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如果我說我愛你(22)

小八沒考好第三次模擬考。說是沒考好,並不是成績很淒慘,而是比起前兩次退步了。對於一直想要在第一次學測就取得好成績的小八來說,這是一個打擊。

他更努力的讀書,把所有的時間都投入。確認治囿不會因此失眠之後,小八仍是維持每週一次的家教兼約會--當然沒讓家人知道,其他的時間就靠著電話跟治囿聊天讓他好好入眠。

小八努力念書的態度也嚇到了自家人,本來覺得家裡可造之才只有早早送去國外念書的老二阿義,看著之前模擬考像是在青蛙往前跳的名次,不只是大人們驚訝,連其實明白小八發生了甚麼事情的廉廉也嚇了一跳。

「這就是所謂的愛的力量嗎?」廉廉感嘆的的站在門邊,看著剛與治囿結束電話而滿臉幸福的小八。

「嚇!廉姐妳偷聽!?」

「我可沒這麼無聊的興趣。老爸要我來告訴你,家裡不一定每個人都要上大學,如果你真的喜歡的話再念,也不用真的考很好的沒關係……老爸真疼你,當年就不是這樣跟我說。當最小的真好。」

「這幾年是習慣了,不然我會很想跟妳說,當我們家的么子只會得到一個很難自我介紹的名字。」

「老爸一直都很愧疚喔,他有說你想改的話可以馬上陪你去改的。」廉廉笑了起來,「老爸大概也沒想到,他只是很喜歡禮義廉恥,怎麼會給孩子們這麼大的困擾。」

兩個人互看了一眼,一起笑了出來:「老爸大概是忘了自己姓吳吧。」

「你……該不會想要拼最高學府吧?」瞧小八就算跟她在閒聊,嘴巴也還在喃喃自語著英文單字。如果小八真的考上了她當然替弟弟開心,不過……相對於自己當年拼三年的處境,她真的不得不感嘆:愛情真偉大。

「才沒有,我的志願是治囿讀的T大,第一次學測我還是要拼了。」

「欸,你跟治囿學長現在是在熱戀期吧。」開口閉口都是治囿學長呢。

「算是吧。好不容易才盼到他將錦博哥的東西收起來,好不容易他終於開始看著我了。但是我一直感到他很不安,還有努力的掩飾,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停--」在小八開口說話之前廉廉先喊出了阻止的話,「我沒有反對你們在一起不代表我就要幫你出主意。治囿學長在不安什麼?」

不是她自滿,她這個弟弟從小就有超齡的成熟。除去他刻意展現的任性,平常來說他真的不像一般的么子--明明他就是這家庭中最受寵的孩子。執著的個性加上良善的個性,怎麼看都是標準好男人,如果有個這樣個性的人追她,她應該很快就淪陷了吧,哪還不安什麼呢?

除了那一年的家教外,還有偶爾跟他詢問考古題外--雖然不同校但因為同一區域所以教授有相互兼差教課,她跟治囿學長的交集其實並不多。對治囿學長的印象除了溫吞,很偶爾會開點小玩笑外,其實沒有留下太多的感想。

老實說,以她這個偏心的姐姐來看,她覺得小八跟治囿學長在一起有點可惜。不過愛情本來就沒有誰配不配得上誰這回事,當事人開心就好。現在小八看起來很開心,這感情還成為他功課的助力,這樣就好了。

「啊,難不成是你太受歡迎了?治囿學長吃醋?」

「他還不知道我很受歡迎呢。」

「怎麼可能!?雖然長相普通了點,但是你這種個性到哪都會受歡迎啊。我想治囿學長早就知道了,而且也有在擔心這件事情吧。」

「這……」他的感覺中倒不是這方面的不安……「廉姐妳不是叫我不要跟妳討意見?自己倒是說了很多。」

「咳咳,這是我愛的表現。老爸要你功課上別太勉強,盡力就好。在根本上你就跟其他拼死拼活準備學測的人壓力不同,我只好關心你的感情了。」

「嗯,謝謝了,我等等會去跟老爸撒嬌的。」每次要廉姐傳訊息,就是要他自己去撒嬌,老爸的這個習慣什麼時候才會改哪,自己都已經快十八歲了。

 

在寒假來臨之前,第一次學測伴隨著黑板上越來越少的數字到來了。每個不管辛苦了兩年多或是抱了半年佛腳的學子們,都只能在這時候提著自己的膽上陣了。

就算心理準備完整,課業背得滾瓜爛熟,小八還是覺得經過這幾天的考試,自己都快脫了一層皮。在等著成績出來之前,他正準備上另一個戰場--對他而言是,對治囿來說只是頓晚餐。

小八看著正在幫自己準備服裝的治囿,他忙來忙去的正抽出一堆衣服在小八身上比著。才剛考完試他就接到治囿的電話,並不是要問他考得好不好,而是問自己有沒有空來吃個飯--跟他的表哥表嫂。

他還是第一次知道治囿有表哥,在剛剛治囿打點他自己的時候順便跟他介紹了一下,他才知道這個表哥對治囿是多重要的存在。原來治囿還有這樣的家人啊……他很少聽到治囿講自己的親戚,對那上了社會新聞的事件也只是輕描淡寫的帶過。

他知道治囿不想影響他--尤其是在大考前這種重要時間,但他也很懷疑,治囿真的會有告訴他的一天嗎?會有真的願意跟他分享喜怒哀樂的一天嗎?

