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如果我說我愛你(7)

「感覺如何?」治囿抱著自己的外套向坐在壁爐前的錦博詢問。被詢問的人用沒有骨折的手拿著一疊厚厚的資料就著火光閱讀著--據說那是工作的資料。「不會太暗嗎?」

二月份的法國雖然沒有其他地方凍人的寒冷,但氣溫仍是低下。錦博的傷勢漸趨穩定之後,救起並且收留錦博的女人就提議搬到她在郊區的房子去做靜養--占地兩百坪的「普通房子」。

儘管提議的是毫不相干的外人,雖然算是救命恩人,於情於理似乎都不大合,但被莫名喜悅沖昏頭的父母根本就不在乎這些,連連道謝,出院隔天馬上就搬了過來。

房子據說是那女人已經去世多年的前夫為她蓋的--客廳裡豪華的大壁爐,壁上掛著各式野生動物的標本,數目不多所以每一間都相當寬闊的房間,以及細膩奢華但不過分誇張的裝潢都讓人清楚的知道,建造的主人有多麼想要討好女主人的歡心。

的確如此,治囿也不得不承認,那女人--Divine年紀不過三十出頭,俐落的短髮還有合宜的裝扮,喜歡低調的奢華於是表現起來就不討人厭。如果討厭得起來的話,或許鬥志會更深吧。

法國人的浪漫不只是顯現於男性身上,女人也彷彿是血液中就有這樣的因子。舉手投足之間自然流露出不過分的親暱,合與禮貌卻又展現出熱情的那一面。

錦博很喜歡這類型的吧。治囿心想。喜歡細心跟浪漫的錦博一向很抗拒不了這樣的對待--剛好就跟自己是相反的類型。也難怪錦博的父母會那麼開心了,真的是天時地利人和啊。

「還好,看起來不會很吃力。」儘管腦中的記憶還相當混亂,讓他對該是六歲年紀的治囿已經是個少年出現在他眼前非常不適應,不過他仍是展現得很有禮貌。「左手骨折復原的狀況也很順利,下下星期就可以去拆掉鋼釘了。」

治囿回應了喔一聲後,兩人之間陷入沉默。

撐了還不到十分鐘,治囿嘆了口氣。看著錦博有些無措但又不好意思拋下自己的表情,他知道自己一直都很喜歡錦博溫柔的個性,儘管在這時候他又恨極他的溫柔。

總是要有一個人先放手。

他一直不想當那個人,甚至他前一晚還在想,是不是就乾脆這樣繼續下去,或許有一天錦博就會想起他來,想起他們之間的--

治囿搖了搖頭,看著現在的他,他確信了如果錦博真的想起了,想必想起的一定不是現在的自己,就如同現在的錦博並不是自己腦中的那個錦博--那個會阻止他自殘的錦博,那個當年說這世界上還有他會擁抱自己的錦博。

擁抱在記憶中還沒失去溫度,當事人倒是已經失去了記憶。

「那,我明天就回台灣去了。」說出口才發現,這句話其實並沒有那麼的難啟齒,雖然並沒有輕鬆的感覺,但至少,他說出口了。

「咦?喔、喔……」雖然有些疑惑為什麼要特地告訴自己,但錦博還是客氣的回應:「那,回去請多保重了。希望我們還有機會再見面。」

多保重嗎?治囿用盡力氣扯著笑容。

「嗯。希望。」

 

「你真的要放棄了?」錦奕靠在門邊看著治囿收行李。

「我也不知道,其實我沒有要放棄,只是現在氣軟了……說不定回台灣整理一下就……」抬起頭他對著治囿微笑:「怎麼了?我以為你會很開心我放棄呢。」

「我爸媽是很開心你要回去了……但是……」

但是,他自己倒是感到很複雜。儘管一直覺得這感情很不協調,他不否認他其實有期待過他們兩個人之間有『好的結局』--雖然他不清楚怎樣才算是好的。

「沒甚麼的,或許他忘了我也不是壞事,我可以在他心中還是那個只會乖乖傻笑,為了父母而努力的鄰居小弟弟,這也沒甚麼不好的。真的,這也沒甚麼不好……」

不會有那些血腥的畫面,不會有那些疼痛,也或許連那幾年的荒唐這幾年的牽扯都不會有。

所有本來就屬於自己的記憶,現在,真的只屬於自己了。

「治囿……」

「沒事的。本來就該回台灣了,回去整理整理思緒也好。說不定,」將最後一本書塞進行李,治囿笑著站起:「說不定我開始有鬥志,會拿著相簿再來纏著錦博呢。」

 

拖著疲累著身軀,還有沉重的行李走進睽違將近一個月的房子,連燈都沒開,治囿蹲在門邊嘆了一大口氣。

飛機上他沉沉的睡著,一反在法國時的輾轉難眠只能靠安眠藥入眠的那些夜晚。剛下飛機的時候他腦袋異常的清楚,雖然身體也是異常的疲累,讓他總覺得自己快像是靈魂被抽離般虛浮。

一個月沒人來過的房子,空氣中充滿著塵埃,他起身開了窗戶開了燈,轉身卻望進一室回憶。這是跟錦博一起挑的房子,一起挑的沙發,還有一起共度的點點滴滴全湧進心裡。

是不是換個房子比較好?

