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如果我說我愛你(11)

他稍微動了一下手臂,覺得不僅僅又酸又重,活動的空間也不夠大,甚麼時候自己的床變得如此擁擠,連想要翻個身都覺得……

「不對!」他跳了起來。他記得他昨天來找治囿哥,還看到治囿哥哭了,他趁勢偷抱著治囿哥安慰他然後……「我睡著了!?」

不會吧,朝思暮想的治囿哥就在懷中為什麼自己還可以睡著?就算不當柳下惠也不用當豬啊!小八懊惱的抓著頭,聽見從一旁傳來的笑聲。

看著小八彈跳起來,坐在一旁沙發上的治囿不禁笑了。「醒了嗎?需要咖啡嗎?」

「我喝咖啡會心悸……治囿哥,不好意思,我睡著了,那個……」看著治囿哥的笑臉,小八更不好意思了,「結果昨天沒有上到課。」

真是個乖孩子,治囿在心裡感嘆。

「這抱歉應該是我說的吧,我這個大人還反而被你安慰呢,真丟臉。」苦笑了聲後再詢問:「睡整晚沙發很不舒服吧?要去客房補眠嗎?現在早上九點多,中午過後再開始上課也行。」

「不了,」小八搖搖頭,轉頭在自己的包包中翻找出盥洗用具,「我先刷牙洗臉,等等就上課吧。」說完就衝進浴室中。

其實他根本不想上課,該上的內容他早就複習完了,他來這裡就只是想見治囿哥而已。但這念頭要是說出口,應該會直接被治囿哥趕回家吧。

他竟然睡著了!心裡認真的覺得這真是太可惜了,這可是他保存美好回憶的大好機會啊!他應該是等治囿哥哭到累了,然後安撫他到睡著,自己就可以偷個香讓他回味好一陣子……為什麼會睡著啊!小八一邊洗臉一邊在心裡吶喊。

不過他昨天至少做對了一件事--他對治囿哥告白了,雖然似乎不被當一回事,但他還是很開心他告白了。

接下來只要他努力,讓治囿哥意識到他是認真的,就好了。纏著治囿哥也行,他希望治囿哥不要再有像昨天一樣崩潰哭泣的情況,不管要他做甚麼都行。

對著鏡子裡的自己做好心理準備,他走出浴室卻看到治囿哥仍維持著他進去浴室前的姿勢--坐在沙發上拿著馬克杯不知道對著哪裡發呆。

「治囿哥?」

治囿移動目光到小八的臉上,心裡滿是疑惑但不想要貿然決定些甚麼。他將馬克杯放下,裡面涼透的咖啡早就透出苦味,多嚐一口就覺得苦得快令他掉出淚來。

哭一晚就夠了,他不想再哭了。

至於另一項……他看著小八疑惑的表情,不禁笑了起來:「準備上課吧。我們要複習的範圍很大喔。」他還需要時間去觀察跟驗證,就等等吧。

 

儘管小八已經先讀過了,在治囿的重點複習下他才發現自己仍有許多地方不懂。兩個人認真起來的講解、作題目、解題,等兩人都意識到肚子餓時,時間竟然已經越過中午,甚至連下午都過了,室內昏暗的光線提醒他們已經到了傍晚時分。

「難怪肚子餓得不行呢。」說完這句話,小八的肚子應景的響了好大一聲。兩人對看之後,都笑了出來。

「今天就到此為止吧。好好的吃頓飯之後,好好的洗個澡,然後早點休息。」

於是兩人出了門好好的吃了頓飯,避過很多重點的聊了法國的風景,然後回到治囿的住處,輪流好好的洗了澡之後,小八有點疑惑的看著眼前的狀況。

「治,治囿哥?」

小八站在客房雙人床的一邊,看著治囿哥從另一邊爬上床。「你不睡你房裡嗎?」

「……我還不想踏進去。」其實他甚至想要把那個門鎖死,讓自己連進去的方法都沒有。

「可是治囿哥,我昨天才跟你告白過……」

「我知道,我現在只能跟你說謝謝。其餘的……我還沒辦法……」

「那現在……」他的確是甚麼都願意做,但同床共枕這件事情會不會太殘忍了?

