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如果我說我愛你(19)

這個遠房表哥,嚴格說起來並沒有任何血緣關係--他不知道是哪個阿姨再嫁之後那個老公跟前妻生的兒子。他們不只沒血緣,年紀還差很多。

但他們的關係,卻比治囿印象中見過的親戚們要親密。

他的表哥--鄭雲嶺,同時也是他成年前的監護人。

那年發生事情之後,他在醫院住了一段不短的時間,父母的葬禮他沒有出席--沒有人知道他能不能承受。而他出院之後,最先面對的問題就是未來。

那時他離成年還很遠,第一個到來的問題就是誰撫養他,而財產的繼承又該怎麼辦?

那時候親戚們開了個會,但最後只有這個沉默的表哥,在眾親戚因為擔心收留他而惹來麻煩時,開口說了要當他的監護人,並且照顧他的生活起居。

他知道,那時候親戚不只覺得他是個麻煩,也私下說自己的父母是神經病。

而父母留下的財產,扣掉貸款還有喪葬費用,所剩下來的也不是甚麼大數目。雖不至於令他困頓但也不是筆可以揮霍的數目。

在表哥的幫忙下,治囿以他的名字買下了現在住的房子。而表哥為了避人口實,一直到治囿成年,將所有財產歸還給他之後,才娶了當時的女朋友。在婚禮之後就馬上出國渡蜜月,一渡就是三年。

這三年間幾乎只能從各個大國小國寄來的明信片能獲得表哥的訊息,而且還只有單方面的。所以當治囿接起電話,聽到話筒那方傳來的聲音時,令他又驚又喜。

「表哥!好久不見!你在哪一國?還是回來台灣了?」

『我們在台灣,跟小淨玩完想去的國家,也該回來了。』

沉穩的語氣低沉的嗓音,令治囿馬上憶起表哥端正的臉,始終帶著微笑,沉默而穩重的身影一直是他崇敬的對象。

錦博讓他知道甚麼是愛,而表哥對他而言,才是他真正的父親。

『我也四十好幾了,拋下事業四年,是該回來繼續開拓我的第二春了。』

「你還年輕呢,什麼時候開始都行的。聽你的聲音感覺很健康很開心,真好。」他耽誤了表哥表嫂的姻緣那麼多年,兩個人還是一樣很疼愛他,讓他一直覺得有些愧對。

『我也很開心聽到你的聲音。好久不見了,小淨嚷著要讓你嚐嚐這三年她學到的菜色呢,哪天過來吃個飯吧。』

「嗯。」不自覺得眼眶裡盈滿淚水。沒有血緣的人,卻比跟他有血緣的人更像家人。

『另外,治囿你還好嗎?我上周才回來,就接到了錦博結婚的消息……』

「嗯,我很好。」聽著表哥小心翼翼的問句,治囿溫暖的笑了。「表哥,我沒去婚禮。」

話筒的另一邊沉默了會,『……也好。只要你過得好就好,細節我不過問了。既然你這樣回答我,你應該也都調適好了吧?』

「嗯。算是吧。至少,我還沒忘了該怎麼笑。」看向自己的房門,他想起了那些從沒收起的物品。

『欸小囿,不是會笑就沒有傷。該哭還是就該哭的,你不哭不發洩,光笑怎麼行呢?』

心頭好暖,欸,現在才發現原來能讓自己暖著笑的人還是存在的。

「表哥,我知道的。」治囿想起小八哭泣的臉,心頭還是暖。「還有人替我哭呢。所以我沒事的。真的。」

『這樣嗎?那……帶他一起來吃飯吧。好嗎?』

「表哥!這樣會嚇到他!」忍不住笑了起來。他當然知道表哥想鑑定能讓他平穩情緒的人夠不夠格,但是這樣絕對會嚇到小八的。表哥外表是很沉穩穩重,人也很和善,但是,表哥的朋友們可不全都是這樣的啊。「不過我會帶他去吃飯的,表嫂的手藝那麼好,我也想讓他嚐嚐……表哥你笑什麼?」

『沒、沒事,你還真疼他。』跟錦博交往的時候都沒帶來讓他鑑定過,甚至只要他一提治囿想都沒想的就馬上回絕,現在這個竟然能讓治囿答應自己隨口提的邀請,對這個沒見過面的人他起了些興趣。『那我跟小淨討論過後再給你寄邀請函吧。』

治囿笑得更開心了。「太正式了啦,撥個電話給我就好,我一定會去的。」

 

掛上話筒,他走向自己的房間。

經過了九個月,散佈在地板上的東西,淺淺的都蒙上了灰塵。治囿蹲在地上細細看著,如果今天沒有接到表哥的電話,他或許都還不會再來檢視這些東西。

那時候他一樣一樣的抽出來,就像是要淹沒自己般的擺了滿地。那時候他覺得自己喘不過氣,滿腦子交錯著忘了自己的錦博,還有以前微笑的錦博。

回憶如浪潮般朝自己撲來,處在這些物品的中間不過兩天,他就有自己被滅頂的感覺。於是他逃了出來將門鎖上,直到錦博傳來要結婚的消息,而自己被難過衝昏頭抓著小八上床的時候才又回到這房間。

現在……他在小八不在的時候踏了進來,還能這樣蹲著,處在這堆東西當中而能正常的呼吸著。這是很大的進步了吧?他想。那時候覺得自己喘不過氣,現在卻能夠苦笑著看自己過去做的事情。

在他心裡錦博沒有真的過去,他摸著這些東西心裡仍是痛。他想,就算到死他仍是會痛吧。放不下的就是無法拋開,留在心底的那些傷一輩子都不會淡去。

但是現在哪,冒進腦海中的臉令治囿微微的笑了起來,明明就是個活潑的大孩子,會與自己的姊姊嘻笑玩鬧,但在自己面前總是靦腆而謹慎,對自己的一舉一動小心翼翼,如珍寶一般。

在他發現只要小八在他就能得到安穩睡眠時,他有想過是不是誰都可以?是不是他只是貪戀著呼吸的聲音,還有體溫的暖度,所以其實不管是誰都可以?

還好他那時候沒有又回到荒唐的年代,沒有真的隨便叫個路人給他溫暖。還好他真的沒有,否則他想現在也無法能像這樣儘管還是痛著但已經有了觸摸的勇氣,也無法像今天能夠跟表哥說的自己『沒事』。

還好,還好。

否則他就不會知道,被人這樣細細捧著是怎樣的感覺了。也就不會知道,原來自己還能夠接納愛情哪。

他想起某首歌。曾經他真的以為因為小八不是錦博,不可能理解自己的痛,不可能理解他是多麼的渴望被人『看見』。曾經他真的以為自己就再也進不去愛情了,如果不是小八的耐性跟陪伴,他或許,是真的就這樣死心了吧。

他撿拾起地上的筆記本,撢了撢上面的灰塵。在心裡有了明確的想法後,他從心底暖著笑了起來。

 

這回好短(掩面)
不過因為老梗,大家也都猜得出來是啥吧(乾笑)
所以下一回又要標限了Orz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