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BL] 共犯(5)

  麵店的忙碌原本是從近中午開始,但自從被媒體報導過後,上門來找美食的饕客大量的增加,湯家原本就不是很大的店面擠進了更多的人,開店的準備時間也一口氣被提前好幾個小時。

  回到老家來也一個多月了,晨宇發現一開始不習慣的早起生活久了也就不覺得痛苦了。看著其實生意本來就還不錯的店裡現在人聲鼎沸,他對於這一部分的擔心也慢慢的卸了下來。


   一個多月前他忽然休學回老家的時候,家裡的長輩們每一個都很惶恐。那幾幕現在感覺起來好像過了很久。

  『你為什麼突然回來?那少爺怎麼辦?』

  不管過了幾年,陳家在地方上的影響還是很大,尤其是鄉里間老一輩的人們,幾乎都有受過陳家的恩澤。於是就算是大家生活都變好的現在,對陳家的敬稱還是改不過來。

  『我一直都有打算回來幫忙,現在只是提早罷了。建緯他沒問題的啦,又不是小孩子了。你這樣一直把他當小孩子,他才真的是會不開心唷。』

  他想像起建緯聽到這句話會出現的表情,忍不住笑了出來。

  『笑什麼!我認真的在跟你說話呢!你要知道,要不是陳家,你爺爺可能就要被陷害入獄。你能夠上那麼好的高中甚至現在讀大學都是陳家的幫忙啊!』

  他微笑聽著長輩們千篇一律的內容,每次過節時回家這一段總是會聽上個幾回。就算打斷長輩們的話,這些內容還是會不斷重複。

  他想起他第一次跟建緯提到這些事情時,建緯臉上那明顯的鄙視表情,忍不住愛憐的笑了。

  『你還在笑……唉算了,既然回來了就算了。你先休息一下,晚點我陪你一起上陳家賠罪。』

  所謂的賠罪最後變成陳家擺了一桌宴請湯家。座上的每一個湯家長輩戰戰兢兢,只有晨宇一個人優閒的吃著滿桌子好菜。

  『阿宇阿宇,』湯家戶口名簿上的戶長在餐桌下推了推正在夾北平烤鴨皮的晨宇,小聲的問著:『這是怎麼回事?』

  『嗯?你兒子我一直都很受歡迎啊。』

  其實他也不知道為什麼陳家會很喜歡他,明明事情發生的那晚莫名其妙在建緯身邊的就是自己,也是自己沒有辦法說出兇手是誰。

  但自從建緯在病房中醒來,第一句話就是要找他開始,陳家的主人似乎就開始注意起他。像是觀察又帶點試探的讓他從此待在建緯身邊,不是資助湯家,而是像是單獨栽培他個人般的,從學費到生活費湯家不再需要出任何一毛錢。

  一路到現在,到他第一次直接切斷陳家要給的資助。

  『唉啊,湯老,晨宇這孩子很聰明,比我家不肖犬還要乖巧,得人疼也是應該的吧。』陳家爸爸推了下眼鏡,對還皺眉納悶自己兒子在說甚麼的湯爸爸笑著說。

  『可、可是,這孩子居然拒絕您給的好意……在這時候辦了休學。』

  『我想這一定也是有原因的,對吧。』看來慈祥的眉目轉向晨宇,『一定是建緯那孩子做了什麼讓你決定這樣做的事情吧?』

  晨宇對上似乎什麼都明白的眼神愣了下,隨即微笑點頭。原來陳家並不是什麼都不知道,所以建緯以為瞞過了所有人,但事實上只騙過家人以外的人。

  『湯老你看,結果還是我家的孩子有錯在先,那還真是剛好我擺了這桌,就當給您賠罪的好了。』舉杯後直接乾掉,一杯陳年高粱就這樣消失在杯中。

  湯爸爸來不及阻止,只好抓抓自己的頭,也舉杯喝下。『但不管怎樣,也不該就這樣鬧脾氣回家來……』

  『他應該有自己的想法是吧?』

  『是的,我想先回來幫忙家裡的生意,等上軌道之後再回學校念書。當然,』下一句才是他主要的目的。『接下來就不需要您的資助了。』

  他攪拌著要當湯底的大骨湯,想起他說完那句話後,自家老爸的一臉惶恐,還有陳爸爸明顯讚賞的眼神。

  儘管陳爸爸一直說不要緊少年人這樣做很有骨氣,那次的餐宴還是在湯家長輩們不斷輪流道歉下結束。

  回到家之後花了好幾天的時間,才跟『每個』長輩們解釋完自己的用意跟計畫。

  那一晚聽完建緯的告白後,這個計劃跟決定就慢慢的在他腦中成形。想要回家幫忙生意一直是他的打算,雖然店裡的生意不算太差,但他想要更穩定些,好讓弟弟妹妹們過更好的生活。

