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xxxHOLiC][百四] 秋意濃 – 園遊會前(下)

  還沒到傍晚四月一日就後悔自己幹嘛傻傻的回答好,他連到底百目鬼要跟自己談什麼都沒個底,感覺自己就像是拿著作業要去給老師評分般的緊張。


  最後一堂課下課鐘響時,他還在想要不要先溜走。收書的手才剛動,他就生氣自己剛剛的想法:為什麼要逃?為什麼是我逃?誰在怕跟他談事情啊!


 

  直到不知道為什麼晚上兩個人在四月一日的房裡面對面的正坐對望時,他發現自己浮動的心情並不是『怕』,而是幾近『期待』的感覺。


  嗯?『期待』?四月一日皺眉,再看看從正坐之後就一直盯著自己看的百目鬼。


  「有甚麼好期待的?」四月一日細聲嘟囔,拿起一旁的茶喝了一口。


  「期待什麼?」


  「……我在自言自語你幹嘛我這樣小聲說話你也能聽到啊!」


  「因為這空間只有你跟我,今天也很安靜。」眼神依舊直盯著四月一日。「你有話跟我說嗎?」


  「蛤?不是你說要談的嗎?我以為是你有事情要跟我說。」


  挑眉,「中午是你偷窺我的。」


  「那、那才不是偷窺,是剛好、剛好眼神對上而已!」


  「我想想,好像是小葵同學問我是不是一對一教學的時候,是吧?」


  「我、我哪記得這麼多。」四月一日有些惱,怎麼百目鬼什麼不記得卻記得這個。


  「在意嗎?」


  「在意什麼?」四月一日看著百目鬼嘴角的上揚弧度就覺得很不甘心。「你笑什麼啊?」


  「你們班上要辦什麼?」百目鬼沒有回應四月一日的問題,維持著嘴角的微笑,悄悄的往前進了一些。


  「鬼屋西餐廳。」


  「這是什麼組合?」總不會連裡面的餐點也都是奇形怪狀的吧。


  「就是進場要先經過鬼屋才能進到餐廳。我懷疑這會有多少人願意進來。」這根本就是惡搞用的吧?但不知道為什麼這是投票最高票的結果,他只是個協調的角色,不可能擁有最高的否決權。


  反正到時候他是負責餐廳的部分,也不用在外場裝神弄鬼。要是進來的客人少他也落得輕鬆。因為這兩個月活動太多,這次園遊會少了以前的營業額競賽,他也不用太在意,大家玩得開心就好。


  「鬼屋的部分沒問題吧?」


  「反正都是假的東西,我也不會在鬼屋外場。」忽然察覺百目鬼擔心的語氣,再看看現在的氣氛,先前的『冷戰』好像是假的。「哪,我們之前在吵什麼?」


  「你有什麼話想對我說的嗎?」百目鬼重複了一次一開始的問句。


  四月一日看向百目鬼直視自己的眼睛,知道今天要是沒有真的把事情說清楚,這樣的狀況大概會一直持續下去。要說就說明白吧!先從小葵這邊開始。


  「欸,小葵對我意義不一樣。」看著百目鬼不表贊同的表情,「真的啦,小葵對沒甚麼人理會的我也都很和氣,這對我就已經是很重要的意義了。你很受歡迎或許無法明白吧。
  「儘管我現在想想同學之間,除了你跟小葵之外,我幾乎沒有跟別人互動的記憶。也是因為這份不安,所以小葵對我沒有改變的態度,在知道我可以看見她看不見的東西,在我知道她不幸的體質之後,她也仍舊是那樣的笑容。
  「這對我很重要,也很珍惜,你懂嗎?」


  百目鬼沒有直接回應,只是更靠近了四月一日,拉起四月一日的手握著。


  「噗,」這樣子的百目鬼簡直就像是……「你是小孩子啊?」一個大孩子,用沉默對待自己不想回答的問題。


  「哼。」


  「所以你就是為了這個對我生氣?」想了想這叫作生氣嗎?似乎也不大像,算是……鬧彆扭?四月一日噗哧一聲笑了出來,鬧彆扭的百目鬼?這種形容詞在他身上一點都不搭啊!


