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如果我說我愛你(20)

小八再見到治囿,已經又隔了一星期。好不容易撐過每天的輔導,他每天都要克制自己再翹課的衝動--要不是治囿突然開始每天打電話給他,他覺得自己會放棄晚上的輔導。

第一次接到電話的時候他又驚又喜。一直以來都是他打給治囿,但那也只是為了要確認上課時間而打,沒有以此找治囿聊天--因為每次聽到治囿的聲音幾乎是在耳膜旁響起的時候,他就覺得自己彷彿被愛撫了,只好總是匆匆的掛掉電話免得自己身體起了反應,但也總是在掛了電話之後才開始後悔。

當感情越來越深,他就越渴望見到治囿。但現在眼前的狀況就是得努力,他才想起還可以打電話,只是聽聽聲音也足夠撫慰思念了--就算起了反應,有聽到本人的聲音總比什麼都沒有要來得好。

『功課準備得怎樣?』

「嗯、嗯……還還還不錯。」欸為什麼透過電話話筒,治囿的聲音會這麼誘人?讓他都口吃了。「怎麼會會、會忽然打電話給我?」

啊呀不要再口吃了啦!

『就……想確認一下這電話號碼是不是真的是你的啊。』

「咦?」想想也是,自己都是用市內電話打給治囿,很少用手機打給治囿。但……他的手機號碼是他親手寫在紙條上遞給治囿的啊……

『……打給你不好嗎?』

「不不!當然好!我才正在想你呢!」聲音不由自主的放大了起來,然後意識到自己是偷偷溜出教室接電話的,馬上降低音量:「……我是偷溜出來接電話的,剛剛太大聲了,嘿嘿。治囿,我好想你……」

『嗯……我也是。』

小八差點忘了要怎麼呼吸,「治治治治治治囿你剛剛剛剛說了什什什什麼?」

口吃得更嚴重了。

手機的另一邊沉默了。「欸,欸治囿?」突如其來的沉默忽然讓他緊張了起來,急著想要問治囿為什麼沉默時,就聽到從那頭傳來爆笑聲。

「治囿?」聽到那不停歇的笑聲讓小八臉上一陣燥熱。「你、你在笑笑笑笑什麼?」

靠,越緊張反而一直口吃。小八懊惱的拍了自己的臉頰。

『哈哈哈哈哈哈哈。』話筒另一邊的笑聲更是斷不了。小八乾脆脹紅著臉等著治囿笑完,現在他擔心的是,要是治囿笑到呼吸不過來的話該怎麼辦?

『欸小八,你實在是哈哈哈哈太、太可愛了,哈哈哈哈。』

他可以想像到治囿笑到擦眼淚的畫面,臉的熱度又上升了。

『我是說……我也想你。』

清清楚楚,一個字一個字的,治囿平靜之後對沉默的小八說出口。在看清了小八對自己很重要之後,他一直很想要將這幾個字告訴小八。

『我想你。』每說一次,就覺得這三個字更加的踏實。誰說語言沒有溫度,他現在就覺得光是念著就讓他嘴角越來越上揚。

「……」

『小八?』治囿低沉的問著。小八從不跟他要求回應,總是呆呆的不斷對自己告白,當他現在開始發現小八對自己的重要性之後,他也想像這樣告訴小八。

「……治囿,怎麼辦?」小八的聲音帶著顫抖。

『怎麼了?』

「我現在好想去找你,好想抱你,好想吻你,好想……好想你。」

『小八,別哭。』

「……我沒有哭。」小八擦去眼淚,他只是太開心了,這跟前幾次的哭泣不一樣!

『傻小八,我會每天打電話給你的。只要我們沒有見面的時候。』

「真的?」小八驚喜的聲音又帶著顫抖。

『嗯,不過我會順便抽問功課,你可要好好念書啊。』

治囿也的確如他所說的,每天都在他結束輔導之後打電話給他,也如他所預告的,在電話中治囿都會抽考他的課業。自從治囿每天打電話給他之後,原本很難熬的輔導時間也變得愉快了起來--只要撐過這段時間,就可以接到治囿的電話。

他從來沒有想過,可以這樣跟治囿閒聊。他們之間的關係最長久的是師生,一直以來話題都是在課業上比較多。進展到可以接觸肉體的關係之後,話題也沒有多增加多少,雖然比較輕鬆但也沒有這幾天,用電話天南地北聊天來得多。

