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不是第一(2)

「啊……你好你好。」

面無表情的「同事」在酒保指著他的時候看了他一眼,然後表情沒有任何波動的又轉回去面對酒保,連句招呼都沒打。

雖然不是第一次遇到拒絕自己的人,但這麼明顯忽視的他倒是第一人。李洵意抓了抓頭,放棄自己的老位子--恰巧就是巫懿哲身邊那個。他隨意的選擇了一個空桌,向侍者點了酒後,開始放空發呆。

不想要一個人打發時間,但也不是要尋找床伴,所以李洵意沒有主動去物色周邊的人,只是習慣性的東張西望。跟幾個人對上眼神,也得到幾個詢問的眼神,都被他打混裝傻過去了。

「找床伴?」有點低的嗓音在身後響起。

「沒那個心情……」下意識的回答之後才發現問話的人是巫懿哲,他有些訝異的看著來人:「我以為……你很討厭我。」

觀察人是他的職業本能,他不會錯看巫懿哲眼中的不屑跟厭惡。他只是好奇,他沒有追求過他,當然也沒有甩掉他,也沒機會讓他甩掉,究竟他對他厭惡的情緒是從何而來?難不成巫懿哲只是個正義魔人--單純的只是厭惡他這樣找床伴的行為?

但這圈子不就是這樣?要他禁慾實在是太殘忍,而能跟喜歡的人上床機率又很低。他不是沒有去追求過有好感的人,但交往卻總是短暫就被放棄了--他被甩掉的次數是比較高的。但主動追求的都是他,也沒有對分手多做過解釋,久了之後傳言就變成他只愛找人上床,膩了就拋棄對方馬上再找下一個床伴。

傳成這樣他也沒多作解釋,只掛著微笑依然故我。

「我是不怎麼喜歡你,但也沒到討厭的地步。」巫懿哲的聲音把李洵意的思緒拉回,他聽見巫懿哲張口說出令他驚訝的話語:「但如果你要找床伴我可以陪你。」

「……咦?」

於是他被巫懿哲拉離開酒吧、到賓館開房間、互相愛撫然後做愛,到李洵意抽離開巫懿哲的身體,躺在他身邊喘著氣的時候都還是不明白為什麼巫懿哲要說出這句話。

他翻身壓在巫懿哲還趴著喘氣的背上,伸手拿來自己的手機,嗶嗶答答的不知道在輸入些甚麼。

「……好重。」身下的人小小聲的抱怨著。

「欸,Warren,你中文名字叫甚麼?」

「……」

「然後還有你的行動電話的號碼是?」

「……要這些幹嘛?你有習慣列被你征服的花名錄?」奮力的翻了身,在看向李洵意的時候他聽見了「喀擦」一聲--手機的相機快門聲。「你幹嘛!?」

「設定來電圖像。來吧,中文姓名跟電話號嗎?」

「為什麼?你有保存這些資料的興趣?」

「沒有啊,我不留一夜情對象的資料,因為一夜情就是一夜而已。快點快點,姓名跟電話!」

「……巫懿哲,092XXXX271。」看著李洵意嗶嗶嗶嗶的輸入,完成之後還滿足的看著資料內容,「到底為什麼?」

「因為我要追求你。」

「蛤?你不是說一夜情就是……」

「這又不是一夜情,我們是同事啊!雖然不是真的同公司。」李洵意向巫懿哲漾出燦爛的笑容:「我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李洵意,今年32歲,就職於義茂,職位是資深業務,英文名字是……」

「等等等等!這到底有甚麼關連?」光溜溜的人在自我介紹的畫面實在是很可笑,但他現在也是光溜溜的,無法以這點笑他。

「沒甚麼,我想追你而已。」忽然露出有點孩子氣的笑容:「還是你現在就要同意跟我交往?」

「我拒絕。」這是甚麼進展?為什麼他完全無法跟上這有名的業務大人的思考?

「欸!怎麼這麼快就拒絕我了,再多考慮個幾分鐘嘛!」

「我拒絕。」給一年的時間也一樣是這句話。

 

「Warren,要不要一起去吃飯?」

「不好意思,我都自己帶便當來吃的。」

第一次邀請敗戰。李洵意摸摸鼻子離開小會議室。

「Warren,你什麼時候下班?我們找個地方喝一杯吧?」

「……你說呢?」巫懿哲指著腳邊兩箱資料反問李洵意。

第六次邀請還是敗戰,但李洵意仍是帶著笑意離去。臨去前還說「那我下星期繼續邀你,要跟我出去唷!」

也是來支援的Mayky在李洵意離開會議室之後滑動椅子溜了過來。「欸,你跟Jay很熟?不然他怎麼這幾天一直來找你啊?」

沒有停下翻閱資料的手跟眼,「我也不知道啊。」

巫懿哲的確是沒想到,李洵意的那句「追求」竟然不是玩笑。那一天的隔日是周末,他原本想進公司趕些工作進度,但卻被李洵意硬拉在床上滾了一天,入場的「休息」硬被延長成「住宿」。

等到他拖著有些「玩過頭」的疲累身體回到自己的住處已經是周日晚上。星期一上班就看到這個應該是大忙人的頂級業務,上午下午都跑來這間會議室,開口就是邀請。從吃飯的邀約到下班後喝一杯,從星期一約到星期五。

不幸的是,他是真的很忙。查帳這種東西根本就是體力跟眼力的考驗。上星期那場聯誼是無法推掉的邀請,否則他當天只想回家倒頭就睡,也就不會招惹到李洵意這號人物了。

「可是Warren,我們是林老那一邊派來的,Jay是保皇派的……」

「我才不管那些,我的工作是查帳,有查到就記錄再修正。」將手上的資料整了整放入另一邊的紙箱,「我是會計師,不是檢察官。工作是來協助帳務,而不是來抓賊的。」

「……你喔,如果不是個性脾氣這麼硬,也不會進公司五年了還只是得會計師啊,你的能力早就超過老總了唉……」她默默的看了Warren一陣子後,一邊滑回位子上一邊碎碎念。

