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如果我說我愛你(26)

「我還是覺得怪怪的……」治囿盯著花花綠綠的螢幕若有所思的說著。

「程式有什麼不對嗎?」小安坐在椅子滑了過來,盯著畫面上不斷顯示的數據,「嗯……沒問題啊,除了反應有點慢之外這轉換的數據是對的啊。」

「沒啦,不是說程式啦。是人有問題……」咬著筆桿治囿仍盯著畫面,但心思完全沒在上面。

人?小安歪頭想了想。「你是說常來的那個學弟?最近他每天都過來耶,你們不可能這樣還吵架吧?」

苦笑著搖搖頭。他跟小八非但沒有吵架,小八甚至比以前更愛待在他身邊。每天都是待到治囿趕人了才離去,跟之前的一個星期才見一次面的頻率差距甚遠。

「那學弟很喜歡黏著你耶,該不會他……喜歡你吧?」

「我是他上大學前的家教老師,而且我們年紀差了七歲,他把我當成哥哥了吧。」

把謊話說出口,治囿卻覺得傷到了自己。是啊,若不是他自私,小八那麼的年輕,還有無限的可能不是嗎?但就是因為他自私,因為他沒辦法去想像,若是待在小八身邊的人不再是他,他會有怎樣的想法會有怎樣的舉動……他完全沒辦法預想。

他伸出手將小八留在身邊,卻什麼也不說,連我愛你三個字也不敢說出口。像是半強迫似的框住了小八,但他同時覺得自己錦博的影子散不去。

為什麼?難不成他還是愛著錦博放不下嗎?錦博都已經結婚一年多了他到底有什麼好堅持的?從送來喜帖之後他再也沒見過錦博,他說不定連現在錦博長什麼樣子都記不起來了。

但為什麼他卻覺得他無時無刻看見他?那個輕易的忘了他而且只忘了他的糟糕男人。

那天做愛時忽然問起自己是誰的小八,從那次之後這句話似乎成了固定的句子,每次到自己幾乎要到臨界點的時候,小八就會問自己:『治囿,我是誰?』

一開始還以為是小八在調情,但多次下來他卻發現小八很介意這問題的答案。彷彿沒有問出這句話,他擁抱的就不是小八。

好像有一瞬間什麼關鍵字閃過,但他抓不住。

小八也在不安嗎?為了什麼?他一直相信自己隱藏得很好的……

小安挑了挑眉毛,「哥哥?從旁觀者看來一點都不像喔……」最好弟弟看哥哥的眼神會有那種巴不得將他吞下肚的眼光。「如果你喜歡接受無妨,要是不喜歡的話我們可以幫忙擋喔。」

「……什麼?」他剛剛有沒有聽錯?才一遲疑,手指不小心按到了程式中止鍵,畫面上跑得密密麻麻的數據嘎然終止,畫面恢復一片藍天綠地。

「啊!!!你剛按了什麼!?程式被你中斷了啦!重跑要花半小時耶你在幹嘛啊!」小安盯著畫面尖叫,她會這麼激動是因為這程式跑出來的數據也是她報告的一部分啊!「吼我不要等你的數據了,我要先回家休息,再這樣下去我會先爆腦血管。」

「等等等等,」他拉住起身就要走掉的小安,「妳、妳剛剛的意思是指……」因為他沒有對現在的同學出櫃過,一時之間不知道該用什麼字眼。而就是因為他沒出櫃過,但為什麼小安剛剛的那種講法分明就是知道?

「嗯?咦你不知道啊?其實同學們都知道你是同志啊。」

治囿驚訝的說不出話來。他跟同學之間其實真得沒那麼熟,在實驗室中大家也都忙著自己的專案,只有在受不了的時候才起來走動聊著毫無內容的話題,怎麼會……

「啊我知道了,你是那種在學校中完全不認識同班之外的人對吧?」見治囿愣愣的點頭,小安也跟著點頭:「嗯,小屏其實是你高中的學弟,某天我們喝酒聊天的時候他不小心說出來的。不過他也說你以前都自己昭告天下,但從開學以來你都沒說過,所以我們在猜你可能有什麼苦衷吧,也就沒有特別去問你了。」

「欸……那妳上次還找我去聯誼……」

「好我知道你要說我們的友愛很棒,我們都有看到那個學弟一直來找你,如果有需要幫忙就說一聲啊!」

「不,我是要說……既然你們都知道了,那就無所謂了。我跟他正在交往。」

「咦?在交往?早說嘛!我們都還擬定好要怎麼幫你擋掉的方法了耶。既然這樣的話,那就好好安撫他吧,你都不知道他看你的眼神有多飢渴……」小安看見小八正走進實驗室,拍了拍治囿的肩膀:「說人人到,學弟時間抓得真好。那我不打擾你們啦,免得被他誤會。數據麻煩你重跑之後把結果存成檔案寄給我吧,我真的腦血管快爆了,先回去休息了。掰。」