上飛機前他還跟錦奕說自己說不定只是一時氣弱,回台灣過一段時間可以振作起來。回到熟悉環境的現在,他只覺得自己只有一股無力感。

他盯著滿屋子充滿回憶一陣子之後,走進房間內,將有著兩人回憶的書籍跟相本全部抽了出來,屬於錦博的衣物還有物品也一樣一樣的全攤在地板上。

原以為不會太多的,但卻慢慢的佈滿了整個地板。原以為自己已經可以接受了,卻發現原來不深不淺的感情最重--那不是呼吸卻像身上的傷痕,淺淺的佈滿了全身,不怎麼痛卻永遠在那兒。

看著手機裡的日期,研究所的考試就快要到了,他可以衝刺的時間不多了。再看回滿室的物品,他腦袋卻只能考慮著還有多少時間可以讓自己再沉溺一下。

 

「……那我們開始來討論關於送舊活動上要表演的節目,請大家踴躍提供意見!」

開學已經過了一個月,第二學期的重點活動--送舊也如火如荼的進行準備。儘管離畢業的季節還有段時間,但這類的活動總是比考試來得歡迎,而學生也不介意提早開始做準備--因為可以以此為藉口向學校申請自習時間。

小八支著下巴看其他同學發表意見,連日的睡眠不足讓他意識飄得老遠。

治囿哥在開學後一個星期終於打了電話過來,在知道了小八考進前十名相當的驚訝也很開心,但卻很抱歉的告訴小八獎品要延後給--因為治囿哥得準備研究所考試,不得不暫停所有家教的課程,要上課也得要到五月過後,等於這學期幾乎看不到治囿哥了。

無法掩飾自己內心的沮喪,從小一直保持良好睡眠的小八難得的失眠了。

還沒接到治囿哥電話前,他幾乎都已經決定好要告白了,因為治囿口中的研究所考試他只好再度退縮。

決定要告白是一時衝動,忽然遇到了路障標誌,衝動就算還在,卻又讓他開始想起了是不是真的要告白。反覆的思考讓他的情緒大受影響,連住在外地的大哥都知道了。

大哥在電話中一開始嚴肅的聲音讓他嚇了一大跳--畢竟大哥很少打電話回家指名要他接聽的。後續的對話才讓他知道,是老爸覺得他這個小兒子最近脾氣不好,情緒也起伏很大,難得的打了電話跟大哥提起。

他打哈哈的以功課壓力重帶過,然後鼓起勇氣問了自己一直想問的事情。

『大哥,你怎麼決定要跟小麒哥哥告白的啊?』

『呃?為什麼問這個?』電話那頭的聲音明顯的呆滯了一下。『小八有喜歡的人啦?』

『唔嗯算是啦呵呵呵呵。』

『小八也長大了呢現在有喜歡的人改天就要娶老婆然後生小孩了……』

『……大哥,你是我哥不是老爸啊你感傷什麼……大哥不要打哈哈,該不會--』

『咳咳,誰先告白的都沒差吧。重點是在於你要把你的感情還有決定都讓那個人知道,不管她會不會接受,不要讓自己以後後悔沒有做這件事情才是重點。』

『如果告白了結果破壞了現在的關係怎麼辦?』

『如果告白了她接受你了呢?』阿禮想起小麒說的話,『說不定沒有這些阻礙啊,那麼你在擔心什麼呢?』

『大哥好成熟喔……』

『廢話我是你哥啊。不過說真的,告白這件事情雖然真的會很令人猶豫跟掙扎,但是那也是屬於戀愛的酸甜,沒有人可以逃得掉的。』

所以他下定決心要告白了,但現下的狀況是他只能把衝動保留著,他覺得自己心裡關著隨時想要破閘而出的猛獸,而猛獸根本預料不到閘外是一片汪洋或是一片草原。

而因為小八不斷的想著這些事情,所以他也沒有發現到在他發呆的同時,已經被陷害當上了送舊活動上戲劇的主角。

 

我最近好勤奮(汗)
不過是因為是重寫嗎?沒有任何回應也讓我好緊張XDDD
0 0 vote
Article Rating
分享這篇文章
guest
1 Comment
最舊
最新 最多投票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黑
11 年 前

有什麼好緊張?
雖然我看不太懂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