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BL] 共犯<番外> – 露營(下)

  拿著手電筒一起準備『非法外出』的總共有十名同學,晨宇在無奈之下同意路線只能是下午大地遊戲的場地,而他會在折返點點名。結果移動的途中驚動到老師--應該說老師根本還沒睡,折衷協商的最後結果是想夜遊的都可以參加,但是必須在起點接受老師的點名,到折返點接受班長的點名,回到終點之後再接受老師的點名。

  因為老師的同意之後,幾乎全班級的人都準備參加這個臨時的夜遊。在一片興奮吵鬧的聲音之中,晨宇跟建緯先行出發到折返點就定位。


   「不是想要去夜遊?」晨宇問著走在他身邊的建緯。

  他們兩個正緩步走向下午大地遊戲場地的最東端,在樹林的幾乎正中心點。白天時看起來蒼翠怡人的樹林,在只有手電筒跟月光的照射之下,詭異的氣氛倍增。偶爾傳來不知名的鳥類鳴叫聲,加上晚春的徐徐涼風,令晨宇想起晚上建緯說的那幾個鬼故事。

  「很適合講鬼故事吧?這種地方。」建緯沒有回答晨宇的問題,突然冒出這句話。

  晨宇挑眉,表情微訝之後笑了起來。「是啊,你很會說故事。」

  「嗯。是啊,我很會編故事……」

  「怎了?」晨宇注意到忽然變弱的語氣,邊注意腳邊的突起隨口問著。

  「沒,晨宇,跟我上同一間高中吧?」

  「我沒有拒絕的餘地吧,你要填哪一間?」

  「不用填,你的成績直接拿來跟我一起去申請就好。」發現晨宇疑惑的眼光,「我想去念苗栗山區有所住宿制的男校。」

  剛好走到定點,樹林正中心點的一個空地,晨宇跟建緯走到空地邊緣的小木屋旁,靠坐在階梯上等著其他同學過來報到。

  「為什麼要念那所?沒聽你提過。」那所學校大概有所耳聞,是一所算很年輕的學校。學校人數並不多,學費是出名的貴,聽說住的宿舍很高級。

  「因為不想要待在家裡。」建緯看著都市中看不見的滿天星斗,有些喃喃自語的說著:「哪、晨宇,如果我們不是這樣的關係,你還會跟著我去念嗎?」

  跟平常不一樣沒有任何氣勢的發言,讓晨宇有些疑惑了:「什麼這樣的關係?」

  「所以我說如果啊。」建緯悄悄的將手環上晨宇的腰,晨宇的體溫在微涼的風中感覺特別的溫暖。一想到身邊這個人或許會吐出的答案,忍不住打了個哆嗦,往晨宇更靠近了些。

  平時建緯就愛開玩笑的摟摟抱抱,所以晨宇對現在這個動作也沒有想太多,直覺是建緯可能怕著涼,自然的將原本拿在手上的薄外套蓋在建緯身上。

  「如果最開始不是這樣認識的話,我應該不會跟你去念那所學校吧。」沒有察覺聽到這回答時建緯震了下,晨宇繼續說下去:「那學校離家太遠,沒辦法幫忙家裡的麵店是最大的原因。加上學費太貴,我妹也還在念私立的幼稚園,沒辦法負擔太多……建緯?」

  感覺到環在自己腰上越縮越緊的雙手,晨宇納悶的問了。建緯太堅持縮靠在自己身邊,晨宇的角度完全看不到他的表情,也無從確認他現在的情緒。

  「你怕冷嗎?」雖然說四月末的台灣氣溫已經偏高,但這裡是山上,夜裡溫度驟降。已經習慣照顧建緯的晨宇,問完這句話之後將蓋在建緯身上的外套更拉密了些。「怕冷還出來夜遊做什麼?身體不好就該好好待著……」

  「我身體很好!不要再說我身體不好了。」

  突如其來的悶吼讓晨宇拉衣服的動作停頓,低頭看著仍是不肯抬起的頭頂,不大能分辨建緯現在的情緒。儘管在他身邊已經六年,有些不常出現的情緒表現仍是令晨宇疑惑。像現在,是真的生氣?還是只是想撒嬌?

