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如果我說我愛你(27)

站在這個陌生的房子之前,小八覺得自己好緊張。

到現在他才發現自己下的決定有多莽撞,但他事情已經做了,話也說出口了。如果今天到這個地方來沒有得到結論,那傷到的不只是自己,連同他所牽連的所有人都會不開心的。

那句話……他很孬種的完全不敢看治囿的臉,不敢去承受他的反應,選擇了以文字的方式說出口。但他還是擔心治囿的精神狀態,他知道治囿一定會想很多,把自己逼到角落裡,所以他先打了電話給治囿的表哥。表哥聽了他要做的事情後沉默了許久,在嘆了一口氣之後終於答應他在今天晚上接走治囿。

『七天之內如果沒有令人滿意的結果出來,我會讓你永遠都看不到他的。』

在聽到表哥這句話的那瞬間他覺得後悔了。但他轉念一想,他不是單單只為了自己才做這件事情,就算治囿在事情結束之後不再回到他的懷抱,他還是覺得這件事情應該去做,應該要有人先去做。

而既然現在只有他察覺到了,那就他做吧。

做好心理準備後,他伸手按下門鈴。響了兩三聲後,從附有影像的對講機中傳出女人的聲音:「請問……你要找誰?」

不標準但還算清楚的中文,是錦博的老婆?「你好,我是……」

「誰?咦?你是……小八吧?」

「……咦?」

 

『我們暫時不要見面吧,給彼此一段思考的時間。    小八』

治囿盯著這封簡訊,花了很久才終於理解上面的意思。

這是指小八希望兩個人暫時分開不要見面?為什麼?昨天抱他的時候還一直說愛他,為什麼才隔一天就風雲變色了?而且是用簡訊?為什麼?他做了甚麼嗎?

治囿馬上回撥卻只得到手機已經關機的回應,打給廉廉她也不知道自己的弟弟在哪,只說一大早就出門了也沒有說要去甚麼地方。

為什麼?他真的不懂。這一切都沒有任何徵兆,甚至昨晚小八離去的時候也不忘再緊緊擁抱他。

他想起有個晚上,他問小八為什麼喜歡他,小八回答得好像是一見鍾情?

所以現在是怎麼了?真如他所恐懼的,因為是沒有理由的喜歡上他,所以不喜歡的時候也沒有理由嗎?治囿忽然一股怒氣衝上來,他瞪著被他設定成手機桌面的那張笑臉。

所以他就說他討厭一見鍾情嘛!結果還真的就發生了這種慘劇!到最後又是我被拋了下來……治囿在房間內大吼到這句的時候停了下來。

又被拋下了。他意識到自己吐出了這句話,然後痛感從身體中心的那個位置慢慢的透了出來。

小時候被父母丟下了,去年被錦博遺忘,而現在,連一直說愛自己的小八也拋下自己了嗎?

治囿蹲在地上開始無意識的壓著自己的腳背。小時候他努力認真的付出了,但是他的父母根本沒有看見他。跟錦博在一起他也付出了努力,卻被那幾近科幻小說的失憶給拋下了。而對小八,他都還沒付出些什麼就要被丟下了嗎……手上的動作一頓,原本埋在膝蓋間的頭猛然抬起。

「我什麼……都還沒為小八做啊……」

是啊,從一開始就一直是小八為他付出,他有做過什麼事是為了小八的嗎?他為了自己,努力的考上了原本沒打算就讀的大學跟科系;為了小八愛的治囿,說了就算還忘不掉錦博也無所謂,他會在他身邊等待的;為了會失眠的他,小八忍受了用性愛去報復的行為;為了他……

而他做了甚麼?他有為小八作什麼嗎?

但他還沒做什麼,自己就已經被拋下了不是?只有單方面付出的關係是不會長久的,這他不是很清楚嗎?就算藕斷絲連的持續下來,最後仍沒有好下場的不是嗎?不單單是覺得自己被詛咒,他跟錦博的互動就是教訓了。

他還沒有做些甚麼呢!咬著牙他嘗試再撥打小八的號碼,話筒另一邊仍是傳來手機未開機的訊息。他什麼都還沒有做呢,小八怎麼能就這樣拒絕他?

應該還來得及吧,昨天還是甜蜜的分開,他不相信小八有這麼絕情。絕對還來得及去做些甚麼的,他甚至還沒跟小八說過我愛你呢。

才站起身想要打開門出去尋找小八--雖然他不知道小八在哪,但他忍受不了坐在原地什麼都不做--門鈴在這時候響了。

「小八?」治囿急切的打開門,卻看到表哥站在門外。「……表哥?」

看到治囿慌張的神情,表哥嘆了口氣:「我來接你了,來跟我住一段時間吧。」

「為什麼?」

「這是吳同學拜託我的。」看見治囿因為聽到『吳同學』三個字而眼睛一亮的神情,他更是深深的嘆了口氣。

「那小八還有沒有說其他的?分開一陣子是要分開多久?要冷靜思考是要思考什麼?」

「你先把東西拿著,我跟你表嫂正打算去阿里山那邊住一星期,跟我們一起來吧,路上我再跟你說吧。」

 