『小八你喜歡搭火車去旅行嗎?』

「以前有過一段時間曾經都要搭通聯電車上學,所以我還滿喜歡搭火車的耶,怎麼了嗎?治囿想去玩嗎?」

『你喜歡搭哪一個方向的座位?』

「啊?」

『看著火車前進方向的座位,還有看著慢慢變小的風景的座位,你喜歡哪一種?』

為什麼有種這是題目的感覺?治囿常常都在聊天聊一半突然出題目考他,雖然很刺激但常常讓他很緊張。

『這不是題目啦。』小八沉默的回應讓治囿笑了起來。『我只是心血來潮問問而已。』

「我喜歡坐跟火車前進同一方向的座位,因為我會很想要趕快看到即將出現的美景。治囿呢?」

『唔……我喜歡跟你相反方向的座位耶。當你看著所有的景色都縮小,從你的身後往前冒出來,卻因為速度的關係反而景色都是慢慢的往遠方退去。不覺得很美嗎?』

「美?可是坐我這個方向可以看更久前方的風景啊。」

『欸,我就是喜歡看著過去嘛!小八去過嘉義嗎?』

「去過一次。」而且還是跟你一起去的。「怎麼了嗎?」

『那……』小八聽到手機的另一邊有翻頁的聲音,『你等待已久的題目要出現囉!這題很簡單啦,嘉義以南的縣轄市有幾個!』

「治囿哥!」他只有在撒嬌還有害羞的時候,才又把稱謂加上去,在平常他總愛膩膩的只喊著名字。「這題一點都不簡單!」

『乖,別撒嬌,答錯的話明天通話的時間減少十分鐘唷。』瞬間轉換成老師的治囿,笑著說出威脅的話語。

因為這種甜蜜的威脅,小八過著又甜蜜又努力上進的日子。撐過了那一星期,輔導告一段落而在第三次模擬考之前,小八趁著溫書假跑去找治囿。

「欸,你這個考生。不在家準備功課來我這幹嘛?」正中午開門見到小八的治囿先是驚訝,而後微笑著小小訓誡了一下,然後被小八大力的抱滿懷。

「……我想你。」深呼吸之後仍是顫抖的聲音說明了小八的激動。

治囿也大力的回抱之後,低聲的在小八耳邊回應:「我也好想你。」

「治囿,我、我想……」

「欸你這個考生,體力要顧啊。」雖是這樣說著,但治囿卻小小口的舔著小八的耳垂。

小八快速的摀住耳朵,臉迅速的脹紅,講話也口吃了起來。「治治治囿哥我我不是說那那個啦!」

這反應惹得治囿不斷的笑,拉著小八走進客廳。「我們都做了那麼多次了為什麼你還是可以那麼害羞?」回頭對著小八曖昧的笑著:「明明你就是上人的那方,為什麼會比我害羞啊笨蛋。」

小八覺得自己又被捉弄了。做愛的過程中他的確是進入治囿的那個人,而為了探索能讓兩個人更舒服的姿勢,他常會說些有些煽情的話。但常常在回味那些美妙的過程時,一想到那時候說的話作的動作,他常常會臉紅到自己控制不住。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啊,為什麼他可以這麼容易臉紅。

「你今天要留下來住嗎?」

「可、可以嗎?」

治囿歪著頭想了下。「如果等等我們先念三小時書的話,那就可以。」

「欸----」好不容易可以稍微休息還要念書嗎?「我只是想見你……」

治囿噗哧一笑,以前怎麼沒發現到小八這麼好逗弄呢?「那你可以幫我去房間裡拿件衣服嗎?等等我們出去買點東西,晚上我下廚吧。」

小八邊答應走向治囿的房間,剛開房門的那一瞬間他總覺得似乎有哪裡怪怪的,呆站在門口看了好一會兒,才總算意識到一件事情--治囿的房間內好乾淨,所有曾經躺在地板上的東西都整齊的收起來了。

他看傻了眼。治囿將東西都收起來,那是表示--

治囿從背後悄悄抱上小八,「我從小就很死心眼,又只會傻傻的盯著自己想看的,其他的什麼都看不見。所以我努力的想要我爸媽的愛,我努力的想要錦博對我的注意。但是我可能是被詛咒了吧,所有我想要的我都得不到。

所以我除了想你之外,什麼都不敢說出口。」

小八緊緊握住環在腰間的手,「沒關係,都由我說。」

「有天晚上我不是問你喜歡搭火車的哪個位子嗎?我說我喜歡看著已經過去的風景,我的個性也是這樣。我習慣看著過去,習慣待在過去。父母給我的傷沒有過去,錦博對我來說也沒有過去,這一輩子或許我都是這樣了……

那……你會要這樣的我嗎?」

等了一會兒,治囿得不到小八的回應,他有些著急的轉到小八面前--他要說這些幾乎是告白的話他也很緊張,他很怕小八會猶豫要不要接受只會一直看著過去他,要是他拒絕了,那他會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

治囿緊張的看向小八的臉,然後溫柔的笑了:「你怎麼又哭了。欸小八,這些日子以來你好常哭,跟我在一起這麼的不好受嗎?」

抓住替自己拭淚的雙手,小八急忙否認:「不、不是,我是很開心很開心很開心。」大力的擁抱治囿,「不管是怎樣的你我都接受的。我本來就知道你身邊有錦博哥,也知道你的目光都只在他身上。雖然我不覺得你被詛咒了,但沒關係,你說不出口沒關係的,我說!我會一直對你告白,一直說想你,直到你哪天有勇氣了再回應我沒關係。」

現在連治囿都想哭了。他不小心撿到了一個寶物,而這個寶物讓他覺得自己有了價值。「那你不要再哭了……」

「不要緊的,我幫你的淚流光,這樣你以後就都只有開心的事情,而沒有任何值得你哭泣的事會發生了。以後的一切都會只剩下美好的。」

「……傻瓜,我現在不就哭了嗎?」他現在的心情該怎麼形容?心揪得好緊,但卻不覺的苦痛。知道自己正流著眼淚,但一點也不覺得悲傷。

小八定定的凝視著治囿,兩個流淚的人對看了好久,誰也沒有幫誰擦去眼淚。低下頭,小八以堅定的語氣,就像要刻到治囿的身上般吻上了治囿。

「治囿,我愛你。」

 

耶!還好不需要標限…….
0 0 vote
Article Rating

歷史上的今天

分享這篇文章
guest
2 Comments
最舊
最新 最多投票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來福
來福
11 年 前

唔喔!!good job!!
真是太好了魚ㄦQUQ
喔喔喔好開心喔yeah
真是太好了:^DDD

魚ㄦ
魚ㄦ
回應  來福
11 年 前

開心就好XDDDD
我寫這篇的時候也是這樣在想>///< 可是很怕太甜ˊˇ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