轉頭詢問著巫懿哲。

怎麼可能會查到什麼破綻?一切正常,除了酒店開銷大了些,但也都合法的核銷了。就是甚麼都查不到,急著想要立功升官的Mayky才會在李洵意問這句話的時候腦羞成怒。

巫懿哲的沉默讓李洵意確定了心裡的猜測。「哈哈!什麼也沒有吧!結果她講了那麼多,好像電視劇中撂下狠話結果卻逃走的反派角色喔!」

「我拒絕。」

「……你又拒絕我啦?」

 

到現在還沒破題(默)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8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
4 討論串
4 回應
0 Followers
 
最多反應留言
最火熱留言串
0 已回應的訪客
霜月狐來福中島 / 草柳。魚ㄦ黑 最近回覆的訪客
最新 最舊 最多投票
黑
訪客

頭香!

的確還沒破題….

魚ㄦ
訪客
魚ㄦ

欸…Orz

第五回應該可以破題吧(遠目)

中島 / 草柳。
訪客

還沒破題~XD

不過,對頂級業務來說
會計師大人不是第一個床伴XD

魚ㄦ
訪客
魚ㄦ

不過小八的故事到倒數才破題XDDDD

欸,這個不要強調嘛!
反正會計大人的第一個也不是業務啊XD

來福
訪客
來福

哦哦我也有發呆的時候想過不是第一到底是在說什
好期待哦哦哦
我喜歡很會察言觀色的人!!!

魚ㄦ
訪客
魚ㄦ

會破題會破題XDDDD

會察言觀色是當業務的第一要件啊XDDDD

霜月狐
訪客
霜月狐

瞬間看成還沒破頭 (被巴)
↑ 眼殘

魚ㄦ
訪客
魚ㄦ

這也太恐怖了XDD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