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如果我說我愛你(2)

他看過治囿哥的戀人幾次,即便沒交談過,但彼此都知道對方的存在。他知道對方的名字是「房錦博」,他也很乖巧的都會稱呼他僅博哥。

他幾乎都是在治囿哥家上課的時候碰到,看到時都是上班族的打扮,西裝畢挺儼然是個優秀人才的感覺。聽治囿哥說他是電腦工程師,所以作息時間不定,有時候星期六晚上看到他是因為他才剛加班結束。

他的確覺得錦博哥外表很帥,斯文的外型加上有內容的談吐,每次都令他在心裡不甘心的狂吼。但更令他感到更不甘心的是他後來知道兩個人在一起已經七年了。

七年,自己跟治囿哥年紀的差距也是這個數字。他總覺得那是令他無力的一個數字。

有幾次上課的時候他和治囿哥在書房,錦博哥就在一旁的電腦桌上工作。他原本以為工程師都很不喜歡被吵鬧,因為寫程式感覺起來似乎需要絕對的安靜而去安排那些程式邏輯。但意外的他發現被吵到的反而是上課的他們--因為錦博哥的喃喃自語比上課的聲音還要吵。

只要治囿哥發出抗議,錦博哥就會停止喃喃自語,只是安靜沒多久又會重新開始。反覆幾次讓治囿哥想要將他請出書房的時候,他總是不避諱自己還在場就抱著治囿哥說情話安撫,無視於自己的態度讓他看很眼紅,也讓他懷疑起錦博哥該不會知道自己對治囿哥的心情。

所以只要上課的時候看到錦博哥也在書房裡,他就會心情很不好,而治囿哥從來都不知道是為什麼。

「吳同學,為什麼你明明名字是吳佳恥但是外號是小八啊?」

班上剛轉學過來的女同學聲音打斷他發呆的思緒。小八看向眼前說話的女同學,她在第二次期中考後轉學到班上,微妙的時間其實很令人好奇,但小八對同學都很好奇的事情其實沒甚麼興趣。

現在是下課時間,而學期快到尾聲,再兩個禮拜就要期末考了,下課時間很多人都利用時間抓住老師問課業上的問題。坐在座位上等下一堂課的小八看到一堆人圍著老師的畫面,忽然想起治囿哥,也順帶的想起了錦博哥。

只是這樣偶然想起他,仍舊是讓自己心裡不舒服。

眼前晃動的影子讓他再拉回自己的思緒,他想起她剛剛問的問題,當他每多認識一個人或到一個新的環境這問題就一定會出現一次,讓他有陣子差點想做自我介紹小卡片來代替名片--認識一個新朋友就發一張,上面寫著自己家兄弟姊妹的名字還有自己小名的由來。

「這是家裡人叫的小名,不是外號。」他還是很有耐心的回答,拜名字之賜讓他不管去哪個場合都有話題可以跟不認識的人聊起來,所以他也已經很習慣關於這問題的應對:「不過大家都可以這樣叫我的。」

「咦?真的可以嗎?那我就叫你小八囉?」女同學的聲音忽然提高好幾度,看樣子是很開心可以這樣叫他。

小八笑了笑,但因為剛剛想起治囿哥跟錦博哥還有他們相處的場景,忽然讓他沒了聊天的意願,隨口就以上廁所為藉口離開了座位。

「欸,妳對他有意思?」另一個男同學見小八離開後,好奇的問著轉學生。

「有這麼明顯嗎?」轉學生--林旻毓笑了起來,明亮的大眼搭配適中的唇,笑起來讓瓜子臉更亮眼:「因為他很高又很帥啊,而且又是吉他社的主要演出的人之一,我記得他游泳也很不錯不是嗎?」

男同學挑眉:「妳不是才剛轉學過來三天?就調查得這麼清楚了?」

「當然啊,注意帥哥不是很自然的事情嗎?注意到了當然就要去了解啊。」

「行動力還真是強……」跟小八還不錯的男同學聽到後忍不住後退,這個轉學生是很漂亮,不過整體太艷了點,外表看起來不適合小八,而且剛剛那句話就像是在說小八是個『不錯的獵物』,感覺有些恐怖。「不過妳如果想追他,我先跟妳提醒喔,他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有喜歡的人?那他們在一起了嗎?」

