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如果我說我愛你(12)

小八回想起來,他大概一點半左右踏進治囿哥的家--在家吃完中餐之後才被允許出門,不然在接到電話的當下他就想衝出家門了。一進門還來不及打招呼,治囿哥就拉著他在客廳坐下,在茶几上放著一大瓶果汁,旁邊有一疊大概四五片的電影DVD。

才想要開口問,只看到治囿哥在播放機上按了按鈕,原本黑暗的螢幕開始起了光芒。「你看電影嗎?」

聲音中有點沙啞,小八看了四周確認沒有啤酒罐,那是沒睡好?「嗯,我看。治囿哥你沒睡好?」

「我這邊沒有太新的片子,看『魔戒』好嗎?我有三部曲。」治囿沒有回答小八的問題,逕自說了下去。雖然說是詢問,但似乎也沒甚麼拒絕餘地,畢竟片子都已經開始播放了。

三部曲……小八記得全部播完至少要九個小時。拿起杯子喝了口,他偷偷的看著坐在另一張沙發上的治囿哥。

電視螢幕上魔戒的標題才剛浮起,治囿哥就掩著嘴打了呵欠,遮掩的態度好像很怕被自己發現。在電影的主角佛羅多還沒離開他的出生地時,他就發現治囿哥已經睡著了。

咦?睡著了?他小聲的叫了幾聲,治囿哥完全沒有反應,的確是沉睡了。他只好將電視音量調小,走去客房拎了毯子過來蓋在治囿哥身上。自己則窩回原本的座位,很不專心的看著電影。

他有試著將電視轉成靜音或是關掉,結果就像鬧鐘似的治囿哥會馬上醒來,連聲說著抱歉他要繼續看電影之後再將電視打開,但事實上持續不到十分鐘就會再度睡去。

所以小八沒有關掉電視,音量也調在可以聽見但不會吵醒治囿哥的程度。他看著治囿哥眼睛下的陰影,沒睡好嗎?看起來似乎累積了很久,是怎麼了?還有事情煩著治囿哥?既然這麼累又為什麼還要叫自己過來看電影呢?

在第一部曲播放完畢時,他認真的考慮該怎麼辦,是繼續放下一部還是把治囿哥叫醒?不過治囿哥稍微動了一下讓他驚嚇到直接將片子放入DVD按下播放,讓聲音繼續流洩在整個客廳中。

還好他並沒有真的看完三部曲,在第二部快結束前,治囿就醒了。伸了個懶腰接過小八遞上的水杯喝了一大口之後才清醒,隨即很不好意思的對小八說:「抱歉,結果叫你來我都在睡覺。」

「治囿哥沒睡好?」

「嗯……回台灣之後,除了你上次來過夜那次外,我沒有睡好過。我還以為只要有聲音或是有人就可以呢,結果真的找人或是放著音樂開著電視都沒用,這幾天我又真的快撐不下去……所以就想說再把你叫來試試看。」

他都不知道原來他有安眠藥的作用?「結果?」

「好神奇的有用,」治囿哥眼神有點疑惑跟迷濛,「你只是坐在那裏連說話都不用,我在這邊就可以睡著了……」

小八心裡有點哭笑不得的感覺。該開心治囿哥對自己很放心?還是要難過原來自己一點都引不起治囿哥的緊張感?不過想起下午進門時治囿哥疲累的神情,跟現在的精神奕奕相比,他覺得能為治囿哥做點事情很開心。

「那就好了。治囿哥還會想睡嗎?」既然都要當好人了,就做到底吧。

「好多了,怎麼了?」

「在客廳睡很不舒服,我坐在客廳,治囿哥你到房間裡去睡睡看吧。」言下之意就是,如果只是要他在就可以的話,那治囿可以選擇更舒服的方式。

「這樣太沒禮貌了,怎麼可以把你丟在客廳?」

「可是治囿哥,你放著我一個人在另一張沙發上睡著也沒有比較有禮貌啊。」

治囿一時語塞,還有些昏沉的腦袋也想不出理由反駁,難得的順著小八的意思走進客房中。

「那我一小時之後進來看你。如果你睡了,那我就先離開了,門我會幫忙鎖上的。」自己真是個徹底的笨好人哪……

這個實驗的結果是,在這種情況下治囿也能睡著。而小八也的確如他所言,在治囿沉睡了之後就幫忙帶上門離開了。

隔天小八又接到了治囿的電話。

「治囿哥那之後有睡得好嗎?」

『嗯,我有睡著兩個小時。小八真的很不好意思……』

「沒關係,有睡著就好啊。不過只有睡著兩個小時就醒啦?」

『嗯……所以我想要問你一件事情?』

「甚麼事情?」

『你……想要打工嗎?』

 