他擁抱的是只讓他看見微笑的治囿,他得到他了,但卻不是完整的他。

每每想到這一點,他只能酸楚的更抱緊不明白的情人。那時候他跟治囿說他會等,等治囿願意說愛他不管多久都等。其實他也不知道自己哪來的自信,相信治囿一定會說愛他。但如果不這樣告訴自己,只是一直擔心治囿的感情的話,他相信這樣絕對不會長久。

愛來自於互信。所以他等待著治囿也全心相信他的一天。

「要穿得這麼正式嗎?」晚上七點的餐會,他四點就已經坐在這裡讓治囿上下打點了。

「唔……」聽到這個問題治囿停下忙碌的腳步。「其實是不用,可是……欸,小八你穿這些衣服真好看,我忍不住就想要多拿幾件給你試試看。」

「你跟我媽好像……」他見過類似的場面,他那樂天的媽媽很愛在出門前幫更樂天的老爸搭配衣服,然後一邊忙還要一邊稱讚自己老公多帥,每次都令等待在一旁的兒女們雞皮疙瘩掉滿地。

不過這句話剛講完就看見治囿皺起眉頭,他才發現好像說錯話了,趕緊上前擁著有點怒氣的治囿,好好的哄了一番兩個人才終於一起出了門,準備到表哥家用餐。

所謂的豪邁,大概就是這個樣子。這是小八對於表哥的最初印象,長相斯文,臉上總是掛著笑,但是動作跟行事不拘小節,使整個氣氛相當的和樂。難怪治囿會這麼崇敬這位表哥。

雖然說是家常小聚,但桌上各式各樣的異國料理讓小八相當驚訝。

「表嫂,這些菜也太多了啦!」

治囿難得有點撒嬌的口吻令小八覺得很新奇。治囿的表嫂相當年輕,看起來也不過三十出頭,也是愛笑溫和的個性,在有些白髮的表哥身邊看起來很相襯。最令他生羨的,是兩個人之間的互動,舉手投足都能夠感覺到兩個人不能言喻的愛意。

真好。

「哪會,我才做了一半,剩下另一半的菜色等你下次來吃。話說回來,三年沒看見小囿,感覺好像瘦了些,臉色還不怎麼好,還好我做了這些菜可以幫你補,多吃點。」在寒喧的同時,表嫂夾菜的手也都沒有停過。

「太、太多了……」治囿傻眼的看著自己食物推得滿滿的盤子。看見隔壁小八的偷笑,他動起筷子:「小八來,你也吃一些,表嫂的料理超好吃的。」

這下換小八傻眼了。

「小囿對這位同學真好。」表哥微笑的看著兩個人之間的互動。

「你好,我姓吳,我叫吳佳恥。大家都叫我小八,您們也這樣叫我就可以了。」

「呃,吳家恥?」

「諧音不是很好聽,但這是父母給我的名字,就算當初他們是半開玩笑取的,我還是很珍惜的。」所以儘管老爸跟他說了很多次他可以改名,他仍是留著這個名字,這代表的是父母給自己的第一個禮物哪。

聽到小八這樣的回答,治囿微低下頭沉默的吃著菜。他的父母給了他好聽的名字,但卻從此不再關懷。有時候他會想,如果他能有跟小八一樣的父母,給他愛跟關懷,那不管怎樣的名字他也都會接受吧。頭上一重,邊感受到表哥手的溫暖,治囿邊忍耐著哭意,而小八也在餐桌下拍拍他的大腿,也令他覺得好溫暖。

現在有人愛他,他應該要開心了。

晚餐愉快的吃完,四個人都吃得肚子鼓鼓的,還被強迫的帶了一大堆料理打包回家。餐後的聊天也非常的和樂融融,小八非常醉心於表哥跟表嫂這三年間在世界各國的遊歷,而表哥也很驚訝小八雖然年紀輕輕--小八的年紀讓表哥嚇了一跳。

就在快要離開表哥家之前,表哥趁著治囿去廁所時,遞給了小八一張紙條,上面寫著他的聯絡方式。小八疑惑的看著表哥:「這是?」

為什麼是給他?

「我希望不會用到,不過還是拿著以備不時之需吧。」

小八忽然覺得表哥的微笑中帶了點無奈。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