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如果我說我愛你(1)

  「來,這一題你試試看。」拿筆戳著作業簿,她用只要稍微不注意就會被忽略的音量,嬌軟的對眼前咬著吸管又東張西望的男生說著。


  臉上的眼鏡跟清秀的清湯掛麵髮型,很容易讓人以為她才只是個高中生,但事實上她已經是個大學新生。吳廉乾淨的氣息從她一進速食店就吸引了不少偷偷注意她的目光,卻也因為注意到她身邊的男生而有些失望。


 

  當然她完全沒有注意到這些目光,也沒有注意到自己身邊的男生東張西望的目的。她的目的只有一個--教眼前的他念書,這種既無聊又費工夫的事情。


  「我不會。」


  「……你連題目都沒看上一眼耶。」嘆了口氣,她知道這孩子心裡想什麼,但實在是……「那你試試看這題。」


  「我看不懂。」眼光完全沒有掃過桌上的題目本,繼續東張西望那些眼中掛著好奇眼光的男生。沒有一個及格的,想接近?門都沒有。


  「小八………」


  「廉姐,你可不可以跟上次一樣請治囿哥來教我?」被叫小八的大男孩忽然轉過頭來,眼睛一閃一閃帶著滿滿期待的看著吳廉。


  上國中時身高還沒有增長,吳佳恥一直很擔心自己會永遠被叫小不點,幸好快畢業時一口氣抽高,才十六歲的年紀身高已經抽長到一百七十八公分,他最近反而擔心再長下去會不會太高。


  雖然身材如此高大,但她這個弟弟很多時候卻還像當年一樣,一個笑容就可以殺死一個大人般的可愛--儘管她一點都不覺得可愛。


  廉廉嘆了口氣拿下眼鏡:「小八,學長他在準備考試。」


  「那很好啊,教我也可以讓他複習啊。」


  「……你哪一門課會跟資訊工程有關?」


  「英文。」


  「……真是虧你講的出口。」喝了口飲料,「要不是大哥要我來幫你複習功課我真的是很不想理你耶。」


  她這個小弟並不是成績爛到不行,對他而言似乎沒有個動力理由就無法認真唸書,於是成績上上下下像在坐雲霄飛車。只是這次震盪到有留級的危機,自家大哥才要她這個剛上大學的妹妹來督導弟弟唸書。


  但是……她知道自家小弟是為什麼讓自己成績這樣上上下下,如果不是因為那個人,小八明明就可以很輕鬆應付這些課業的。


  心機鬼,她皺著鼻子心想。


  「小八,不要這樣依賴學長。」將桌上的題目本收了收,反正小八根本也沒打算要念。「也不要去欺負學長。」


  小八沒有回答,改咬起冰塊,視線也盯著紙杯中的內容物,彷彿杯子中會浮出他想見的人。


  兩人間的沈默持續了很久,在廉廉緩慢的把自己盤中的食物都吃光的時候,才聽到小八小小聲的說著:「我從來就沒有欺負過他。」


  廉廉一瞬間還以為她聽到委屈的聲音。好久沒聽到這種語氣了,還真是令人懷念。


  「從以前到現在,我從來沒有想要欺負他。」


  「但他覺得你在欺負他。」


  這其實也是她很好奇的一點,治囿學長每次都抱怨被小八欺負卻又不說是怎樣的欺負。但她這個弟弟雖然長的很大隻外,骨子裡卻是善解人意的。自從小時候因營養不良而送進醫院之後,她在某天發現,那次的住院改變了家裡兩個人。


  大哥從那一晚後忙碌起來,開始為了家裡的經濟狀況煩惱,而小八也從那一天開始變得更小孩子。原本以為小八是因為大哥不能再陪他玩而耍任性,但某一天因為他情緒變化太過份令她大怒時,他才說出這是故意的,是為了要讓從那天起只有微笑而沒有其他情緒的大哥不忘記這些東西,所以才只在大哥面前任性。


  這樣的孩子會怎樣欺負人?其實廉廉好奇的是這個。


  「……我沒有欺負他。」


  「你們兩個到底是怎麼相處的啊?」廉廉嘆了口氣,去年為了準備大考,大哥不知用甚麼管道請治囿學長來當家教之後,小八就像是對英文起了興趣,明明是自己的英文家教,但每次上課黏在學長身旁的卻是小八。