  「有甚麼好笑?你每次談到小葵都可以眉開眼笑,對我說話都還不一定會和顏悅色了。我不能要一點言語的保證嗎?」


  這完全就是小孩子的語氣跟說話內容啊!四月一日摀住自己的嘴巴以防自己大笑出來,但一抖一抖的肩膀完全無法克制的上下震動。


  「……我咬你喔!」舉起四月一日的手臂,百目鬼張口作勢要咬下去。


  「咳咳。」勉強止住笑聲讓四月一日咳了兩聲。「換、換人,你也應該有事情要對我說吧。」


  放下四月一日的手臂,百目鬼露出笑容:「什麼事情?」


  「百目鬼同學,這不公平吧?」四月一日伸手去捏百目鬼的雙頰,「你真的沒有事情要對我說嗎?」


  「介意嗎?」握住在自己臉上的雙手,百目鬼的笑意徹底的滲進眼裡。


  「介、介意什麼?你們社團辦活動是不是一對一教、教學又關我什麼事情!」


  這次換百目鬼噗哧一笑,抓下四月一日的雙手。這不就是介意得不得了嗎?「介意就說一聲,我可是很樂意幫你解說喔。」


  「解說什麼?」


  「不然,」笑著將四月一日拉近自己,「一對一教學也是可以喔。」


  「我、我才不介意呢不要自以為是你是什麼人啊我幹嘛要為了你介意……」面對百目鬼這樣的欺近是該生氣的,四月一日卻發現自己發出呆愣的回答,只看得見百目鬼眼底的笑意,跟越來越近的臉。「教、教什麼?」