「沒有,小八是單戀。聽他說已經單戀很久了。」

「那就沒差啊,」旻毓鬆口氣的笑了笑,「我還以為已經在一起了呢。我的原則是不搶別人男朋友的,但是單戀不算交往完全不是問題啊。」

看著她信心滿滿的樣子,男同學邊搖頭邊說:「女人真是可怕,妳也太有自信了。」基於好友情誼他得要記得等等要提醒下小八。

「哪裡哪裡,謝謝誇獎。」自信的笑容在陽光下閃閃發亮。

「小八,你等等要跟我們一起去吃冰嗎?」

「沒有,我要直接回家,今天我哥會回家。」放學時間小八才拿起書包,就聽到旻毓的聲音。

經過同學好心的提醒,讓小八知道旻毓對自己有好感。他聽到的當下很驚訝,從來沒有人對他這麼明白的表示好感過,儘管他知道他的確是很受女生歡迎。

這個轉學生很漂亮,要臉蛋有臉蛋要身材有身材,既使連很嚴苛的氣質她也有。小八知道有很多男同學都很喜歡她,而他的確也有接收到一些同學的明示暗示,要他如果真的沒有興趣就明白點表示。他是無所謂也沒有什麼反感,他的目標一直都只有一個,也沒打算給別人機會。

「咦?小八你不去吃冰嗎?」旻毓一愣,猶豫的看著在門外等著她的男同學們,再回頭看著小八想了一下,正當小八準備往外走的時候才又開口:「那我也不去吃冰了我跟你一起走!」

看向在門外傳來抗議聲的男同學們,中間還夾雜了些怨恨的眼光:「唔……我不覺得這是個好選擇,妳先答應他們的,還是去跟他們去吃冰吧。」頓了下,趕在旻毓又想要說些甚麼前開口:「我要直奔回家,所以不會在路上任何地方停留。」

說完小八直接走出班級門口留下旻毓受挫的眼神,心裡想著:這樣已經算是明白拒絕了吧?他也不是真的找藉口,今天大哥真的要回家,在國外念書的二哥也剛好回國,家裡人晚上要出門上館子,他本來就要趕回家。

就在他穿過公園快步走向家門時,身後傳來悠閒叫他小名的聲音。

「小八!」

反射性的轉頭一看,驚喜的發現叫他的人竟然是治囿哥。「咦?治囿哥?你怎麼會在這邊?」

「廉廉說要跟我借考古題,剛好我打算出門買點東西,就順道拿過來了。」平常上課都是坐著沒有甚麼比較過,治囿現在才發現小八的身高高於他:「平常都沒發現,小八身高好高啊,都比我高呢。」

「……高又沒用,我還不如跟以前一樣你說不定比較沒戒心……」

「你剛說什麼?」他發現小八似乎很喜歡小小聲的喃喃自語。

「沒有,那只是我的自言自語。」思考了下,小八提出邀請:「治囿哥,我家今天要上館子你要不要一起來?」

治囿搖了搖頭:「不了,廉廉有告訴我那是你家的家族聚會,我這個外人去了很怪異。」

小八越過治囿的頭頂,看向他後方兩個正走過來的人,扯開笑容對治囿說:「無所謂的,反正我大哥都帶他男朋友回來了。」

治囿還來不及問,就看到個人影從自己身旁跑出來,邊喊著「小八~」邊往小八身上撲去,他看著小八閃開身子讓那個人撲了個空。

「小八你竟然閃我?」那人--臣胤麒撲空之後,煞住身子後轉頭用戲劇化哀怨的表情向小八抱怨。

治囿之前有看過幾次小八的大哥跟他的戀人幾次,不過沒有交談過所以對於眼前這樣胡鬧式的展開讓他有些呆愣。

「哼,誰叫你搶走我最重要的大哥。」儘管他也很喜歡小麒哥哥,還是覺得不甘願將哥哥交給他。

「什麼!?我們之間的感情竟然因為一個第三者就被摧毀了嗎?」

「什麼第三者?」慢慢走來的阿禮舉起手不客氣的往小麒的頭上敲去,「我是你們之間的第三者嗎?」

「小麒哥哥,如果有第三者,」小八忽然伸手將治囿拉來身邊,「你才是我跟治囿哥之間的第三者。」

「咦?」治囿愣了下,這是什麼展開?

「小八,你把治囿學長嚇到了。學長今天我們家要上館子吃飯,你要不要一起來?」阿禮將小八的手拉離開治囿身上後,禮貌的轉頭對治囿說出一模一樣的話。

「看吧,連禮哥都這樣說了,我家是禮哥說了就算,所以治囿哥不用客氣一起來吃吧!」聽到大哥開口邀約,小八開心的拉上治囿的手晃著。一個禮拜一天的見面真的太少了,任何可以多相處的時間他都不想要放過啊。

「是啊學長,吳爸爸一定會很歡迎你的,一起來吃吧……哎唷。」明明不是主人的小麒很慷慨的邀請,讓阿禮忍不住捏了小麒的腰。

看著跟小八相似笑容的阿禮,還有小八期待的眼神,治囿只好點頭答應。「那就打擾了。」

0 0 vote
Article Rating
分享這篇文章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