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如果我說我愛你(13)

真正實際執行起來,小八發現這個打工並不是固定時間的,除了原先上課的時間會加長一個小時--等治囿睡著後再回家,其他的則是看治囿哥可以撐多久--可以撐多久睡眠不安穩的狀態。

而打工內容也沒有原先想的那麼苦澀或是輕鬆。主要是因為就算是不是在上課之後請小八當治囿的「安眠藥」,治囿也沒讓小八閒著,他會出足需要寫一個小時的考卷或課題,要小八在寫完之後才能離開。

  第一次『打工』的時候看到這些試卷,小八垮著一張臉:「治囿哥,我可不可以看電視就好,不要寫考卷啊?」

「不行,你是高三生了,時間寶貴,不能讓你就這樣浪費這一個小時。」將考卷遞給小八後頓了下:「呃,不過你要是寫超過一小時,就不要寫了。不要太晚回家,會危險。」

「治囿哥,我是男生,不怕。」

「男生也會發生危險啊,安全第一。那就麻煩你了……」揉了揉小八的頭頂,治囿邊打著呵欠就走進房間裡了。

欸,治囿哥,你真的不怕被我怎麼樣嗎?看著治囿哥的背影小八實在是很想問出口。毫無戒心的呵欠模樣,讓他真的不知道該開心還是難過。

但也因為治囿哥這個打工讓他多讀了不少書的關係,暑期輔導開始之後,他發現自己對課業越來越得心應手,於是他寫考卷也越寫越快。

一開始他就算花一個小時也寫不完治囿哥準備的課題,用最快的速度寫完他也只能匆匆一瞥確認治囿哥熟睡之後就得趕著回家。不過他發現只要經過訓練,寫考卷的速度就會變快。他一直沒讓治囿哥知道,現在他只要花半小時就能寫完考卷,接著就可以傻傻看著治囿哥的睡臉半個小時。

而這樣的『打工』,也從在暑假時的不定時間,到開學之後就慢慢變成固定一星期一次。

剛開始他連睡臉都不太敢盯著看,怕看了就會激動。慢慢習慣之後,他可以蹲在治囿的睡臉旁,傻傻的看了半小時。接著當然就著年輕衝動,在好幾次快速解決完題目之後,他偷偷的親了治囿。

一開始根本不叫親,他只擦過治囿哥的臉,就覺得心臟快爆炸了。但當然越來就越不能克制自己,有一天他終於偷吻到治囿哥的唇--然後他馬上就奔回家當晚就失眠了。

他覺得自己就像是在玩攻略遊戲,每天一點進度就讓他珍惜不已。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太累,每次治囿哥都熟睡到毫無動靜--就算是被小八偷襲了也都沒有反應。而小八放膽之後就會越來越大膽,偷香的次數也越來越多。

後來小八寫完試卷的速度增加這件事情也被治囿發現了,乾脆也不增加更多課題,寫完試卷之後,只要陪他到熟睡滿一小時,他想要做甚麼都可以。

「那我可以坐在你床邊看書嗎?」於是小八就提出了這樣的要求。

「看書?」治囿有些疑惑,「我怎麼不知道小八喜歡閱讀?你心目中的世界名著不是海賊王嗎?」

「治囿哥……」果然裝氣質是沒用的,「我想在你身邊看書聽音樂,還是你怕吵?」

「是不會這樣,放點音樂我反而會睡得比較好。好吧,就隨便你了。」原本走回房的腳步忽然往回轉:「啊!不可以偷襲我喔!」

雖然嘴上講好,心裡倒是很心虛:其實已經偷襲好幾次了。

獲得准許可以在床邊之後,雖然都聽不懂在說甚麼,他發現治囿哥偶爾會說夢話,而且時候還會在夢裡哭泣。

即使能夠睡著了,但仍是不夠安穩嗎?小八心疼的撥了撥治囿哥的瀏海,手還沒離開卻反而被握住。正當小八還在擔心自己是不是將治囿哥吵醒,身體一沉,他發現自己被抱住了。

「治囿哥?」

他努力彎腰看向沒有回應的人,卻只看到仍沉睡著的臉。但抱著自己腰的力道卻很用力,他想扳開卻又怕吵醒好不容易入睡的人,只好努力撐起自己,抱著治囿哥躺到床上去。

是夢到甚麼會讓治囿哥忽然像是夢遊般的坐起來撲向自己?還是因為錦博哥嗎?他的角度只看到治囿哥臉的上半部,看著皺起的眉讓他覺得很不捨。

要到甚麼時候,治囿哥才能真正的放開?要到甚麼時候,治囿哥才會回到他自己的房間睡覺呢?他想到那扇到現在仍緊閉不開啟的門,和到現在仍是無法安睡的治囿哥。

一想到這當中還是沒有自己存在的空間時,他顧不得可能會將治囿哥吵醒,扳開還纏在腰間的手自己主動著緊緊擁著治囿哥。

「……?小八?」

剛醒帶點沙啞的嗓音在耳邊響起,小八沒有因此放開手。治囿哥期待被人注視,期待被人需要,但卻在被告白的時候擔心起了,這樣的感情是不是有期限?