說完起身就往實驗室外走,跟小八擦肩而過的時候還刻意的對他笑了一笑。

「……在聊什麼?」小八疑惑的看著小安學姐看著自己笑,他問向撐著下顎呆看著藍天綠地螢幕的治囿。

「聊……所有的人都知道我們在交往了。」語氣就像是在說『這邊程式應該要用for迴圈』、『開機就是要按電源鍵』一樣普通。

「咦?你不是不希望被發現?」

「我沒有不希望被發現,重點是你……不過他們還以為你是單方面纏著我,想要把你『解決』掉咧。既然他們知道我是同志,當然要趕快說我跟你在交往啊。」轉頭看向還呆愣在原地的小八,「這樣可以嗎?你這樣會變成流言的主角之一喔。」

他承認了他們在交往。這句話緩緩的進入了小八的腦中,像是忽然刺激到小八的淚腺,讓他湧上了想哭的感覺。

一直以來以為就算不公開也無所謂,只要他愛著治囿,而治囿也知道就好了。但當說出口成了言語,就像是想像中的東西忽然成了實體;他想到自己可以正當的觸摸治囿,可以不用什麼舉動都偷偷摸摸,他感覺到喜悅不斷的湧出來。

他移動坐到治囿身旁的位子上,伸手拉向治囿的手。

「我、我想現在去你家。」壓低音量忍住掉淚的慾望:「我想抱你。」

 

為什麼他會這麼不安?他不是一開始就知道錦博對治囿的意義不同,而且以治囿的個性來說要馬上忘記,或是不在意錦博的事情那是不可能的嗎?

他明明知道的,明明知道的。還在治囿面前說他願意等,願意去等治囿完全放下錦博的。這都是他心甘情願的,不是嗎?

但是……小八想起那一夜,手不自覺得抓緊了自己的衣領。手指現在感受得到自己的心跳的脈動,聲音噗通噗通的在腦中響著,但那一刻,他什麼都聽不見,什麼都摸不著,甚至他不知道那一刻心是否有跳動。

前一刻熱烈回應自己的人,在下一刻口中吐出的卻是他從沒想過的兩個字。

就像一瞬間將他拋到真空世界,那一刻他只覺得自己眼前天旋地轉,眼前的治囿不像治囿,他甚至還以為自己在他身後看到了滿臉笑容的錦博。

他忍不住問了治囿他是誰。沒問出口的是他知道擁抱他的人是誰嗎?吻他的人是誰?現在在他體內的又是誰?

他心裡掛念著的,究竟是誰?

看見治囿沒有遲疑的回答是小八,他心裡酸楚的想著:原來你知道,那又為什麼……

揪著衣服的手指泛白,光只是回想就讓他覺得自己快不能呼吸。好痛好痛,他從沒感受過的痛苦不斷的從身體內湧出。

一直以為自己只要有愛就真的無敵了,卻沒想到真的遇上事情時自己是如此的脆弱。還是說沉迷在愛情當中的人們都一樣?一句愛就可以飛上天,而一刀就直墜地獄?

他不希望自己那麼脆弱。如果他那麼脆弱,那他還怎麼會有資格跟治囿說他願意等?在等到之前他覺得自己可能會先撐不下去。

他哭不出來,平常那麼容易為了治囿而哭的他,就算是現在覺得痛到喘不過氣,他仍是掉不出一滴眼淚。

他該怎麼辦?該怎麼辦?他好想直接問出口,但他也害怕得到答案。如果……如果……他不願意想下去,他忽然懷疑起,為什麼自己能說出可以一直等待治囿的說法,卻又如此容易的被摧毀?

廉姐常常說自己太過成熟,太早就開始承擔別人的情緒,太小就開始去顧慮別人,少了這個年齡該有的氣息。

從沒有過叛逆期的他,如果他現在去做些叛逆的事情,能被原諒嗎?他想去做一件事情,而且一定得現在去做,好不容易鬆開緊抓著衣服的手,他呆看著自己的手掌。

他可以去做吧?他應該去做吧?就算……就算結果不是自己想要的,對治囿應該也是好事一件吧?而自己也只是退回原地,回到那個不覺得自己能得到治囿的那時候而已……握緊手,他在心裡下了一個決定。

治囿對不起,或許會讓你哭了。

 

啊 ……………………… 此回依舊有點爆…………………….

歷史上的今天

guest
2 Comments
最舊
最新 最多投票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來福

蛤好好噢
我覺得週遭的人的反應很重要的
如果大家都能這樣成熟地接受就好了
我到現在還是不懂
為什麼有人不接受同性戀
每次想到我都很生氣=皿=
喔天啊魚ㄦ
我真的好喜歡看妳的文章歐耶:^D

魚ㄦ

乖,別激動。

就如同每個人都有自己喜歡跟討厭的食物,每個人對別人的接納程度本來就不同啊:D
所以我也不覺得不接受的人有什麼不對,只能說剛好沒這個緣分吧?(笑)

來福我感受到妳的愛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