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如果我說我愛你(3)

  晚餐很普通平順的落幕,而原本他擔心的尷尬問題,吳家爸媽對於他的突然出現沒什麼太多的意見,似乎是習慣了家庭聚會上會有些『外人』存在,看起來擔心是多餘的。


  同樣都是外人,相對於小麒,治囿真的覺得自己是個『外人』。自己只是個家教身分,在這種『家庭聚會』上顯得格外的怪異。


 

  「今天真的謝謝招待了。」原本離開餐館的時候治囿想要告別離開,卻在小八跟吳爸爸的熱情邀約下到吳家聊天喝茶。原本目的只是要拿份考古題給廉廉,結果卻花了一整個晚上的時間。


  「哪裡哪裡,老師客氣了,廉廉去年也是多虧雷老師的大力幫忙,現在才能讀到好的學校啊。」吳爸爸宏亮的笑聲在玄關造成回音。


  治囿一直覺得他是一個很好的長輩,和藹又開明,待人有禮又不古板,面對事情看起來很嚴肅,但時而會突然冒出玩笑話。一點也看不出來曾經因為吳禮的出櫃,憤怒到摔斷家裡的木椅。


  對吳爸爸來說這是打擊吧。治囿心想。但他也很佩服吳爸爸,儘管曾經那樣的憤怒,現在卻能心平氣和的接納吳禮的戀人,而也能和氣的對待自己。


  「我叫小八送你回去吧。」拍了拍比自己高的肩膀:「今年換他讓您費神了,這點小事該他作的。」


  「啊不用了,我住不遠用走的就到了。」


  「因為是他拉你過來的當然是要他送你回去,另外,」偷偷的降低音量,瞄了眼正跟近一年沒回國的二兒子開心聊天的老婆:「其實是要小八去幫我買菸啦!」


  治囿沒記錯的話,吳家爸爸被媽媽管制抽菸有一段時間了。一來是吳爸爸身體變差了,另一方面菸也變貴了。


  「欸?我還未成年耶?」聽到要買菸的小八在一旁插嘴。


  「沒關係啦你身高成年了,雷老師今天真的謝謝你了,改天再來我家吃飯喔。」笑著塞給小八錢後,深怕自己想買菸的意圖被發現四的將兩人推出門外。


  被推出門外後,治囿忍不住為了剛剛吳爸爸的發言笑了。


  「什麼事情這麼好笑?」直盯著治囿的笑容,小八好奇的問。印象中治囿哥的微笑總是不離唇,但僅僅都只是嘴角揚起,很少看到他有這樣笑開口的笑容,因為難得一見所以讓他捨不得轉移視線。


  「那句『你身高成年了』真的戳到我的笑點了。」伸手拍拍的確在高處的頭,「真不知道你『身高沒成年』的時候是什麼樣子。」


  「……你見過的啊,只是你忘記了。」雖然被當成小孩子對待,但他喜歡治囿哥主動碰觸自己的感覺。


  「嗯?我見過?」這句小聲的喃喃自語他倒是聽清楚了。「我們以前見過面嗎?」


  小八愣了下,有些意外自己的喃喃自語被聽見,隨即笑著打哈哈:「有嗎?我剛有這樣說嗎?」


  「如果我們以前就見過面,那第一次見面你衝上來抱住我的舉動就可以被解釋了。」不理會小八的打哈哈,治囿反過來問著:「所以照這樣說是你小時候我們見過面囉?什麼時候?」


  「治囿哥你不是志願當工程師?怎麼當起偵探啦?你已經忘了的事情,我再提的話你一樣不會記起來的不是嗎?」索性不再打哈哈,他認真的回應。其實這件事情他不是沒有提過,但以治囿哥的回應,也確定他是真的不記得這件事情了。「治囿哥,你今天沒有跟錦博哥約嗎?」


  「錦博?是沒有特別約好,不過他好像有說今天要過去我那邊。」治囿低頭看了下手錶,有些意外時間的流逝。「糟了都這個時間了,小八我不陪你去買東西了,要先回家囉。今天真的感謝你們的招待,再幫我跟你爸媽說一下謝謝喔。」說完匆匆忙忙的轉身跑走。


  邊揮著手確定治囿走遠,小八無奈的笑著。






  利用已經成年的身高真的買到老爸要的菸之後,小八沒有直接回家,轉進了附近的小公園在涼亭下坐著。


  治囿哥聽到錦博名字被提起就急著趕回去家裡的表情,不斷的在小八的腦袋裡轉。想起他問自己是不是以前見過面就不禁苦笑,七年前的那段事情,沒想到真的只有自己記得。


  七年前的那個冬日,那個他傻呼呼的在通勤車上睡著,跟著治囿哥到嘉義兩天卻被廉姐以為自己被綁架的那個『事件』。


  當年他真的覺得治囿哥跟禮哥好像,雖然笑容扯著嘴角,眼裡卻都沒有笑意。因為通勤而常在電車上的相遇讓他對治囿哥起了興趣,然後剛好那天天氣很好,讓他不小心跟著睡到了嘉義。