  「弓術的教學啊。或是……」四月一日這時候才發現,不知道甚麼時候自己已經被拉坐在百目鬼的身上,「君尋想要學別的呢?」


  「喂喂……是這種教學嗎?」儘管這樣說著,四月一日還是乖順的接下了百目鬼的吻。


  「你要別的也是可以更精進啊……」沿著四月一日的唇形細細啃咬,百目鬼的話語聽起來越來越模糊,「想要現在學嗎?」


  「什、什麼?」問句還沒說完,就被忽然堵上來的唇嚇了一跳。呼吸就像是要被奪空般思緒一片空白,直到他以為自己會這樣缺氧昏過去的時候,百目鬼才放過他。


  努力的呼吸著空氣,四月一日同時發現自己身上的襯衫扣子不知道什麼時後被解開。微抖的手想要扣回去時卻被另一雙手阻止。


  「百、百目鬼!」怒瞪回去的氣勢被再度欺近的特寫瞬間中止,「要、要幹嘛?」


  「一對一教學。」


  「什、什麼一對一教學啊,」四月一日左閃右躲著百目鬼的親吻攻擊,只是雙手被握住,能夠逃的範圍並不大。「我又沒有說我要學。」


  「客人,這件事情已成定局,沒辦法退貨囉。」


  聽到百目鬼的難得說笑,四月一日忍不住笑了。


  「我說,」四月一日氣息還沒平穩,雙手雖然被箝制住,他向後躺在地板上疲累得喘著氣:「這、這種教學你不、不能亂教別人喔……」


  「傻瓜,」百目鬼翻身壓在四月一日身上,低沉的聲音讓四月一日覺得自己有被愛撫的錯覺。「這種『教學』我只對你一個人作。」








  「所以你們和好了?」小葵夾著炸長豆,有些驚訝的問著。


  本來還想偷問前一天晚上是不是真的談了事情,結果看著眼前恢復像平常一樣的兩人,讓她確定了一定有談,也讓她更好奇究竟是『談』了甚麼事情。


  「我、我們本來就沒吵架啊。對、對吧。」不知道為什麼紅了臉的四月一日轉向百目鬼尋求附和。


  沒想到百目鬼不領情,頭也沒抬的繼續吃著蓮藕飯,讓四月一日忍不住拿起要當飯後水果的柳橙往百目鬼身上丟去。


  「四月一日!?」沒見過四月一日這樣的舉動,小葵有些傻眼。只是四月一日紅著臉加上這樣的舉動,不管誰來解讀,都會覺得這兩個人是在打情罵俏吧……


  接下柳橙,百目鬼抬起頭對上小葵好奇的眼神。「嗯,我們沒有吵架。頂多就是有點意見不合。」


  「喔……對了,所以百目鬼的社團會有體驗活動對吧?我有朋友很有興趣耶,她們要我幫忙問那是不是你也會下場去做教學?」


  「不,我不會去做教學的動作,我只做示範。」


  「這樣真可惜,百目鬼很受歡迎的啊,如果你要下場教學一定可以招攬更多客人的。」


  「我已經答應人了,」眼神望向臉紅得快要冒煙的某人,「要做一對一教學只對他作。」


  「那、那個人還真幸福啊。」小葵花了很大力氣才努力不將視線往那個某人身上看,另外她也深刻的體會到,好奇有時候真的對身體不大好。


  「小葵同學,眼睛不舒服嗎?」


  停下揉著眼睛的手,小葵在問話的人臉上艷紅的顏色火上加油:「嗯,今天陽光太刺眼了。」順道抬頭看看滿是雲的天空,忍不住覺得秋天的天氣真是太美好了。


  美好到她覺得眼睛好痛。



逃避成功^___^Y
嗯,接下來要努力不公開的那堆番外了,加油(握拳)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11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
6 討論串
5 回應
0 Followers
 
最多反應留言
最火熱留言串
0 已回應的訪客
毛~~~陽 Sunnily魚ㄦ茹兒 最近回覆的訪客
最新 最舊 最多投票
茹兒
訪客
茹兒

想來談談魚姐的百四文,包含以前的。
(雖然我知道我這個沒在寫文的實在沒資格說什麼啦)
以下純為個人想法,若牴觸到其他朋友的看法還請見諒。

我看文很挑,文筆絕對是我看文的第一要件。
就我的標準,魚姐的文筆絕對會被我評在「上」。
風格的話,魚姐的文會給我「居家小品」的感覺(我知道詞很怪)。
有的人文詞優美、字句凝鍊,很有大家風範;有的則是一整個吐槽風興盛,讓人從頭囧到尾(喂)
魚姐的文沒有太多修辭,吐槽感也沒那麼旺,但敘述方式平穩流暢,不會有太多冗言贅字,因此,即使像是以說故事的方式來寫作,我也不會覺得它囉唆。
坦白說我覺得魚姐的個人風格並沒有很明顯--或者應該說「平凡」就是魚姐的風格。
其實網路上絕大多數的人寫法都是像魚姐這種,但魚姐的文字成熟,不會像有些作者看起來就像小學生在寫作文= =(有的甚至更糟)
我的想法是,就算你要走吐槽路線也要走好一點,文章格式、錯字什麼的都應該要檢查,何況並不是把所有心裡想說的話都打上去或是把一堆標點符號刪掉就叫吐槽。這樣的文章只會讓人看了心煩意亂。
抱歉離題了。

另外,就是人物性格的部分。
坦白講我覺得百四文不好寫--問題在於百目鬼。
像四月一日這樣的小受還蠻常見的,寫他應該不算什麼難事。
但百目鬼這種表達功能有超級障礙的寫起來就很難過--連眉目傳情都辦不到的傢伙實在很難叫他用言語來表達他對四月一日的愛。
雖然有時他蹦出來的關心的確可以讓四月一日深省個好一陣子。
因此,我覺得百目鬼展現他對四月一日的在乎的時機應該是在生活中發生的小動作上,就跟CLAMP畫的一樣。
可我認為魚姐並沒有抓到這種感覺。
我覺得魚姐寫出來的百目鬼真的不像百目鬼,連帶的,和他對話的四月一日也會讓我覺得他不像是待在百目鬼身旁時會出現的四月一日。
嗯,大致上就是這個樣子。