  「……怎麼了?」

  建緯沒有回答,抬起頭看向晨宇疑惑的眼神。

  「怎麼了?」等了許久建緯都沒有回應,只是呆呆的看著自己,晨宇耐不住又問了一次。

  建緯回過神,搖了搖頭低聲的說了沒事之後,放開晨宇站起身什麼也沒說的往來時路走了回去。

  「建緯?」今天的建緯好奇怪,沒聽過的問題沒看過的表情,忽然令晨宇有些慌。

  建緯頓了下回頭對晨宇綻開跟往常一樣不算正經的笑容:「沒事,我先回去帳篷了,班長你要乖乖在這邊等同學來報到。」

  因為臨時多了個夜遊,後來隔天的觀日出行程有大半的學生明顯的睡眠不足。不過山上清晨冷冽的空氣,森林中清新的芬多精還是讓他們沒多久就恢復了精神,雖然因為疲倦而趕不上日出,但每個人都努力的爬到了山頂,做了符合這次露營目的--健康操。

  露營的行程是三天兩夜,第二天白天的行程是在營區旁的小溪戲水並且烤肉,被考試壓抑的緊張在難得放鬆的活動中慢慢的釋放,頭腦也慢慢的清晰了起來,陳老師臨時隨口出的題目竟然馬上就有人回答出來。

  看起來露營的目的很成功。如果沒有下午忽然滂沱的大雨的話就更完美了。

  山上氣候多變,儘管出發前已經確定日子都是好天氣,上了山天氣就只能交給老天爺的心情了。忽然傾洩而下的大雨,讓原定的山上健行計畫喊停,改為在帳篷中的經驗分享。

  帳篷中的經驗分享加上篷外的滴答雨聲,很快的活動就從經驗分享變成了午休時間。因為各帳篷由各自小組的組長負責點名,所以原以為萬事平靜的時間,在傍晚的時候才發現問題。

  「建緯不見了?」

  晨宇驚訝的問著。午休時間進行的時候,晨宇正在老師的帳篷討論事情,所以一直都不在帳篷內,聽到同學們跑來通報的內容他感覺到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

  「他說要去上廁所就走出去了,等到我想起來的時候才、才發現他已經出去一個下午了。我出去找了一圈在營區附近都沒有看到,原本以為他是來找你了……」

  「沒有,他沒有來找我……老師我先出去找他!」說完沒有理會老師的阻止,就衝回自己帳篷套上雨衣後往森林內衝去。

  在森林裡奔跑的同時,晨宇想起昨晚建緯的舉止,當時候還不覺得什麼,現在想起來卻令人疑惑。沒出現過的示弱語氣,沒出現過的悶吼,還有沒出現過的假設問題。

  他第一次切切實實的感受到,他不知道建緯在想什麼。雖然認識建緯的時候他是天才兒童,事件發生之後雖然建緯也常會有些莫名其妙的舉止令他不解,但都不像昨晚那樣的摸不著頭緒。

  他以為建緯很好懂,像是普通人般的煩惱瑣碎的事情。偶爾有些小動作讓他覺得,是不是建緯並不如他所想像的那樣『普通』,可惜那些感覺稍縱即逝更令他抓不著頭緒。

  跑進森林一小段時間,他被在一片蔭綠中的白色給吸引了目光。晨宇停下來喘著氣,看著有些距離之外的建緯撐著傘坐在斷木上,白色的傘跟白色的衣服,在森林微弱的光線中看起來竟有點發光的錯覺,建緯沒有在做甚麼,只是呆呆的坐著,看著森林的上方發呆。

  「建緯,你在幹嘛?」他緩緩的走近,發出聲音詢問。

  建緯先是一驚,轉頭發現是晨宇後,綻開有些慵懶的笑容。沒有回應晨宇的呼喚只是笑著看著他靠近。

  又是少見的笑容令晨宇很驚慌,剛靠近想要說些甚麼,忽然天空一記響雷跟亮晃晃的閃電讓他嚇了跳。「打雷,我們先往回走吧?」

  沒有得到順從跟著走的反應,建緯反而示意晨宇往另一個方向走。「那邊有個地方可以躲雨喔。」

  建緯帶著晨宇走到的地方有點像是樹洞又像是有人刻意弄出來的洞穴裡,寬度大概有三人可以並行,深度則可以有五人。

  晨宇進到洞裡脫掉了雨衣正準備要說些甚麼,就被忽然撞進自己懷裡的建緯動作嚇了跳。「……建緯?」

  「阿宇身體好溫暖。」沉默了段時間建緯才緩緩的開口。

  「因為你一直都在外面淋雨。等等先回去吧?」所有準備要責罵的話結果最後還是吞了下去,晨宇決定這角色就留給老師去扮演。雖然建緯有帶著傘,但身體的各地還是被淋濕了大半。

