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如果我說我愛你(18)

這一夜小八沒有留下來過夜。在治囿睡醒的時候,除了仔細以棉被包裹好的自己外,身邊沒有小八的身影,也沒有留下來的任何餘溫。

如果不是看到被丟在門口的書包,還有折得整整齊齊的衣服在床邊,加上身上一絲不掛,他還以為自己終於神經失常看到小八的幻影而得到一夜好眠。

雖然說在那一瞬間,如果真的可以因為看到幻影而獲得好眠的話,那就算神經失常好像也不錯。

迷糊的神智讓他有些困難的數著日子。從他開始跟小八提這個『打工』是暑假之初,而現在……都已經十一月了呢。

早就不算什麼『工作』了吧,治囿抱著棉被心想,答應給小八的工資,才給了兩次小八就不收了--小八說他什麼也沒做,反而是治囿還要為了這一小時製作出試卷來,根本沒資格拿什麼工資。

而之後……摸摸自己光溜溜的身子,早就變成另一種關係,怎麼算也算不清了。

四個月了呢,日子過得真快。小八為了上大學努力準備學測,而自己也如願的成了研究生。他知道自己依賴小八很多,不管是精神或是身體。

還能這樣子在一起多久?他不敢想,但這句話卻不斷的跳入腦中。

他看著大腿上仔細纏上的繃帶,再想起昨晚不斷落淚的小八,和綿綿密密的告白跟道歉。他覺得好像有甚麼滲進了心裡,但昏昏沉沉的精神讓他抓不住那是什麼。

身體仍在哀嚎著渴望睡眠,他再度窩回床上躺著。沒了小八在身邊,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趁著昨天的回憶多睡一些。

 

他又處在一片黑暗之中了。

環顧著四周,除了前方的那個仍是專注注視自己的感覺外,什麼都沒有。

一如往常,他仍是被壓力固定在原地。明知道這是夢境,但他喚不醒自己,無可奈何,他只能任由自己因為那壓力而煩躁。

正當他覺得自己就要抓狂的時候,從背後忽然傳來溫暖的體溫--明明沒有實體接近自己,但他就是感覺到了,有人擁抱著自己。

那人小心翼翼的擁著自己,就像自己是個易碎物般。不是只有身體觸碰的溫暖,像細流般的溫度緩緩的滲入焦躁的心理。

他意外的發現自己平靜了下來,前方窒人的壓力也慢慢的減輕,最後他發現自己落淚了。

他眷戀這個體溫,也知道這個體溫的主人是誰。

 

再睜開眼,他驚訝的看著牆上的鐘:發著夜光的短針跟他睡前幾乎沒有移動,但外頭的天色從白天轉換到了夜晚。

他睡著了?而且還是小八不在身邊的狀態下,他竟然睡足了十二小時?這是表示他把心裡那個洞填起來了嗎?這是表示他可以不用再依賴小八了嗎?

不用再依賴誰了嗎?

剛剛開心的心情忽然冷了下來。他呆看著秒針轉了一圈又一圈,直到眼睛適應了黑暗,這才摸來昨晚小八折好的衣服穿上。

想到小八,他哭泣的臉又跳到眼前。唉,讓一個愛笑而且家人最疼愛的寶貝哭成那樣,他的罪真的會很重。套上衣服後小心的以不踩到地板上物品的方式下床,才發現自己的房門外透著光芒。

有人在?應該不會有賊會光明正大開著燈行竊吧?他悄悄的打開門,才發現客廳裡坐著人,而那人正低著頭認真的寫東西。

他忽然懂了,為什麼自己能夠得到安穩的睡眠,能夠這樣沉沉的睡著。他走過去從背後抱上有著微捲短髮的人:「小八……」

「哇!你嚇到我了。」真的心跳漏了一拍,小八轉頭看著一直對著自己微笑的治囿問:「有睡飽嗎?你睡了好久啊,我都不敢去叫你。」

治囿沒說話點點頭,仍是邊笑邊目不轉睛的看著小八。看得小八也納悶的回笑著:「……怎麼了?有很開心的事情?」

儘管笑著的治囿是他所期望的,但像這樣只看著自己笑的治囿感覺怪怪的,好像終於發現甚麼似的。

「嗯,很難得的睡了一場好覺。」沒有惡夢沒有打擾只有暖暖的一場好覺。「小八謝謝你。」探上小八的唇,他用跟以往不同的方式深深的吻住小八。

沒有以往想要挑起情慾的積極,真的就像是向甚麼致謝般慎重的吻著--雖然應該沒人會因為感謝而吻人吧?小八心想。

很適可而止的在呼吸變喘之前分開,治囿仍帶著讓小八看傻眼的微笑:「肚子餓了嗎?要不要吃東西?」

他沒問自己為什麼會在這邊,也沒問自己為什麼沒去上課。小八仍是疑惑的看著治囿,他的確是因為擔心治囿又做出自殘的行為,才破天荒第一次逃課--到學校上完第一節就翻牆逃課了。