茹兒
訪客
茹兒

補充一下,我指的不像百目鬼的地方是在於言語上面。
有些話我覺得實在不大可能從百目鬼嘴巴裡說出來。
還有,說話簡潔到不行也是百目鬼的一大特色。

另外,我覺得魚姐如果想讓百目鬼笑的話,不要讓他笑太多次,也最好不要太燦爛,最好是那種一閃而過式超級不明顯的微笑。
否則這樣我真的很容易聯想到遙爺爺(抖)。

其實魚姐的百四文真的寫得很好,有些作者已經把百目鬼扭曲到我看了都快吐的地步了。
最後說一聲魚姐加油^^

魚ㄦ
訪客
魚ㄦ

先來回這邊XD(剛好在線上看著你的留言一篇一篇出現XDD)
有感想都會讓我覺得很開心>////< 儘管我知道每個人對於同人的發展都會有自己的想像,我也知道我不可能寫出每個人都喜歡的內容,再加上我內心中的百目鬼真的扭曲扭很大T____T 我很貪心,還是很想寫出跟原作很像的小說..XD 我會繼續努力的XDDDDDDDDD 這篇我會拿去修XDDD 因為有時候寫到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寫啥(汗) (可能壓力太大,總是很想巴百目鬼...)(逃) 茹兒好棒>///< 其實我自己都很不大會寫感想(因為文筆不怎樣-v-|||) 所以看到別人寫這麼長的感想真的很令人感動>//////< 我會先把現在這隻(?)百目鬼拎回家(?)重新教養(?)一下>///

陽 Sunnily
訪客

我眼睛也有點不舒服>”< 不知道是不是被閃光閃到… 呃,不對,應該是前陣子太累了才對… 茹兒的解說好仔細哦 害我也會很想試(?) 不過,百目鬼真的是一大阻礙啊

魚ㄦ
訪客
魚ㄦ

XDDD 辛苦了~眼睛要好好保護~*

試啊試啊XDD
大家一起來寫嘛!XDDD
百目鬼很麻煩是真的…XDDD
(畢竟妳希望他多點表示,但他確惜字如金然後也沒啥動作=v=)

陽 Sunnily
訪客

百目鬼應該也會有動作吧?
就四月一日要跌倒了
然後最後關頭時
面無表情的扶住他…⊙.⊙

想完這對組合後
一冷一熱的情況下
絕對不會等於溫溫的一”一+

魚ㄦ
訪客
魚ㄦ

面無表情XDDDDD
對啊,這對絕對不會變成溫溫的=v=

唉啊好難寫(地上滾)

陽 Sunnily
訪客

對啊…好難寫的感覺哦…
可是厚,如果寫得出來的話
那絕對是超有信心的~!

話說,在這裡看著他們文
會勾起我想看漫畫的慾望啊~~~~~~

魚ㄦ
訪客
魚ㄦ

漫畫連載的進度很熬人…XD;;
所以不自覺就會想要灑糖Q////Q

毛~~~
訪客
毛~~~

好久沒來看魚ㄦ的文了…這篇貌似已經po上一陣子…
現在才來捧場真是對不起啊~~
雖然茹兒說魚ㄦ的百目鬼兒子不像原來的百目鬼(這
句話魚ㄦ聽得懂嗎?= =),但是我還滿喜歡魚ㄦ的百目鬼

因為很可愛啊…這麼疼四月一日,看了文,我整個心就泛甜啊~
魚ㄦ要繼續寫文哦~

魚ㄦ
訪客
魚ㄦ

噗 我看得懂…XDDD
謝謝啊>/////< 我有繼續在寫啊~為了明年的本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