治囿看著小八為難的表情,「那這樣好了,你睡床上,我睡地板。」在小八想要說話之前治囿搶先回應:「我只是不想要進那房間罷了,反正這房間有地毯,我沒關係的。」說完還快動作的捲起自己的毯子在床邊的地上找了塊地方躺下。

「晚安,趕快睡吧。明天還要上課。」

這是很詭異的景象,這房子的主人睡在地板上,而客人睡在床上。小八無奈的看著緊緊閉著眼睛的治囿哥,明白他說甚麼也不會改變後,只好緊張的在床上躺好,一動也不動的盯著天花板,全身的感覺都在同房間內的另一個人的呼吸上。

過了不知道多久,小八聽見治囿哥的呼吸開始規律而沉穩,明白他已經睡著之後小八才坐起,在床上看著治囿熟睡的臉。思考了很久還是無法明白治囿哥為什麼要這樣做--這房子除了這客房及治囿哥的房間外,其實還有另一間房間的。

輕手輕腳的走到治囿哥身邊,將他身上的毯子仔細的蓋緊,再對沉睡中仍是皺著眉的治囿看了會兒後,才下定決心般的抱著自己的毯子往另一個房間走去。

他還沒有辦法,沒有辦法這麼坦然的跟自己這麼喜歡的一個對象在同一個房間內睡覺--儘管並不是一起睡在床上。

他能為治囿哥做任何事情,但不包括考驗自己的自制力。

 

隔天小八醒來的時候,治囿哥已經在處理早餐了。對於治囿哥沒有提到任何他自己換了房間睡的事情,小八著實的鬆了一口氣--他不想跟治囿哥討論有關自己的自制力。

但也小小的感覺了失望。還真的是無所謂呢,小八默默的吞下三明治,順便將微微的苦澀壓了下去。

這就是青春嗎?再咬一口三明治,他覺得自己都閃著微微的光芒了。

不過這微微發著光芒的青春,經過一整個白天的課業轟炸,還不到晚上小八就覺得自己陰暗到了極點。到底是誰說要給高中生減輕壓力啊,根本就是相反方向了啊--

「謝謝治囿哥。」離開的時候小八習慣性的鞠了個躬。多禮無害,這是吳家家訓之三。

「不客氣,至於下次上課的時間……」

「是?」

「……你先考完期末考,好好的放個暑假吧。等到快開學前再跟你聯絡。」

看著治囿哥燦爛的笑容,小八也只好說好,把想約治囿哥出門的話語給吞了下去。

焦頭爛額的考完期末考,但因為自己的複習還有治囿哥的補強,結果還算不錯,讓吳家爸爸答應在高三暑期輔導之前都不逼小八念書,讓小八還有最後優閒的一個月。

能夠獲得不被盯功課的日子讓小八很興奮,儘管只有短短的一個月,但畢竟這是高中最後一個暑假了,開學之後他就是無止盡的用功,不趁現在玩就沒時間了--他不是很有把握能考上大學,所以他一點都不期望上大學可以好好玩的這句話。

他有想過要去找治囿哥玩,但是想不出甚麼正當的理由。禮哥正在等待兵單前的尷尬期,跟小麒哥哥兩個人膩在一起到處玩也沒多餘的心思陪他,結果可以大放假的暑假,開頭前兩天小八只有在家裡滾來滾去無所事事。

「你在幹嘛?」拿著無線話筒走過來的廉廉疑惑的看著在地上像滾筒衛生紙一樣滾來滾去的小八。

「誠如妳所見的,我正在模擬滾筒衛生紙的心路歷程。」

沉默了會,廉廉舉起話筒有些抱歉的說著:「抱歉,治囿學長,我弟他立志去當滾筒衛生紙了,可能沒辦法接你電話……」

「哇哇哇哇,我接我接。」馬上從地上跳了起來搶走廉廉手上的話筒,「治、治囿哥,好、好久不見啊。」就聽到話筒另一方傳來許久沒聽到的笑聲,讓他全身的雞皮疙瘩差點都站了起來。

『好久不見。』

笑完之後沉穩的語氣也令小八想念不已。欸,這真是犯規,治囿哥怎麼可以用這種語氣對跟他告白過也被他拒絕的人說話呢。

「怎、怎麼有空打電話來?」問完之後小八在心裡罵自己笨蛋,治囿哥考上研究所,現在也是放假的時候當然有空閒啊,這句話問得太多餘了。

『嗯……你下午有空到我這邊嗎?』

「有!有空!有空!當然有空!」要他爬山或是要他去參加馬拉松他都有空!「請、請問是甚麼事情?」應該不是要幫自己做課業預習吧,他好不容易可以喘口氣……

『有點事情要麻煩你……啊,不是很麻煩的事情啦,你只要在這邊坐著就可以了。』

 

於是小八就在治囿家,坐在客廳的椅子上,看了一整個下午的電影,跟一整個下午都在另一張椅子上沉睡的治囿。

分享這篇文章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