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如果我說我愛你(28)

治囿想了很久,不適應的低溫讓他到天快亮才入眠,但天才剛亮就被表哥打來電話吵醒了。他迷迷濛濛的被表哥表嫂拖去吃早餐,然後用著散步的步伐但扎扎實實的走遍了阿里山區可以用步行到達的區域。

睡眠不足加上雖然阿里山海拔不算高,但空氣仍是比平地稀薄,他走得頭昏眼花。表哥並沒有強迫他要用什麼速度,發現治囿不舒服就停下來休息,好多了就繼續走。這樣走走停停竟然也讓他從山腰的旅社走到祝山車站,還把巨木群棧道逛完一圈。

平日就沒什麼運動的治囿,在艱難的維持顫抖的步伐回到旅社房間已經是晚餐過後,才剛趴在床上整個人不能動彈,表哥帶上門時宣布的行程更是讓他忍不住呻吟出聲。

「明天早上去看日出跟雲海,早上四點會叫你起床,日出大概是六點左右……」

「唔……又是要用走的上去嗎?」悶在棉被裡的聲音聽起來相當的疲憊。

表哥聽到笑了出來,「很累?更累點好,你就不會想太多了。明天我們搭小火車上去,你睡眠不足的話會吐喔。早點睡,晚安。我跟你表嫂去散步。」

散步?走了一整天還走不夠嗎?能跟得上表哥的表嫂真的好厲害啊。

他一邊疲累的抱怨,躺在棉被上連厚外套也沒脫下就這樣睡著了,等到他醒轉,竟然已經半夜三點。搔著頭脫下外套,拿著盥洗用具走進浴室中準備清洗自己。

轉開冷水的那瞬間,被幾乎逼近零度的水溫嚇到清醒。睡足了八個小時,清醒的現在他想起表哥說的要他不要想太多。的確,累成這樣他還能思考什麼?白天他滿腦子的都是用意志力叫自己的左腳踏出這一步,要自己的右腳踩穩這一階的,的確什麼錦博甚至小八都沒跨進他腦袋一步。

洗完澡他坐在床上擦著頭髮等著表哥來叫自己。沉澱了一天--或著說是疲累了一天,雖然仍有身心脫離的疲累感,但思考卻異常清晰,而在他腦中不斷出現的身影的確是……

「小囿,醒了嗎?」表哥的電話在四點時準時響起。

「嗯,醒了。」

各種意義的醒了,真的醒了。

 

這天不是假日所以祝山車站的人潮並不多,不用費力氣就可以找著適合觀看日出的位置。只是標高兩千多的車站雖然表哥已經事先提醒了,但治囿還是犯了輕微的高山症。表嫂溫柔的拍著他的背,他剛對著水溝把早上吃的全部吐了出來。

「還好嗎?要不要叫雲嶺幫你去買罐牛奶然後加熱好嗎?」

搖了搖手,雖然滿嘴酸味令人很難受,但他現在真的不希望再吞些可能會增加他嘔吐的東西進到胃裡去。

「欸,太沒訓練了。以後每個月我都去找你爬山好了,小時候沒有先把你的體力鍛鍊好是我的錯,現在你還來得及……」

「表哥,是你太過健朗了……我望塵莫及啊……」苦笑著回應,就算一星期一次也沒辦法讓他這個破爛身體達到表哥的程度吧。

「小囿雖然吐了也是個帥哥呢。」表嫂忽然笑著拍了拍治囿的頭,冒出一句沒有前後文的話。

「表嫂妳在說什麼啊……」

「嗯,雖然冒著黑眼圈,不過看起來比昨天清爽多了。」

抬頭看向表哥的笑容,那一瞬間他真的覺得,人生的歷練真的是一樣很奇妙的東西。表哥總能明白他沒說出口的,也總是能發現他所隱藏的。他微微一笑回應表哥:「……嗯。」

「咦?我發現有小祕密的味道!是瞞著我什麼?」

「MAN’S TALK,請LADY勿聽。」使了個眼色給治囿後,表哥捂住表嫂的耳朵到一旁去安撫。

治囿感激的笑了,順了順自己的氣之後站起身,悠哉的走到另一頭按照指示找著日出的方位。眼角瞄到正竊竊私語還偷笑的表哥表嫂,一瞬間他好想念一個人。

而那人,現在在想念著誰呢?