  「我剛剛啊,坐在那邊想了很久很久。想了很多很多以前不曾想過的,也想了很多很多未來應該不會再去想的事情。」

  「想了什麼?」

  建緯搖了搖頭,笑了下抬起頭:「不告訴你。或許你以後會知道,也或許永遠都不知道,但我不想要現在告訴你。」

  建緯像是畫圈圈似的內容讓晨宇迷惑,嘴邊掛著的笑搭著他微皺的眉,總有種微微苦澀的感覺,晨宇情不自禁的低下頭,在嘴角印上自己的唇。

  突如其來的衝動在碰觸到建緯冰冷的臉頰時忽然清醒,晨宇迅速的將自己的臉離開建緯的,同時也在建緯的臉上看到驚訝。

  「我……」

  建緯不在乎的笑了笑。「沒有打雷了,我們回去吧。」

  轟隆隆的雷聲走遠,但晨宇的腦中現在卻雷聲不斷。

  回到營區少不了的是老師的訓誡跟同學們的擔心,建緯的笑容從頭掛到尾,前一晚晨宇看到的軟弱像是消失般的笑著。這次的露營就在歡樂的營火晚會中畫上句點,隔天再陳老師堅持下,這次終於在天亮之前就到達了山頂,在冷冷的空氣中,看到了迫不及待跳出來的日出。

  一直到收拾結束上了車準備下山,晨宇才終於又有時間跟建緯說話。

  「你昨天到底想了什麼?需要失蹤一個下午?」

  「唔,我好想睡覺,阿宇你一定要現在問嗎?」

  「因為現在不問你以後就不會回答我了。」

  「……沒什麼啦,我只是想要想些事情,唉啊就算不是天才也可以想事情吧?反正下午大家都在睡覺,我也沒有真的跑很遠,下雨你知道森林裡面都是霧氣,雨聲很像被放大似的很吵,但很奇妙喔,想事情反而可以很清楚。」

  「所以你在想什麼?」晨宇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這麼想知道答案,只是直覺他想的事情跟自己有關。

  「……這不能說。呵呵。我要睡覺了不要吵我。」說完就蒙住頭靠在椅子上睡著,不再理會晨宇的問題。

  這問題的答案,在好多好多年之後晨宇終於知道了。

  「……我那時候就在想要怎麼把你綁身邊綁久一點。」

  「所以你那時候就喜歡上我了嘛!」拉緊蓋在建緯身上的被子,忍不住在他的肩膀上落下吻。

  「……那時候才不是這樣想,我、我只是不想要一個人……你還說咧,這樣講起來是你先吻我的,所以其實你那時候也喜歡上我了吧!」

  「唔,這我不否認耶。」滿足的看著建緯說不出話的表情,低下頭用額頭磨蹭著建緯的:「所以高中那個也是預謀的嗎?」

  建緯的臉瞬間爆紅:「那是意外那是意外!誰知道你那麼禁不起逗就真的壓上來了。」

  「唉啊因為我不否認那之前我就被你吸引了啊,被喜歡的人逗弄誰還能把持得住啊你說是吧?」

  一邊阻擋著在自己身上游移的手掌,建緯有些無奈的發現:「……阿宇我忽然發現你好油嘴滑舌喔。」

  「你不是每天都在嚐嗎怎麼現在才發現?」抱緊差點發飆的戀人,晨宇忍不住笑了:「對象如果不是你,這些衝動才不會有咧。哪建緯?」

  「嗯?」

  「所以露營的時候你就喜歡我了對吧?」

  愣了下,建緯笑著吻上晨宇的唇:「有那麼在意嗎?反正我現在全心全意都是你的不就好了?」

呼,這篇番外也會收錄。
這樣還缺兩篇「不結束之外」的番外。
唔,我要加油(握拳)
謝謝來福跟Q的支持>///<

guest
4 Comments
最舊
最新 最多投票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來福

其實我之前都一直以為晨宇是默默型…
結果他還真是…甜蜜得很開放啊!!!
噢魚ㄦ,不結束之外的番外就麻煩你囉
話說你要一直想真的辛苦ˊˋ
不知道除了幫你加油之外還能幫上什麼忙呐= 3=

魚ㄦ

如同朋友說的,這一對是老夫老妻啦XD
甜蜜應該都很噁心(喂)
一直想是還好啦,只要有靈感就可以寫很快…XD
大概有方向就還OK…XD
不過現在是全部累積已經12萬字了…
不知道整本做起來會變成幾頁囧

咻咻碰Q

要說我被閃到了嗎?(戴墨鏡)
因為是老夫老妻所以必備物品是糖跟香料XD
魚ㄦ真的很辛苦呢
讓現在正在放暑假的我好心疼好罪惡感(咦)
還有建緯羞赦的模樣非常可口(拇指)
我可以開動嗎(喂)
請繼續加油但也注意身體(俸茶)

魚ㄦ

還好有閃到XD;
我還有點怕露營這一篇有些平淡呢(笑)
我只是想寫「共犯」中建緯想到可能是個「感情開端」的露營篇而已….XDDDDD
但其實並沒有太多事件(本來想發生點遇難之類的,但是想說這樣整個露營就會有問題,還是不要太認真好XDD)

不要吃掉建緯啦XDDDDD

我會努力注意身體的(還在生病中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