治囿呆看著車窗外晃過的風景,但卻沒有任何一幅進到自己腦海中。看著滿山的綠意往自己身後快速的晃去,他腦中卻一直重複著剛剛表哥告訴他的事實。

他竟然在小八的懷中喊出錦博的名字。

他不知道小八是怎麼告訴表哥的,也不知道表哥知不知道所謂的懷中是……但重點是他竟然……他一直以為那只是幻覺的存在,他不知道他竟然真的說出口--他完全沒有印象。

治囿想起小八問自己他是誰後的笑容,在這時候忽然特別清晰了起來。他傷了小八,而且是以最不好的形式傷了他。比起直接拒絕小八,不知道這是不是更痛?

原以為自己吞下自己的掙扎是不傷害小八的方法,結果最後仍是傷了。小八知道之後又承受了這個痛多久呢?每次都是以怎樣的心情問出那句話的呢?

所以才因為承受不住走了吧?治囿將電動窗降下,讓阿里山中涼得有些凍人的空氣撲向自己的臉上身上,他默默的流下眼淚。小八的離開並不是沒有原因,一切的原因都在於他。而被傷害的人還擔心他的精神狀態,打電話拜託表哥來帶走他,也只有表哥能夠強行的將他拉走。

該怎麼辦?這已經不是能不能為他做事的問題了。他以這種方式傷了小八,怎麼可能還有臉再回到他身邊?

「小囿。」

「……嗯?」頭仍是看著窗外沒有轉回來。

「我知道吳同學在哪,你要知道嗎?」

「他……在哪?」其實知道與否都不重要了,不是嗎?他能夠接受傷了他的人卻還待在他身邊嗎?

「他去找錦博了。說是要去替你討個公道。」

找錦博?「討什麼公道?」他轉過頭瞪著用後照鏡看著自己的表哥,「他不會是要去打錦博吧?」

聳了聳肩,表哥輕描淡寫的說:「誰管他呢,我只跟他說七天內如果沒有什麼令人滿意的結果,那我就讓他永遠都看不到你。」

「……表哥。」

「不過還值得讚許的是他有聯絡我要將你帶走。都這樣的結果了,他還在擔心你的狀態。」沒看向後照鏡,他知道治囿又把視線調向車窗外:「你打算怎麼辦?」

「我也不知道……」聲音一出口,就被風吹散。就像他的淚才剛出眼眶就被吹乾,彷彿小八是風,要把他所有的淚帶走,就如同小八說過讓他將治囿的淚哭完就好。

表哥嘆了口氣,將車子停入旅社的停車格,拍了拍在副駕駛座上熟睡的妻子:「你啊,只要想想你現在一直在想著誰就好了。從我這個外人看來,你跟吳同學相處的模式,完全不同於你以前跟錦博的。」

不同嗎?拎著背包跟著下車,秋天的山上氣溫直逼平地的冬天,他忍不住打了個哆嗦,習慣性的往後靠尋找溫暖的懷抱,才想起小八根本就不在。一個習慣只要二十一天就能養成,但戒掉呢?又會花上多久?

想著表哥的話,他坐在單人房中的床上,腦中全部小八的身影。現在一直想著誰?他滿腦子都是在想著小八啊。但為什麼在小八的身邊,錦博的身影卻會不斷的冒出來?他不知道小八要去跟錦博討什麼公道,也不知道為什麼是要去跟錦博討。

失去了才懂得甚麼是重要的?他失去了父母,失去了錦博,這些只帶給他痛苦。但他現在失去了小八,帶給他的卻是無限的懊悔。

懊悔他沒對小八說我愛你,懊悔他傷害了小八。

如果他在這時候對小八說我愛你,是否還來得及?

0 0 vote
Article Rating
分享這篇文章
guest
6 Comments
最舊
最新 最多投票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來福
來福
11 年 前

哦哦QAQ
蛤我又超難過的
我完全沒辦法體會他們兩個有多痛苦
因為感覺實在是太痛苦了QAQ
唔摁魚ㄦ加油我覺得寫這兩人好傷喔

魚ㄦ
魚ㄦ
回應  來福
11 年 前

我也覺得寫這兩個人好傷啊Q口Q!!!!!!!!!!
他們痛我寫的人也痛啊Q口Q!!!!!

好加在快完結了(預計30完結)
嗚嗚嗚嗚終於可以不用再痛了Q口Q

Ed Brawley
10 年 前

前半段看了在生氣,後半段看了在難過

現在覺得氣悶(太入戲XDDDD

魚ㄦ
魚ㄦ
回應  Ed Brawley
10 年 前

XDDDD ed冷靜XD
前半為什麼生氣啊?@@?

Ed Brawley
10 年 前

因為小八沒給任何解釋就跑掉呀!
這樣其實很傷人,而且很肚爛

魚ㄦ
魚ㄦ
回應  Ed Brawley
10 年 前

這麼說也是吼XD
所以表哥威脅他說,沒談出什麼好結果就永遠不用見治囿了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