 

運氣不好的,他們沒看到燦爛的日出,但壯觀的雲海跟下山時發現難得一見的雲瀑都令人非常興奮。很多人都選擇從祝山車站慢慢的散步回山腰的旅社,從他們的驚嘆聲中治囿知道了雲海比較常見,而雲瀑真的是要天時地利才見得著。

就像是「難得一見」這四個字給了他勇氣般的,他忽然覺得原本重如鉛塊的腳似乎輕了些。

午餐的時候他們才到達旅社,三個人討論了一陣之後決定午飯後休息一小時,接著就『散步』去奮起湖。

「如何?感受到在山中走路的樂趣了吧?」

「我是深刻的覺得能跟得上你的表嫂好厲害。」看著從服務台回來的表嫂,他疑惑的問著:「表嫂,怎麼了嗎?」

他們才剛踏入餐廳,就被通知有封留言放在服務台要他們去領取,表嫂便要男丁們去領菜而她去詢問。

「雲嶺,你跟誰說了我們要來阿里山?服務台的人說有人來找小囿呢。剛剛沒找著我們,說是兩點還會過來。」遞給治囿一張紙條,「裡面寫著找你的人,我還沒打開看。」

治囿感激的回笑,打開對摺的紙條一看,上面的三個字跟電話號碼讓他驚訝的叫出聲來。「咦?」

表哥湊過頭來看了一眼,「哦,看樣子吳同學談出個結果來了。」

為什麼錦博現在要找他?治囿現在滿腦子問號。

 

「好久不見了。」

錦博依約在兩點時候出現在旅社大廳,出聲打招呼時治囿正坐在沙發上盯著手機的待機畫面。他抬頭看向揮著手的錦博,忽然覺得這張臉又陌生又熟悉。

但這是制約吧?他無奈的在心裡苦笑了下。就算被錦博拋下是事實,就算已經一年多沒有見到這張臉,他還是無法自制的為了他心跳加速。

畢竟,七年不可能說丟就丟的。再見面,他還是緊張,但少了些甚麼。

他好想找雙手握著給自己支持的力量,但他最希望的那個人現在不在身邊。而表哥表嫂也已經按照計畫『散步』去奮起湖了。

「好久不見了。」他用一樣的招呼語回應,因為不知道錦博為什麼要再找自己,自然也不知道該怎麼應對。「找我……有甚麼事?」

「小八前天來找我談了。」

這麼快就切入正題?治囿驚訝的張著嘴不知道怎麼回答。他知道小八去找錦博談了--表哥是用討公道這三個字,但談了什麼,為何而談他完全不知道,那錦博來找自己是……?

「咦?等等,你叫他小八?」

錦博在法國發生意外失憶,回到國內他跟小八也沒見過面。依照他失憶的情況來看,不可能遺忘自己卻記得小八。而就算小八去找錦博,也不會對一個『陌生人』自我介紹自己的暱稱,一般來說都是本名吧……但他剛剛說的是小八!?

「你恢復記憶了?」他唯一能想到的可能就是這個。

「嗯。結了婚之後不知道是不是心情更放鬆了,我就全部想起來了。」語氣輕鬆的就像他們在講的是天氣。「當然也包含你。」

「……什麼時候的事情?」

「去蜜月旅行回來之後,我就全想起來了。我有跟Divine坦白一切,她說她早就知道了。儘管跟你語言不通,在法國的那一個月她就很明白我們不會只是好朋友而已。」指了指治囿對面的椅子,用眼神詢問能不能坐下。

治囿愣愣的點了點頭。「這麼早之前……為什麼沒跟我說……」

「說了又如何?我是恢復了記憶,但……回想起你卻只有懷念而不再有那種愛戀的感情了。在我已經以結婚這條確切的線分隔掉你我之後,我以什麼理由去打擾你的生活去擾亂你的心情呢?」

不再有愛戀的感情了……聽到這句話的一瞬間,治囿原以為自己會承受不住痛,但他卻意外的很平靜。他平靜的接受了這句話,而腦中的感想只有『人的記憶真不可靠』而已。

「……你從以前就很會說話。」

「你也不遑多讓。」笑了笑,抽出菸盒想點根菸,看見治囿沉默的指了指牆上的禁菸標誌只好再收回口袋。「你很冷靜,小八知道我恢復記憶卻沒有找你後,直接給了我一拳。正中鼻梁,很痛。」

「小八揍你?」那個乖巧的小八,那個比自己還要成熟的小八打人?