不過拿著昨晚離開偷拿的備份鑰匙再度進來的時候,看著治囿的睡臉他也不知道該做甚麼事情。乖乖的就在客廳讀書寫試卷--他的目標還是第一次學測,在那之後,他絕對不讓治囿再有自殘的機會了,昨晚他一邊哭一邊道歉時,在心裡發了誓要做到。

如果他有多注意一些,以前做愛的時候他就應該要發現那些傷痕了,那他就可以更早知道,就可以更早預防治囿的自殘。所以他道歉了。

那些傷痕,代表了太多意思,他不敢去想那些舊的是不是錦博讓他劃下的,也不想知道是怎樣的情況下。而他只是一想到,治囿是以怎樣寂寞的神情畫下這些傷痕,又是怎樣的心情面對睡不著更顯得漫長的夜晚,他就無法克制心痛。所以他落淚,替沒有哭的治囿哭出來。

他好害怕,好害怕治囿越來越傾斜。

如果是小麒哥的愛讓大哥再度有了表情,那他要當治囿的那個人--不管花上多少時間他都願意。

「不餓嗎?小八?」再問了一次,他記得小八不會做菜,桌面上也沒有放置食物,想必也是餓了一天才對。

「我……」才急著想要答覆,肚子就先大大的響了一聲。小八苦笑的繼續說下去:「……餓了。」

治囿忍不住笑出聲,而且是小八沒有見過的大笑。在自己耳朵旁震動耳膜的笑聲,真的是治囿笑出來的嗎?小八一時看傻了眼。

「怎麼了?」笑意稍微止歇後他問著有些傻傻的小八。傻傻的真可愛,低下頭又啄了下小八的唇。他覺得這動作會變成習慣,而他發現自己還挺樂意的。

「沒看過你這樣笑。真好。」笑彎了眼的臉,他好愛。

「好什麼?想吃什麼?」鬆開抱著小八脖子的手,轉身走向廚房。

「什麼都好……」離去的背影讓他猛然發現,治囿只穿著寬大的長T-shirt而已,除了怵目驚心的繃帶外,甚麼都沒有。這一幕很……可口。小八困難的吞下口水。

「什麼都好嗎?那我簡單做點三明治好了……」轉頭要詢問小八的意見,正巧看見吞口水的表情,治囿笑瞇了眼:「欸小八。」

「怎、怎?」

「你只能轉過去讀書,在我做晚餐的時候你要讀完手上的範圍,我等等抽考。沒有好成績的話……」

「沒有好成績的話?」愣愣的重複著話,治囿的笑容讓他覺得口乾舌燥。

「就沒有飯後甜點了喔。」曖昧的拉了拉T-shirt,治囿的聲音也跟著微微著沙啞。

「我、我會加油的!」看著治囿的動作,小八臉瞬間脹紅,快速的轉過頭去盯著手上的課本,心跳跳的飛快,課本上的字感覺都會飄動。

聽到治囿的輕笑聲,他才發現自己被玩弄了。「治囿你玩我?」

「不,」停下笑聲,他好久沒這樣笑了,真愉快。「考試是真的,甜點……當然也是真的。」

 

『甜點』順利食用完畢之後,小八原本想要留宿,但意外的卻被治囿拒絕了。

「治囿?」

「你是考生怎麼能在我這邊耗這麼多時間?回去吧。明天也不准像今天一樣翹課。」治囿板起臉孔將小八往門外推。

「可是……」他擔心的是,治囿會不會又因為自己不在身邊而……

「可是什麼?」治囿笑著問:「這麼擔心我,那就趕快把學測考好。」

「嗯。」小八大力的點頭。

「然後就可以趕快來陪我。」

「嗯嗯。」這也是他的目標跟目的,「我會努力考上治囿的學校的。」

「欸?」這還是第一次聽說,「你有興趣的話我不會阻止你……反正,」治囿替小八拉上外套的拉鍊,仔細拉好領子,「我等你。」

這還是第一次治囿對自己提出這樣的要求,小八大力的回擁治囿,「……怎麼辦,我不想回家了。」

「壞孩子。」治囿笑著拍拍小八的頭。

總算將走了幾步就又衝回來吻治囿的小八送走,治囿帶著滿足的微笑走入屋內。沒問題的,他看著自己握起的拳頭,他可以撐過的,就算只有一點氣息存在,他可以撐到下一次跟小八的見面的。

他心裡失衡的天秤,現在似乎回了點?

暖暖笑著的治囿,直到電話鈴響了十幾聲才驚覺到那並不是心裡的警報聲。急急忙忙衝到電話旁接起,話筒的另一邊傳來令他驚訝的聲音:「表哥?」

 

終於不用掛上限了….Orz
0 0 vote
Article Rating

歷史上的今天

分享這篇文章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