  當年,陳家資助自己的條件,就是要晨宇不能夠重考,為的是要陪在建緯身邊。只要滿足這個條件,隨便他想要讀到多高,如果建緯想要出國留學,晨宇也可以無償的一起去念。

  而現在,他主動的休學,就是要將這個條件給切斷。雖然不是條件上的『重考』,但已經滿足了『沒有陪在建緯身邊』的條件。

  他想要的不是跟陳家切斷關係,而只是想要做些改變。有關他跟建緯之間的。

  過去的這十一年,他對建緯老實說一直抱著一份愧疚。當年建緯是多麼的受注目,每個人都說他會有很美好的未來,而他在建緯即將踏出他完美人生前,沒有阻止建緯想要毀滅掉自己的舉動。

  當然他知道,當年他才幾歲,根本也無法去阻止或改變別人的念頭。他只是聽完建緯希望他殺了自己的請求後,愣愣的搖搖頭。愣愣的看著建緯眼中閃過不耐,轉頭走向附近的國中。

  他回過神之後,想起那個國中是出了名的流氓學校,建緯去那裏做什麼?當他急忙的追上前,看到的是建緯正在挑釁正蹲在一旁抽菸的學生,那學生滿臉不耐,而建緯正不知道在說些甚麼。

  晨宇才正想要上前去阻止建緯繼續惹惱流氓學生時,就看到那學生隨手拿起路邊的鐵條,直往建緯的頭上揮去。

  他被眼前發生的事情震住,直到被打至第三下,建緯倒在地上,他才回過神上前阻止。流氓學生原本也想攻擊他,但或許也被建緯躺在地上不再動作的景象嚇到,丟下鐵條就往後跑走。

  然後就是一片混亂。救護車,警車,醫院,一片空白。

  混亂之中他竟再也想不起那國中生的長相,在警察面前他成為了同樣被驚嚇的學生。然後從病房中傳來的聲音,讓他從此命運跟建緯綁在一起。

  儘管現在他跟建緯的關係不再跟以前一樣單純,夜深人靜他抱著建緯入眠時,總是會想著,如果那天,他能更快一點的往前跑去,是不是建緯就不會是這樣普通的人生了。如果那天,他能夠更果決的讓建緯打消這個主意,是不是……

  所以當他知道他所擔心的這一切,其實只是建緯刻意的隱瞞後,他真的感到心裡的那個石頭被移走了。不是他,不是他的遲疑造成,而是建緯自己的選擇。

  但對他跟建緯來說,因為這件事情他們兩個已經被綁在一起。對他來說,如果不切斷陳家對他的資助,他總是有種不斷被提醒的感覺。

  因為他會順從的接受陳家的資助,泰半原因也是因為這件令他內疚的事情。雖然只是很微不足道的動作,但他還是想要切斷這一條線。

  他不是想要離開建緯,也不是想要放棄他現在跟建緯的關係。而是,他想要能夠更對等的,跟建緯站在一起。

  這些打算,他都沒有告訴建緯。沒有太特別的原因,只是他小小的報復罷了。

  這一個月來他為了店裡的宣傳忙碌著,只從學弟們的通知中得知建緯去了英國。而等忙碌告一段落,他又接到學弟的通知說建緯已經回國了。

  他只是小小的想報復,沒想到這時間一來一回,竟然過了一個月。現在他竟只剩下等過段時間店裡更穩定後,復學回去才有機會見到建緯了。

  看了看熬煮的湯頭顏色,總算是滿意的顏色了,他放下湯勺蓋上鍋蓋,這鍋湯底只剩下悶煮的過程。

  擦了擦手,抬起頭不經意的看向店外,卻發現對街便利商店門口,竟坐了個他再熟悉不過的身影。

  微笑的稍為思考了下,脫下圍裙,他直接跨步走向對街,拍了拍那個背對自己的熟悉身影。

連續更新,啊我什麼時候這麼勤勞了囧
這篇是在還原「天才兒童被襲事件」真相XD
0 0 vote
Article Rating
分享這篇文章
guest
4 Comments
最舊
最新 最多投票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ann...
ann...
11 年 前

晨宇原來是這樣想嘛~
想和自己喜歡的人站在一起,不是在他前面或後面,而是在他身旁,一起前進,我想我有點明白這種感覺。
不過如果他老老實實說出來,建緯就不會在鑽牛角尖啦(笑)
那個身影是建緯吧!
下一回兩人應該見面吧!我很期待啊XDD
魚ㄦ,你勤勞一點沒關係啊!(笑)

魚ㄦ
魚ㄦ
回應  ann...
11 年 前

嗯,就是ann說的那樣。
這次百四跟這篇都同時寫了差不多的東西。我很喜歡這種感覺呢XD

唔,勤勞一點我的腦汁會蒸發的很快…Q_Q

來福
11 年 前

哈哈維尼真可愛
小小的報復看了不禁想笑一下
可是這小小的報復可是讓某人很難過吶- –
摁魚ㄦ,勤勞是一種美德!(被打)

魚ㄦ
魚ㄦ
回應  來福
11 年 前

嗯啊,只是小小的報復啦。
不過真的讓建緯很難過…XDDD
建緯要是知道應該會更生氣吧XDDD

勤勞是美德我知道啊,不過我身上已經很久沒有美德了囧