「所以你答應了?」才咬了一口的薯條掉出嘴邊,看見小八點了點頭,徐景文不可置信的搖著頭:「你瘋啦!正常男人都不會答應這種事情的吧?」

在班上同學中,景文算是跟小八比較要好的一個,偶爾小八有些疑問或是事情都會找他商量。因為他家裡也是兄弟姊妹眾多,成長背景比較相近,比起其他都是獨生子女的同學來說,他是比較能談得來的。

他知道小八有暗戀的對象,不過並不知道小八暗戀的是同性。今天他們相約去市區買新的球鞋,在聊天的時候小八將他準備開始打工說出了口。

「打工內容是陪睡耶!是那女人神經太大條還是你那裏其實不行?不然這麼危險的打工內容她怎麼提得出口?」

「甚麼不行?」小八對這句話皺著眉頭,「反正又不是睡在同一張床上,就只是我在客廳,他在房間裡面,我只要等到他睡著就好了。多簡單的內容啊。」

「可是你不是喜歡她?這樣不是太煎熬了點?她對你真的一點意思也沒有啊?」

「我也不知道。但是與其看他完全睡眠不足到撐不下去,那還不如做點對他有幫助的事情。你應該要說幸好我不需要一直盯著他的睡臉,不然我覺得我不用三次打工就會想把他吃了。」

應該真的一點意思也沒有吧?不然怎麼可能提出這樣的打工內容?怎麼想也不可能是治囿哥在引誘自己--回想治囿哥的語氣,還有那天睏極的神情,他相信治囿哥是真的只是想要解決他自己的失眠罷了。

「那你乾脆趕快想辦法製造些機會,直接吃了她算了。說不定她會愛上你的肉體這樣你們就可以在一起了。也是有種愛情是由性開始的!」

「神經喔!這是你才會做的事情!」抓起薯條塞進景文的口中,這朋友甚麼都好,就是嘴巴很愛亂說話。

「欸,」沉默了會,小八再度開口:「我真的這麼沒有魅力嗎?」

景文有些沉重的拍了拍小八的肩膀:「你還年輕,那裏不行的話應該還有救的……」

「你去死吧!」

「好吧不鬧你了,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你會這麼受歡迎,你明明就沒長得我帥,球也沒我打得好,就皮膚比我白了些,功課比我好些而已。」看見小八翻了白眼不想理他,他才放下摸著自己下巴的手:「你受歡迎的原因很簡單,就是人很好。」

「你發卡給我?」

「不,那是我專用的名片,不要跟我搶。」被小八戳了腦袋之後,景文也笑了起來:「偏偏你就是長得比較帥的好人,變成炙手可熱了。你對誰都一樣的好,所以每個人都會對你有期待吧。」

這好像誰說過?「但我不是刻意的。」

「就是你這種人最討厭,從心發出的好人……」

小八睨了景文一眼,「你真的是在說好話嗎?」好人東好人西的,「你剛剛說的那些旻毓也說過。」

「呃,她說過?這怎麼好,怎麼可以有凡人跟我這個天神一樣見解。改天我找人滅了她。」

「你神經啦!天神咧。」

「好吧,我還是下凡好了。話說回來,旻毓不是很喜歡你嗎?你怎麼辦?」

「她上次跟我說她絕對不會跟我告白,但是她也說我就是這樣所以身邊才圍著一堆人。女孩子真奇怪,明明就知道她喜歡自己,可是她說她不會跟我告白。這是為什麼?」

支著下巴咬著薯條的景文聽完笑著說:「她成功了啊。你看你會一直記得她講過這些事情。這女的不簡單耶。不過比起來,還是你喜歡的那個人比較厲害,竟然叫你陪睡耶。」

小八苦笑著,被景文這麼一說之後,原本還覺得自己很幸運有可以跟治囿哥一起的機會,現在怎麼感覺起來好像是個苦差似的。

「所以我說,」熱情的搭上小八的肩,景文不忘落井下石:「趕快去治療你的不行吧!哈哈!」

「徐景文!!」

——-
景文:「講了三次你就真的不行了。」
小八:「你這個損友!!!」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