「他說既然我恢復記憶為什麼不去找你,為什麼要讓你痛苦這麼久。我把剛剛的話對他說了之後他反而更生氣,他說就是因為這樣我更要去找你,好好的跟你告別,這樣你才能好好的整理情緒。欸他那個樣子很可愛,很像小時候的你。」像是想起了小八氣憤的表情,錦博笑了。

好好的告別嗎?如果當時錦博來找自己,也明白的這樣說了,他能夠好好的切割掉嗎?他能夠真的放下而不做出傻事嗎?

「我跟他說別人我不知道,但你絕對不可能。」見治囿瞪圓了雙眼看著自己,「你以為我認識你多久了?儘管記憶中有些部份都走樣了,你的個性我仍是知道的啊。我對他說你需要的是一次狠狠的痛,這樣才能把我切乾淨,任何溫吞的方式只有反效果而已。不是嗎?」

治囿低下頭。錦博說的沒錯,如果當時他來跟自己說他恢復記憶,但不再愛他了,他絕對會纏著錦博,他絕對會相信只要有時間,錦博一定會再愛上自己。而錦博沒來找他,所以他只感覺到痛,感覺到怨,但卻會因為莫名的自尊而不去打擾錦博。

錦博說對了,他的做法的確是對的。

「但是我以為我可以放下你之後,卻又不斷的想起你。」

「那是因為我們在一起太久了,而你把我當成你活下來的唯一理由。你公開自己的性向是為了在我身邊,你想念大學想考研究所都是為了要幫我。這執著太久你放不下,而當你找到了新的幸福,活著的執著不再是我之後,就會發覺你以前的決定處處都有我的影子了。不是嗎?」

治囿緩緩的消化錦博話中的意思。在感覺自己被錦博狠狠的丟下時,像是逃避似的他沒有想起過錦博,甚至是拒絕接觸。而當他在小八身上尋求到他想要的感覺之後,他敢接觸他以前所拒絕的東西,而錦博的影子才鮮明了起來。

但是因為之前的痛,他下意識的拒絕去思考為什麼錦博的影子會再出現,一昧的把這狀況當成是自己對不起小八,而他越壓抑,卻反而讓自己更陷入牛角尖中。

而那聲錯誤的呼喚,就是壓抑到終點的反撲吧。

卻因為這樣而傷害到小八……

「……真不甘心……」

「怎麼?我說錯了嗎?」

「就是說對了我才覺得不甘心哪……你以前好像都不會這樣跟我聊這些?」

錦博大笑了幾聲,「哈哈,那是因為對你的確還是有感情,而也知道你對我太直接卻又太小心翼翼,這樣反而給了我壓力。現在知道你已經放下我了,你的身後也有了比我還愛你的依靠,那我當然可以放開心這樣聊囉。」錦博深吐了一口氣,「能這樣跟你聊,真好。」

「……我也是。」

「你永遠都是我最在意的人,儘管我們已經不是相愛的關係。」站起身揉了揉治囿的頭髮,稍微轉過頭向一直都在遠方等待的人招手。

「……我也是。」看清楚那人之後治囿笑著說:「但你可別在她面前說,愛浪漫的女人醋罈子是不見底的。」

伸手攬過Divine,錦博笑著說:「我知道。」

簡單的互相介紹之後他們隨即就道別了。看著錦博跟Divine親暱的背影,他好想念小八的笑容,好想念小八的體溫。

好想告訴小八,你揍得那拳太輕了,但還是謝謝你。

想告訴小八的事情有好多好多,但他該怎麼說出口?從錦博的語氣中小八還是很在意他,他還是有那個機會回到小八身邊的吧?

 

下一回完結篇>////<
0 0 vote
Article Rating
分享這篇文章
guest
6 Comments
最舊
最新 最多投票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來福
來福
10 年 前

那下一篇會標限吧:^P(喂!)
蛤該怎麼說呢
我剛剛看完這篇是很開心
可是一看到下一篇就完結了我就…
QAQ就像是要失去了什麼依靠一樣
噢好期待拿到書的那天:^D

魚ㄦ
魚ㄦ
回應  來福
10 年 前

完結篇沒有限XD;;
不過拿到書是八月+_+
我會努力趕快把書弄出來+_+/
(還要寫番外XD/

Ed Brawley
10 年 前

錦博好理智
我突然想去阿里山看雲海,不,是日出

魚ㄦ
魚ㄦ
回應  Ed Brawley
10 年 前

我只去過阿里山一次,結果跟治囿一樣,上山狠狠的吐了,然後沒看到日出(遠目)

Ed Brawley
10 年 前

我也去過一次,沒吐,也沒日出

魚ㄦ
魚ㄦ
回應  Ed Brawley
10 年 前

所以就是上山之後下山?(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