  「很普通啊。」喝光最後一口飲料,「我只是一直問他問題而已。」只是一直問他感情問題而已,小八在心裡悄悄的補充。


  「那學長幹嘛老是說你欺負他?」


  「我也不知道啊。說不定妳會問到正確答案呢。」苦笑著嘆了口氣。是自己太急躁了嗎?但是等了這麼久終於讓他再遇到他,他不願意再跟七年前一樣……


  「那我下次問問看。」廉廉忽然有興趣了:「不過你今天這麼不給我面子,那你這學期不能有任何一科需要補考,不然我馬上讓大哥來幫你上課。」


  「唉啊廉姐不要這樣嘛!」


  只要是吳家人都知道小八的弱點是吳禮大哥,小八對這個大哥又崇敬又唯命是從。只除了兩年前大哥帶著小麒哥哥回家說兩人是戀人後,他跟大哥鬧了半年的脾氣--不過主要是針對小麒,因為他搶走了最重要的大哥。最後還是小八自己耐不住寂寞,主動去跟吳禮低頭。


  「誰叫你不給我面子,自己想辦法囉。」拿走小八手中的空飲料杯,廉廉對著苦著臉的小八吐舌。





  嚴格說起來這真的不是欺負,小八心裡想著。


  「小八,」語氣中滿是無奈,「你這個問題已經問了好幾次了。」


  「可是你每次的答案都在變。」


  「因為這世界在變,他在變,我也在變啊。」雷治囿翻著手邊的工具書對照著螢幕上密密麻麻的程式碼,另一手拿著咖啡杯邊喝邊敷衍回答。


  「這樣的回答好敷衍。」小八趴在治囿身後的床上,翻著他看不懂的電腦期刊。平安的度過了上學期的危機,請廉姐魯了好一陣子後總算讓治囿哥答應教他英文,但僅限於周六晚上。雖然跟小八想要的頻率相差甚遠,但至少有個機會了,他也只好接受。


  「我倒是覺得你現在這樣比較敷衍,到底是誰想要補習英文的?結果那個人來了只會問我的感情世界?」停下手邊的工作,治囿轉過頭來看著賴在床上的人。


  說是要來上英文課,但卻根本也沒上課,每次都在小八耍賴只問著自己的感情世界之後隨便作作習題後就被混掉了。


  剛開始覺得很奇怪,他沒有隱瞞過自己的性向,而普通人知道時大多是對他的性向感到好奇又有點畏懼,但這家人一開始聽到他誠實的自我介紹後,反應卻是淡淡的像是沒聽到『同性戀』三個字。


  後來他才知道,因為吳家大哥在那年的年初出櫃,讓吳家歷經了小小的抗爭之後,以半放棄的接受下收場。所以當他上門時,吳家的大人們都是選擇性的沒聽到那三個字。


  他沒有被吳家排斥,不知道是所有人都當成不知道還是他們真的能接受他。他也只是想要個打工的工作,既然別人也沒說什麼,那麼會覺得尷尬也該是他們而不是他。


  但令他意外的是在開始上課之後,最常黏在他身邊的竟然是第一眼見到他就忽然衝上來抱住他的吳家小弟。至今他仍是不知道為什麼,而在當廉廉家教的那年裡,身邊有小八的時間絕對大於真正是他學生的廉廉。


  聽廉廉說小八正在跟他大哥鬧彆扭,所以他以為小八是想在他身上找『哥哥』的影子撒嬌,畢竟他還比他哥哥大上一歲。但小八從未跟他談過哥哥,而在知道他有戀人之後,每次見面都會問他們兩個的感情生活。


  感到好奇嗎?還是真的只是關心他?人類的好奇心可以持續這麼久嗎?


  他沒習慣跟別人說明自己的感情世界,所以他一直敷衍的回答。而小八也鍥而不捨的每次見面都問同樣的問題,讓他敷衍到最後有些煩躁。


  「因為一直都是治囿哥在追著他跑,他好像都無所謂,所以我才會一直問啊。」


  「一直問也沒有什麼幫助啊?」


  小八一時語塞,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你看你也不知道你在好奇什麼吧!等我這個程式寫完我們就來上課,在這之前你先看一下這次的範圍。」


  「……一直問一直問,說不定你會發現你們真的太不平衡了啊……不然我哪有……」


  「嗯?小八你說什麼?那麼小聲我聽不清楚。」


  「沒有,我沒有說話啊,你趕快寫程式吧。」


  回頭看了眼小八後,治囿決定忽視他嘴邊的苦笑,將課本塞到小八手中後再度專心回電腦上。


為什麼會變成(1)?因為我重寫了(  ̄ c ̄)y▂ξ
其實治囿在中途有被我重新設定過,
結果造成了一些bug(因為寫太慢大家都沒發現吧( ̄ ̄;))
所以決定重寫,大架構不變就是做一些調整還有字詞的修改這樣而已XD
所以不要打我喔T___T

0 0 vote
Article Rating
分享這篇文章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