是啊,他因為不會跟人交際,不會放軟身段,所以他還只是個普通會計師。但就是他是個會計師,所以他做好自己的工作他就滿足了。不會交際也無所謂,工作才會是他的驕傲。

這樣就好了,沒甚麼人緣也沒關係。工作不會背叛他,也不會因他而傷心。這樣就夠了。

 

「哈啾--!」

加班到深夜一點才踏出公司,剛推開大門的巫懿哲就聽到打噴嚏的聲音。他驚訝的轉頭看向跟在他背後走出來的李洵意。

「……你也加班?」

「沒有……哈啾!」搓了搓鼻子,「我在一樓睡著了。」

「為什麼……」話一出口,巫懿哲忽然想起,他又沒有要等李洵意一起走。這念頭一起,他就轉身往自己的住處前進。

「欸、欸欸!等我啊!」李洵意急急地追了上來,跟在忽然加快腳步的巫懿哲身後,「都停下來問我了幹嘛不等我一起走?」

「……」

等到他快步走了一陣子才想起一個問題。停下腳步,等著身後的人走到自己身邊:「你家在這個方向嗎?」

搖了搖頭,「不是耶。」

「那你還跟著我走!?」

「因為我要追你啊。」

「……你是要追我還是要當跟蹤犯啊?」這幾句話真的有連接嗎?抬起手看了下手錶上的時間,已經半夜一點半了。「沒有加班你在公司一樓幹嘛?」

「等你下班啊。」

「你又不知道我甚麼時候下班。」

「所以我等到睡著了……哈啾!不過還好,我被冷醒的時候剛好看到你下班啊!懿哲好辛苦喔!忙到這時候耶。」

「為什麼要等我下班?」

「想找你喝一杯啊,明天周末所以今天可以晚睡。我想了想之前約你一直失敗,應該是上班日不可以太晚起也不可以玩太晚,那明天是星期六今天晚上應該機會比較大。所以就決定要等你啦!」注意到巫懿哲正在揉自己的眉間,「怎了?頭痛嗎?」

的確是頭很痛。人家說一夜情很容易後悔,他現在就非常後悔--他選錯人了。

「業務大人,查帳是很耗體力的工作……」

「沒關係我們只是喝酒聊天而已又不是要做甚麼耗體力的事情。」笑容滿載。

……耗體力的事情是打算要做甚麼?「……所以我想要回去休息了。」

「欸!?不要啦!真的只是喝酒聊天而已啊!喝酒聊天也可以解除疲勞啊。而且我都等到現在了我家離這邊很遠耶所以看在我的誠意好歹也跟我去喝一杯咩!」

巫懿哲目瞪口呆的看著公司內的頂級業務,在他眼前變成了一個不講理的小孩子,還用那種不知道從哪裡發出的聲音。這是怎麼回事?酒吧裡有關李洵意的傳言很多,說他不選擇床伴,有人邀請就去或是主動邀請人。說他跟人交往總是很短暫就結束,將人拋棄就馬上尋找下一個對象。但就是沒有傳言是有關他怎麼追求人。

如果是指這種方法,真不知道他業務上的成功,是不是也是這樣魯出來的。或者是說,他把業務的能力拿來追求人了?

「……你家在哪裡?」

「內湖。你看很遠對吧?而且現在沒捷運沒公車了,這邊計程車又不好叫……你在幹嘛?」

「幫你叫車。」

「唉唷不要啦!」握住巫懿哲拿著手機的手。「哪,只是喝一杯咩!喝一杯比較好睡啊這樣你也可以放鬆嘛!」

巫懿哲盯著握住他的人,盯著那雙發亮的雙眼,盯著那發紅的鼻頭。嘆了口氣,他很不會應付這種人。真的。

「一杯而已。」一杯而已,應該不會怎樣……吧?

 

慢慢來(毆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10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
4 討論串
6 回應
0 Followers
 
最多反應留言
最火熱留言串
0 已回應的訪客
中島 / 草柳。來福魚ㄦ黑 最近回覆的訪客
最新 最舊 最多投票
黑
訪客

喝一杯就要加班好幾天了XD

我知道會計是甚麼惹~

魚ㄦ
訪客
魚ㄦ

沒那麼可怕啦XDDDDD

來福
訪客
來福

哈哈李洵意好可愛
好期待巫毅哲被攻下(喂)的那天

魚ㄦ
訪客
魚ㄦ

應該不遠吧XDDDD
來福覺得李洵意很可愛啊?XDDD
好難得喔~到現在一堆人都是跟我說最喜歡巫懿哲耶XDDDD

來福
訪客
來福

哈哈因為任性的大男孩感覺很真很可愛
啊原來大家都喜歡傲嬌(誤)

魚ㄦ
訪客
魚ㄦ

不知道耶,巫懿哲忽然那麼受歡迎我也嚇了一跳XDDDD

中島 / 草柳。
訪客

會計師大人很可愛
不過,頂級業務任性的很可愛
現在愈看…我兩個都想要了…XDDD

魚ㄦ
訪客
魚ㄦ

兩個都想要?XDDDDDDDDDDDDD
這樣太貪心了XDDDDD

中島 / 草柳。
訪客

帶整組的回去不是更完美嗎XDDD

為了可以看整套的
所以我現在決定帶整組的

(突然發現這可以變成留言串XD)

魚ㄦ
訪客
魚ㄦ

整組XDDDDDDDDDDDDDD
妳也太可愛了XDDDDD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