當年錦博哥給了治囿哥活下去的世界,讓他知道了愛人與被愛,又在今年將不信任及害怕感情教給了治囿哥。所以他現在抱著的,是那個還無法接受別人的治囿哥,是那個覺得感情都有期限的治囿哥。七年前他看到的是沒有笑意的眼,七年後的現在他看到的是更暗沉的治囿。

他該怎麼做?現在因為顧慮錦博哥的影響所以根本不敢想有甚麼進展,也知道治囿哥還不當自己是一回事。但他該怎麼做?該怎麼讓治囿哥……

「小八怎麼了?」

微啞的聲音觸動著小八的神經,他完全不想放開懷中的這個溫度。他深呼吸了口氣,在治囿哥又詢問的時候衝動的吻了上去。

衝動的吻了上去,一開始的動作根本稱不上溫柔,他只是本能的索求,本能的吸吮。急促的想要撬開治囿的唇齒,卻總是不得要領,越懊惱動作就越粗魯,直到他聽見治囿的叫痛聲才像是被驚嚇的停止動作。

停止了這突來的衝動之後,他才真正意識到自己做了甚麼--不顧治囿哥的意願強吻了他,雖然看著治囿佈滿齒痕的唇,說強「咬」還比較恰當。

「你在幹甚麼啊?」抹了抹被襲擊的痕跡,看著又抱住自己的小八,他想推開卻難過的發現,自己跟上次一樣推不開小八。「你竟然真的偷襲我……」

「……是你先抱住我的。」聲音悶悶的。

「我是睡暈了吧……」他根本不記得自己做了甚麼夢,也完全沒有印象自己抱上小八。「就算這樣也不是讓你偷襲啊。」

雖然說他驚訝的發現,他對小八的『偷襲行為』並不會反感。

「治囿哥,我喜歡你,我真的好喜歡你。」隨著越來越緊的擁抱,小八也不斷的重複著告白。他不知道心裡的激動從何而來,他只是想一直重複這句話。

「小八……」

「治囿哥,我可以親你嗎?」鬆開對治囿哥的擁抱,直視著他的眼神小八認真的問出口。

「……」

「我可以親你嗎?」小八又問了一次。

小八慢慢的靠近治囿的臉,靠近到鼻尖幾乎可以互相碰觸的距離。沒有得到治囿哥的回答,他原本還在想自己會被拒絕,卻在聽到治囿哥輕輕的嘆了一口氣後,以幾乎是耳語的音量無奈的說隨便你吧,他覺得自己就快哭了出來。

微微顫抖的手捧著治囿的臉頰,他緩緩的吻著,從額頭到鼻尖,從眼皮到下巴。最後才以幾乎是朝聖的心情,吻上了治囿的唇。

不同於剛剛的粗魯,他輕輕的啃咬,吸吮。不在乎治囿的無回應,只是專心的吻著。

聽到了治囿又嘆息的說:「你這個笨蛋。」之後,小八才發現自己落淚了。

「落甚麼淚呢,真是的……」說完之後,治囿主動的回吻了小八。

小八根本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落淚,說不出是感動或是難過,但是治囿的回吻反而讓他的淚落得更兇,他邊哭邊繼續回應治囿,最後乾脆緊緊抱著治囿痛快的哭了一場。

他忘了那天回家之後怎麼跟家人解釋自己紅腫的雙眼,心裡只擔心這對他而言雖然還是苦澀的『打工』會被終止,但意料之外的是,治囿哥非但沒有終止的打算,還同意讓小八擁抱他--在他睡著之前。

他還來不及體會這究竟是驚喜還是痛苦,在第二次模擬考後的補習日,他才一進治囿的家門,就被眼睛紅腫的治囿撲倒了。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2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
1 討論串
1 回應
0 Followers
 
最多反應留言
最火熱留言串
0 已回應的訪客
魚ㄦ來福 最近回覆的訪客
最新 最舊 最多投票
來福
訪客
來福

天吶魚ㄦ我有幾百萬年沒來了= =|||
現在的生活每天都是留校留校留校
喔我看這篇看到哭了:^(
不是我在說我真的好喜歡妳的文章:^)
唔摁小八好可愛好讓人心疼x^(

魚ㄦ
訪客
魚ㄦ

來福Q口Q!!!!

辛苦啦~學生辛苦的就是念書啊+_+/
加油!

我還以為是我改寫之後不好看呢ˊˋ
嗚嗚嗚嗚

小八很讓人心疼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