  他喜歡治囿哥的眼睛,不大但是很有個性美,儘管在當中看不到笑意。那個晚上跟治囿哥閒扯,才知道原來他才剛失戀,難過一整晚沒睡好所以才在火車上睡著。當年才九歲的自己儘管不知道失戀是怎麼一回事,但從治囿哥的描述語氣看來是很令人難過的事情。他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別人,只好用跟大哥撒嬌的方式--抱住治囿哥的手臂,墊起腳尖用手拍了拍他的頭。


  大哥看到他這樣的動作總是會笑,然後將他抱入懷中,所以只要大哥看起來心情不好他就會用這招,只是他從沒有對別人做過,無法知道是否有效。還好治囿哥看起來也吃這一套,他很成功的讓治囿哥笑了起來。雖然沒有抱他讓他有些些失望。


  隔天他讓趕來嘉義的家人帶回家,離開才剛開始熟悉的治囿哥。他本來打算到嘉義來找治囿哥--為什麼有這樣的衝動他也不曉得,但他一回到彰化就被教訓得很慘,接下來的日子幾乎是禁足狀態,上下學也被要求要廉姐一起行動。他覺得很悶,很想去找治囿哥玩但是卻被阻止,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麼想去找治囿哥的原因。


  只是很想再見到那對眼睛,很想知道當笑意滲進去的時候,那對眼睛會是怎樣的亮度。


  但是小孩子愛玩天性,小八也不過就是普通小孩子。被禁足的日子過了三個月後,他也慢慢的沒那麼堅持了。治囿哥的那對眼睛,變成他記憶裡模糊但是不曾消失的過往。總是有些懷念但沒有那麼執著。


  一直到去年禮哥為了廉姐的聯考而請來家教,幾乎是治囿哥一踏進家門,他就認出來了。他也很驚訝為什麼他可以馬上『回復記憶』,但身體動作比腦袋的疑惑還快,回過神來他已經抱了上去,也成功的驚嚇到治囿哥。明白了治囿哥根本不記得他是誰,心裡有些失落。而在治囿哥表明性向之後,他先是驚訝,然後又更驚訝--驚訝於自己心中的小小欣喜。


  家裡因為禮哥的出櫃而歷經將近半年的混亂期,在治囿哥出現的前幾周才剛平靜下來。看到老爸聽到治囿哥自己告白性向後,愣住後平靜地嘆口氣的表現,老實說他真的覺得老爸很了不起。


  他本來以為自己只是因為看到小時候認識的人而感到欣喜,但漸漸的,他發現不只這些,不只是欣喜,還有其他東西。


  他很煩惱,搞不清楚是為什麼讓他很煩惱很煩惱。跑去跟兄弟之間感情最好的廉姐商談--從小他也只把心事跟她說,被她一句:「你這麼煩惱,不就是喜歡上他了?」打得呆愣。


  「喜歡?」他記得當時他呆呆的重複了這兩個字。


  「不是嗎?不然你每次看到他的時候,那像是小狗看到肉一般的喜悅是怎麼回事?」廉廉頓了一下,忽然明白小八呆愣的理由:「小八,我所謂的『喜歡』不一定就是戀人的那種喜歡,也有可能你覺得他是很親切的大哥哥啊。」


  「喔喔……」如果只是那樣,如果只是那樣……他疑惑的歪著頭:「可是我並不會真的想要親禮哥啊……」


  雖然沒有喝茶,不過廉姐那時候的表情就像是喝水嗆到喘不過氣來般的難看。他現在回想起來很想笑,不過廉姐當時應該笑不出來吧。


  廉姐不會反對--她一直覺得不要犯到她隨便大家性向如何都跟她無關,小八心想,她跟自己一樣都是想到老爸抓狂的那段時間而感到頭痛吧。


  所以他決定真的確認之前他不說。廉姐也不會說。然後就是這樣了,知道治囿哥有個交往了七年的戀人,也明白他在治囿哥眼中就只是個『孩子』,自己家教學生的弟弟,除此之外什麼也不是。


  他喜歡治囿哥甚麼?他自己也還在問自己。猶豫的就是怕自己只是把對哥哥的崇拜之心搞混了,也怕要是衝動告白了會惹來怎樣的不堪。


  煩躁得拾起地上的小石子,丟向一旁的垃圾桶,在垃圾桶發出低沉的聲響時,他忍不住羨慕起:要是自己的疑問都能像這樣有回應的話,不知道該有多好。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歷史上的今天

分享這篇文章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